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二十七章 星图
    姬陵发生剧变之后,一道巨大的光柱成为了所有探索者的指向标,随着时间流逝,人与人相遇的概率变得越来越大,但没有人知道下一个路口出现的人会是战友还是对手。

    苍白色的空荡城市之中,一场场杀戮与纷争发生得越来越频繁,死去的人也越来越多。

    一道玫红色的身影游弋在光柱附近的迷宫之间,随手留下一道道圆环状的奥妙符号,这些符号隐藏于空气中,仿佛从未存在过。

    巨龙的身影在光柱中盘旋,时而传出尖锐而清亮的咆哮声,如山一般的阴影遮星蔽月,掠过苍白的街道上方。

    一条如同冰霜雕砌的街道上,凛冬圣女的冰雕安静地矗立在道路中央,她的表情深沉而凝重,凝固的双眉折成忧郁的角度,仿佛在为一场场寂静的杀戮感到悲恸。

    通向光柱的宽阔道路上,一位戈勒狂战士遭遇了三名奥德利克人。

    这场战斗不需要理由便开始了,悬殊的力量差距使狂战士的情况显得十分危急,他不仅仅需要对抗面前的王旗近卫军士兵,还要提防远处两名宫廷魔法师的偷袭。

    得益于精良的装备,狂战士只需要抬起绑在手臂上的圆盾就能抵御大部分魔法攻击,而他的长柄战斧则发挥着惊人的破坏力,将周围的白石板地面劈得一片狼藉。

    与他正面交锋的王旗近卫军士兵使用着较为传统的奥德利克剑:三十公分的手半剑柄、十字护手和九十公分的直型剑刃,头部尖锐、可劈可刺。

    一位宫廷魔法师飘浮在半空中,他快速吟唱咒语,手心电光闪烁,一条蓝色的电索从指尖射出,窜向狂战士的脚踝。

    感受到脚踝传来的酥麻和灼痛感,狂战士大吼了一声,挥动战斧劈向面前的近卫军剑士,却被剑士以后跳的姿态躲开,斧刃只劈开了一地碎石。

    眼见狂战士被光热电索缠住,剑士双手握住剑柄,身体前冲,借势将剑锋刺向狂战士的脖颈。

    狂战士来不及再举起战斧,干脆将长柄直接从地面上拔起,由下而上挥动,斧刃另一头的棱锤砸在剑士的胸口。

    因为贪攻而被击中,剑士的身体拋飞开来,摔倒在地面上,即便身上的甲胄被低等魔法[石肤术]强化,他的胸铠仍凹陷进去一大块,胸口火辣辣的疼。

    狂战士的一只脚无法移动,但是斧柄够长,他刚想将战斧劈在倒地的剑士身上,忽然看见施放电索的魔法师扔了一只火球过来,只能匆忙抬起手臂抵挡。

    火弹术炸开,狂战士感到圆盾前传来强烈的冲击力,使他的膝盖微微弯曲,险些被掀翻在地上。

    刚刚挺过这一波攻势,他忽然听见脑后传来疾风掠过空气的声音,凭借出色的经验,狂战士蹲下身体一个翻滚,却被电索拽住,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在他身后忽然现身的第二名宫廷魔法师似乎不满意自己的攻击落空,他把双手平举在胸口,三只旋风凝聚而成的尖锥[呼啸小刀]瞬间成型,同时射向狂战士的身体。

    匆忙举起圆盾的狂战士只挡住了两柄风刃,大腿上的皮甲却被划破,鲜血溢出。

    几乎在同一时间,来自另一位魔法师的一枚大火弹也落在了他身上,爆发出耀眼的火光。

    狂战士的长柄战斧被爆炸的冲击卷到一旁,他魁梧的躯体则被无情掀飞,在火焰的烧灼下摔向更远的地面,眼看是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创伤。

    近卫军剑士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他一边冲向狂战士,一边转动手半剑,接近敌人后立刻腾空跃起,将剑尖钉向躺在地上的狂战士——

    一只黑色的短柄战锤旋转着飞来,它沉重的锤体就像炮弹一样砸在半空中的剑士身上,发出恐怖的撞击声。

    王旗近卫军的精制白色铠甲立刻化成了飞射的碎片,散落在街道上,而剑士的身躯则扭曲成诡异的角度,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折断,像一块破布似的飘在半空中,狠狠摔落在地面,尸体在余势之下滚出很远。

    那柄杀人不见血的战锤则陷在墙壁上,一半以上的锤体埋进墙体,将墙面砸出一圈凹陷的裂纹。

    “还有戈勒人!”

    使用闪电系、火焰系魔法的热族魔法师飞向街道一旁,于此同时吟唱起防御法术[伊卡洛斯的迷你天使]。他的双手在周身划动,凝聚出一面光彩夺目的白色小盾,一位长着翅膀的光元素小天使举着这只迷你盾牌,欢快地绕着他飞舞起来。

    另一位冷族宫廷魔法师也警惕地吟唱魔咒,一面晶莹剔透的水晶盾牌浮现在他身前。

    “不要大意。”他冷冷说。

    两名宫廷魔法师不约而同使用了高等防御魔法,显然飞锤的破坏力令他们心生忌惮。

    一位体型庞大、好似一只圆球般的戈勒人走到街道上,他从墙面拔起战锤,然后瞥了两眼分别位于身体两侧的宫廷魔法师。

    他头戴牛角战盔,棕色的鬓须遮住了半张脸,身上的皮甲仿佛快要被撑爆了一样,裸露的双臂肌肉虬结,两只手中各提一柄沉重的战锤。

    “木罗姆大人!”

    全身皮肤都快被烧焦的狂战士艰难地爬起身来,他的圆盾只剩下半面,鲜血从战盔里流淌到下巴上,模样十分凄惨。

    但他依然活着,狂战士就是因此才能够威慑整座大陆——他们悍不畏死,皮糙肉厚,即使身受重伤也保持着狂热的战意,即使是凶狠的野蛮人也畏惧着他们手中更为野蛮的战斧。

    被称为木罗姆的高大戈勒人咧嘴笑了笑,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拔腿便冲向热族宫廷魔法师,庞大的身体中爆发出惊人的速度。

    狂战士也拔出腰间备用的短斧,冲向另一边的宫廷魔法师。

    迎接木罗姆的是一道灼热之栅,但木罗姆挥动战锤掀起的狂风轻易撕开了火墙,当他来到魔法师身前时,这位宫廷法师刚刚吟唱完一条高等魔法。

    [丝莱雅•巴恩斯的火凤凰]!

    嘹亮的清鸣声响彻街道上空,一只全身燃烧着烈焰、翼展足有十公尺长的巨大火鸟俯冲向木罗姆,飞行所过之处的空气都在高温下变得扭曲。

    木罗姆狂吼一声,双锤在身前撞击到一起,发出沉闷如雷鸣的声响。火凤凰的身体撞在锤头上,惊人的热量和光芒爆发开来,足足持续了两秒才缓缓消散。

    木罗姆的双锤被火焰烧得通红,双臂的铁鳞护腕也破损不堪,但他丝毫不在乎滚烫的锤柄灼伤手心,挥动了一下冒着点点火星的双锤,猛地砸向身前的魔法师。

    举着光盾的小天使飞上前来,战锤砸在小盾牌上,激起刺目的光芒。

    木罗姆接连挥动战锤,锤头卷起暴风,以迅猛且狂暴的姿态轰击在光盾上,仅仅砸了三次就让这条高等防御魔法濒临破散。

    操纵漂浮术飞快倒退的宫廷魔法师冷静地吟唱着下一条魔法[漩涡之蛇],他的双手交错于胸前,十指微微张开,两团刺眼的白色电光绽放开来,化为一条又一条银色电蛇,它们以施法者为中心,以极快的速度环游于空气中,霹雳声响不绝于耳。

    一锤将小天使和光盾砸成一片光点,木罗姆以惊人的威势前冲,将一条条扑面撞来的电蛇砸成电花碎絮,在两三秒内接近到魔法师身前,一锤砸下!

    魔法师的身躯如同镜面一般支离破碎,与此同时,街道另一头的空气忽然形成一面镜子,然后轰然碎裂,令他重新现身。

    [镜面脱身]。

    “所以我才讨厌奥德利克人!”

    木罗姆嗡声嗡气地骂了一句脏话,但手中动作丝毫不慢,他果断掷出一柄战锤,锤子以极高的速度旋转着飞向远处的宫廷魔法师。

    从镜面坠出的魔法师刚刚脱身就看见面前快速放大的锤子,他慌忙支起一面电光充盈的等身光罩,这个仓促间使出的中等防御魔法[闪电护罩]在锤击中狂闪了一阵,随后直接消散不见。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他看见又一只锤子接踵而至——

    这位魔导师心中的最后一个念头是:事先应该多准备一层反制魔法。

    鲜血与碎肉绽开,重锤将他的尸体砸得四分五裂,月白色的长袍上沾满了恶心的污渍。

    从始至终,另一种宫廷魔法师都没机会支援此处,他被打不死、甩不掉的狂战士纠缠着,好不容易才用一道[女王鼻息]将这名重伤的戈勒人冻成冰雕,却没想到刚抽出身来,就看见两手空空却如凶神恶煞一般的木罗姆。

    “你杀了卡特大人……”

    这位宫廷魔法师看着身为魔导师的战友被轻易击杀,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跑。虽然他离魔导师的位阶还差一条高等魔法,但作为主修暴风系的魔法师,全力逃走的速度是他最大的倚仗。

    光柱附近的另一处街道上,五名戈勒狂战士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四周,他们的死状极为凄惨,没有一具尸体的皮肤是正常的颜色,每个人的眼睛、耳朵、鼻孔和嘴巴都流出了绿色的血液,看上去十分瘆人。

    一位身穿棕色长袍的阴沉男人站在尸体中间,他背负着双手,悠闲地向着光柱的方向走去。

    姬陵南面的一条小巷里,四名戈勒狂战士正疯狂地进攻一位近卫军剑士,尽管人数占优,巷子里却已经留下了五具戈勒人的尸体,他们身上的皮肤焦黑、铠甲龟裂,像是遭受了重度烧伤。

    那名近卫军剑士挥动手半剑,一道火光在剑刃上掠起,火焰随着剑刃舞动,转瞬间烧穿了两名狂战士的喉咙。

    手腕翻转间,剑士耍了一个漂亮的剑花,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对手怎么能令我体会到乐趣呢?还是不够啊……”

    面对两柄明晃晃的利斧,他露出惋惜之色,优雅地捋了捋头发。

    “还差一点……我就能触摸到圣者位阶,还差一点……”

    一处形似歌剧院的巨型建筑内,李维斯坐在第一排长椅中间,神情平静地看着从阿切尔身上搜出的泛黄地图。

    阿切尔•布雷兹安静地躺在舞台中央,身上绑着沉重的石质锁链,嘴里塞着一团废纸。她看上去还没有从昏迷中醒来,几根凌乱的红发散落在脸颊上。

    一缕深蓝星光从歌剧院的弧顶天窗落下来,拇指尺寸的泰瑞拉正站在星光之中,仰着头凝望那片虚无。

    “你在等什么?”她问。

    李维斯凝视着地图,缓缓回答说:“我也不知道。”

    泰瑞拉皱眉看着李维斯,但终究还是没有催促他……虽然与他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她还是决定信任自己亲自选择的人。

    “你知道姬陵中存在哪些有价值的东西吗,泰瑞拉?”

    李维斯忽然问。

    泰瑞拉摇摇头,说:“在我的意识被封印之前,姬陵还没有建成。”

    “那么龙心呢?”

    “为了报复我,萨拉丁将龙心置于我的体内,这件事情我很清楚。”泰瑞拉幽幽说,“但他在姬陵里存放的其它东西,我就不知道了。”

    “他告诉你,你的心脏也在姬陵深处?”

    “没错。”

    李维斯摸了摸鼻子,说:“现在我需要确认的事情是,你的心脏有什么特殊的价值吗?我指的是对其他人。”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说:“应该没有价值,但我不确定……无论如何,姬陵中最珍贵的宝藏肯定是龙心。”

    李维斯点了点头,说:“如果是这样,我们不需要匆忙深入姬陵,因为我们没必要参与或是被卷入关于龙心的争夺。”

    泰瑞拉沉思片刻,颔首说:“似乎是这样。”

    李维斯拿起地图凑近鼻子,用力嗅了嗅,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指尖腾起一截火焰。

    “龙涎丝画布,再加上永恒颜料,这幅地图很有可能出自萨拉丁之手。”李维斯用火焰一寸一寸烧过整张地图,如他所言,火焰无法损毁任何地方。

    过了一会儿,他将地图举起,对着泰瑞拉摊开:“果然,有一个地方被火焰灼烧后发生了变化。”

    泰瑞拉飞到地图之前,发现靠近地图中央的部分,有一个指甲盖大小的建筑图案上浮现出四尖王冠的浅印。

    这是萨拉丁的私印。

    “我认为,萨拉丁用私印标识出的位置,很有可能就是你的身体所在之处。”李维斯淡淡说,“或者说是龙心的所在之处。”

    泰瑞拉盯着四尖王冠所在的位置,轻声念出了这块区域所标注的名字:“[暗临歌剧院]……这个地方在哪里?”

    李维斯平静地看着泰瑞拉,说:“就在这里。”

    泰瑞拉一怔,她的冰蓝色双翼轻轻舞动,旋转身体认真打量了一圈四周。

    周围只有苍白色的墙体,阶梯式的长椅一直铺向入口处,舞台是一大面光秃秃的石板,没有任何特殊之处。

    “你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才会来这里?”她问。

    “只是猜测。”李维斯回答说。

    “我没有感受到我的身体,也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泰瑞拉摇摇头,“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建筑,在整座姬陵中随处可见。”

    “我完全赞同你的观点。”李维斯摊了摊手,他平静地说,“先不论我的推测是否正确,仔细看过这幅地图之后,我发现许多有意思的细节。”

    他伸出手指,指向地图的东北处,说:“最开始的时候,我注意到这一处建筑的名字叫做[沧澜大教堂]……联想到位于大陆东部的沧澜河,我试图寻找一些其它线索。”

    他的指尖向下挪动,摁在地图西南角的一处建筑上。

    “然后我在这里发现了[血钻宝石铺]。”

    泰瑞拉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低声说:“你的意思是……”

    “我最初的猜测有些错误,但猜测方向没错。”李维斯说,“位于大陆东部的沧澜河在地图的东北角,但千年以前这条大河并不叫做沧澜……所以地理名称不是答案,答案在天上。”

    李维斯将食指指向头顶,嘴角微微翘起:“历经千年时光,星空的位置也发生了变换——不知何时起,沧澜星从夜空的东北移动到了正东方,因此那条从极东起源的长河才被命名为沧澜河。”

    他顿了顿,说:“想到这里,如果将现今的整幅星图略作调整,就能理解这些建筑的命名意义。西方的血钻星在萨拉丁的时代位于大陆西南的枯萎荒原上空,然后是北极星、苍南星和黑曜星……而暗临星如今位于厄泽大峡谷北部,千年以前应该正处于影之国的头顶吧?”

    泰瑞拉一言不发地看着李维斯,他的神情在沉思与陈述间不断变幻,像一个乐在其中的解谜者,又像是一位博古通今的学者,这一幕令她忍不住想起千年以前的许多夜里,那个被称作万王之王的男人也曾是如此青涩的面容,他热衷于探索星空的秘密,甚至胜过于他对女人的喜爱。

    “泰瑞拉?”

    “什么?”她回过神来。

    李维斯皱眉说:“你在想什么?现在可不是神游的时候。”

    泰瑞拉沉默了一会儿,说:“虽然你的推理很缜密,但事实上这座歌剧院里空空如也。”

    “现在下结论还有些早。”李维斯摇摇头,说,“而且你也说过,萨拉丁喜欢解谜……掌控者大殿在这张地图上的标识是[虚无高塔],对应着虚无星和千年前的乱石之界,传闻萨拉丁曾在那一带建造过城堡,这说得通。”

    “乱石之界吗……一群傀儡的居所。”泰瑞拉若有所思地说。

    李维斯眯起眼睛,说:“我现在还有一些想不通的地方,比如说地图中心的空白处,也就是现在我们所看见的巨大光柱,你知道它在星图中属于哪一颗星辰吗?”

    “我可不是占星师。”泰瑞拉思考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说,“是天秤星?”

    “天秤星?”李维斯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他有些不解地说,“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从没听说过这颗星辰。”

    “是吗?天秤星是大陆中部最高处的一颗星辰。”泰瑞拉很没气度地翻了个白眼,“在厄泽,这是小孩子都能辨认的明亮星星。”

    李维斯没好气地笑了笑,说:“如果你在斯洛姆认真地凝望过星空,就会发现大陆中部的夜空中没有哪怕一颗星星。”

    “怎么可能?”泰瑞拉疑惑地皱起眉,“难道是因为穹顶殿……”

    李维斯的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敲动,他缓缓推测说:“也许这一颗星提供的线索并不对应着大陆上的位置?不进入光柱中亲眼看看,我实在没有把握。”

    “那么你在此处逗留是为了让其他人先进入光柱?”泰瑞拉问。

    “嗯,确实有这方面的考虑,越是往中心处靠近就越容易遇到敌人。”李维斯点点头,说,“但我现在并不打算前往光柱,我改变主意了。”

    他抬起头,看着泰瑞拉的眼睛,平静地问:“如果萨拉丁是一个报复心极重的人,你觉得……他会把你的身体和心脏分别放在什么地方?”

    泰瑞拉眯起眼睛,说:“什么意思?”

    李维斯先是叹了口气,然后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我换一个问题,白王后的故乡来自哪里?”

    虚无之塔,掌控者大殿。

    全身沾满鲜血的希尔•曼文林穿着破碎的甲胄,步履艰难地攀爬到这座大殿的入口处。她刚刚踏进一步便摔倒在地上,发出痛哼声。

    她喘息了一会儿,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缓慢地走到石板地图前,伸出手抓起一块碎石,陷入了沉默。

    她原本以为宫廷魔法师阿西娜会在这里等候,但看上去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

    看了一眼被人丢在一旁的长柄锤子,希尔坐了下来,她吃力地脱下盔甲和衣衫,露出雪白的胸口和光洁的后背,即便身上满是伤痕和血迹,她仍散发着冷冽而沉默的魅力。

    “必须找到阿西娜。”希尔轻声说。

    银发披落在赤裸的背后,她撕下一截披风缠绕在胸前的狰狞伤口上,然后抬眼望向远处的光柱,再次陷入沉默。

    (“斯洛姆城中常驻三支军队,其中最为精锐一支的当属[王旗近卫军],其次是负责治安的[王都治安团]与驻守城墙的[城卫军]。”  ——《大陆通史•中古纪元》)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629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