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十五章 天才
    李维斯交给阿尔瓦的计策有三条。

    第一,施法前一定要使用特殊技巧减少魔力损耗,这会降低法术威力,但无关大局。

    第二,当自己有被淘汰出场的风险时,立刻使用半条魔咒[液态躯壳]。

    第三,当敌方护盾均有缺失时,果断使用[雏鸟]。

    第一条计策中的减损技巧是李维斯在学士府这五年间的小发明,专门针对阿尔瓦这种魔宫容量偏低的魔法师,算是一条低等魔法,暂时命名为[打折刀]。

    第二条和第三条计策都是李维斯花了大量的精力才改编出来的魔法,也就是所谓取巧的“低配版”,如果让阿尔瓦正儿八经去学习原版,恐怕学到后年的冬至日都堪忧。

    除此之外,李维斯考虑到种种意外,还给阿尔瓦留了最后一个手段,也就是等到最后才释放的魔法。

    “如果雏鸟没能清场,就施放你那个未完成版的[蛇形闪电],把咒语改过以后,用上剩余的全部魔力……我估计是一个自杀型的[漩涡之蛇]。”在炼金室时,李维斯对阿尔瓦说,“放心,咒语改写以后你所承受的电击较少,顶多就是一个麻痹术的威力,但是外围的敌人肯定会被电成焦炭。”

    焦炭……

    斗魔场上,看着身体摇摇欲坠的阿切尔,阿尔瓦咬了咬牙,他知道现在就是李维斯所说的那个时候。

    现在,就是使用“漩涡之蛇”的时候,可是阿切尔已经摘掉了脱身项链,他怎么可能去杀了她?

    阿切尔•布雷兹的身体微微悬空,虽然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但她的精神力还完好,足以用漂浮术使自己飞起。

    “这是最后一击。”阿切尔俯视着阿尔瓦,她的额角有鲜血淌落,从半空中流下,洒在破碎不堪的石板上。

    先后使用了两个高等魔法和一个中等魔法,阿切尔魔宫内的法力早已所剩无几,此时的她所吟唱的最后一个法术是大火弹术。

    由于李维斯提供的打折刀,阿尔瓦还剩下一些魔力,足以使用漩涡之蛇,但他却没有办法下定决心,只能眼睁睁看着阿切尔开口吟唱。

    她的掌心间飘起一团火,火焰旋转成盘,凝聚成一个车轮大的火球。

    看着这枚令人发怵的火球,阿尔瓦叹了一口气。

    就像个有担当的男人一样去扛下这枚大火弹术吧……反正自己有镜面脱身保护,仔细想想,这样做还蛮潇洒的。

    “对不起了,米兰达会长。”阿尔瓦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说。

    “那个白痴。”

    李维斯再也无法淡定地用手托腮,他坐直身体,死死盯着阿尔瓦的背影。

    米兰达叹了口气,她抬起脑袋,微笑着说:“阿尔瓦打算认输,对吧?”

    李维斯注视着阿尔瓦那条被霜冻的左臂,脑中闪过很多事情。

    “其实没什么,我们都知道阿尔瓦很喜欢女公爵。”米兰达用手托着脸颊,眼睑低垂,“如果他在公会荣誉和喜欢的人之间选择后者,虽然很生气,但我就原谅他这一次吧。”

    李维斯捏紧了拳头。

    卡门•李只是被一枚普通火弹术击中就触发了镜面脱身,其实那个低等魔法并不致命,所造成的伤害还不如阿尔瓦左臂受到的冻伤。

    每一条镜面脱身的项链都严格设定了临界值,作为炼金爱好者,李维斯很清楚这一点。

    “你别把胜负太放在心上了,李维斯。”米兰达轻松地笑了笑,想要开导他,“连我这个会长都不打算追究阿尔瓦,你——”

    “你懂什么?”

    李维斯盯着场下,冷冷说。

    米兰达似乎被吓到了,她看着李维斯的侧脸,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一瞬间,她只觉得一向随和的李维斯变得有些陌生。

    斗魔场内,阿切尔的吟唱到了最后一步,大火弹术已经基本成型。

    忽然,她的耳边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安静!”

    她感到精神受到一种介于物质与灵魂之间的冲击,口中的吟唱像是被人塞进一块铁一样,再也念不出半句咒语。

    大火球在半空中飞行,仿佛下一秒就要溃散——

    “结束了!”

    另一个声音响起,这个声音完完全全来自现实。

    那是凛冬圣女的声音。

    一片冰花洒落在会场中央,冰墙拔地而起,瞬间将阿切尔和阿尔瓦分隔在墙壁两端,同样是冰封之墙,凛冬圣女的墙体比姬儿更高也更厚,坚固得令人不想进攻墙后之人。

    “我宣布,斗魔结束了。”凛冬圣女的声音回荡在斗魔场内。

    阿切尔看见自己的火球在半空中消散,冰墙也在刹那间挡在面前,她只觉得头很疼,身上也传来灼伤的痛楚,眼前一阵阵发黑……很快她就失去了意识,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凛冬圣女的天蓝色披风飘舞起来,她在空中接住阿切尔的身体,抱着她缓缓落地,然后将其轻轻放在地面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这位优雅的女性微蹙着眉毛,环视了一圈四周,却没能找到古怪的源头——她分明感受到了一个声音对魔法进行了干扰,阻止了阿切尔的大火球术,可那个声音稍纵即逝,没有被她捕捉到。

    无奈之下,她挪动脚步走到冰墙前,墙根处立刻融化出一个一人高的通道,刚好令她穿过去,来到阿尔瓦的面前。

    没等到大火球的阿尔瓦有些呆滞地看着面前的最高魔导师,紧张地说不出话来。

    凛冬圣女安娜用安抚的温和目光看了阿尔瓦一眼,对着整个斗魔场说:

    “阿切尔•布雷兹摘下了脱身项链,阿尔瓦•斯图尔特利用了保护观战席的水幕魔法,两人都存在犯规行为,所以我宣布,这场斗魔赛为平局。”

    语毕,防御魔法昆汀的潮汐宫殿被四名魔导师撤销,水幕落回沟渠之中,那一面巨大的冰墙也悄然消融,化为乌有。

    奥德利克王卡文迪许冲着一旁的柯兰皇子笑了笑,然后将目光投向躺在地上的阿切尔身上。他的目光深沉,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但斗魔场上的事情似乎还没结束。

    “给我看看你的项链。”

    凛冬圣女伸出手,从阿尔瓦的胸口拿起水晶坠子。

    她之所以出手阻止比赛,一方面是担心失去反制魔法保护的阿切尔出意外,另一方面也是对阿尔瓦身上的脱身项链有怀疑。

    在她的预料之中,原本加持了镜面脱身的水晶坠子上有一个不起眼的针孔,里面的魔法已经流逝殆尽。

    “是谁破坏了这条项链?”

    向来温柔平和的凛冬圣女大声质问着全场的学士们,声音中罕见的带上了怒气。

    经过精通治疗魔法的魔导师处理之后,阿切尔•布雷兹被诊断为精神力紊乱、法力透支和中度烧伤,凛冬圣女安娜将她留在宫廷魔法师公会的一间卧室内,等她的情况好转一些再送回公爵府。

    夜深人静,冬至日就这样草草落下了帷幕。从昏迷中醒来的阿切尔再也无法入睡,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正面击败自己的那个家伙,还有卡文迪许陛下的眼神。

    虽然她没有看到陛下的眼睛和表情,但她可以想象,越是想象,便越是煎熬,仿佛从前努力获取和维持的一切荣誉都被打碎,狼狈地洒落了一地。

    “好冷……”

    阿切尔艰难地从床上坐起来,昏暗的房间里没有留一盏灯,窗台上的门不知为何敞开,雪花被北风吹进屋子里,在地板上欢快地打着转。

    一个全身罩在黑斗篷之下的人站在窗台上。

    “你是谁?”

    阿切尔用手支撑着身体,望向那个人。

    虽然身处王国学士府内,但她仍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味道……无可奈何的是她的头还在发晕,身体也没有力气,就算来者不善,此时的她也没有办法反抗。

    “很多人叫你火蔷薇,还有人称你为女公爵,初次见面……你看上去被人狠狠揍了一顿。”

    斗篷下传来一位女性的声音,声音有些年轻,却也有着一股沉稳的气韵,虽然所说的话带有讥讽的意味,可听在耳朵里却并不像是如此。

    “藏头遮面的宵小之辈,有什么资格评价我?”阿切尔冷冷说。

    那人似乎并不在意,她站在洋洋洒洒的雪花里,发出低沉的轻笑声。

    “我的评价不重要,但你不想知道阿尔瓦•斯图尔特为什么能赢你吗?”她说,“因为他的法力更深厚?魔法更强大?还是说……他是一个天才?”

    “这件事与阁下有关系吗?”阿切尔的目光十分平静,在微弱的光芒下,她的皮肤略显苍白,红发凌乱的散落在肩头,额前还缠着绷带,“况且我没有输。”

    “你很喜欢自欺欺人。”那人说,“你心里很清楚,如果比赛继续下去,阿尔瓦•斯图尔特不对你手下留情,输的人就是你。”

    她的语气平稳,仿佛在陈述一个板上钉钉的事实,不容置疑。

    阿切尔抓着床单的手紧紧攥起,她对面前的人感到极端厌恶,恨不得能够撕了她的嘴,但与此同时,阿切尔也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没错,在比赛结尾时,那个叫做阿尔瓦的学士确实还有不少余力。

    “[雏鸟]虽然只是中等魔法,却脱胎于高等魔法[丝莱雅•巴恩斯的火凤凰],是一个魔法浓缩度极高、穿透性极强的杀伤魔法,对于施法者的火焰亲和力要求很高。”那人像是闲聊一般说,“你选择与对手使用同样的魔法是出于对火焰亲和力的高度自信,对吧?”

    “我是学士府天赋最高的火焰魔法师。”阿切尔咬着牙说。

    “但你输了,不是吗?雏鸟才是你败北的关键,真是好笑。”那人缓缓说,“作为一个火焰魔法师,阿尔瓦•斯图尔特的魔宫比你小,精神力比你低,火焰亲和力也差得远,但他的中等魔法造成了清场的效果,从结果上看不亚于你的两个高等魔法,甚至更强。”

    “那是卑鄙的手段。”阿切尔嗤笑说,“而且涟漪之盾早就经过了大火弹术和丑陋藤蔓的削弱。”

    “你做得到吗?”

    “什么?”

    “如果让你用雏鸟去引爆阿尔瓦•斯图尔特的雏鸟,你能做到吗?”

    听着那人的话,阿切尔忽然陷入了沉默,她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失败,却找不到问题的关键,经过此刻的对话,她仿佛明白了什么。

    阿尔瓦•斯图尔特的胜利绝不是巧合,而是经过了周密的计算,并且充分利用了对手和环境……这需要何等的魔法学识?需要何等的计算力?

    如何将雏鸟中的魔力引导至另一只雏鸟之内,导致内蕴的法力失控——这不光需要计算失控阀值和突破点,还需要对原本完整且不可修改的咒语进行重新编写。

    而且……

    那人察觉到阿切尔回过神来,笑着说:“你想到了吗?没错,还有[液态躯壳]。”

    在斗篷神秘人的注视下,阿切尔默不作声地思量着这其中的非凡意义。反制魔法在高等魔法中难度不低,绝对比自己所施放的迷你火线要难,不过阿尔瓦似乎是利用了斗魔场边的水幕才能使出。

    可深入想想,这已经进入了[组合魔法]的范畴,而且是在一方没有配合意图的情况下完成组合,这又需要对反制魔法有何等深刻的理解?背后需要多少改写和计算?简直难以想象。

    阿尔瓦•斯图尔特是一个魔法理论的天才!

    “你在想,阿尔瓦是一个天才,对吗?”

    那人的声音传来。

    阿切尔一怔,似乎想到了另一种可能性,看着面前之人的眼神也变得惊奇起来。

    “阿切尔•布雷兹,你拥有着非常优秀的天赋,但是也有着阻碍你成长的短板,如果你不是太愚蠢,我相信你已经察觉到了。”

    那人缓缓说,语气平静,平静中带着孤高与漠然之意。

    “你所缺少的,是足够强大的精神潜力。”

    精神力……

    她说的没错,自己确实已经在漫长的魔法修炼中察觉到,每当结束吟唱、试图控制法术时,总会觉得万分艰难。

    学习[丝莱雅•巴恩斯的迷你火线]时,她花了三个月学会吟唱,却用了四个月才能将火焰凝聚成线。

    所以她明明可以学习一个稳妥的防御魔法[燃烧斗篷],却因为精神力的短板而被迫放弃。

    她一直试图隐藏这一点,就像她在过去所做的那样:收拾好自身的缺陷和弱点,勇敢向前,不许流泪也不准跌倒,只能成功不可失败。

    她不能存在缺点!而这个缺陷却被面前的神秘人亲口说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

    阿切尔失声说,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瞳孔却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

    “你可以称我为奈文魔尔。”

    那人回答说。

    紧接着,那人向着窗台外后退了两步,身体靠在栏杆上,向后一仰,直直坠落了下去……

    名为奈文魔尔的神秘人消失在了窗台上,可阿切尔却将她的身影牢牢烙印在了心底,她发誓要找出阿尔瓦•斯图尔特“天才”的秘密,也要找到这位“天才”身后的神秘阴影。

    “奈文魔尔……”她喃喃自语。

    可怜的阿切尔•布雷兹没有察觉,自己想要抓住那缕神秘阴影的真正动机是什么——是为了揭开她的真面目吗?还是将她当作救命稻草,拼了命也想要得到一丝垂怜?

    从雪地里爬起身来,李维斯匆匆离开了宫廷魔法师公会附近,向着紫罗兰公会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摘掉帽兜、脱下斗篷,从嘴里拿出一枚紫色的变声水晶,放进口袋里,然后将斗篷抱在怀中。

    今夜之后,阿切尔•布雷兹就像一只落入网中的猎物,无论怎样挣扎都会跌进他的掌心。

    剩下的事就是让“奈文魔尔”这个名字登上舞台了。虽然有些对不起阿尔瓦,但李维斯必须处理与他相关的一些联系,为此还要借助妮菲塔莉演一出戏。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稳步前行。

    李维斯的嘴角微微翘起,他来到紫罗兰公会的炼金室外,用石板密码解锁房间,然后走了进去。

    令他惊讶的是,夜深人静之时,炼金室里竟有一个人等着他。

    “你去哪了,李维斯?”阿尔瓦从椅子上站起来。

    “你在这里做什么?”李维斯不动声色地走进房间,将怀里的斗篷塞进一只箱子里,“找到破坏项链的真凶了吗?”

    “啊?嗯……找到了,替公会准备项链的人是一个叫里昂的学士,里昂•莱茵哈特。”阿尔瓦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

    “里昂?他有什么动机?”

    李维斯皱了皱眉。

    阿尔瓦揉了揉太阳穴,说:“会长说,在决定参加斗魔的人选时,除了雷蒙德和卡门,本来打算将他作为第三个人。”

    “结果参赛者被替换成你,他为了报复才这样做?”李维斯叹了口气,说,“他受到什么惩罚了?”

    “你的脑子转的真快,我都什么还没说。”阿尔瓦说,“凛冬圣女阁下剥夺了他刚刚取得的魔法师徽章,并禁止他在一年之内参加任何斗魔赛。”

    李维斯点点头,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学士袍,说:“我刚刚去藏书塔转了转,你怎么知道我会来这里?”

    “藏书塔?我去找过你了啊……不过我没爬上去,你在高层?”

    “嗯,上去找一本书,我想到一个新的魔法理论,去查证了一下。”

    “反正在学士府时,你不是在炼金室做实验就是呆在藏书塔……比赛后没看见你,我猜你不会一声不吭就回家,所以在这儿等你。”阿尔瓦摊了摊手。

    李维斯看着阿尔瓦的脸,半天不挪开目光,让阿尔瓦感到有些不自在。

    收回目光,李维斯笑了笑,说:“本来想做个实验,不过没关系,走吧。”

    “嗯。”阿尔瓦点点头。

    两人走出学士府,顶着大雪来到玛丽安娜石桥上。

    “真冷,明天早上河面就要结霜了吧。”李维斯伸出手指,试图去接一片格外漂亮的雪花。

    雪花落在指尖,便不再漂亮了。

    阿尔瓦看了一眼李维斯,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有心事。”李维斯将手插在口袋里,“说给我听听吧?”

    阿尔瓦吸了吸鼻子,眼神有些飘忽不定:“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在比赛中表现不错,但总觉得心里不痛快。”

    李维斯说:“嗯,我知道……毕竟女公爵被你的魔法炸得遍体鳞伤。”

    阿尔瓦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你想到这一切了吗?”

    “我又不是神。”李维斯幽幽说,“没有绝对正确的计划,也没有绝对掌控的局势。”

    阿尔瓦看起来有些难过,他说:“直到最后我才发现,虽然我很喜欢阿切尔,但我根本不了解她。”

    “喜欢一个人有时候并不是出于了解。”李维斯呼出一口白色的霜气,“等到你足够了解她,可能就不喜欢了……也有可能更加喜欢。”

    阿尔瓦张了张嘴,却接不上话,最终只能再次叹气。

    “我本来想去看看她,但是立场不允许……不知道她的伤口会不会很痛。”

    李维斯摸了摸鼻子,说:“肯定很痛,两个中等魔法一起爆炸,在我的计算中绝对能够将所有人都炸成镜面碎片。”

    但是阿切尔•布雷兹为了不被淘汰,选择摘下了项链,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争夺胜利——这是李维斯的漏算,也不能算是漏算,毕竟他还给阿尔瓦留了最后一手“漩涡之蛇”。

    为什么她的求胜欲超出了求生欲?李维斯不由自主联想到了阿切尔看见威尔仕二十世时的表情。

    那个表情……就像尼尼微看着自己一样。

    “你可能有一个强劲的情敌,阿尔瓦。”李维斯缓缓说。

    “谁?”阿尔瓦挑了挑眉毛,随后无所谓地笑了笑,“喜欢阿切尔的人很多,而且对我来说,那些人几乎都很强劲。”

    “你可是天才啊!”李维斯笑着说,“你知道今晚过后,会有多少人对你刮目相看吗?稍微有点眼光的人都会明白你的了不起,说不定会有议员愿意收你做弟子。”

    阿尔瓦有些心虚地看了李维斯一眼,说:“我很清楚,了不起的人是你,李维斯……抱歉,我还是不能相信,这真的都是你的计算吗?”

    他看着李维斯的眼睛,说:“你的背后……真的没有一位魔导师吗?”

    在阿尔瓦困惑又期待的目光下,李维斯眯起眼睛,笑了笑,选择保持沉默。

    阿尔瓦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也不再纠缠,只是郁闷地看着满天大雪。

    “对了,阿尔瓦,是谁拟订了你们的战术?”李维斯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问。

    阿尔瓦一怔,说:“是雷蒙德,他说对手不会立刻强攻,所以让我先做防御,随后转为主攻……不太对劲啊,直到他退场之前,我都没能进攻一次。”

    李维斯没有说话,只是瞥了一眼桥下冰冷的河水。

    “可能是宫廷魔法师公会的进攻太猛烈了,完全打乱了我们的部署。”阿尔瓦推测说,“毕竟一瞬间局势就逆转了。”

    李维斯点点头,说:“卡门•李是一位被埋没的魔法师,作为小众的自然族魔法师,她很有天赋。”

    (魔法分为三族:热族、冷族和自然族,其中每族包括三系,分别是火焰、雷电、光明;潮汐、暴风、寒霜;动物、植物、大地。)

    阿尔瓦感到有些头疼,说:“比赛结束后,公会的许多成员都围在我的身边,把我当成天才来崇拜……他们说王国不仅有[火蔷薇],如今还多了一位[诡男爵],我真的感到压力很大。”

    “害怕穿帮的话,就赶快提升实力吧。”李维斯认真地说,“我会继续帮你的。”

    我会让你变得更强,只不过不是以李维斯•戴维这个身份。

    阿尔瓦停下脚步,有些感动地看着李维斯的背影。

    “雪越下越大了,赶快走吧。”

    李维斯在街上的积雪中吃力地走着,他回过头看向站在原地的阿尔瓦,微微一笑。

    “对了,你应该试着转变一下风格。”

    “什么意思?”阿尔瓦发懵。

    “我觉得女公爵应该不喜欢被人驯服,而是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李维斯眯眼笑着说,“像这种外表强硬的女人,内心可是像小女孩一样呢。”

    (“在遇见老师之前,我曾无比迷茫,深陷于周遭人们的误解、歧视与冷嘲热讽中。”  ——《里昂•莱茵哈特的日记》)

    (“大火弹术:热族火焰系中等魔法,指向性魔法,创造者不详。制造一颗车轮大战的火球,用强力的灼烧和爆炸伤害目标。该魔法为火弹术的进阶魔法。”  ——《魔法图鉴•中等魔法》)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259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