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八章 茧与魔女
    泰瑞拉•克利奥帕特拉怀中的那枚蛋是一枚龙蛋,李维斯很清楚这个事实,但他什么也没有说。

    靠在马车里,听着窗外的夜雨声,他静静思考着戈勒皇子柯兰的真实意图,无论是这次召集收藏家的酒会,还是找他下棋,似乎都隐藏着古怪的用心。

    即使收获了一袋金币,李维斯也根本不想掺合到柯兰的事情里来,因为近期需要他去做的事情有很多,不仅要帮助阿尔瓦参加斗魔比赛,还要处理藏在斯洛姆城中的妮菲塔莉……想到这些事情,他又开始头疼了。

    马车行驶在泥泞的乡间小路上,雨势渐渐大了。

    马夫坐在前面抽鞭子,他忽然开口说:“虽说我向来看不惯你们这些孱弱的学士,不过今天你跟那个小姑娘说的话很不错。”

    李维斯抽抽鼻子,说:“她的手握起来很舒服,现在我手上还有香味,你要不要闻一闻?”

    马夫沉默了一会儿,没有开口,只是心里默默咒骂身后的下流之徒。

    李维斯根本没有闻过自己的手,只是有些出神地盯着车窗外的夜色。依照他本来的性格,肯定不会对女仆莉安说那些多余的话……只是看见她时,李维斯不由自主想起了尼尼微。

    “已经过去九年了啊……”李维斯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快要找到你了吗,毁灭之火。”

    如果阿尔瓦在场,一定会惊讶于李维斯的眼神,不同于任何时候,他的眼里充满了愤怒的阴影,却又平静得像深不见底的寒潭。

    忽然间,李维斯感到空气微微震颤,有马蹄声传来,那不是普通的马蹄声,而是使泥泞的道路震颤起来的巨大声响。

    李维斯坐起身来向车窗外看去,但窗外漆黑一片,除了大雨溅落什么也看不清。

    声音越来越大,一道道身影飞快地掠过窗口,紧接着是一架马车,随后是更多的人影和马车从后面赶上来。

    “那是什么?”他为了让马夫听见自己说话,不得不大声嚷嚷。

    “行军!是雨夜行军!我们得让让道!”

    李维斯来不及回答,一股巨力就掀翻了他们的马车。  像一波巨浪般,气流让车身悬空,马蹄离地,然后马车失衡,像打滚一样翻转着脱离道路,撞在一块巨大的岩石上。

    李维斯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眼前模糊不清,只是依稀看见绚丽的火光。

    然后他嗅到了血腥味。

    血的味道散发自马夫身上,鲜血从他的口鼻处淌出,止不住地流着。

    “喂,你不会死了吧。”李维斯将手放在他鼻子前,已经没有呼吸了。

    李维斯退后几步,靠在岩壁上喘气,很快他的脑袋便不再沉重,视线也渐渐清晰。

    他乘坐的马车已经散了架,马夫也死于非命,眼前的天空中倒映着橘红色的光,隐藏在夜色中的雨水在光照中变得清晰起来,裹夹在雨声中的是凄厉的惨叫和愤怒的哭嚎。

    在这样的情形下,李维斯没时间休息太久,他从岩石上探出脑袋,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火海:

    一群穿着棕红色皮甲的战士在熊熊燃烧的烈焰中挣扎,不断有被火点燃的人从马上坠落,有魁梧的男人面对空气挥动着沉重的战斧,身上火焰不息却束手无策……

    这场大火,就连暴雨都无法浇灭。

    这看上去像是一支押送货品的车队,总共有十架马车和大约五十人的押送士兵,此时所有的马车都被火点燃或是摔得四分五裂,李维斯隐约能够看见散落在泥地上的珠宝和金砖。

    “这群战士穿着戈勒皮甲,应该是柯兰的车队……”李维斯脸色阴沉,“袭击者应该是一名主修火焰魔法的魔法师。”

    遇到这种事情,他应该置身事外,可在空旷的田野根本无处隐藏身形,他又离得极近,根本跑不了多远。

    正当李维斯思考的时候,一个全身燃烧烈焰的身影出现在半空中,如同鹰隼一样掠过押送车队的上空,留下一串车轮大小的火球轰炸在戈勒战士的头顶。

    其中就有一枚落在李维斯面前的巨石边,险些炸到他的身上。

    感受到热浪拂过耳边,李维斯抬起头来继续观战。

    场面惨不忍睹,但戈勒人并不是全无还手之力,长年与奥德利克魔法师交手的他们有着特殊的经验——一名弓箭手躲藏在半塌马车的下方,他一手握硬弓一手抓铁箭,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水洼,水面上倒映着通红的夜空。

    等到火焰人的身影在水面上掠过时,弓箭手躺倒在地上,从马车下一蹬而出,手中弓箭瞬间搭好,弓弦清鸣,箭矢应声而出!

    半空中的魔法师被如同鬼影般的箭羽洞穿,虽然被命中却没有鲜血洒落,他的身体脆弱得像纸一样,刹那间崩解成一圈漂亮的火莲,烈焰花瓣片片洒落消失不见。

    几乎与此同时,一只橘红色的火球从魔法师身体消散的地方飞射而出,眨眼便落在弓箭手藏身的马车上,剧烈的爆炸声响起,火焰骤然间吞没了整辆马车。

    “反制魔法[烈焰化身]。”李维斯皱着眉说,“居然是一位魔导师……他为什么要袭击车队?”

    正当李维斯沉思的时候,原本被箭命中的魔法师从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中走了出来,他的黑色斗篷裹着身体,看上去安然无恙。

    但触发他反制魔法的那一支箭激怒了他,这位神秘的魔导师站在车队中间,念诵起了新的咒语。

    听见咒语的声音,李维斯脸色一变,无暇隐藏身形,拔腿就跑,向着泥泞的田间逃去。

    在他的身后上演着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拼搏画面:

    一名戈勒战士挥动着短斧奔向魔法师,他狂吼着扑了上去,却被突然升起的火墙吞没了身体……

    一名戈勒弓箭手射出暗箭,箭矢被火焰掀起的气流卷飞得无影无踪……

    一名快被烧焦的戈勒人用最后的力气扑到魔法师身上,还未触及他的身体便被斗篷上翻卷的火焰吞噬……

    中等魔法[灼热之栅],低等魔法[铁匠铺风箱],中等魔法[燃烧斗篷],这些都不是致使李维斯逃跑的原因。

    李维斯用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狂奔着,他的心中仿佛有着某种冥冥中的感应似的,又或是计算好的结果,随着某个临界点的警钟敲响,他纵身一跃,身体前倾,狼狈地扑倒在泥泞的田地里——

    绚丽辉煌的炽光仿佛化成一缕灵动的绸带飘舞、盘旋着,它的轨迹是一个近乎脱轨又近乎完美的圆形;地底没有预兆地透出橘红的热光,无数焦热的光柱汇成一根巨大的光柱,在短暂的压抑后迅猛无匹地突破了大地的束缚,直冲天际。

    一个眨眼的时间过后,光柱消失了,哀嚎和怒吼也消失了,天地之间仿佛恢复了最初的宁静,只有瓢泼大雨浇灌燥热大地的哗哗声。

    以火焰魔法师为圆心,方圆一百公尺的范围内再没有一寸净土,无论是戈勒人的尸体或是车队的马车都没有幸存,到处都是烧焦的断肢、马匹的残骸和马车的焦黑碎片,雨水冲刷在大地上,那腾起的寥寥白烟仿佛是被烤焦的泥土在发出无声哀鸣。

    李维斯从地上爬起来,身上的学士袍沾满了泥泞,他的脚后跟数公分处便是焦黑的土。

    高等魔法[丝莱雅•巴恩斯的光牢],只可惜跑得匆忙,没有机会见识烈焰掀飞一切的壮观景象。

    当满身泥泞又湿漉漉的李维斯站起来时,第一时间便向那位可怕的火焰魔法师看去,焦土中央的魔法师也将目光投向了他。

    “聪明的漏网之鱼。”

    魔法师的声音从黑色斗篷之下传来,在雨声中分外清晰。

    隔着重重雨幕,李维斯深深吸了一口气,拔腿便开始狂奔,只是这一次不是向着远方,而是冲着车队残骸。

    “看上去是王国学士府的魔法师?真是可笑,居然只会用脚奔跑。”魔法师不慌不忙的声音传来,“你很不幸,既然被卷入我的舞台,就让毁灭之火将你献祭吧。”

    李维斯的心猛烈地跳动了一下,心跳仿佛漏了一拍,脚下也一个踉跄,在霎那间放缓了一步。

    但他不敢停下来思考,因为接下来的每一步都生死攸关。

    咒语的吟唱声响起,也许是出于对魔法师的尊重,那位火焰魔法师施放了一个中等法术来终结李维斯的生命。

    黑色斗篷在风中轻轻荡开,一个豆子大小的光团在火焰魔法师面前闪烁了一下,然后变成一团迷你火焰。火焰翻腾着飞向李维斯奔跑的身影,在飞行途中抽丝剥茧,一缕一缕美丽的火焰丝线卷动着扩散开来,就像一朵美丽的烈焰之花,将空气烧得燥热起来,气流卷动着发出鸟儿一般的轻鸣——

    [雏鸟]!

    人身大小的火焰之鸟从那团如同绽放之花的火线中飞翔而出,扑向李维斯!

    “安静!”

    火焰魔法师一怔,在他的幻觉中,好像有人用威严肃穆的声音说出了这个单词,在他的耳边徘徊……不,没有人这么说,他所看见的是——

    正在暴雨中狂奔着的李维斯的嘴里,吐出了一个突兀而清晰的音节。

    就是那个音节,那不是“安静”,而是一个古怪的、没有任何意思的音符!

    火焰雏鸟的呼啸声衰弱了,它的身体崩解,短短两秒钟之内便彻底消散,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火焰魔法师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发生什么了?”他茫然地看着飘散不见的火焰。

    而他的施法对象,李维斯仍在向着莫名的目标奔跑。

    一丝紧张感忽然在魔法师的心中升起,他没有将时间浪费在迷惑中,而是立刻吟唱起自己最熟悉的咒语。

    李维斯又吐出了一个音节。

    这一次,他的身前升起了一层火焰之墙,可火墙还未达到它应有的高度便偃旗息鼓,溃散在半空之中,只剩下星星点点的燃烧碎片。

    李维斯从崩溃的火墙中一跃而过,没有放慢半步。这个魔法对他造成的唯一伤害就是在袍子上烧了几个小洞。

    “不可能!”

    火焰魔法师震惊了。

    连续的魔法吟唱失败令他想起了少年时的学徒生涯,那个时候往往一整天也无法念完整一条简单的咒语,魔法的释放常常在滑稽的失控中收场。

    可现在他已经是一位魔导师,已经几乎是魔法世界最高处的那一群人,他怎么可能失败在两条中等魔法咒语上?而且还是连续、分别失败一次!

    在火焰魔法师陷入巨大的恍惚、狂躁和恐慌之时,李维斯终于抵达了他的目的地。

    他在身体还在前冲的同时就半跪到地上,膝盖在泥土上拖出一道沟壑,左、右手则分别抄起了遗失在地上的弓与箭。

    “好烫!”

    与奥德利克不同,戈勒人惯用的是沉重的铁弓铁箭和韧性极强的兽筋弓弦,这些耐火的武器在高等魔法光牢中幸存下来,勉强还能使用。

    忍受着灼痛感,李维斯将箭头对准火焰魔法师的身体,用尽全力拉开弓弦,一箭射出!

    即使已经九年没有接触过弓箭,但他仍然记得母亲教给他的那些技巧,虽然只是基础,但也够用了。

    箭矢化为一道黑影,在夜色中划过微微下坠的弧度,洞穿了魔法师的胸口!

    令李维斯感到身体发凉的一幕发生了:火焰魔法师的身体像玻璃一样破碎,化成无数反光的碎片散落开来。

    而在李维斯身后的半空中,空气忽然凝固为一层光滑的镜面,当李维斯下意识回头望过来时,在这面诡异的镜子上看见了自己的脸。

    他的黑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前,身上学士长袍破烂不堪,手中的铁弓弓弦轻轻颤抖着,似乎还未从肃杀中平静下来。

    他的眼神有些疲惫,黑色的瞳孔中倒映着冷漠与平静的光采。

    原来生死搏杀中的我……是这个模样。

    “咔擦!”

    镜子倏然破碎,全身完好无损的火焰魔法师从碎片中闪身而出,他的手指微张,手心中的光点在半秒钟内化成火球,砸向李维斯的脑袋。

    火球从李维斯的头上穿过,飞向远方,在茫茫夜色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火焰魔法师的瞳孔收缩,他绝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看见李维斯的身体……模糊了一下?

    可李维斯明明还在原地,眉眼、五官都清晰地落入他的眼中,怎么会模糊?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敌人,李维斯发出狂吼,双手高高举起铁弓,在这令他自己都感到陌生的吼声中,他将铁弓砸到了火焰魔法师的脸上——

    魔法师感到剧痛从脸上袭来,在跌倒的同时,他的手中飞出一只未完成的火球,穿过了李维斯的肩头。

    这一次他看的很清楚!李维斯的身体在刹那间真真切切地模糊了!

    李维斯感到肩膀火辣辣的灼烧着,这一次他的模糊感并未完全生效,被火球擦伤了肩部。

    没有时间查看伤口,他将铁弓一角狠狠插向魔法师的咽喉,阻止他发声吟唱。

    但是,火焰魔法中最容易释放的[火弹术]几乎不需要吟唱,魔法师在被铁弓插中喉咙的同时已经丢出了一枚火球。

    双手仍紧抓着铁弓的李维斯无法闪躲,不幸的是,这一次的“模糊”彻底失效:他的身体在模糊中被火球击中,火焰触碰到胸口后迅速爆炸——他被砸得拋飞起来,狠狠摔在数公尺外的泥地上。

    火焰魔法师趴在地上,用手抓着自己的脖颈,他伸出舌头干呕着,想要吟唱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在全身的剧烈疼痛中,李维斯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一根缺失半截箭头的铁箭。

    同一时间,魔法师半蹲在地上,一只手撑着地,另一只手掌对准了李维斯,他咳出一口血,刚刚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就被铁箭洞穿了胸口。

    李维斯抓着铁弓,大口地喘着气,然后丢掉铁弓,痛苦地坐倒在地上。

    那位魔导师临死前都不敢相信,他提前准备了数条高等魔法,给自己施加了两层反制法术,甚至预留了几种魔法组合的后手,却几乎没能动用多少手段就死在了一个小人物手上。

    小人物……似乎不是。

    他死不瞑目地盯着飘满灰烬的夜空。

    “模糊的身体……影之纱?”

    毁灭之火。

    李维斯静静看着魔法师的尸体。

    他就是毁灭之火的成员?这是九年来李维斯头一次遇见自称毁灭之火的人,几乎是他与那个神秘势力距离最近的一次接触。

    可他没有办法审问一具尸体,也没有办法留手……稍有不慎,或者运气差一点,死去的人就不会是这名魔导师。

    无论是在翡翠丝还是斯洛姆,李维斯都从未经历过像今天这样的战斗,虽然从前的流亡之路也遇到过危机,他不是第一次杀人,但……他刚刚杀了一位魔导师。

    居然杀了一位魔导师……要知道九人议事团也不过是由九位资深魔导师所组成。

    那声未能彻底脱去斯文味道的吼叫仿佛还在李维斯内心深处嘶吼着,不能得到足够的安抚。在生死面前,他早已丢掉了矜持。

    “咳咳。”

    平复心情之后,李维斯检查了一下身体,除去左肩有轻微的灼伤,胸口有明显的瘀血,似乎还断了一根肋骨。

    压抑着呼痛的欲望,李维斯皱眉思考着。

    毁灭之火的成员为什么要袭击戈勒人的车队?为了挑起奥德利克与戈勒的战争吗?还是说……是为了这件东西?

    李维斯将目光投向数十公尺外的马车残骸,即便周围的一切事物都被烧焦,一枚银色的蛋仍安然无恙地躺在灰烬之上,它有着人头大小,蛋壳表面遍布神秘的花纹,像是某种魔法符号,却显然不是元素之文。

    那是柯兰的藏品,那幅画中影王后所怀抱的龙蛋。

    李维斯知道那枚龙蛋是萨拉丁送给泰瑞拉•克利奥帕特拉的礼物,里面孕育着被命名为[寒霜之王]的巨龙,可是它永远也不可能诞生于世,因为萨拉丁抽走了龙魂……这是一枚死胚。

    稍微恢复了一点力气,李维斯走到魔法师的尸体前搜索了一会儿,沾满血污的斗篷里除了一些魔药瓶、几本魔法书和一枚作用未知的炼金戒指以外,没有其他的物件。

    而火焰魔法师本人长着一副平平无奇的中年面容,看上去是奥德利克人,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发现。

    王国学士府虽然是大陆最顶尖的魔法师势力,但为数不多的野生魔法师也存在于世。没想到什么线索,李维斯摇了摇头,脚步蹒跚地走向不远处的龙蛋。

    靠近龙蛋一公尺之后,李维斯感觉到了一股凉意袭来。真不可思议,即便死去已逾千年,它仍散发着不弱的寒霜气息……不过,既然文献中记载萨拉丁给予它“王”的称号,则足以证明它的非凡。

    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李维斯忽然听见了“咔擦”的声响,有一瞬间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咔擦,咔擦。”

    光洁的蛋壳上忽然出现一丝细微的裂痕,在李维斯震惊的注视下,一阵密集的“咔擦”声响起,裂缝很快就占据了整枚蛋的外壳。

    寒霜之王……要降生了?

    理智告诉李维斯需要逃走,可这令人震撼的一幕仿佛有魔力似的牢牢吸引了他的目光,令他挪不开脚步。

    终于,蛋内的生命冲破了最后的阻碍,一只纤细、纯白、光滑的手从裂缝中探出,轻轻抓住了蛋壳边缘,紧接着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想要扯开外壳的束缚。

    李维斯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双手,无论是协调修长的手指,还是那不可能出现在人族身上的牛奶肌肤,甚至是每一截骨节的长度,都令他感到如此完美。

    与这份美丽相悖的是一股诡异的不协调感:银蛋只有人类头颅的大小,可从蛋中挤出的双手、胳膊却远远超出了蛋的体积,这画面令人背后汗毛倒竖。

    终于,龙蛋裂成两半,蛋壳的碎块落满了一地,一个有着正常人类身高的雌性赤身裸体站在李维斯面前,她有着乳白色的肌肤和一头冰蓝色的长发,发梢直至臀*尖,左胸口的乳*房处有着一个拳头大小的漆黑洞口,令人难以挪开视线。

    李维斯勉强稳住身体,看着那名“雌性”的脸,彻底陷入了呆滞。

    雌性“寒霜之王”转动了一下冰蓝色的瞳孔,她的眼珠竟像蛇一样细,如同冷血动物的眼睛。

    她没有看向李维斯,仿佛他并不存在,这位神秘存在降生世间的第一件事竟是打量自己……旁若无人地转了个圈,接着将自己全身上下观赏了一遍,最后摇了摇头。

    她的身体像液体般蠕动起来,比液体还过分的是她还能变色……李维斯眼睁睁看着“寒霜之王”的肤色由乳白色变成暗青色,瞳孔变成血红色,圆耳变成尖耳,身高缩减了几分,胸部尺寸变大了几分。

    唯独没有变化的是那头蓝色的长发,但从她不满的神情上看,似乎不是不想变更,而是做不到。

    “只能先这样了。”

    “寒霜之王”转过头来,毫不在意自己不着寸缕,只是静静观察着李维斯,足足过了几个呼吸后才面无表情地说:“萨拉丁的一支后裔,沾染着黑夜的气息,难怪能令我苏醒。”

    李维斯有一种古怪的感觉,她只是在陈述什么,并不是在对自己讲话。

    但他不在意这些,他只是盯着这女人嘴唇左下方的痣,身躯微微颤抖着。

    李维斯还有什么好在意?最令他疯狂、难以理解的事情是:

    “寒霜之王”的脸与画中的影王后,泰瑞拉•克利奥帕特拉一模一样!

    原本只有脸相似,可她“调整”了之后连肤色、瞳色、耳朵都与画中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寒霜之王的蛋里孵出了影王后?这简直令他想要发笑!

    远处,无穷无尽的夜色中透出微弱的火光,沉重的马蹄声振动着大地,从斯洛姆方向传来盔甲碰撞的细微声音。

    李维斯向着来者看去,那些人的距离还很远,但他必须做出选择。

    等到他回过头时,再一次呆住了。

    寒霜之王或者是影王后泰瑞拉已经消失了,在他面前的银白龙蛋也恢复了原状,根本看不出来碎裂过。

    她又回去了?把自己塞回去了?

    李维斯这次真的笑了,尽管他觉得很麻烦,但他真的被这种诡异到极点的情况逗乐了。

    “怎么,我是做了个梦吗?”

    大雨如注,他收起笑声,脸色阴晴不定地站在原地,静静等候着远方的人到来。

    大约过了五分钟,一群骑着马的士兵包围了此地,他们身穿银灰色铠甲、身披黑色披风,足足有近百骑。

    李维斯认出来这是城卫军的装备。

    当然,他们还有一个更正式的名称,叫做[王都守备军]。这支部队与王都治安团不同,专门负责城墙和城郊的守卫、巡逻任务。

    令李维斯感到奇怪的是他们身上大多沾着鲜血,有的人还负了伤,似乎在来的路上遭遇了伏击。

    在这个漆黑的雨夜里,城卫军没让李维斯等太久,从骑士中间策马走出来一位长官模样的女人,黑披风的掩盖之下,她的脸色显出病态的苍白,一头长发也是刺目的银色。

    看到这副与众不同的模样,李维斯很难不认得她。

    她是守卫斯洛姆整面北城墙的女将军,圣物[殇触]的主人,被人们称作[银色姬]的希尔•曼文林。

    看上去她好像受了伤,披风里渗着血,虽然在黑色的布料上不太明显,但认真观察还是看得出来。

    “你们去搜寻附近,查看是否还有敌人踪迹,你们去检查戈勒帝国的贡品还剩多少。”银色姬希尔面无表情地吩咐说。

    扫视了一圈战场,她最后才将目光放在李维斯的身上,平静地说:“分出一队人回斯洛姆,叫马车来拖这里的贡品和尸体……把这个男人也押走,交给治安团审问。”

    下达完命令之后,她骑着马向田边奔去,即使受了伤也不歇息,坚持着前去巡视战场。

    李维斯不再关注银色姬,他最后看了一眼被士兵们找到、保护起来的银色龙蛋,一言不发地跟着守备军小队离开了战场。

    (“无论是[日之国]奥德利克,还是极北的戈勒帝国,都无法忽视来自遥远南方的那抹夜色。在诸多关于[夜之国]夏美尔的神秘传说中,最令人神往的便是[夜神的裙角],而在夏美尔当地,人们更习惯称之为[影之纱]。”  ——《大陆通史•中古纪元》)

    (“镜面脱身:热族光明系高等魔法,反制魔法,创造者不详。利用镜面世界回避死亡,并自如穿梭其中。”  ——《魔法图鉴•高等魔法》)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259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