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十六章 影王后
    当钟楼广场的大钟敲响十二次之后,匆匆赶来的奥德利克王站在广场中间的高台上,和斯洛姆民众一同庆祝,宣布结束了冬至日的庆典。

    随着一场漫长的早雪,冬天悄然降临了。

    斯洛姆城北的肉铺街上,几间烹饪猪肉的店铺正要打烊,污水横流的街道上传来烤肉和烈酒混合的味道,十分刺鼻。

    雷蒙德•布朗踉踉跄跄走在路上,身上沾满了酒气,喝得醉醺醺。一阵寒风拂过,他扶着墙壁,蹲在街边,剧烈地呕吐起来。

    “该死……该死的阿尔瓦……该死的凛冬圣女……她就是个装纯洁的婊子……什么狗屁规则……”

    雷蒙德骂骂咧咧,一阵反胃后又吐了半天,被风一吹忍不住发了个抖,意识也稍微清醒了一些。

    他站起身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昏暗的路灯下,一个肥胖的身影迎面缓缓走来……那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一只眼睛有些浑浊的胖子,他的手里提着一只装劣质酒水的酒瓶,步履蹒跚。

    雷蒙德与他擦身而过,往前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下了脚步。

    转过身来,雷蒙德盯着酒鬼胖子的背影,闻着在鼻尖漂浮的血腥臭味,他快速冲上去,一拳打在胖子的后脑勺上。

    皮糙肉厚的胖子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上,他口齿不清地大声骂着脏话,缓缓爬起来,转身就要将碗口大小的拳头砸向雷蒙德。

    由于醉酒,雷蒙德的火弹术比往常吟唱得慢一些,刚好在拳头快要碰到自己之前轰了出去,将胖子击得仰面倒下,身上还冒着火苗。

    胖子惨叫着在地上打了个滚,用污臭的雪水压灭了火焰,身上散发出一缕淡淡的黑烟。

    趁着别人注意到这里之前,雷蒙德吟唱了光热电索,手中绽放电光,形成一条蓝色的电弧绳索,套向胖子的大腿。

    雷蒙德用力一拽,在精神力的帮助下将胖子掀起,把他肥胖的躯体抛进了一旁的漆黑小巷里。

    收起法术,雷蒙德左手两根指头微搓,一个明亮的小光点浮现而出。借着照明术,他走进了小巷之中,眼神冷漠地看着躺在墙脚的胖子。

    “我认得你,你是食人魔的手下。”

    雷蒙德冷冷说。

    胖子疼得龇牙咧嘴,身上骨头断了不少,根本站不起来。

    “魔法师大人……我没有得罪你,你是谁?不要杀我……”

    “你应该知道盖文•布朗这个名字。”雷蒙德说,“如果你不知道,那就是我认错了人,只好让你死在这里。”

    胖子惊恐地说:“知道,我知道!盖文大人……盖文大人已经死了。”

    雷蒙德强压住愤怒与恨意,使自己看上去更加冷酷。

    “他是怎么死的?那天发生了什么事?”

    “我……”胖子战战兢兢地缩在墙角,嘴里吐出血沫,“我不知道……屠夫们已经散伙了……大部分人都被抓进了王都治安团,基夫老大和盖文大人都死了,我只知道这些!”

    雷蒙德望着这名意外遇见的目击者,微微眯起眼睛,冷笑着说:“我怎么觉得你什么都不知道?如果你不能告诉我一些事情,那我还是只能杀了你。”

    “你这混蛋!”

    胖子绝望地吼着,突然爬起身来,飞扑向雷蒙德。

    一枚火弹术在胖子的胸口*爆炸,他倒退几步后再次跌倒在墙角,看上去已经有些神志不清,只是嘴里碎碎地骂着极为难听的字眼。

    雷蒙德缓缓走到他的面前,俯视着他满是鲜血的脸,眼神里没有一丝怜悯。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脏话渐渐变成了求饶,声音越来越小。

    忽然,胖子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声音微弱地说:“三个人……那天盖文大人抓回来了三个人……”

    “三个人?”雷蒙德蹲下来,平静地看着胖子的脸,“是哪三个人?想要活命的话就说清楚。”

    胖子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又吐出一缕血水,喘着气说:“我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其中一个人是杀了小少爷的仇人,另一个人是金发贵族……还有一个穷酸学士,我只知道这么多了……”

    雷蒙德目光闪烁,眼见胖子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他不再多说,站起身来向着巷子外走去。

    还没走出巷子口,他忽然狂笑起来,笑得撕心裂肺,笑得如疯似狂。

    我暂时杀不了骑士侯西泽尔•加西亚,也不方便去找声名大噪的阿尔瓦•斯图尔特,但是第三个人……

    “李维斯•戴维。”

    雷蒙德收起笑声,咬着牙念出这个熟悉的名字。

    “阿嚏。”

    李维斯躺在床上,伸手将床边的毛毯拉到被子上,然后钻进去紧紧裹好。

    “真冷啊……”

    他闭上眼睛,缩成一团,听着窗外呼啸的北风,忽然感受到简单却幸福的温暖。

    由于精神疲惫,他很快就睡着了,但即便在睡梦中他也做着不安的梦。

    他梦见如同肉山一般的食人魔基夫像拎兔子一样提起自己的脖颈,基夫的身后站着笑容阴柔的柯兰,柯兰穿着黑色斗篷,抬手间一团赤色的火焰从掌心喷起,火焰中透出一张人脸,那张脸狰狞得笑着,不是别人而是被李维斯一箭射死的魔法师……

    半梦半醒间,李维斯隐约听见书页翻动的声音,还有黄色的烛火在轻轻跳动,将自己的小屋照得忽明忽暗。

    李维斯微微睁开眼,被这微弱的动静弄醒,先是迷糊了一阵,随后彻底惊醒,从床上坐了起来。

    黑木桌后的安乐椅上,一个皮肤暗青、蓝发赤瞳的美艳女人正悠闲地翻看着李维斯的笔记,她一手托腮、一手翻书,尖尖的耳朵时不时耸动一下。

    察觉到李维斯包含了震惊、恐惧和警惕的目光,美艳女人抬起头来,微微一笑。

    “认得我吗,汉谟拉比的孩子?”

    极其普通的一句话却仿佛包含着巨大的能量,李维斯的耳膜像是被重锤击中,脑中传来阵阵蜂鸣声。

    此时,他体会到面前的女人身上有一股恐怖的威压,他很难分辨这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震慑或单纯是实力差距带来的影响,只能感到全身发软,心灵震动。

    十分艰难的,李维斯张开口,轻声念出了她的名字。

    “泰瑞拉•克利奥帕特拉。”

    影王后泰瑞拉,或者说是寒霜之王,她轻轻挑了挑眉毛,略微不满地说:“你喜欢直呼其名,还是根本不知尊卑?”

    她只露出了非常微妙的一丁点情绪,却让李维斯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这不光是心理作用,也存在着精神力层面的威慑。

    “您是影之国的女王,痛苦与欢愉的魔女,穹顶殿中的影王后……请原谅我的失礼。”

    李维斯的背后冒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在郊外的那一晚,他不是没有怀疑“寒霜之王”离开了龙蛋,母龙藏到了别的地方……可他对那件事情没有任何对策,并且坚决抱以事不关己、毫不沾染的态度。

    他怎么能想到,这位不知是龙是人还是魔女或是王后的“东西”出现在了自己的卧室?

    看来那天听见的“无礼”绝对不是幻听——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她要做什么?我该怎么做?

    李维斯的头脑飞快地运转起来……虽然他的脑中瞬间闪过无数念头,可现实中只过了几秒钟。

    泰瑞拉听了李维斯所念出的一大串称呼,不置可否地抬起下巴,淡淡说:“你不觉得很滑稽吗?”

    李维斯一怔。

    泰瑞拉看着他的脸,忽然笑了起来,这一笑如同冰山消融,压在李维斯身上的威慑感也随之挥散不见。

    “你嘴上对我说着毕恭毕敬的话语,身体却躺在床上,这难道不滑稽吗?”

    带着一丝微笑,她用淡淡的讽刺说出了这句话。

    李维斯眯眼看着泰瑞拉,沉默了两秒钟,然后不紧不慢地由半躺换成坐姿,说:“你说的没错,我在睡觉,你却在床边看我的笔记,这同样很滑稽。”

    “真是聪明的小子。”泰瑞拉将笔记本放在大腿上,用手腕扶着自己的太阳穴,慵懒地侧躺在安乐椅中,“看得出来,你有很多疑问。”

    李维斯摇摇头,他掀开毛毯和被子,双脚踩在地板上,说:“我没有任何疑问。”

    “这么害怕与我扯上关系吗?”泰瑞拉问。

    “与年龄太大的人扯上关系总是不会有好结果,尤其是年龄太大的女人。”李维斯平静地说。

    “你敢这样与我说话,我很好奇。”泰瑞拉轻轻打了个呵欠,眼神冷淡,“你是怎样判断出我不能杀你?”

    李维斯身体略微前倾,俯下身来,直视着泰瑞拉的眼睛:“不是不能杀。”

    “那么你是不怕死?”

    “要杀的话,你从寒霜之王的蛋里出来时就能杀我一次,刚刚我睡觉时还能杀我一次,用精神压制我时又能杀我一次。”李维斯说,“我数不清你有多少机会杀我,所以没有必要弄明白你能不能杀我。”

    他笑了笑,说:“反正我不会被杀。”

    泰瑞拉颇有兴趣地说:“满是漏洞的逻辑,却也没有漏洞?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年轻人。”

    “过奖。”李维斯谦虚地说,“阿嚏!”

    他有些尴尬地去找自己的学士袍,却发现那件长袍被泰瑞拉穿在了身上,只好拿起毯子披在背后。

    泰瑞拉的红色瞳孔微微转动,指尖在李维斯的笔记本上轻轻敲了几下,说:“不妨告诉你,我已经在你身边待了超过十天。”

    李维斯抽了抽鼻子,说:“从破壳时开始算起?”

    “破壳……”泰瑞拉为这个说法沉默了两秒,没想到怎么反驳,于是点了点头。

    “为什么我没察觉到?”

    “因为变小了,你应该看过一次,我能随意变化身体,除了这毫无美感可言的头发。”泰瑞拉用指尖绕起冰蓝色的头发,不知是嫌弃还是满不在乎地瞥了一眼发梢。

    李维斯嘴角扯了扯,说:“我明白了。”

    想到泰瑞拉缩小了身体,不知道看见了多少自己的秘密,他觉得十分头疼,却也毫无办法。

    一时无话,李维斯摸摸鼻子,指着泰瑞拉的大腿问:“好看吗?”

    泰瑞拉嘴角微微翘起,将修长光滑的大腿抬高了一些,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

    “你说呢?”

    “我觉得还不错,毕竟笔记上都是自创的魔法。”

    李维斯再次感到尴尬,他问的“好看吗”指的是她大腿上的笔记,但由于内心深处的紧张导致表述不清,居然让泰瑞拉误解了……

    泰瑞拉没有纠结这件事,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说:“你的想法很新鲜,这个时代也很新鲜……”

    她顿了顿,意味深长地看着李维斯的眼睛,说:“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不过我很清楚你的谋划不小。”

    李维斯眼睑低垂,微笑着说:“我以为私人恩怨是很小的事情。”

    稍微思忖了一下,他抬起头,看着泰瑞拉说:“也许你不知道,夜幕的血脉可能只剩我一人了。”

    “我沉睡的这些年间发生了很多事。”泰瑞拉没有露出太过意外的表情。

    “我会简单与你讲一讲。”李维斯抚了抚额头,“从萨拉丁时代末开始吗……有点麻烦。”

    泰瑞拉微笑看着李维斯,一语不发。

    李维斯清了清嗓子,正准备开始讲述时,忽然停顿了一下,问:“在我身边待了这么多天,你不需要吃饭吗?”

    泰瑞拉一怔,随即托着下巴说:“就算我想吃,你看上去也没有办法提供真正的美食。”

    听出话外之意的李维斯头一次为自己的贫困感到有些惭愧。

    艾娜•库柏是一位睡眠很浅的女士,今晚的风太大,刮在窗户上发出呜呜的呼啸声,总是会令人联想到魔鬼的哭嚎。

    她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身来,将外套披在身上,端着油灯来到窗前。

    密集的雪花就像波浪一样拍打在窗上,窗外的贝克街已经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远望斯洛姆北城的夜空,仿佛被塞满了欢快起舞的棉絮……

    艾娜从温暖的地毯上走下来,穿上鞋,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出——她的房门对面就是父亲的房间,而通往一楼盥洗室的楼梯在回廊顶端,要经过一间茶室。

    轻手轻脚地来到楼梯口,艾娜刚要下楼,忽然听见了说话的声音,声音很轻很低沉,时而夹杂着略尖的嗓音……是两个人在交谈。

    艾娜疑惑地抬起头,看向上方楼梯的尽头处,那里是李维斯先生的房门。

    “李维斯先生有客人吗?”

    艾娜低声自语,她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下楼去盥洗室,而是缓缓向着楼梯上摸索去,脚步很轻,台阶木板的轻微吱呀声被埋藏在呼啸的北风里。

    她看见李维斯房间的门缝间透出闪烁的烛光,光芒很微弱。

    她听见了女人的声音。

    大多数时候,是李维斯先生在讲话,只不过讲话的内容很难听懂,有时甚至还夹杂着不属于大陆通用语言的单词,而女人偶尔也会开口提一些问题,这些问题很深奥也很复杂,李维斯先生总是安静听她说完,然后认真回答。

    他们谈话的内容超出了艾娜能够理解的范畴,但其实艾娜不关心这些。她有些失神地站了一会儿,直到手中的油灯不小心熄灭,才猛地回过神来。

    沿着来路,艾娜缓缓向楼下走去。身后仍能传来微弱的谈话声,她的心情很复杂,仿佛屋子外的北风变得更加寒冷而凛冽了。

    (“萨拉丁的第一支血脉是永悬于高空的烈阳,第二支血脉是遮蔽大地的黑夜。”  ——《大陆通史•元年》)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259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