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二十二章 失控
    将紫色的变声水晶交给妮菲塔莉,又交代了几件琐事之后,李维斯披上斗篷走出了院子,怀着复杂的心情向贝克街二十二号的方向走去。

    “在担心那个叫做艾娜的小姑娘吗?”

    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泰瑞拉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了李维斯的衣领上。

    李维斯沉默了一会儿,说:“仔细想想也不是坏事,我本就不想把艾娜•库柏牵扯到计划里来。”

    “真是矛盾,这可不像你。”泰瑞拉嗤笑了一声,“妮菲塔莉应该是你的秘密,被那个女孩看见不要紧吗?”

    李维斯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向前走去。

    “没关系,她不会察觉太多。”李维斯的语气有一丝漠然。

    泰瑞拉低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李维斯冷冷说。

    “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泰瑞拉的语气十分轻蔑,“明明对艾娜•库柏心怀歉意,却对妮菲塔莉没有一丝怜悯,你的心中究竟藏着怎样的价值观?”

    她顿了顿,说:“还是说……你没有心?”

    李维斯没有回答,他略微加快了脚步,似乎没有交谈的欲望。

    没有心……

    “你有心吗?”

    尼尼微空洞的眼睛浮现在李维斯的面前。

    没有心又怎样?

    李维斯微微皱起眉头,但很快眉心又舒展开来,他的脸上再没有任何表情。

    如果怀有过多的怜悯与善良,怎么能够做到要做的事情?

    “要做一个……温柔、善良的人。”

    令人畏惧的火光中传来母亲的声音。

    李维斯的手指动了动,似乎有些挣扎。

    “艾娜•库柏应该过着正常的日子,她的生活不应该被我改变。”李维斯忽然说,“但妮菲塔莉不同,她的命运是由我改变,因为我出手帮了她,她才能——”

    他忽然闭上嘴,因为他看见前方的路中间掉落了一件白色的外套。

    李维斯快步走上前去,他一眼认出这是刚才艾娜穿在身上的外套。

    “是吗?”泰瑞拉的声音迟迟传来,“你会怎么选呢?”

    李维斯咬着牙将外套捡起来,忽然有一张纸条从衣服口袋里掉落在地上。

    他将外套放在一边,捡起那张纸,上面用潦草的炭笔字迹写着:

    想要救这个女人就立刻来城西郊外的第一个岔路口,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她就会死;如果不立刻前来,她依然会死。

    落款是:

    ——别耍花样,她还是会死

    将纸条放下,李维斯的耳中回响着泰瑞拉的问题。

    要怎么选?

    李维斯猛地将纸条捏紧。

    尤金蹲在不远处的阴影里,如同鹰隼一般的眼睛安静地注视着李维斯,手里握着一只烟火发信器。

    “希望这不是一个薄情的对手。”

    他低声说。

    雷蒙德•布朗扛着昏迷不醒的艾娜,缓缓走在郊外的小路上。

    大概走了二十分钟,他看见了一条岔路,一条通向西北方,一条通向南方,按照尤金的指示,雷蒙德果断向着南方的路前行。

    又过了大约三十分钟,他来到一片小树林前,这时肩上的女孩有了苏醒的迹象,但雷蒙德并不在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简笔画,上面清楚地标记了每一处陷阱的位置和避开的路线。

    密林中的树枝上压满了积雪,林中没有鸟叫声,婆娑的树影间一片漆黑,仿佛有最为阴暗的秘密埋藏其中,凝成如有实质的杀意。

    吟唱了一个照明术,雷蒙德小心翼翼地跟随简笔画的指示前进着。

    踏过泥土与积雪,经过复杂的行进路线之后,他终于抵达了一小片空地,空地中间有一个小木桩,桩上放着一圈绳子。

    一路行来,哪怕有着图纸提醒,雷蒙德都没有发现任何陷阱的痕迹,不得不感叹尤金的老辣手法……如此一来,只要李维斯不是圣者级别的强者,恐怕很难不着道吧?

    “我心里只希望他不是懦夫……”

    雷蒙德将艾娜放在木桩前,用绳子将她的手脚捆好,使她连挪动身体都做不到。

    拉紧绳子时,艾娜忽然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她用恐惧的眼神看向雷蒙德,惊声尖叫起来。

    雷蒙德并没有阻止她呼救,只是静静站在她面前,一言不发地等待着。

    喊了一段时间后,艾娜似乎累了,她不再挣扎,只是喘着气,眼角流下晶莹的泪水。

    “如果可以,我不想杀你。”等到她安静下来,雷蒙德平静地说,“我和你没有仇恨,如果要埋怨,你就去埋怨李维斯•戴维吧。”

    艾娜看着雷蒙德,用力呼吸着,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雷蒙德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说,“等到李维斯来到这里,你和我就都会知道答案了。”

    艾娜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也没再流眼泪,她鼓起勇气说:“李维斯先生是好人。”

    看着艾娜恐惧中又带着倔强的眼神,雷蒙德感到胸口忽然升起一股无名火,他用冷酷的声音说:“李维斯•戴维是你的男人吧?你应该看见了,他还有一个情人。”

    艾娜闭上嘴巴,一句话也不说。

    没有得到期待中的反应,雷蒙德忍不住讥诮说:“你可能不知道,在剧院后门时他还与柏莎•温斯顿拥吻了一阵,明明他是和你一起去剧院,不是吗?”

    艾娜的瞳孔颤抖了一下,嘴唇也有些发青,她仍然没有说话。

    “既然你选择沉默,那就保持到底吧。”

    雷蒙德一只手掏出一块布,另一只手掰开艾娜的嘴巴,将布揉成团塞入她的口中。

    “我已经把你的位置告诉了李维斯,你最好祈祷他会来救你。”雷蒙德站起身来,瞥了一眼艾娜,然后对照简笔画走到一个安全的隐蔽点,这是尤金的指示。

    雷蒙德用手扒开积雪,这棵大树的树根下埋着几根绳子,这是部分陷阱的触发机关,方便他手动开启。

    艾娜躺在树桩前,脑中不断回响着雷蒙德的话,眼前掠过李维斯的音容笑貌,却又时不时想起他拥吻着其他女人的画面。

    他抱着那个女人,两人吻得那样动情;他笑着看向自己,礼貌地说着“艾娜小姐”;他每天都睡过头,慌慌张张地跑去学士府;他常常微笑着给自己讲故事,还撒谎说自己就是童话里的王子;他说,虚无就是没有意义的事物。

    我知道死也是虚无的一种,我并不害怕虚无。

    “不要来,李维斯先生。”

    就连自己都不知是否出自真心,艾娜在心中默默地喊着。

    不要来……

    八年前,当他初次来到贝克街二十二号时,模样还是稚气未脱的少年,他的眼中带着挥之不去的阴霾,脸上却堆着温柔的笑容。

    那天的他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向父亲伸出手掌,手心里只有两枚脏兮兮的银币,他说那是他全部的钱。

    十一岁的她只敢探出脑袋,躲在父亲身后看着他。

    他很瘦,看上去就像很久没吃过饭似的,他的手指满是伤痕,指缝间沾满了泥土。

    于是父亲说留下来吧。

    于是这八年的时间里,房租一直都是两枚银币。

    海耶斯庄园,一间简陋的木屋里。

    西泽尔•加西亚躺在床上,经历了一整天的训练,他全身酸痛,一倒在床上就立刻陷入了沉睡。

    他的枕边放着一只空酒瓶,瓶子里趴着一只纹丝不动的金色甲虫,似乎在与他一同熟睡。

    忽然,金色甲虫的翅膀振动起来,它的腹部如同烧红的铁,发出刺眼的光。

    甲虫撞在玻璃瓶的内壁上,发出轻微的声响。

    西泽尔睁开眼,立刻从床上坐起来,拿起了玻璃瓶。

    意识到甲虫试图逃出瓶子后,他穿上衣服,抓起铁剑,然后飞快地将瓶盖打开。

    发光的金甲虫振翅飞出,西泽尔紧跟着它跑出了房间。

    “我对你的决定没有任何意见,因为这不关我的事。”

    泰瑞拉的声音从李维斯的衣领里传来。

    “但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是冷静的你,绝不会做出这个选择。”

    没有回答泰瑞拉,李维斯已经来到了西城墙脚下,他的手放在口袋里,指尖还捏着引虫破碎不堪的尸体。

    凛冽的寒风中,他抬起头望向一旁的沧澜河,河面上结着不知薄厚的冰层。

    夜晚的斯洛姆会关闭城门,因此,想要走出城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这条霜冻的沧澜河面上走过去。

    “我提前留下了手段,泰瑞拉。”李维斯望着河面,眯起眼睛说,“所以救艾娜是非常冷静的选择。”

    “你指的是西泽尔•加西亚和他的引虫?”泰瑞拉冷冷说,“正如你之前所说,你根本不知道暗中的敌人是柯兰还是其他人,如果对手是戈勒皇子,西泽尔能帮你脱困吗?我见过他,他的实力还差得远。”

    她顿了顿,说:“而且那是你为自己遇险时留下的非常手段,就连你自己都没有多大把握吧?”

    “我知道,你只是担心我死了以后没人替你做那件事。”李维斯平静地说,“所以你也不用装作事不关己的样子,有时间讲废话,不如告诉我你有多少真实的力量。”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嗤笑说:“相信我,你不想知道这个答案。”

    李维斯深深吸了一口气,伸出脚踩在冰面上,发出轻微的吱呀声。

    他小心翼翼地维持身体平衡,双脚踏着冰层,缓缓向着城外走去。

    “可以确定的事情是,敌人对我的动向很有把握,提出的条件也很特殊,所以暗中一定有一个注视着我的家伙,而我不能揪出他,否则那人多半有办法立刻放出信号,艾娜就会死。”

    “我还可以确定,城西郊区的第一个岔路口不是最终的目的地,等我抵达以后,应该会收到下一步的指示。”

    “留给我的纸条是用炭笔临时写的,所以敌人的计划不算蓄谋已久,但很有可能已经跟踪我一段时间。”

    “敌人对我的实力没有把握,或者说是没有把握悄无声息地杀死我,但也有可能要问我一些问题……因此才要引我出城。”

    李维斯一边低声说着一边穿过了城墙下的河洞,他从冰面爬到岸上,来到斯洛姆城外,然后头也不回地沿着小路向西走去。

    “就算你能推测出这些,对于救人也没有实质性的帮助。”泰瑞拉的声音有些疲惫。

    “我还能推断出更多的事。”李维斯说,“只要再给我一点时间,再给我一些线索……”

    “你想清楚了吗,李维斯•汉谟拉比?”

    泰瑞拉忽然叫出了他的真名。

    “你可能会死,而你庞大的计划甚至还没有开始,你舍得为了一个邻居女孩去死吗?”

    李维斯继续向前走着。

    “不舍得。”他低声说,“所以不要死就好了。”

    他在心中默默计算着从南边郊区的海耶斯庄园来到此处需要多少时间,以此推断自己需要拖延多长时间。

    二十分钟后,他看见了一条岔路。

    停下脚步后,李维斯没有白费力气去寻找跟踪自己的人,而是静静站在原地,等待敌人给出下一个地址。

    “我只能对你说,我没有多少力量。”

    泰瑞拉的声音缓缓传来。

    “寒霜之王残留的躯体只能够制造一些威压和幻觉,而这些技俩欺骗不了太强的敌人。”

    李维斯点点头,嘴唇细微地发声:“敌人未必是强者,我会把你的力量考虑在内。”

    泰瑞拉轻哼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忽然,李维斯听见身后的天空隐约传来闷雷声。

    他转过身来向斯洛姆城的方向看去,天空中,那座倒悬宫殿外的深蓝星海有了消褪的迹象,蓝色的虚无边缘就像退潮的海水,向着宫殿内缓缓缩去。

    “这是……”

    他盯着姬陵,喃喃自语。

    泰瑞拉从他的衣领里探出脑袋,望向王都上方,语气复杂地说:“他们没办法打开姬陵,而是要用蛋壳作为‘渡海’的载体……现在是用仪式使虚空的阻隔变弱了吗?哪怕只能削弱一瞬间。”

    她说话的时候,深蓝色的虚无之海只剩下浅浅的一层,只能刚好包裹住整座姬陵。

    “等等,现在是虚无之海收缩的时刻……”李维斯似乎想到了什么,心里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那么……”

    “没错。”

    泰瑞拉轻轻叹了一口气。

    “泰瑞拉,你等一下——”

    李维斯的话才刚刚说出口,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他的视野被无限而深邃的蓝色充填,他的身体如同失去了重力的束缚,体会不到站立的感觉。

    他看见无数星辰飞速放大,又在转瞬间被抛到身后,重新化为一个个渺小的光点——

    “发生什么了吗?”

    尤金匍匐在荒野上的枯草堆里,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天空中的深蓝星空。

    如同闷雷声的奇异旋律消失了,收缩到极致的虚空之潮又重新漫延开来,占据了整片斯洛姆的上空。这片深蓝星空像一层朦胧的轻纱一样,笼罩在倒悬宫殿的下方,将斯洛姆城和外界的漆黑夜色一并隔绝开来。

    “虽然不知道那片宫殿到底是什么,但我必须把这件事传达给侯爵大人啊。”尤金低声自语,伏下身来,将目光重新投向岔路口。

    “什么?”

    尤金的瞳孔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冷汗也从背后流了下来。

    李维斯•戴维消失了?

    我被发现了吗?

    他的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猎手,他很清楚当一位猎人失去了猎物的踪迹之后,就必须提防自己的身后。

    一柄匕首从他的袖管里无声的滑出,被他紧紧攥在手心。

    做好突袭的准备之后,他立刻翻过身体,手里匕首向着身后刺去,却没有刺中任何东西。

    在他的身后,除了白茫茫的原野和三两成簇的枯草,没有一个人影。

    “是我多虑了吗?”

    尤金用最小的动静扫视了一圈四周,没有任何发现。

    “他逃走了……看来,李维斯•戴维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那个女孩。”他低声自语,“那么只能将她的人头寄给他了。”

    金色的甲虫呼啸着向前飞去,它忽然停顿了一下,向着头顶的天空扑腾了几下翅膀,最终在噼里啪啦的电光闪烁中化为一片燃烧的光点。

    当西泽尔顺着它的光线赶来时,四周除了一片荒芜的雪原和一堆烧焦的灰烬之外,没能看见任何踪影。

    “李维斯……你去哪了?”

    他茫然失措地站在原地,紧握着手中的铁剑,内心深处涌现出浓浓的不安。

    (“他在十七岁时来到斯洛姆,萨拉丁在十七岁时离开村庄……何必为巧合而惊叹呢?命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  ——《大陆通史•黑暗王朝》)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259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