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二十章 献给克利奥帕特拉
    在这个暗无天日的下午,顶着浓厚黑眼圈的阿尔瓦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表情复杂地看着李维斯。

    “这是什么?”阿尔瓦问。

    他面前的矮桌上搁着一只小木盒。

    “一只引虫,你帮我把它交给西泽尔。”李维斯说,“告诉他,把它装在透明的容器中贴身携带,如果虫子发光就说明我有危险,要立刻将虫子放出来,它会指引我的方向。”

    阿尔瓦听得满脸茫然,他犹豫了一下,说:“发生什么事了吗,李维斯?”

    李维斯摇摇头,伸出手扶着额头说:“我可能被麻烦的人盯上了,你也要小心一点……最近很奇怪,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忘记了重要的事情。”

    “我觉得你可能是过于疲惫。”阿尔瓦小心翼翼地说,“会不会是你想多了?”

    “我也不确定,但你一定要帮我把东西送给西泽尔。”李维斯认真地说,“他现在还在海耶斯庄园吗?”

    “嗯,应该是,他说要完成骑士的训练。”阿尔瓦回答说,“你现在要去做什么?”

    “你不是叫我休息吗?晚上在剧院大街有个约会。”李维斯说,“我得先回一趟家,你最好今天就把虫子交给西泽尔……拜托你了。”

    “没问题,晚上你放心去看戏,我坐马车去城郊找西泽尔。”听到约会这个词,阿尔瓦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你是要和女孩子一起去剧院吗?”

    李维斯点了点头。

    阿尔瓦露出了羡慕的表情,说:“唉,要是我能和阿切尔一起看戏就好了。”

    “女公爵的情况怎么样了?”李维斯不动声色地问。

    “听说已经回公爵府了,要休养一段时间。”阿尔瓦说,“她伤得很重啊……我也没胆量去公爵府看望她。”

    不需要,她很快就会来找你,阿尔瓦。

    李维斯在心中默默说。

    柯兰•芒索站在王国公馆的院子里,静静凝望着斯洛姆城的方向。

    阳光晴好的午后,奥德利克王都的上空却积压着一片深蓝色的神秘星空,星空中倒悬着绵延起伏的苍白宫殿,一座巨塔从宫殿里刺出,如同一柄庞大的宝剑悬在斯洛姆的顶上。

    柯兰知道,通往姬陵的入口,那扇寒霜之门就在巨塔顶端——那也是他原本打算召唤的大门,依照仪式描述,只有寒霜之门会降临,姬陵本体根本不会从虚空中掉落,显示在世人面前。

    “到底是哪里出了错呢……”柯兰低声说,“如果不能打开大门,唯一的办法就是横渡虚空。”

    有寒霜之王的蛋壳为引,横渡虚空并不困难……不过,单凭蛋壳碎片很难承载圣者级别的强者。

    这样也好,戈勒的使团中没有圣者,而威尔仕二十世虽然在契约中承诺不会派遣圣者进入姬陵,但有了虚空的挟制无疑更为保险。

    “你做好准备了吗,索恩?”柯兰微微侧过脑袋,“到时候也许要让你上去一趟。”

    名为索恩的魁梧侍卫站在柯兰身后,用沙哑的嗓音回答说:“我一直都蓄势待发,殿下。”

    柯兰点点头,又叹了口气。

    “我们一定要拿到真正的泰瑞拉之心……哪怕为此杀死监视我的将军也在所不惜。”

    他缓缓说。

    “走吧,让他们挑好进入姬陵的人选,我们即刻前往王宫。”

    时间不多了,无论是姬陵停留的时间,亦或者是戈勒皇帝留给柯兰的时间。

    雷蒙德走在街道上,心中有种怪异的感觉,仿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

    “是我太多疑了吗?明明我才是暗中的那个人……”

    停住脚步,他抬头看了一眼天幕中的苍白巨影,隐隐感到有大事将要发生。

    不过无论是多大的事都与他没有关系,自从父亲死后,他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

    “雷蒙德。”

    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了自己的名字,雷蒙德转过身来,看见尤金正站在道路旁的小巷里。

    头发花白的刀疤绅士尤金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一些。

    对于父亲生前的同僚,雷蒙德的心中隐藏着亲近的感情,他没有犹豫就走到尤金面前,问:“怎么了,尤金叔叔?”

    “有人在跟踪你。”尤金低声说,眼神平静。

    他伸手揽过雷蒙德的肩膀,和他一起往小巷深处走去。

    “不要回头,也不要做出奇怪的举动。”尤金笑着说,“就像平常一样,相信我。”

    听见尤金的话,雷蒙德的肩膀绷得很紧,但由于这是他一贯的作风,倒也没有显得很奇怪。

    两人走进小巷深处,拐过了几道转弯的路口,像是散步似的慢步行走。

    一个黑衣男人跟在后面,转过巷口时,忽然停下了脚步。

    因为雷蒙德静静站在他面前,用冷酷的眼神望着他。

    黑衣男人微微攥紧拳头,另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握住袖管里的匕首,刚欲发作,忽然听见脑后有风声呼啸。

    还没来得及回头,他便看见一截刀锋从自己的喉头洞穿而出。

    刀被抽走,黑衣人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无力倒下,露出了站在他身后的尤金。

    “为什么直接杀了他?”雷蒙德看着黑衣人倒地,平静地问。

    “你不了解王都的地下世界。”尤金将短刀插进刀鞘,缓缓说,“他是封喉行会的赏金猎人,我们无法从他身上得到雇主的信息。”

    “封喉行会……”雷蒙德喃喃说。

    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跟踪自己,在他看来,自己的复仇计划甚至还没有开始。

    尤金俯下身来,在黑衣人身上摸索了一会儿,除了一个钱袋、一把匕首和一些药瓶以外没有发现任何东西。

    “走吧。”尤金将匕首插在黑衣人背后,将钱袋收好,然后站起身来,“边走边说。”

    雷蒙德看了一眼黑衣人的尸体,点点头,两人一同回到街道上。

    “你做了什么?”尤金的表情很温和,仿佛刚才没有杀人,只是踩死了一只蚂蚁。

    雷蒙德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在斗魔赛前后的所作所为告诉了尤金。

    尤金听了以后,沉默了一会儿,眯着眼说:“你做得不错,事情还算隐蔽,只是仍然留下了一些尾巴,足以让心思缜密的人发现异常。”

    雷蒙德疑惑地说:“哪里有破绽?”

    “战术。”尤金说,“你不应该为斗魔赛制订那样的战术,结合脱身项链的损坏,很容易怀疑到你的目的。”

    “真的有人能够凭借这么少的细节猜测出我的目的吗?”雷蒙德将信将疑地问。

    “你看见了,有人跟踪你。”尤金叹了口气,说,“会不会是阿尔瓦•斯图尔特雇佣了赏金猎人?”

    雷蒙德思索了一会儿,用不确定的语气说:“我认为阿尔瓦看上去不像是非常聪明的角色。”

    “如果他是装傻呢?按照你的说法,他其实是一个魔法天才,那么如果他同时还有着敏锐的洞察力,岂不是更可怕?”尤金提醒说。

    雷蒙德点了点头,反省说:“我很惭愧……我确实把事情考虑得太简单了。”

    “你原本打算去哪里?”

    雷蒙德一怔,想起来自己本来的目的,他说:“我要去监视一个名叫李维斯•戴维的学士,我从食人魔手下的口中得知,父亲出事的那晚,李维斯也在场……他是被忽略的第三个人。”

    尤金露出了严肃的表情,他没有作出评价,而是认真思考着什么。

    雷蒙德继续说:“李维斯是一个实力低微的魔法学徒,他没有开辟魔宫,连照明术都无法施放。根据我之前的暗中观察,他和阿尔瓦•斯图尔特以及西泽尔•加西亚二人十分亲近。”

    “我调查过王都治安团的记录,就连他们都没发现在场的幸存者还有第三人。”尤金点了点头,说,“你的发现十分重要,确实有必要观察这个人,我和你一起去吧。”

    有了尤金在身旁,雷蒙德针对李维斯的复仇计划有了更大的把握。

    “如果找到机会,要将他抓起来吗?”他试探着问。

    尤金的答案是否定的。

    “记住,这里是斯洛姆,没有任何人可以被轻视,包括李维斯•戴维。”尤金眯起眼睛,谨慎地说,“既然我们在暗处,就要使用更加稳妥的办法。”

    他就像一个发现猎物的老猎人,正在撒出一张阴暗而致命的网。

    斯洛姆仿佛成为了永夜之城,在昏暗中度过了平静又特殊的一天。

    一架马车停靠在剧院大街的维金斯剧院门口,李维斯拉开车门,跳下马车,然后向车内伸出手。

    穿上了自己最漂亮的裙子的艾娜•库柏握住李维斯的手,提着裙子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你今晚很漂亮,艾娜小姐。”

    李维斯松开手,微笑着说。出于礼仪,他微微伸出胳膊,艾娜则红着脸将手腕搭在他的小臂上,两人联袂踏上剧院大门的红地毯。

    不同于王家剧院和光辉大剧院,维金斯剧院没有悠久的历史,是近年来在剧院大街脱颖而出的新锐剧场,它的招牌演员是在小贵族和平民间极为受欢迎的柏莎•温斯顿,以及剧院老板维金斯。

    头一次和李维斯一同看戏,艾娜的心情十分雀跃,刚刚找到位置坐下来,她就小声问李维斯:“影王后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李维斯很有耐心地回答说:“历史上对这位王后的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说没有她就不会有万王之王,也有人说她是一位毒后,因为嫉妒而让双手沾满了鲜血。”

    说这句话的时候,李维斯很小心提防着耳边,他怀疑藏在肩上的泰瑞拉会不计代价冲着自己来一记震荡声波。

    令他欣慰的是泰瑞拉没有任何反应。

    “影王后为什么要嫉妒?”天真单纯的艾娜小姐再次提出致命问题。

    李维斯挑了挑眉毛,简单直白地说:“因为萨拉丁有很多老婆。”

    艾娜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总算是放过了李维斯,没有继续发问。

    今晚他来到剧院看戏并非是为了贪图享乐,而是认为这样做很有意思。试想,舞台上站着泰瑞拉•克利奥帕特拉,舞台下坐着真正的影王后,这是什么名场面?

    收起恶作剧和玩笑的心态,李维斯真正想达到的目的是通过泰瑞拉的反应来推测一些史实,这也是为了今后要替她做的那件事情作准备。

    在他思考之间,剧院内的灯光熄灭了,而设置在舞台上的昂贵炼金灯罩亮成了一片,在乐队演奏的舒缓乐曲氛围下,观众们很快安静了下来。

    暗红色的帷幕缓缓拉开,满头乌黑长发的柏莎•温斯顿独自站在舞台中央,手握一根纤细权杖,身穿女王的黑色华服,头戴血色宝石王冠,神情庄重冷艳……舞台下的人们开始为这种压抑的美丽而感到窒息。

    李维斯习惯性地用手托腮,安静地注视着舞台。他知道现在是演泰瑞拉执政影之国时的故事,从阴冷风格的服饰上就能看出来。

    至于那只三尖王冠则纯属无稽之谈,萨拉丁封王之前,王冠的种类多到数不清,影之国王的王冠是一只沉重奢华的金冕,正中间有一颗棱形红宝石。

    剧院中回荡着哀伤的音乐,柏莎•温斯顿饰演的泰瑞拉在一只道具王座上哀伤地吟唱着寂寞的心声,歌声很动听,甚至还别出心裁地融入了夏美尔风格的曲调来增强地域感,但李维斯打死也不相信泰瑞拉在做女王时会唱这种哀怨的小调。

    忽然间,音乐变得沉重起来,灯光则变得明亮,一支浑身沾满鲜血的骑士队伍走上舞台,气势十分颓废,显然刚刚打了败仗。骑士中间有一位金发碧眼的英俊男人,身上洋溢着年轻动人的魅力。

    李维斯猜测这位帅哥就是萨拉丁,而饰演萨拉丁的则是剧院老板兼头牌,维金斯•贝尔。

    萨拉丁半跪在泰瑞拉的王座面前,大胆地看着这位女王,用低沉的嗓音唱着悲壮的歌曲,歌词大意是自己历经磨难、死里逃生才来到厄泽,希望得到影之国的帮助,请求女王与他结成联盟。

    观众台上,艾娜坐在李维斯左侧的座位,而他感到右侧的衣领里钻出了一个小人,坐在他的肩膀上。

    看来泰瑞拉终于提起一点儿兴趣了。

    布景台很快换成了一片密林,应该是指厄泽大峡谷后方的幽秘之森,“泰瑞拉”和“萨拉丁”在密林间流连忘返,起初两人隔着较远的距离歌唱,相互倾诉心声,歌声此起彼伏;渐渐的,柔和的音乐变得热情起来,一男一女也缓缓走向彼此,相拥在一起,脚步轻快地旋转、跳起舞来。

    “他们在演什么?”

    泰瑞拉的声音传进李维斯的耳朵里。

    李维斯瞥了一眼艾娜,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热恋的戏码,没有注意李维斯的目光。

    “在演你和萨拉丁刚认识的时候。”他压低声音说。

    泰瑞拉有屏蔽自己声音的本事,李维斯可没有,只能小心翼翼地说话。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个男演员虽然长得不怎么像萨拉丁,但是比萨拉丁英俊,是我喜欢的类型。”

    李维斯扯了扯嘴角,这可不是他旁敲侧击想打听的内容。

    快乐的时光如此短暂,音乐骤然变得激昂起来,布景板换成了暴风高地,萨拉丁拔出了腰间的剑,泰瑞拉也换上了包裹住胸臀的半裸式铠甲,这是影之国甲胄的特色。

    李维斯知道反派差不多要出场了。

    阴森恐怖的乐曲声插入进演奏之中,一个身材高大、铠甲沉重的战士拿着大剑登场,他的头顶戴着一只像王冠又像骨头的头盔……为了饰演这个角色,演员还戴着绣着白骨的手套。

    曾将萨拉丁打得四处逃窜的人可不多,这位白骨帝国的骷髅皇帝就是其中之一。

    萨拉丁和泰瑞拉的嘴里唱着令人热血沸腾的战歌,他们与骷髅皇帝分别带着几名演员冲向对方,用舞蹈的方式演绎了一场血战,最终骷髅皇帝在二人合力进攻之下不甘倒地。

    泰瑞拉丢掉了头顶的王冠,扑到萨拉丁的怀中,萨拉丁抱着她旋转起来,背景板随之变成了影之国宫殿,这一幕象征着泰瑞拉舍弃了女王的身份,成为萨拉丁的王后。

    “是奥古斯都吗?跳了一圈舞然后摔倒的那个人。”真正的泰瑞拉又发问了。

    “嗯,是骷髅王。”李维斯放低声音回答。奥古斯都是骷髅皇帝的名字。

    “我们从未真正打倒过他。”泰瑞拉的语气里有一丝调侃的意味。

    关于这个话题,李维斯稍微有点兴趣,可惜顾及到身边的人,他没办法与泰瑞拉展开谈论,只能继续看下去。

    随着背景不断更换,乐声跌宕起伏,后面的剧情略显平淡,时间线也飞快地拨到了万王之王登基的场景。

    就当观众们以为影王后要与萨拉丁过上幸福的生活之时,一位穿着雪白长裙的女人来到舞台中央,与柏莎饰演的泰瑞拉相比,她的面容清秀,多了几分纯洁的美丽。

    当她唱着圣洁的神曲之时,就连李维斯都不得不赞叹这个女人的嗓音确实出众,而她提着裙子一转身,舞台上的士兵们都凝固了身姿,灰白色的光照射在他们头顶上,象征着众人化为石雕。

    王座上的萨拉丁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前,唱起一支充满惊叹意味的赞曲,而白裙女人时而用忧郁的歌声回应,时而又腼腆地表达着爱意。

    这一段故事很有名,萨拉丁的第二名王后,也就是被称为大陆第一美人的白王后——梅薇思,她拥有着令爱慕者化作洁白石雕的美貌,以及天籁般的歌声,令晚年的萨拉丁为之神魂颠倒。

    正当舞台上的二人用舞姿纠缠到一起的时候,李维斯的耳边传来泰瑞拉的冷笑声:“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

    李维斯沉默了一会儿,说:“只是看戏而已。”

    泰瑞拉没再说话,李维斯感到她又钻进衣服里去了。

    有了这个小插曲,接下来的表演令李维斯有些意兴阑珊:舞台上的萨拉丁很快就将梅薇思册封为王后,令她与影王后齐名,可是残忍的泰瑞拉用毒药害死了这位绝代美女,萨拉丁抱着她的尸体愤然离去,不再与影王后有任何交谈。

    哀伤低沉又充满史诗感的交响乐中,影王后孤零零地坐在王座之上,神情冷酷,轻声吟唱着:

    “厄泽的酒如血一般

    影之国的夜色就像轻纱

    舍弃永驻的青春吧——

    使我的身体消融于阴影

    使我的灵魂埋在幽秘的树根

    使我的国隐入无尽的虚无

    不欢迎任何的访者

    你听见了吗

    不属于任何人的王后

    我是独一无二的女王

    你听见了吗

    时间啊

    你什么也改变不了。”

    在渐渐消失的乐声中,她孤高的身影隐没在合拢的帷幕之后。

    全剧终。

    (“人们常说,如果没有影王后的全力支持,萨拉丁的头颅早就被骷髅王的重剑砍下了。”  ——《大陆通史•元前年》)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259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