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玄幻小说 > 奈文魔尔 > 第一卷 影之谜 第二十八章 织网者
    当阿切尔•布雷兹睁开眼睛,面前只有一个全身罩在漆黑斗篷之下的神秘人。

    奈文魔尔!

    她倏的一个激灵,下意识想要站起来吟唱咒语,却发现全身动弹不得,嘴里也塞着异物。

    奈文魔尔的轻笑声传来。

    “又见面了,火蔷薇小姐。”

    李维斯微笑着说。

    阿切尔的心脏猛烈跳动起来,她无法做出肢体动作,双手和双腿都被岩石锁链紧紧束缚着,但紧紧攥住的拳头还是暴露了她的紧张情绪。

    “精神力的问题解决了吗?”李维斯像是在闲聊似的,双手合十放在膝盖上,“如果留有短板,你永远无法成为魔导师。”

    他顿了顿,低声说:“我猜,你很难学会第二条高等魔法,对吧?”

    阿切尔仿佛感到呼吸阻塞了一瞬,但这一次奈文魔尔没有施放真空匣子。她很不甘心地承认奈文魔尔猜得没错,成功学习[丝莱雅•巴恩斯的迷你火线]之后,她无法学会更多的高等魔法,但她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

    但奈文魔尔像是知晓了一切,这种被人牢牢掌握在手心的感觉可不好受。

    如奈文魔尔所说,成为魔导师的标准是必须掌握三条高等魔法……没错,如果不能解决自身精神力的短板,她很难再进一步。

    李维斯对阿切尔的反应并不意外,作为“理论领域的圣者”,他对自己的判断很有自信。

    “来到姬陵的每一个人都要面临已知的敌人和未知的危险,身位布雷兹大公的女儿,你为什么要改换容貌潜入姬陵?”他淡淡说,“你的目的是泰瑞拉之心,还是说……是另一件圣物?”

    即使是一瞬间,阿切尔的眼里仍是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而这一抹疑惑被李维斯捕捉到了——人的疑惑分为很多种,其中包括对于新事物的疑惑,或是对情报外泄的疑惑,阿切尔显然属于前者。

    关于所谓的“另一件圣物”纯粹是李维斯信口胡言,但通过这个小技俩和阿切尔的反应,他可以大致推断:阿切尔只知道泰瑞拉之心。

    他之所以停留在这座徒有其形的歌剧院,一方面是为了研究地图中隐藏的星图,另一方面则是要与阿切尔•布雷兹进行有效的沟通。

    当然,他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还在进行一心多用的思考:解谜、分析局面、设计骗局、整理魔法理论、制订行动计划……这都是平日里他习以为常的脑中运作。

    “不用惊讶于我能识破你的身份,我想说的是……你听说过法师克星吗?”

    李维斯忽然吟唱了一条咒语,他抬起手指,指尖变成剔透的翠绿色,一只嫩芽从指腹冒出,很快就成长为一条细长的藤蔓。

    阿切尔看着藤蔓从半空中探向自己的腹部,它的动作虽然缓慢,却令她感到不寒而栗。

    藤蔓的顶端钻进了她的衣服里,顺着衣领延伸到小腹,短暂的刺痛过后,阿切尔感到魔宫里像是爬满了绿植,它们像寄生虫一样疯狂吮吸着魔力,并凭借着这股魔力扩散至她的全身,使她难以调动一丝法力。

    她很快就想起来这是自然族植物系的高等魔法[寄生种子],虽然施放过程缓慢,但一旦中招,被寄生的人将会被迫用魔力哺育这颗种子,使它在体内快速成长……在法术失效之前,被寄生者都无法动用魔法。

    在她思考的同时,奈文魔尔指尖的藤蔓忽然变得枯黄,随后凋敝成一截枯萎的枝条落在地上,而她肩上的法师长袍忽然被撕开一个小孔,一朵娇艳欲滴的火红色花朵从她的皮肤毛孔里挣脱、绽放。

    收回手指,李维斯挥了挥手,阿切尔嘴里的废纸便飞到一旁,身上的岩石锁链也化成一地碎石块。

    刚刚恢复自由,阿切尔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指尖亮起一片炽红色——可她刚刚吟唱了几个音符,就感到魔宫中激荡的魔力被转化为细密的藤蔓,这些像血管一样微小的植物疯狂地在她体内蔓延,令她感到撕心裂肺般疼痛。

    她肩上的红色小花变得更加明艳,仿佛得到了极大的滋补。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尝试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李维斯微笑着说。

    “就算你能动用全部魔力,对我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阿切尔咬了咬牙,她忽然向李维斯冲过来,动作隐蔽地从法师长袍的袖口里抽出一柄精致的匕首。

    李维斯瞬间吟唱了一条[狂风术],这条法术的规模比[凛风术]强劲许多,一股猛烈的大风扑面吹在阿切尔身上,将她从地面上掀起,狠狠砸在舞台后方的白墙上。

    阿切尔狼狈地从墙上摔落,她的嘴角溢出鲜血,刚刚抬起头就看见奈文魔尔伸出一根手指,然后她手里紧紧攥住的匕首就被一道无形的旋风卷走,扎在一旁的石柱上。

    “你的拼命行为没有理由也没有价值,不妨想想,如果我希望你死,冬至日的晚上你就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李维斯用右手撑住脸颊,将右腿搭在左腿上,看上去显得气定神闲。

    “你究竟是谁?”阿切尔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姬陵?”

    “我回答过你的第一个问题,我是奈文魔尔。”李维斯淡淡说,“至于第二个问题,告诉你也没关系——以我的位阶当然无法进入姬陵,所以你看见的只是我的一缕分身。”

    “你是一位圣者?”从奈文魔尔的口中确认了这一点,阿切尔感到震惊却又像是在意料之中,“分身……所以你现在没有圣者的位阶?”

    李维斯轻轻笑了一声,说:“现在不是不代表以后也不是,只是真身降临需要一些时间罢了。”

    奈文魔尔的话在阿切尔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无论是戈勒还是奥德利克的探索者小队,借助龙蛋壳碎片进入姬陵的最强者也不过是最高魔导师的等阶,距离圣者有着无法忽视的差距。

    可是这个名叫奈文魔尔的神秘大魔导师竟然有办法自行进入姬陵,这将会成为所有人的灾难!

    一股无力感从阿切尔的心底升起……必须杀了他,必须在他真身降临之前杀了他,否则姬陵中的一切都会落入奈文魔尔的手中。

    “你不必用这种敌视的眼光看我,我对泰瑞拉之心没有任何兴趣。”李维斯忽然说。

    阿切尔一怔,被奈文魔尔的话弄得有些迷惑,可她仍旧充满警惕,只是眼里的敌意有微弱的减低。

    李维斯敏锐地注意到阿切尔的气势由敌意略微偏向了警惕,这使他对她的目的多了一分判断的把握。

    “你知道虚无之塔和掌控者大殿,看来进入姬陵前做了不少功课……我相信你肩负着使命,但我对你背后的主使者没有分毫兴趣。”李维斯的左手在膝盖上缓缓游移,“至于你约定在掌控者大殿碰面的伙伴,那家伙的运气可比你糟糕不少。”

    李维斯在套话,通过阿切尔前往虚无之塔的明确意图,他几乎可以肯定她有至少一位盟友,但就算判断失误也没有关系。

    阿切尔的瞳孔略微收缩,她沉默了一会儿,咬着牙问:“你把他怎么了?”

    李维斯眯起眼睛,从这个回答可以推断出阿切尔应该只有一个伙伴,而且那个人是男性。

    但性别有没有可能是陷阱呢?

    “他?”李维斯用不置可否的语气重复了一遍这个字眼,然后低沉地笑了起来。

    他注视着阿切尔的表情,以暧昧的态度叹了一口气,借此模糊了自己的反应,使奈文魔尔显得更加神秘莫测。

    “无论你还有多少帮手都很难取得泰瑞拉之心。”李维斯缓缓说,不经意地跳过性别的话题,“暂且不把我算在内,姬陵中至少还有两位圣者。”

    两位圣者?阿切尔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冷冷说:“我凭什么相信你?”

    对于阿切尔的强硬,李维斯并不是十分在意,他平静地说:“先前你应该注意到一条巨龙出现在光柱中,不用我多说你也知道,成年龙族必然是圣者位阶……至于另一位圣者,这条巨龙正是为了对付他才会苏醒。”

    阿切尔听着奈文魔尔的解释,内心处于将信将疑的状态。她冷静下来之后发现,这位大魔导师确实没有欺骗自己的动机,除非他想从自己身上得知某些秘密。

    刚才她故意说错希尔•曼文林的性别,但奈文魔尔并没有指正也没有肯定,只是耐人寻味地重复了一遍那个“他”,这令阿切尔对他的话语捉摸不定。

    “你对姬陵的了解比我想象得还要匮乏,看来除了持有一张萨拉丁留下地图,你对这座陵寝几乎一无所知。”李维斯拿起那只泛黄的卷轴,轻轻晃了晃,“然而我可以告诉你,这幅地图比你认为的更有价值——比如说,它告诉了我泰瑞拉之心的位置。”

    不断向阿切尔抛出虚假的诱饵,李维斯一点儿都不感到心虚,他像一位胸有成竹的织网者,一点一点蚕食着猎物的心理防线。

    那是萨拉丁留下的地图?上面有泰瑞拉之心位置的线索?

    阿切尔强忍着向奈文魔尔询问的欲望,不想暴露自己对姬陵情报方面的无知,但令她感到荒唐的事实是,就连她自己都认为奈文魔尔已经把她看得清清楚楚,只要不触及心中最核心的秘密,她甚至觉得反抗或是遮掩都已经失去了意义。

    李维斯坐直身体,摊了摊手说:“我已经拿出了筹码,如果你想知道泰瑞拉之心的位置,就向我展现你的诚意。”

    他站起身来,微笑着说:“当然,我会给你一些时间考虑,但时间不会太久……这毕竟是一件上位圣物,就算我不感兴趣,却也不介意将它收入囊中。”

    看着面前笼罩着神秘阴影的奈文魔尔,阿切尔想到自己必须完成的使命——此时她唯一能够指望的人就是那位不知是死是活的银色姬,可如果奈文魔尔所说的是真话,在一群圣者的争斗之中,她们二人又能做到什么呢?或者说希尔将军已死,她一个人又能做到什么呢?

    咬了咬牙,向来行事果决的阿切尔不再犹豫,她平视着奈文魔尔阴影中的脸,一字一句地问:“你想要什么?”

    李维斯微微一笑,早已将地图深深印在脑中的他扬起了手,将卷轴丢向阿切尔。

    “我是一个很有诚意的人,无论你对我而言有多么弱小,我都会讲究公平。”他的低沉笑声从斗篷下传出,“看见地图上的王冠标识了吗?这是预支的筹码。”

    在某处苍白色的宽阔街道上,一支人数众多的奥德利克队伍聚集在一起,向着姬陵深处的巨大光柱进发。

    这支队伍的成员包括五名王旗近卫军的剑士和三名宫廷魔法师,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在遭遇战中受伤,战斗力较为完整。

    他们距离光柱的距离已经所剩无几,只要穿过这条街道的最后一段就能抵达。

    近卫军剑士以三前两后的行进方式将三位魔法师簇拥在中间,前排的剑士顶着鸢形盾牌,盾牌上印刻着崇高的不坠之日图案。

    三位宫廷魔法师也提前设下反制魔法和防御魔法,警惕地注视着四面八方。

    能够活着走到这里,这支队伍的每一名成员都不容小觑,各有过人之处。

    就当队伍距离光柱只有数十公尺之遥时,他们头顶的虚空中忽然发生了异变:

    一只直径三米的玫红色圆环骤然从半空中浮现,圆环内侧凸起许多细碎的直线,长度参差不齐却共同指向圆心,形成一幅奇妙的图案。

    当所有人注意到这一幕时,这幅漂浮在虚空中的平面图案忽然发生新的变化——像是被引爆的火球一样,圆环上的每一缕光线都垂直于圆面激射而出,一片刺眼的玫红色将走在最前面的三位剑士笼罩在内。

    反应迅速的三名剑士下意识将盾牌举过头顶,可当无数条玫红色直线触碰到他们身体之时,这三人的动作忽然变得极为缓慢,无论是试图举盾还是挥剑翻滚,似乎都变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玫红色圆环于虚空中炸裂,一道身影浮现在众人的头顶上方。

    她的黑发束成长辫,缓缓飘荡在空中;她的眼睛生得优雅漂亮,黑眼珠里闪烁着粉色的光芒;她的脸上罩着黑色的神秘面纱,却无法掩饰修长的脖颈和性感的锁骨;她的曼妙身躯裹着镶金边的黑色胸甲,下身着黑色长裤和古朴长靴。

    “奥德利克人,你们没有资格追寻这片遗迹的秘密。”

    隐秘女士落在众人面前,她舒展双臂于身体两侧,十指张开,两道玫红色的光刃分别浮现于掌心之间,长足一公尺。

    她将展开的双臂交错收拢于身前,双手手心朝上,十根修长的手指光洁得如同白瓷器一般,这样的姿态看上去竟像是一位冷艳的舞者。

    而随着她的动作,玫红色的光刃如同裁纸刀一般划过三名剑士的身体,他们身上白色的近卫军铠甲整齐的分成两片,切口光滑,殷红的血从甲胄裂口中流出,无声淌落在地上。

    “该死,这不是魔法!”

    眼看着三名经验丰富的剑士瞬间毙命,一位宫廷魔法师惊恐地喊出了声。

    然而他的两名法师同伴则没有被恐惧冲昏头脑,他们迅速地吟唱起咒语,一道呼啸的疾风小刀和一条狰狞的银色电蛇以极快的速度掠向隐秘女士。

    “这当然不是魔法。”

    隐秘女士低沉的嗓音传来,这个声音听上去竟令人的内心感到莫名宁静。

    而她的身影消失了,再一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三名魔法师的正中间。

    玫红色的光刃在她的指尖欢欣雀跃,轻盈快速地划过一个圆圈,将三位宫廷魔法师都笼罩在内,而他们的身体几乎同时被切成两半。

    没有一滴鲜血流出,只有三个防御魔法无声溃灭,三条反制魔法被瞬间触发——

    一面镜子在十公尺外的空气中浮现然后轰然碎裂,第一位魔法师从镜子里跌出。

    一团火焰在半空中凝聚成人形,重现了第二位魔法师的身体。

    一块冰雪凭空滋生,凝固成第三位魔法师的模样。

    “拉开距离!离那道光远一些!”

    一名刚刚脱身的宫廷魔法师朝着远处倒飞而去,一边施展新的防御魔法一边冲着同伴提醒说。

    两名近卫军剑士则拔出手半剑,谨慎地向两侧退开,以包夹之势将隐秘女士围在中间。

    “距离只是空间的假象。”

    隐秘女士舒展的手指间,两道光刃随着她的身影一同消失。

    她的身体浮现于两名魔法师之间,两片光刃轻易撕开其中一人的燃烧斗篷,这位宫廷魔法师甚至没来得及使出一个火弹术就被切成四块。

    另一名魔法师眼睁睁看着同伴被击杀,也顾不上施放更多防御魔法,抬起手便吟唱出一道女王鼻息。

    汹涌的寒潮吞没了隐秘女士的身影,可下一秒她便飞出寒潮,身上套着一只玫红色的弧光罩子,将冰雪尽数抵御于光罩之外。

    “你究竟是——”

    这位冷族魔法师心里只剩下无尽的绝望,话还没有说完,一道玫红色的光矢便从隐秘女士手中射出,轻易洞穿了防御魔法[水晶之盾],然后击穿了他的眉心。

    转瞬间,街道上的奥德利克人只剩下两名剑士和一名魔法师。望着这位优雅冷艳的女人,他们的内心陷入震惊和迷茫的漩涡之中。

    “起源战士……你是圣者!这不可能!”一名剑士放下了手中的盾牌,“圣者怎么可能进入姬陵?”

    隐秘女士的黑色面纱轻轻舞动,她的双眼透出宁静的光采,指尖有玫红色光芒微微闪动。

    “弱小并不可耻,无知才是原罪。”

    玫红色的光矢飞射而出,它没入最前方的剑士眉心,又折射向他身后的第二名剑士的胸口,然后再次转向射在半空中的魔法师身上。

    眨眼间,三具留有余热的尸体摔倒在苍白石板上,而光矢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几个呼吸间便杀死八人,隐秘女士只是瞥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便对此处失去了兴趣,她的身上干干净净,没有在杀戮中沾上一滴鲜血。

    忽然,她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微微抬起下巴,低声自语说:“又有一只猎物落入网中吗?”

    话音未落,她的身体消失在虚空中,然后浮现于数千公尺外的另一条街道上。

    玫红色的圆环图案炸开,她迈步从光晕余晖中走出,抬眼看向半空中被陷阱定住身形的猎物:一条全身呈翠绿色的扭曲毒蛇。

    警觉的隐秘女士立刻张开了粉色光罩,紧接着身后传来密集的“嘶嘶”声,她转过身来,看见数十条吐着猩红信子的翠绿毒蛇缠绕在光罩上,发了狂似的撕咬着光罩的表面。

    隐秘女士皱了皱眉,光罩的玫红色光芒闪烁,罩子外的毒蛇立刻变成一滩混杂着碎肉的鲜血,这些腥臭的血水从光罩上淌过,融化成丝丝缕缕的青烟。

    “腐蚀?”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讶然之色,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光罩便在闪烁中化为乌有,将她的身体彻底暴露在空气中。

    隐秘女士快速后退了几步,没有让具有腐蚀特性的蛇血落在身上。

    “想不到能在姬陵中遇见一位起源战士。”

    一个古怪阴沉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隐秘女士再次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位穿着棕色长袍的中年男人,他的眼睛很小,眉毛很细,鹰钩鼻又窄又长,薄薄的嘴唇透着一抹青色。

    “有趣,你能察觉到我的陷阱?”

    隐秘女士露出了一丝感兴趣的神色。

    鹰钩鼻男人面无表情地说:“我只是谨慎罢了,隐秘女士。”

    “你是为数不多知晓我名讳的人,但离真相仍有不短的距离。”隐秘女士的声音空洞悠然,像是来自遥远之处,“追寻着这抹神秘粉光,为揭开奥秘而死是你最好的归宿。”

    “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并不打算被你杀掉,女士。”鹰钩鼻男人阴刻地笑着说,“圣者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位阶,如果我愿意的话,随时都能将自然族的禁咒纳入囊中……只是模仿别人的魔法未免过于无趣,而我是一个固执的人。”

    隐秘女士轻轻笑了一声,说:“你的意思是说你宁愿不晋升圣者,也要创造独属于自己的禁咒?但仅仅是魔导师位阶,你有什么本事从我手中逃走?”

    鹰钩鼻男人收起笑容,平静地说:“我不擅长逃走,但是很擅长杀人,又尤其喜欢杀强者。”

    “有趣,你是九人议事团中的哪一位最高魔导师?”

    “[剧毒之环],亚瑟•李斯特——我很荣幸能够杀你。”

    (“我们应该如何认知一位魔法师的实力?作为大陆上最具权威的魔法圣地,王国学士府对魔法师的位阶判定准则很明确:晋升魔法师需要掌握至少五条任意咒语;晋升魔导师需要掌握包含反制魔法在内的至少三条高等魔法;晋升最高魔导师需要掌握至少一条准禁咒;晋升大魔导师需要掌握至少一条禁咒。”  ——《魔法图鉴•魔法师》)

http://www.qdsohu.cn/21_21175/94629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