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95章 一摸全是排骨
    曹光是来汇报打听到的情况的。

    “我找人问了下,对方前阵子抽调了一部分骨干,说是去开发另外一个项目。”

    曹光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为国内上线做准备。”

    江帆问:“能找出来吗?”

    曹光道:“还没打听到躲在哪,我想想办法尽快找出来。”

    江帆轻轻嗯了一声:“我们也要加快进度,元旦必须要上线,不能再晚。”

    曹光点了点头,道:“其实我觉的y就算抢在我们之前在国内上线对我们也没有太大的威胁,短视频应用最难的是推广,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b轮的一千多万美元这几个月应该花的差不多了,老杨又是买房又是买车的,估计剩不下多少,并不以足支撑他们在国内推广,没有足够的成绩,想再从资本那里拿钱并不容易,等我们的产品上线,资本肯定要观望的;再一个他们没有算法支撑,本身跟我们竞争就没优势,还有各个功能模块,他们大多数是三方提供,而我们全是自己开发,后期优化升级也得甩他们一截。”

    个性法的算法推荐非常牛叉。

    这个头条已经充分证明过了。

    不少人有意见,是对胡敏和江老板的偏爱有意见。

    不是对算法有意见。

    都知道那玩意关键。

    却把所有资源集中到胡敏一个人手里。

    “这事你盯紧!”

    江帆道:“有啥情况随时给我说。”

    曹光答应一声,心里琢磨着另外一件事儿。

    老让自己干这事儿,不能不多想。

    可能会有别的安排。

    曹光出去,江帆手机又响了。

    “江哥,我考过了。”

    裴诗诗的兴奋劲隔着手机都能感觉到。

    江帆有点意外:“还以为你这次又要挂呢!”

    “……”

    裴诗诗差点背过气,你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真有点被气到。

    兴冲冲的分享喜悦,却被高频打击。

    这个谁受得了。

    “江哥,你快气死我了。”

    裴诗诗再好的性子,也有点憋不住郁闷。

    江帆啊了一声:“过了就好,快回家去做午饭,中午弄点好吃的。”

    裴诗诗郁闷的挂了电话。

    江帆拿着手机琢磨一阵,会心笑了。

    挺好。

    有了高兴的事,第一个跟自己分享。

    这个要得。

    琢磨了会两个小秘,又开始琢磨产品上线的事情。

    曹光说的在理,确实没啥好担心的。

    先发优势固然重要,但资本的力量是巨大的。

    没成长为巨头之前,互联网公司的竞争资本有时候是能起到决定作用的。

    除非产品本身和企业内部出了问题。

    中午。

    江帆回家,裴诗诗正在做饭。

    裴雯雯也拄着拐子一旁帮忙。

    裴诗诗本来挺高兴,看到江老板就有点小郁闷。

    不想跟他说话。

    等了一阵,饭菜摆上桌。

    来不及弄大菜,姐妹俩炒了三个热菜,拌了两个凉菜。

    江帆一边吃饭,一边给姐妹俩交待着:“回头用你俩的名义去注册个公司。”

    裴诗诗哦了声:“注册公司干嘛啊?”

    江帆道:“我有用。”

    裴诗诗嗯了声,再没问。

    裴雯雯嘟囔道:“注册公司好麻烦的。”

    江帆道:“我让公司办公室的人去办,需要你俩出面的时候去签字刷脸就行。”

    姐妹俩答应着,也不问注册公司干嘛。

    江帆等了一阵,见她俩不问,又忍不住交待:“以后身份证保管好,别借给人用。”

    裴雯雯道:“知道呀,我们又不傻。”

    江帆这才放心,就怕两个憨憨不知世间险恶被人给坑了。

    裴雯雯嘟囔着:“要不是脚崴了,我科三都考过了。”

    裴诗诗气的瞪了她一眼,等等姐能死。

    江帆左右看看,明智的不掺合姐妹俩内卷。

    拿着手机翻了几下,看姐妹俩的快手号和美拍号,好久没发作品了,自从被评论区里的某些不良言论气到之后,姐妹俩就再也不拍短视频了,号也荒废了。

    “不拍了就全部删掉吧!”

    江帆说道:“把你们的朋友圈也清理清理,以后尽量不要在网络上留信息。”

    裴诗诗纳闷道:“为啥啊?”

    江帆也不解释:“听我的没错。”

    姐妹俩哦了声。

    一点。

    股市开盘。

    江帆和两个小秘坐在电脑前,调整仓位。

    “啊,又跌了……”

    裴雯雯正在小单小单的吃进在12.16附近横盘震荡的中阳股份,刚吃进三千多手,一张万手大单砸了下去,立马将股价砸的掉头向下,急跌一个多点。

    买盘上的挂单也接二连三迅速消失。

    裴雯雯吓一跳,连忙停止下单。

    裴诗诗扭头瞅了瞅,很是淡定:“挨刀了。”

    不是第一次了,没啥好惊讶的。

    “江哥,咋办?”

    裴雯雯不知道该咋办了,连忙请示。

    江帆在行情软件里打开中阳股份看了了下,未来发生变化,显然出现了背离,多半是主力看到有资金进场抢筹,才决定砸盘的,实际上主力早就在底部吸了大量的筹码。

    最近各大上市公司全都在集中公布三季报。

    主力早早潜伏进来,用屁股想也知道要干什么。

    没有消息才怪。

    上市公司果然牛叉,不怪散户们被当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江帆说道:“不用管他,砸多少吃多少,全部接了。”

    裴雯雯哦了声,瞅了一下卖盘,卖一卖二位置都是几十手几百手的小单子,卖三价位上则挂着9000多手单子,正是刚刚砸盘的万手大卖单,鹤立鸡群特有气势。

    当即在卖三价位填了一张万手买单打了出去。

    江帆又道:“诗诗也买一点。”

    裴诗诗答应着,也开始下单。

    某市一栋写字楼内。

    刘旭洋是一位私募的掌舵人,手下掌管着两三个亿的私幕股权基金,借着三季报公布的节点搞了一点生意,准备好好捞一把,提前半个多月就开始潜伏了。

    配合甲方反复洗盘,抢到了不少筹码。

    眼看行情即将启动,竟然还有不怕死的敢冲进来。

    这还了得。

    果断万手大单砸盘,还真又杀出来了不少恐慌盘。

    散户是脆弱的,看到有万手大单砸盘,第一反应就是快跑。

    韭菜就得认命。

    不乖乖等着被收割,还敢跟庄家抢肉,想屁吃呢。

    行情软件的日内分时弹幕上,无数骂声不断飘过。

    “哪来的傻笔砸盘?”

    “无了,三季报是大坑。”

    “狗主力不得好死。”

    “我xx董事长他儿媳妇孙媳妇!”

    各种骂声不绝。

    刘旭洋却看的津津有味,就喜欢看韭菜们歇斯底里的哀嚎。

    每次看到这些韭菜们的哀嚎,就有种莫名成就感。

    然而。

    就在这时。

    只见买盘上一支万手大单一闪而过,瞬间吞掉卖一卖二卖三价位的卖单,股价瞬间抬头上顶,顿时惊的直接跳起来:“我艹,狗日的甲方跟老子玩阴的!”

    有操盘手问道:“咋办,刘哥,还砸不砸了?”

    “砸个屁!”

    刘旭洋骂了声,立刻拿手机打电话:“老郑,你他妈的阴我。”

    “急什么,不是我干的。”

    “你放屁,不是你们干的哪来的大资金进场?”

    “又不是第一次合作了,连这点信任都没有?”

    “真不是你们?”

    “真不是。”

    “是不是你们内部走漏消息了?”

    “不可能。”

    “艹,那这万手大单从哪来的?”

    “你那边没有问题?”

    “不可能!”

    话是这么说的,刘旭洋却没来由产生了怀疑。

    “刘哥,有资金持续入场,怎么办?”

    操盘手一直盯着呢,见挂了电话就连忙问道。

    “艹,哪来的傻笔,给我大单扫货。”

    刘旭洋骂甲方。

    而日内分时图的弹幕上,不少股民也在骂他。

    “艹,割在地板上。”

    “妈的,又是杀恐慌盘。”

    “狗庄不得好死!”

    “大肉已经吃到了嘴里,却又被我生生吐了出去!”

    ……

    四季花园。

    “江哥,主力扫货了。”

    两个小秘也上道了,起码学会看盘了。

    不像刚开始的时候,只会看曲线,根本不看盘面数据。

    江帆当即指示:“我们也扫!”

    裴雯雯和裴诗诗立马一人填了张万手大单,挂涨停板向上清场。

    中阳股份股价当即直线拉升,短短几分钟就被强势拉升到了涨停板。

    写字楼内。

    看着股价被拉到涨停板,刘阳洋脸色阴晴不定。

    仔细琢磨了会自己的人,觉的没问题。

    又开始怀疑起甲方。

    “艹,狗日的不是东西,绝逼是在两头吃。”

    ……

    两点刚过,调仓换股顺利完成。

    裴诗诗继续去驾校练车,准备一口气考过科三。

    裴雯雯干着急,却没啥办法。

    只能老老实实养伤。

    江帆送裴诗诗,到驾校门口停车,裴诗诗刚要下车,却被他拉住。

    “来,吃个瓜!”

    江帆拉拉胳膊,一本正经的样子。

    裴诗诗红着脸,瞅了瞅外面,确定别人看不到,才慢慢靠了过来。

    江帆吃了几口,道:“今晚别锁门好不好?”

    裴诗诗忙跑掉。

    江帆咂了咂嘴,目送她进了驾校,才驾车离开。

    下午去参加了一个创业论坛。

    请了大佬讲课,江帆花了大几千块报了名,准备现场听听大佬能讲些什么。

    反正没有人认识他,也不怕丢人。

    凭良心讲,江帆当年接触的比较多的只是几百万的圈子,上千万的极少接触,只有那么有数的一两次,上亿的圈子根本接触不到,段位差的太远了。

    至于十亿甚至更高的圈子,压根连门都摸不到。

    虽然这几个月一直在学习,但知识面还是很窄。

    比如资本,除了会炒炒股票外汇,投资了老黄的拼夕夕,对资本的运作方式、各种策略都是雾里看花,狗看星星不知道稀稠,所以还是的抽时间听听课充充电的。

    虽然这些讲座大都是事后诸葛亮,但对江帆来还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

    进场验身份的时候,碰到个熟人。

    “江总!”

    “你也来了?”

    江帆有点惊讶,看着比他还意外的奶茶姐柴芳,满满的惊讶。

    柴芳大为惊喜:“我来听听课学习一下。”

    江帆笑着点头:“好啊,一起学习进步。”

    柴芳忙道:“江总公司都一千多员工了,也来听讲座啊?”

    江帆笑道:“学习一下大佬的经验总没有错。”

    柴芳还想再说,排队进场的人不少,就忙先进去了。

    主办方把论坛经济效益发挥到极致,两千多人的会场最便宜的座位都要一千多块,稍微靠前些的就得大几千块,怪不得现在的各种论坛和讲座多如牛毛。

    还有更高端的各种商学院。

    原来这玩意真赚钱。

    跟电影院一样,找上几个专家就能卖门票了。

    最多规格高点请个大佬来镇场。

    江帆找到座下,安安心心的等。

    挺好,还给发了瓶矿泉水。

    可惜没有果盘,不然体会就更好了。

    瞅瞅左右,一个三十多的男士,西装革履一副很成功的样子。

    另一位是四十多岁的女士,气度沉稳优雅像个富婆。

    可惜江老板不差钱,不然到是个挺好的机会。

    等了半个小时,总算人到齐了。

    主持人先上台讲了几句开幕词,然后几个专家轮流上台讲课。

    书本上的东西学起来比较艰难,特别是对于江帆这种学渣来说书本上的东西理解起来实在有难度,听这些专业人士深入浅出的讲解,理解起来就比较轻松了。

    至于那些报着创业目的来的大概率不会有什么收获。

    都是事后诸葛。

    学点知识还行,靠这帮人指点发财,还不如去做梦。

    江帆听的比较认真。

    这些专家虽然研究的都是过去,创造不了未来。

    但知识是真的,也是他欠缺的东西。

    等到大佬上台,多少有点大失所望。

    说实话有点水,大佬分享的创业经验对他来说屁用没有,还有不少鸡汤,真不如那些专家们讲的专业知识有用,瞬间决定以后再不买大佬们的票了,水的一批。

    还死贵死贵的。

    专家门的票还便宜一点。

    讲的东西也是他需要的。

    老实话说,这些专家虽然创造不了未来,但知识是真的扎实,至少讲起理论和分析起经济形势来头头是道,江帆都忍不住想请一个回去给他当专职的顾问了。

    听了两个小时的课,江帆先溜了。

    至于后面的提问环节就算了,这些人专播知识可以。

    传授财富密码就算了吧,密码就在他口袋里呢!

    当然,也说不准有人听了专家们的建议,大彻大悟发了大财也说不准。

    一切皆有可能。

    江帆刚出会场,后面就有人叫他。

    闻声回头,正是奶茶姐柴芳。

    这姐们跟着跑出来,明显有事情。

    “江总不提问了吗?”

    柴芳快跑几步,微微喘了下。

    江帆笑道:“不问了,机会留给别人吧,你不去提问了?”

    柴芳到是想问,可问题好不容易碰到大客户,提问再重要,也没业务重要啊,店里生意不咸不淡,赚钱才是硬道理,连忙道:“我也不问了,江总回公司还是……”

    江帆瞥她一眼,道:“我回家,一起吧,顺路!”

    柴芳连忙答应,跟着去了停车场,绞尽脑汁琢磨怎么找机会。

    到停车场,看到江帆的车,心里还纳闷。

    这么年轻,怎么开这么老气的车。

    刚没看清,好像是一台a8,这车不都是中老年男人才会买吗?

    坐到副驾驶后,第一时间系上了安全带,然后开始拍小马屁。

    江帆听了几句,心想怪不得女人都想靠脸吃饭。

    创业实在是太难了。

    没资金没人脉,创业有多难只有自己干了才能体会。

    所以越来越多的漂亮女人把美貌当成了最大的资本。

    靠脸吃饭成了最佳选择。

    而脸靠不上的,要么打工要么就自己干。

    就跟柴芳一样,为了生意真是拼了。

    快到四季花园的拐角口,江帆把车停下:“我就不送你了。”

    柴芳忙说谢谢,抓住机会拉菜:“江总,再给员工订几杯奶茶吧?”

    江帆嗯了一声:“找我的秘书吧!”

    柴芳连忙答应,推开车门下车,站在路边挥手。

    江帆也挥挥手,开车走了。

    挺不空易。

    没钱的时候怨天怨地觉的谁都不值得同情。

    有钱了就容易同情心泛滥。

    见这个不容易,看那个不容易。

    这也是病。

    得治。

    目送奥迪远去,柴芳立马给吕小米打电话。

    “你好!”

    “吕秘书你好,你们江总说再给员工订一批奶茶,让我找你。”

    “我没接到电话啊?”

    “他说的让我找你就行,要不你打个电话问一下?”

    吕小米考虑了一下,道:“那你等我问一下!”

    挂了电话,就给江老板打过去。

    四季花园。

    车刚停稳,手机就响了。

    吕小米打来的:“江总,柴芳给我打电话说你说的再订一批奶茶?”

    江帆心想,那女人动作还真快,嗯了一声:“再给订上一批。”

    “好的!”

    吕小米答应了一声,确定那女人不是诳自己就行。

    本事还真不小,竟然又找到了江老板那里。

    这些开店的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为了卖奶休真是啥手段都用上了。

    吕小米一边琢磨着,一边把通知发了出去。

    ……

    江帆下车进屋,裴雯雯靠在沙发上玩手机玩的入迷,一个劲傻笑。

    “江哥!”

    看到江帆进门,只扭头唱个礼,就继续看手机。

    江帆过去坐到旁边,瞅了一下,又在刷段子呢。

    “再别刷这个!”

    江帆抢过手机放茶几上,揉了揉脑瓜:“以后少看这些三观不正的东西东西。”

    裴雯雯嘟囔道:“我就看个搞笑,又不学里面的人!”

    江帆道:“全是些负能量的东西,总之以后少看点。”

    裴雯雯抓着发梢指尖绕:“那我干嘛,不能出去无聊死了。”

    江帆道:“刷抖音,多找毛病。”

    裴雯雯兴致缺缺道:“都是女人有啥好看的,刷来刷去就那几个。”

    江帆也挺挠头,抖音还在内测,里面确实没多少内容。

    而且全是漂亮的小姐姐,大多都是拍给男人看的。

    确实没多少这个岁数的妹子喜欢的东西。

    需得早做准备。

    江帆道:“那就拍短视频,多拍点美景。”

    裴雯雯打着哈欠道:“操作起来好麻烦啊!”

    江帆道:“那就都记下来,把需要改进的地方都写下来给我。”

    裴雯雯勉强答应着,知道是江老板公司开发的。

    虽然不感兴趣,还是要上点心了。

    快六点的时候,裴诗诗从驾校回来了。

    打包了几样菜,还有米饭。

    裴雯雯出门不方便,最近都不出去吃饭了。

    要么在家里做,要么在外面打包。

    吃过晚饭,玩了一会抖音,拍了好几个短视频,都是别墅的景观,然后吹毛求疵挑了一大堆毛病,比如可选素材太好,音乐加载比较麻烦等等,裴诗诗全部记下来。

    整了到一个文档里,发给江老板。

    江帆转给开发团队。

    八点半开始上夜班。

    裴诗有点困,坐在电脑前不时打哈欠。

    就算分分秒都是上百万美元的大生意,也有点提不起精神。

    对姐妹俩来说,这玩意真的就是一堆无意义的数字。

    从来没看到过美刀,只看到一堆数字,怎么可能会有感觉。

    中午就没休息,又练了一下午车,早就困了。

    干到凌晨,姐妹俩就下楼睡觉了。

    江帆一边琢磨,一边思考。

    外汇市场的本质其实跟股市是一样的,都是金融市场的一种衍生产品,货币一旦进入市场交易也成了产品,最根本的逻辑还是低买高卖赚取差价,只不过外汇多了个做空机制。

    而只要是市场,就一样有天花板。

    只不过全球性的外汇市场比单一的某个股票市场规模要大的多。

    天花板也要高的多。

    三亿人民币在大a折腾起来会很费劲。

    三百亿美元在外汇市场折腾同样也会很费劲。

    江帆没三百亿美元,但三亿美元加上一百倍杠杆撬动的却是三百亿美元的市场。

    超短线的高频交易进出同样非常困难。

    即使多了两个帮手,做小波段最多也就几千万美元的交易规模。

    大波段也就二十亿的样子。

    辛苦一晚碰上大行情捞个三千万出头,行情不好也就一千来万。

    江帆认真思考了下,决定调整下策略。

    短频交易太熬人了,要把交易周期拉长一些。

    天天这样下去,有点快熬不住。

    刚开始资金少,为了快速积累资本只能点灯熬夜,奋力抢韭菜。

    现在资金量已经上来了,用不着再这么拼了。

    适当放长交易周期,每天能捞个一千万美刀就足够了。

    设好平仓线后,江帆也关电脑准备睡。

    到楼下看了看,门还是反锁的。

    又轻手轻脚的走了。

    周四上午。

    股市开盘前半小时,中阳股份发布了三季报,各项指标均大幅超预期,在发布三季报的同时,中阳股份还公布了大股东增持公告,双重利好之下,中阳股份开盘即大涨。

    还有主力资金进场拉升。

    开盘还不到十分钟,中阳股份就封在了涨停板上。

    封单量多达三万手。

    “江哥,股民都在骂主力呢!”

    裴雯雯早走了,书房就江帆和裴诗诗。

    裴雯雯看着日内分时的弹幕,很是津津有味。

    “所以都是韭菜啊!”

    江帆关机起身:“韭菜吃不到肉,还老是被人割,不骂骂人怎么出气。”

    裴雯雯道:“咱们是不是也算是主力?”

    江帆过去摸摸脑袋:“也算是吧!”

    裴雯雯苦着脸:“那咱们岂不是也被股民给骂了?”

    江帆手伸进衣服里:“还骂不到我们,我们是抢庄家的肉,割他们的也不是我们。”

    裴雯雯哼哼了一声,干巴巴道:“江哥,别摸了。”

    “我摸摸大了没有。”

    “没大。”

    “多摸摸才能长大。”

    裴雯雯嘟囔道:“长那么大干嘛!”

    “以大为美。”

    “大了才难看死了。”

    “那也不能太小了,还没苹果大,咦,好像稍微大了点!”

    “才没有呢!”

    腻歪一阵,江帆下楼出门,开车去了公司。

    上午了吕小米亲自测试自家产品。

    下午则和开发团队交流。

    从十六楼出来,看到门口的外卖存放点放了许多奶茶,还有快递小哥跑上跑下的,用大号配送箱将一箱箱奶茶不断地送上来,不知道雇了多少人。

    上楼问吕小米:“那些奶茶是你订的还是员工点的外卖?”

    吕小米道:“我订的。”

    江帆奇了怪了:“量太大没法订外卖吧?”

    吕小米道:“我给店里下的单子,她们私下找的外卖员配送的。”

    江帆恍然,话说今年路上的快递小哥和小姐姐是越来越多了。

    写字楼里也经常进进出出的。

    外卖发展了这些年,今年好几家平台全面开战。

    某团和饿了木杀的好不惨烈,点外卖各种补贴,坐在家里点饭比去店里吃还便宜,成功养出不少懒人,互联网企业正在潜移默化的改变人们的消费习惯。

    等几年后外卖越来越贵,就开始骂平台了。

    奈何懒病已经被法治了,只能一边骂一边还要被宰杀。

    现在投资美团到是还来的及。

    可惜机会不大,半个月前刚刚和大众点评合并,估值一百多亿美元,上车的不是顶级投行就是企鹅这样的行业巨头,可不是还在猥琐发育的拼夕夕,想上车几乎没可能。

    周五。

    中阳股份行情出现反转。

    原本高开高走,开盘不久就要涨停的。

    结果却开到了水下。

    “江哥,现在咋办?”

    裴家姐妹连忙请示。

    ps:看到有人找群,719426752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