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九章 泰瑞拉之心
    “委托失败了,桑铎……那个自称毁灭之火的魔法师也失手了。”

    一个男人出现在会客室的地毯上,他的肩上还扛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家伙。

    倾盆而至的雨水模糊了玻璃窗,遥远的乌云中隐隐有雷光起落。

    “失手就意味着死亡。”裸露着上身的桑铎是一个驼背的矮瘦男人,“你们把下水道的臭味带进了我的地方。”

    “抱歉……桑铎,可我们需要一个藏身地。”男人低声说,“城卫军分出了一小波人追杀我们,况且你看,舍普特也受了重伤。”

    “你们的丢人事情与我有什么关系?”桑铎背对着他们,将食指伸到烛火上方,“不过那块伤口很有意思,是谁做的?”

    男人将伤痕累累的同伴放到地毯上,咬牙切齿地说:“是那个叫做银色姬的女人,该死,即使我们用陷阱压制住了殇触,但谁知道她射出的箭就像是弩炮一样!”

    “那个[山之公爵]的小女儿?我见过她,她可没那么厉害。”桑铎的手指被烛火烤得焦黄,“说起来,山之公爵是个了不起的男人,我当年曾打算取下他的人头,不过……嘿嘿,没等到我出手,他就被处决了。”

    男人听着桑铎的碎碎念,一边点头称是一边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止血药粉,均匀地涂抹在同伴的伤口上——他可怜的同伴发出受伤野狗一样哀嚎,但很快就连发声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人的伤口十分骇人,整个腹部都像是被掏空了一样,露出一个餐盘大小的通透窟窿。

    “我认识大陆上最强大的两名弓手,不过他们不一定认得我,嘿嘿。”桑铎低声说着,“其中一个人在幽秘之森,她的箭就像风儿一样呼呼地吹……另一个人嘛,是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男人倒光了药粉,满脸是汗,他有些焦虑地说:“桑铎,你这儿有生肉的药水吗?”

    “没用的,他死定了。”桑铎将手指从烛火上挪开,一只手负在弯曲的背后,另一只手放在桌上轻轻地敲,“他会死,你也会死。”

    话音刚落,他所站的地方忽然爆发出一阵轻烟,然后变得空空荡荡。

    虽然是爆炸的景象,烟雾却没有响起一丝声音——除了桑铎不知从哪儿发出的低沉笑声。

    “失手就会死,这是行会的规矩,不是吗?”

    一道黑色的四角回旋镖呼啸着掠过男人的头顶——

    一夜暴雨过后,斯洛姆迎来了特别的一天,在这个晚秋的正午,奥德利克王威尔仕二十世,卡文迪许•威尔仕将要在王宫接见一位身份尊贵的使者,来自大陆北方戈勒帝国的戈勒二皇子,柯兰•芒索。

    戈勒皇子觐见的地点在历代奥德利克国王接见重要外使的宫殿——水晶宫。

    上午的时候,柯兰皇子率领着二百人的扈从队伍进入斯洛姆北城门,沿着北伐大道入城,通过凯旋大桥踏上荣誉大道,然后直抵王宫北门。

    沿途上聚集了不少奥德利克平民驻足道路两边,他们站在王都治安团的身后,想要看看戈勒人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

    柯兰皇子身披黑色披风,骑着骏马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身后跟着两名同样着黑披风、骑骏马的将军,只是相比皇子的轻简礼服,两位将军的披风下穿着粗犷却不乏美感的皮甲。

    三人的后方是分成四个五十人方阵的扈从大队,第一方阵是长斧步兵队,他们身穿皮衣,只有小臂和胸腹覆盖着锁子甲,手中的战斧柄长一公尺半,斧头部位分为三头:十余公分长的新月形斧刃,十公分长的中间刺,以及一块沉重的棱形锤头。

    第二方阵是短斧手步兵队,他们穿着半覆盖的深棕色皮甲,一手握着柄长四十公分的单刃勾形短斧,一手绑着能遮住半个身子的圆盾。

    第三方阵是大剑步兵队,他们身穿较为接近奥德利克制式的全身铠甲,手中却握着一人高的宽大长剑,相比奥德利克式的纤细长剑,戈勒大剑看起来就像巨无霸。

    第四方阵是骑射手队,他们背负插满铁箭的箭袋,手持半人高的铁弓,身下骑着在奥德利克看不到的稀奇物种:长角驯鹿。

    所有方阵的士兵清一色戴着戈勒特色的圆型战盔,左右突出两根牛角,前方有面甲罩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下颚和眼睛。

    “他们的脸上长了毛,妈妈!”一个斯洛姆小女孩拉着母亲的手,指向戈勒人的方队。

    “别乱说,那是胡子!”小孩的母亲害怕这句话被暴躁的戈勒人听见,慌忙拉着孩子后退。

    眼见柯兰王子的队伍踏上恢宏的凯旋大桥,有斯洛姆人议论说:“戈勒人的皇子怎么会来奥德利克?还带了这么多士兵!”

    人群中的年长者向好奇之人解释说:“你们小时候没有见过吗?二十年前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还记得那一年来到斯洛姆的戈勒人叫做白虎!”

    “二十年前?老头你快讲讲。”

    “哼哼……我记得很清楚,在二十年前的荣耀竞技场上,布雷兹大公还不是辉煌公爵。”老头的眼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那一天,一千名戈勒人啊……都被斩于马下!那个叫做珈克•白虎的男人被布雷兹大公砍了足足十一刀,被活生生砍死!”

    几乎全部由玻璃打造而成的水晶宫内,柯兰和两名将军踏上红色的地毯,走进宽大高阔的宫殿里。

    柯兰•芒索第一次见到如此神奇的宫殿,即使身处大厅里,头顶也有明媚的阳光投射进来……他有些失神,以至于奥德利克国王坐在王座上等候了他几秒钟。

    “殿下……”

    身后传来将军的低声呼唤,柯兰回过神来,他面带笑容,将拳头抵在胸口,向奥德利克王说:“尊敬的奥德利克之王,威尔仕二十世陛下,我是戈勒帝国第二皇位继承人柯兰•芒索,很荣幸见到您。”

    与奥德利克礼仪不同,戈勒人用右手而不是左手、用拳头而不是手掌抵胸。

    卡文迪许•威尔仕是一位年轻的君主,他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和英俊端正的五官,蓝眼睛如同宝石一样明亮。

    “我很乐意接受你的礼仪,柯兰皇子。”卡文迪许王微笑着说,“芒索皇帝过得还好吗?”

    “父亲的身体很健康。”柯兰恭敬地说。

    事实上,年轻的卡文迪许根本没有见过戈勒皇帝,但这只是十分常见的客套话。

    卡文迪许穿着白色的长袍,头戴白金色的[不落日冕],看上去高贵万分,甚至到了有些耀眼的地步。

    “如果我没记错,又到了十年一度的盛会了。”卡文迪许王缓缓说,“在王国公馆的戈勒战士们准备得还好吗?”

    “帝国早已经准备好了。”柯兰皇子说,“只是昨晚发生了一场意外,为您准备的礼物可能有些损失,而且我们失去了五十位勇士和一位将军。”

    “我听说了那件事情。”卡文迪许王叹了口气,说,“对于罗勒将军的事情,我感到很遗憾……因此我已作出决定,参与盛会的奥德利克士兵将会减少五十人,以求出战者的人数公平。”

    毕竟是发生在自己地盘上的血案,卡文迪许王也没忘记要给戈勒人一个交代,他说:“王都守备团已经调查了此事,袭击者的身份多半是臭名昭著的[封喉行会],我已经下令在斯洛姆城内清剿他们的势力,让这些刺客们为昨晚的袭击付出代价。”

    “感谢您的慷慨,戈勒勇士会铭记您的好意。”柯兰再次行礼。

    礼毕后,他问:“荣光盛会将在冬至日之后十天举行,对吗?”

    “没错。”卡文迪许王颔首,“在此之前,我打算邀请柯兰皇子与我一起参加斯洛姆的冬至日庆典,这是一年中仅次于新年的盛大节日,你一定会喜欢的。”

    “我很乐意接受您的邀请……只是,我今天来觐见您还有一件事情。”柯兰微笑着说,“我的父亲为您准备了一枚古老的龙蛋,不知道您是否收到了礼物。”

    卡文迪许王用手托腮,意味深长地看了柯兰一眼,说:“请替我向芒索皇帝表示谢意,曼文林将军已经将龙蛋和其它贡品送到了王宫。”

    “一定替您传达,这样我就放心了。”

    停顿了一下,柯兰皇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说:“不知道您是否听说过[泰瑞拉之心]?”

    大厅上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卡文迪许王坐在王座之上,似乎在思考什么,而柯兰皇子静静站在原地,面带笑容。

    “那是……一件上位圣物。”卡文迪许王眯起了眼睛,笑着说,“难道说你送给我的礼物是……”

    “没错,是寒霜之王。”

    柯兰阴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沉郁,而卡文迪许王不会明白,如果不是因为一位年轻学士,他永远也不会收到这份礼物。

    此时的奥德利克国王,卡文迪许•威尔仕想到了萨拉丁,想到了穹顶殿,想到了千年前神秘面纱下的影王后,想到了她那漂流在虚空之中的陵寝。

    什么是圣物?

    一千多年前,萨拉丁王在大陆中土修建了通天之塔上的穹顶殿,随后敞开国库,召集了整片大陆上最顶尖的炼金术士为自己铸造武器。

    那是一场名垂千古的盛会,也像是一场炼金大师之间的技巧角逐,顶级的武器专家们各自发挥着才能,挥霍着萨拉丁提供的堆积如山的宝藏,倾注心血于自己的作品中,最终由萨拉丁挑选其中的杰出之作。

    萨拉丁亲自挑选的那批神奇、伟大的宝物被称作穹顶之物,也被称作[圣物]。

    而泰瑞拉之心就是圣物中的佼佼者,它能给予主人深不见底的生命力和巨龙一样强健的体魄,是令无数人贪婪觊觎的[上位圣物]!

    现存的上位圣物寥寥无几,不少文献中都有记载,泰瑞拉之心被供奉在影王后泰瑞拉的陵墓中,与她一同沉眠……只是千年过去,仍无人能找到这处寝陵。

    “二十多年前,戈勒将望火城交割于奥德利克之前,我们在通天塔废墟中得到了一份卷轴,卷轴中记载着打开[姬陵]的具体方法。”柯兰缓缓道来。

    “你们希望奥德利克能提供殇触中的龙魂?”卡文迪许王微微一笑,“可是寒霜之王与龙魂如今都属于奥德利克。”

    “寒霜之王是献给您的礼物,也是来自戈勒的诚意,尊敬的陛下。”柯兰用右拳轻轻碰了碰胸口,“我们还愿意提供卷轴上的具体方法……只是有一个小小的条件,请相信我,这个条件十分合理。”

    “说说看。”卡文迪许王淡淡说。

    “条件是,让我们与您的人一同进入姬陵……陵寝中的宝藏由两国共同瓜分,哪方先找到泰瑞拉之心,它就属于那一方,如何?”

    王都治安团的地牢之中,李维斯被锁链和镣铐捆住,独自坐在囚室之中。

    说来好笑,前天晚上他才刚从牢房里逃出生天,昨晚又被送进了牢房……而且这一次更惨,连难兄难弟都没有。

    不过,即使手脚被捆缚也不能阻止他思考,经历了昨日的种种事情,李维斯不得不琢磨一遍其中的古怪之处。

    他还记得儿时在翡翠丝的宫殿中,读过一本叫做《萨拉丁王的宝藏》的闲书,书上提到万王之王萨拉丁为影王后修建了一座装满了宝藏的宫殿,同时那也是为泰瑞拉准备的长眠之地……在泰瑞拉逝世后,萨拉丁将她葬入其中,为了不让贪婪之辈打扰王后的沉睡,那座宫殿被送入虚空的洪流中,再也无法现世。

    那座宫殿叫做[姬陵]。

    然而,想要打开姬陵的大门也不是毫无办法。书中对于开门的方法只是一语带过:需要寒霜之王的龙魂与躯壳合二为一。

    李维斯知道银色姬希尔•曼文林的长弓殇触是一件下位圣物,而那柄弓中封印着寒霜之王的龙魂,是一位炼金术士的杰作,这也是萨拉丁抽出龙魂的目的:用来铸造圣物。

    龙魂所在不是什么秘密,但龙蛋的下落则一直没有踪迹……直到昨天夜里,李维斯在戈勒皇子柯兰的车队里发现了那枚蛋。

    虽然不能确定袭击者的身份,但李维斯大致能够确定他们的目的:打开姬陵。

    昨夜遇袭的车队中有寒霜之王的龙蛋,而赶来救援的北城卫军将军银色姬手中有殇触之弓,哪有这样巧合的事情?这种围点引援、一举两得的计划很有效,只可惜袭击者误算了李维斯的存在。

    而且持有龙魂的希尔•曼文林也没有被杀死,这也是误算?不知道是银色姬隐藏了实力,还是袭击的策划者根本是蠢货。

    戈勒皇族基本上不可能来到奥德利克,从时间上算,柯兰皇子来到斯洛姆的目的只可能是参加十年一度的[荣光盛会],而昨晚的车队应该是在运送赠予奥德利克的贡品。

    贡品中有寒霜之王的龙蛋……

    “戈勒人想与奥德利克合作探索姬陵?”李维斯低声自语,“袭击者的胆子真大,同时与两国为敌……不对,袭击者怎么会知道柯兰出使的目的?还是说不知道,只是贪图普通财宝?”

    只有三种可能,其一,戈勒帝国中有人想要柯兰出错;其二,柯兰打算监守自盗,与自称毁灭之火的人合作;其三,袭击者一无所知,一切都是巧合。

    李维斯想摸下巴,却发现手臂动弹不得,只能无可奈何地挑了挑眉毛。

    与柯兰下棋之后,柯兰送客的时间很微妙,刚好将自己送到杀局之中……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惹到了那位皇子,但第二种可能性嫌疑很大。

    如果是这样,那监守自盗的柯兰还真是“自作自受”……在心中苦中作乐的李维斯忍不住想笑。

    目前仍然没有头绪的事情是从蛋壳中爬出来又钻回去的“寒霜之王泰瑞拉”,但李维斯现在没有功夫也没有条件思考这件事——王都治安团还羁押着他,打算审问昨晚袭击者的来历。

    他只要一口咬死说那名火焰魔法师是袭击者,被戈勒人用箭射死了,这就能合理解释一切。

    反正关键的殇触和龙蛋都没有遗失,自己是路过被牵涉进来……按照正常程序,只要不被诬陷,很快就会被释放。

    正思考着,囚室外忽然走进来一个中年人,他穿着白色铠甲,身披鲜红披风,应该是治安团的长官。

    “我是王都治安团的将军,哲罗姆。”

    李维斯从阿尔瓦嘴里听过这个名字,那天晚上在基夫的院子里,应该也是由这位将军率兵清剿……这不是巧合,城北都是这位哲罗姆将军的辖区才是。

    哲罗姆打量着李维斯,神色有些古怪地说:“这身破烂的黑袍子……你令我感到有些眼熟。”

    李维斯说:“我穿的是王国学士府的制式长袍,尊敬的哲罗姆将军。”

    哲罗姆盯着李维斯看了一会儿,没有再纠结这件事,而是问了李维斯一些意料之中的问题。

    按照计划,李维斯“如实”回答,贯彻了自己作为过路人的使命。

    哲罗姆与李维斯都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拇指大小的人坐在囚室边缘的阴影里,她有着冰蓝色的长发和暗青色的皮肤,此时正用红色的眼珠打量着他们,眼神里没有任何情绪。

    (“[荣光盛会]每十年举办一次,由奥德利克与戈勒两国轮流举办。在这场盛会之上,大陆中部[望火城]的十年主权将在血与火中决出。”  ——《大陆通史•中古纪元》)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259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