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97章 领导一来,鸡飞狗跳
    “你……”

    江帆看着穿着一身外卖服的景红秀,张了张嘴不知道说什么。

    脑袋里满满全是意外和吃惊。

    “你来啦!”

    景红秀却不意外,刚刚已经听张姐说了。

    知道江帆要过来,才准备赶紧走的。

    没想到还是碰到了门口。

    “你怎么……”

    江帆抬了抬手,吭哧了半天,才问出来:“怎么去送外卖了?”

    景红秀道:“送外**工厂工资高。”

    “……”

    江帆满心槽点,真想问一句,你活着的全部就是那点工资吗?

    可再想想工厂里的工作,就问不出来了。

    大趋势如此,真的没啥好吐槽的。

    江帆问道:“辞职了还是兼职跑?”

    景红秀道:“辞职了,上个星期才辞的。”

    江帆又问:“你来这干嘛,给张一梅送饭吗?”

    景红秀点点头:“张姐想吃一家的凉皮,没有外卖,我给她顺路送过来。”

    江帆还想再问,张一梅听到动静跑了出来。

    “江帆……”

    看到江老板和景红秀在门口说话,张一梅也很意外。

    只是见了一面,怎么看两人还很熟的样子,多少有点儿纳闷。

    “开业大吉啊!”

    江帆扭头笑道:“给了订了两盆花,一会送过来。”

    张一梅无语道:“你看我这里有地方摆花吗?”

    江帆瞅了两眼,小门小店的,虽然还没看到里面,但想来也不宽敞。

    确实没地方摆花盆,感觉有点失策了。

    早知道还不如给订个财源广进的牌扁之类的。

    “我走了。”

    景红秀瞅了眼江帆,又跟张一梅打了声招呼,骑上一边的电摩走了。

    江帆行了会注目礼,才收回目光。

    张一梅脸色有点怪,上下打量他:“我怎么看你们很熟的样子?”

    江帆稳的一批,若无其事道:“我总不能装作不认识。”

    张一梅挺怀疑:“就见了一面,你们有这么熟吗?”

    江帆笑道:“那你告诉我咋办,总不能装不认识。”

    张一梅半信半疑的打量他几眼,没看出什么,只好不问了,让他进店。

    三十几平的小店,确实有点小。

    四周挂的全是衣服,连个试衣间都没,只有一个办新不旧的巴台摆在最里面,一把椅子一堆杂物,甚至下面还塞了些衣服,感觉乱糟糟的特别不正规。

    最里面还有个五六平的小隔间,当成库房用。

    江帆表示怀疑:“你搞这么乱有人来买衣服吗?”

    张一梅道:“我做穷人的生意,又不是做那些坐写字楼办公室的白领的生意,谁管我乱不乱,衣服面料好便宜才是硬道理,你看我这衣服一件多少钱?”

    江帆扫了一圈,衣服款式还算新颖,和他穿的差不多。

    摸了摸一件夹克的面料,感觉不出来好烂,道:“别说就卖一百多。”

    张一梅道:“我又不是牌子店,不卖一百多还能卖多少,一百七八。”

    江帆挺好奇的:“进价多少,不会三四十块钱吧?”

    张一梅翻了个白眼:“你当是抢钱呢!”

    江帆问道:“那是多少?”

    张一梅道:“怎么也得五六十吧!”

    江帆无语,有区别吗?

    不照样好几倍利润。

    感觉好黑,怪不得实体店会被电商干倒。

    当然。

    只能心里想想,可不敢说出来。

    江帆问道:“生意咋样?”

    张一梅道:“才开张没几天,一天卖个两三百吧!”

    江帆心算了下:“那可以啊,一天卖三百,你就能挣两百,月入五六千比上班强。”

    张一梅无语道:“有你这么算账的吗?房租水电不要钱啊,还有卖不掉的尾货和人工不算成本啊,日均营业不上千挣不到钱,一个月卖三万才能多少挣点。”

    江帆问道:“网上卖吗?”

    张一梅道:“卖啊,我在淘宝一直有店铺,还有微商,光靠线下肯定不行,像我们这种实体小店如果不靠线上出货是活不下去的,我加了附近好多小区的便民服务群,天天在群里发点广告,老是被人踢出来,后来给群主偷偷发了几个红包,才不踢我了。”

    江帆给她点赞:“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生意头脑。”

    张一梅道:“这都是被逼的啊,给人打工一辈子也实现不了财务自由。”

    江帆劝道:“你一个女人这么拼干嘛,把自己打扮打扮找个靠谱的男人才是正经。”

    “扯蛋!”

    张一梅很不屑:“什么年代了还大男子主义,老娘不靠你们男人。”

    江帆不跟她争这个。

    三十岁后不要后悔就行。

    等了一阵,送花的把花送来了。

    张一梅头疼的不行。

    地方本来就小,连排个坐人的小沙发都嫌挤。

    这么大两盆花,摆哪都嫌碍事。

    关键就一小店,又不是什么高档场所,弄两盆富贵树怎一个别扭了得。

    可已经送来了,总不能退回去。

    最后合计半天,一盆摆在了吧台旁边。

    一盆摆在了门口拐角处。

    “好好养,可别养死了。”

    江帆不忘叮嘱,招呼一声就走了。

    店里不时有人进进出出,不能影响人做生意。

    回到大马路上,没有呼叫吕小米,沿着大街走了一阵,找了家川菜馆进去,先给吕小米打个电话,让她自个找地方吃饭,然后叫服务员点菜,最后才给景红秀打电话。

    打完电话等了半个小时,菜已经上来了,景红秀却还没来。

    江帆颇为无奈,又不好打电话催。

    只得继续等着。

    又等七八分钟,景红秀才一头汗跑进来。

    看到菜已经摆在桌子上,有点不好意思:“你怎么不先吃?”

    江帆指指对面:“坐吧!”

    景红秀才坐下,把头盔摘掉放一边。

    额头汗津津的,流海粘成一片,贴在脑门上。

    江帆莫名想起句诗:送餐日当午,那啥……谁知外卖苦。

    景红秀拿纸巾擦了一下,把流海扒拉到两边,额头光滑。

    十九岁的花季少女,才刚刚成年,真是花儿一样的年纪。

    江帆看着她的眼睛,有勇敢、有坚持,也有执着,还有对美好的憧憬,唯独没有心机和城府,虽然外卖服并不好看,可仔细审视这张脸,却能发现一种别样的美。

    景红秀也看他:“你吃饭啊?”

    江帆拿起筷子:“跑外卖怎么样,辛不辛苦?”

    景红秀夹了一块回锅肉放米饭上,眼神和他对了一下,又移到别处:“还好吧,和工厂里上班差不多,时间比工厂上班要长一些,但挺自由,挣的也比工厂多。”

    江帆扒了一口米饭,继续问:“一个月能挣多少?”

    景红秀小口的扒着米饭,道:“我刚跑,还不太熟悉地方,一天只能跑二十单,一个月能有四千多块,等跑熟了一天跑三四十单,能有六千块钱。”

    江帆问道:“能按时吃上饭吗?”

    景红秀道:“吃不上,饭点都不让停的,今天我报的缺电。”

    江帆又问:“得受不少委屈吧?”

    景红秀道:“还行吧,怎么也比工厂强。”

    江帆无话可说,想想外卖员被歧视的各种短视频,心里多少挺不是滋味。

    景红秀吃饭虽然小口小口的,但速度却很快。

    江帆一碗米饭才刚下去一半,她就快吃完了。

    都没吃几口菜。

    江帆瞅瞅,问:“怎么吃的这么快,吃点菜。”

    景红秀道:“我饱了。”

    江帆就不再劝,琢磨了一下,道:“外卖这个活比较辛苦,钱也不好挣,好多委屈你现在可能还没体会到,关键也没啥前景,要不要我给你找个工作?”

    景红秀看着他:“我觉的挺好的,别的我不会干。”

    江帆道:“不会可以慢慢学。”

    景红秀摇摇头:“我觉的送外卖挺适合我的。”

    “……”

    江帆无话可说,正琢磨呢,景红秀催他了。

    “你能不能快点吃?”

    景红秀有点急,这个点正是高峰期。

    平时都不在这个点吃饭的,要错开高峰期。

    江帆尬的一批,连忙扒了几口米饭,放下筷子:“好了,走吧!”

    景红秀看了看盘子里没怎么动的菜,挺不好意思的:“要不你再吃点。”

    江帆拿纸巾擦着嘴:“饱了,走吧,别耽误你时间。”

    景红秀嘴皮动了动,想说什么却没说出了。

    出了餐馆,看了他一眼,骑上电摩先走了。

    江帆一直目送她消失在人流中,心里挺不是滋味的。

    过了一阵,才给秘书兼司机打电话。

    周日。

    陈云芳还在跟房主谈判,曹光想出条毒计,找人举报有人在居民楼搞电信诈骗。

    官差上门,二话不说将躲在两套房子搞地下工作的人连人带设备全带走。

    杨路裕接到通知后,差点没把肺气炸,打电话大骂曹光。

    这一招太狠了。

    电信诈骗这种事情,官差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又不是正规的办公场所,只要有人举报,肯定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带回去审查一番,人没问题可以先放出来。

    可设备要回来就得大费周折了。

    没几个月想都别想。

    怎能不气。

    晚上。

    江帆接到汇报之后,很是表扬了老曹一番。

    连成本都省了。

    唯一需要支付的成本就是举报人的好处费。

    毕竟如果查无此事,举报人也会麻烦。

    周一,股市踩着点准时上班。

    中阳股份直接被顶到一字板涨停。

    明天主力要跑,今天的一字涨停板真是气势如弘。

    弹幕上不少散户吵吵着要妖,纷纷追进来。

    江帆不怕主力跑路,他在意的是身份好像暴露了。

    根源是上了龙虎榜。

    交易席位就是他的身份,只要不出就会被人记着。

    谁也不想给别人抬轿子。

    本来主力是不跑的,因为他的原因,主力要提前跑路。

    还有甲方。

    江帆想好好玩一次。

    能挣多少钱都不在意了,就想好好体验一次当主力的感觉。

    钱天天都在挣,躺着就能来。

    主力可不是天天有。

    这天,江帆一连又开了七个账户。

    把剩下的资金分散到了其他八个账户上。

    (2015年4月13日—2016年10月15日一人可开20个证券账户)。

    还给两个小秘的账户上也转了一笔资金。

    姐妹俩不明白:“江哥,还开账户干嘛?”

    江帆道:“资金得分散,我要一直不走,股价拉的越高就越不好跑,后面进来的资金都怕我随时砸盘跑路,到时谁敢接盘,所以得分散资金,化整为零躲起来才好跑。”

    姐妹俩都恍然,又问:“那把资金转到我们账户上干吗?”

    江帆解释:“单一股东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超过5%就得举牌,也就是公告,再想卖的话得六个月以后才能卖,就等于被暂冻结了,中阳股份总市值才三十几个亿,我的账户最多只能买一亿七多点,再多就得举牌了,所以得用你们的账户来买。”

    两个小秘纷纷头疼:“好复杂呀!”

    江帆摸摸脑袋:“让你们多学习,到现在还稀里糊涂的。”

    裴雯雯嘟囔着:“我们会买会卖就行了,学这么多干嘛!”

    裴诗诗弱弱问:“江哥,你把这么多钱转到我们账户上,就不怕我们卷你钱跑啊?”

    江帆左右瞅瞅:“那你们会跑吗?”

    裴雯雯眼珠儿一转,随即泄气:“我不敢跑。”

    江帆摸摸脑袋,又看向裴诗诗。

    裴诗诗也泄气:“我也不敢。”

    这才像话。

    女孩子胆小点挺好,不然胆子太大了敢吃天。

    那还了得。

    下午。

    到公司后召集高管开会。

    先议了下给y使绊子的事。

    江帆又表扬了曹光,让曹光盯住别放松,能拖多久算多少。

    然后讨论内测的事。

    产品其实已经上线,只不过现在还处于测试阶段。

    想要做好一款产品,必须要不断的打磨完善。

    公投也弄好了,除了开发团队的人,其他所有参与内测的人都可以投票。

    公投只有一周时间,最终得票最高的被采用。

    三位开发团队的负责人表面上一团和气,私底下始终在较劲。

    这不但是名誉之争,也是利益之战。

    没有人会主动认输。

    计划是这样的,先公投决胜负,下周一得出结果,然后三支团队三合一,三个app也要三合一,最终只剩下一个,然后继续打磨完善,元旦正式上线。

    还两个月时间,步骤排的明明白白。

    还有一个事是收购两个短视短应用,都是创业公司的,一个是去年上线的,一个是今年年初上线,产品做的不怎么样,但积累的内容还挺多,素材库里有些资源不错。

    可惜前景不明,不受资本青睐。

    苦苦支撑,砸锅卖铁咬牙也撑不下去了。

    一个是京城的,一个是申城的。

    收购公司比较麻烦,特别还是外地公司,一堆麻烦事要处理。

    资产处置,人员安置等等都有的忙。

    商量半天,各自领了任务去忙。

    曹光带队去了申城,顾锋带队去了京城。

    开发工作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打磨和完善,不需要他们这些头头再继续跟着了,正好派出去谈收购,除了技术人员,还有财务和法务人员也一起过去。

    把工作安排完,江帆坐在办公室思索上下级之道。

    又琢磨出点道道来。

    老板这种生意,其实就不该天天来公司。

    就像在明博化工时,主任不来,工作天天干的好好的,一点问题也没有。

    主任一来,各种问题就出来了。

    认真反思,其实还是心态问题。

    其实工作该怎么干,下面的人早就驾轻就熟,都知道怎么干。

    领导不在,下面的人虽然有时会开小差,但工作却不会拉下。

    领导一来,这个要请示那个要汇报,光顾着揣摩领导的心思去了。

    所以有个普遍现象,领导不在一切顺畅。

    领导一来鸡飞狗跳,手忙脚乱。

    换位想想。

    现在手下这些高管,个个都是行业精英,工作该怎么干其实不用老板教,只要把握好大方向,盯着一些关键环节别发生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就行了。

    细节工作大可不必指手划脚。

    否则中会越管越乱,高管们集体咸鱼变成工具人。

    这可不行,拿着年薪当个工具人可不行。

    想通这点,江帆就不想在办公室坐着了。

    跑到寻梦参观一圈,员工又多了,办公的地方也越挤的,感觉寻梦的员工比抖音科技的员工苦逼的多,技术人员死气沉沉的,一点活力都没有,这点跟抖音科技的员工一样。

    好像除了写代码什么也不会。

    跟老黄交流了一下管理,觉的老黄不愧姓黄。

    黄世仁的后代。

    寻梦的员工待遇可比抖音科技差多了,工资也差了一截。

    毕竟老黄是个穷比,虽然从江帆这拿了一亿,但拼夕夕现在烧钱比抖音要猛的多,一个亿也只是杯水车薪,等后面开始大规模推广的话,肯定还要融资的。

    不然拿什么烧,冥币可不行。

    “现在付费用户多少了?”

    江帆问老黄。

    “五百万了。”

    “真的假的,有这么多?”

    “真的。”

    黄老肯定。

    “成交量呢?”

    “单日已经近七百万了,年前有望上千万。”

    “淘宝多少?”

    “我也不太清楚。”

    江帆不信:“你搞这个的你不清楚?”

    老黄搪塞:“确实不太清楚。”

    江帆没有追问,准备回头去了解下。

    至于老黄说的这些数据,他也没有全信。

    毕竟他是资本。

    老黄可不会给他说实话。

    当然要加一点水分。

    回头了解了下,才知道老黄为什么搪塞不说了。

    淘宝加天猫一年的成交额不了解还不知道,了解了真是一跳。

    竟然是以万亿为单位的。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平摊下来一天得多少?

    难怪老黄不说。

    就拼夕夕现在的这点成交量,对淘宝来说真的连蚊子腿都算不上。

    而且这只是平台成交额,可不是营业收入。

    现在寻梦全靠资本赞助,不然根本没法玩。

    烧吧烧吧,等上市了就好了。

    晚上回家,两个小秘在追剧,一边追一边拿着纸巾擦着眼睛。

    连江帆回来都顾不上唱礼了。

    江帆过去瞅了一眼,问:“看啥呢,还都看哭了。”

    “花千骨!”

    裴诗诗泪眼婆娑道:“江哥,白子画和花千骨的命运太惨了。”

    裴雯雯则忿忿:“怎么会有霓漫天这么恶毒的女人,简直坏的流浓。”

    “……”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如今看来两个小秘也不例外。

    追个剧也能追的哭鼻子,还有闲心情同情虚构的人物。

    要不是哥逆天改命,你俩的命运不比那两个傻缺好上多少。

    周二上午。

    江帆早早坐在了电脑前。

    裴诗诗今天也没去驾校,和裴雯雯一起坐电脑前。

    九点半一开盘,中阳股份高开高走。

    两个小秘盯着盘面,还有点小紧张。

    江帆却很放松,只管盯着主力。

    某写字楼。

    刘旭洋也盯着盘口,看着股份一路拉升。

    眼看股价涨幅超过了5.1%,终于发出交易指令:“出货,拉升到23.8直接砸盘。”

    “收到。”

    几个交易员振了振精神,当即做好准备。

    “狗东西,吃屎去吧!”

    刘旭洋骂了声,准备狠狠摆那个跑进来捣乱的搅屎棍一道。

    本来计划中还有两个涨停板的,可被这根搅屎棍搅的难以收拾,只能提前跑路。

    一边拉一边出,股价很快涨到了23.31,不少散户追了进来。

    成交量在放大。

    明显主力在出货了,不然哪来的成交量。

    四季花园。

    “江哥,交易量放大了。”

    两个小秘一直盯着盘面,看到卖牌上卖单增加,立刻报告。

    “砸盘。”

    江帆一直盯着主力,自然也看到了,当即发出了指令。

    两个小秘既兴奋又紧张,单子早填好了,点下鼠标就挂了出去。

    戏剧性的一幕出现。

    三万多手卖单挂跌停价砸了下去,瞬间将买盘上的所有买单一扫而空,正在上攻的股价像是被人兜头给了一棍,直打了个闷头闷脑,直接从云端掉了下来,从高空俯冲。

    三十多亿的盘子实在太小了。

    七千多万的抛盘对于这样的盘子来说简直就是巨量。

    散户根本无力承接,除非有新的主力进场承接。

    可哪来的主力。

    本来就是主力诱多出货,骗进来了一些无脑追涨的散户。

    哪能接得下七千多万的巨量抛单。

    股价不崩才怪。

    股价崩了,散户们的心态也崩了。

    追进去的散户们在惨嚎。

    还没来得及追进去的散户吓出一身冷汗,连滚带爬逃上岸旁观。

    “我草,这个大傻笔!”

    刘旭洋这次真的吐血了。

    实在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真是个大傻笔。

    砸崩了谁都跑不掉。

    这纯粹就是来恶心人的。

    “接住!”

    刘旭洋咬牙切齿的,绝对不能崩,否则根本跑不掉。

    三万手买单第一时间打出去,接下了江帆的两万多手卖单。

    所有弹药用尽。

    刘旭洋眼睛有点红,死死的盯着盘面。

    可然并卵,三万手买单依旧没能托住股价,再加上被吓坏的散户纷纷出逃,下方却无人承接,股价依旧在一路逛泄,眼看托不住,当机立断拿出手机打电话。

    “把股价托住,不然一起死。”

    “来不及,调集资金没有那么快。”

    “真是一群猪,要你们何用。”

    刘旭洋骂了声,气的肝都疼,挂了电话继续打。

    “老李,帮我出五千万托住中阳股份的股价,完了利润分你三成。”

    “你搞飞机呢,那砸盘的不是你?”

    “我还没出来,是一个跑进来搞事的搅屎棍。”

    “不干,少给老子挖坑。”

    “真的不是我,利润分你一半……”

    刘旭平牙齿都快咬碎了,给出五成利润,心都在滴血。

    “艹,跌停了。”

    “……”

    刘旭洋彻底说不出话来。

    股份跌的越快,出逃的散户就越多。

    就这打电话的功夫,股价已经被按死在跌停板上。

    欲哭无泪。

    ……

    四季花园。

    “江哥,跌停了。”

    两个小秘报告。

    “嗯!”

    江帆嗯了一声,心里其实是懵逼的。

    股价竟然直接跌停,着实有些出乎预料。

    本来只是想给主力点颜色看看,把股价砸到一个相对较低的位置,等主力出货时,再重新接回来换成一次换手,这样就不会再有人盯着他了。

    却没想到这个主力竟然这么菜,连三千多手都接不住,彻底给砸崩了。

    换个角度来说,江帆给散户当了次**。

    今天可是主力跑路,要不是他直接砸崩,还不知道多少散户要成为主力的挟盘侠。

    “江哥,接不接了?”

    两个小秘请示,也很意外,竟然跌停了。

    江帆考虑了下:“接吧。”

    今天接还是明天接都没啥区别。

    主力明天肯定是要拉高出货的,不管是借贷还是找人托市都会跑。

    今天已经吃了一个跌停板还多,为了托市又在高位吃下了三万手,不把股价拉起来主力是不可能出的,还不如今天在跌停板上多收集点筹码。

    两小秘答应着,开始在跌停板上捡筹码。

    今天这波杀跌,韭菜们吓坏了。

    其实早早割肉出局也好,不然明天主力拉高出货没准又得吃一个跌停板。

    今天跑了,还能少赔点。

    至于那些没进来的韭菜,就更幸运了。

    否则追进来又是被割一把的命。

    果然。

    次日开盘,中阳股份高开高走,弹幕上股吧里倒处流传着一个声音,昨天主力已经砸盘跑了,不过有新的主力进来了,中阳股份即将迎来第二次大行情。

    事实也确实是如此。

    昨天收盘之后,中阳股份登上龙虎榜。

    卖一卖二席位不少人都有印象,正是之前杀进来的神秘主力。

    而昨天有资金接下三万手大单,要说是又有主力进场接力也没有错。

    奈何韭菜们被昨天那波杀跌给吓坏了,都不敢追进来。

    江帆趁机进场,在下方接筹码。

    午盘开盘之后,主力货出的差不多了。

    眼看股价即将翻绿,立刻把最后的子弹全部打了出来。

    万手大单砸盘,立刻把股价给砸到了水下,干脆翻绿。

    两个小秘兴高彩烈迎了上去,将万手卖单接下。

    临近收盘。

    “坐稳了,开始起飞了!”

    江帆万手大单扫货,股价开始从水下强势拉升。

    收盘前五分钟,股价从水下被强势拉升到涨停,十万手大单封住了涨板停,昭示着主力做多的决主和实力,弹幕上的吃瓜韭菜们纷纷表示牛批,也有后悔到把大腿拍烂的。

    竟然没敢上车,胆子还是不够大。

    中阳股份这几天的异动不少人在盯着。

    今天主力跑路,新的主力又进来接棒,顿时吸引了不少游资。

    南方某市。

    有人在打电话:“老张,中阳股份关注了没?”

    “一直在盯着。”

    “合力做一笔?”

    “看看情况吧,看这主力周五走不走。”

    “嗯,周五要是开板,那就进去打三进五,拉两个涨停板就走。”

    ……

    周四。

    中阳股份被顶出了一字板,依旧十万手大单封住涨停板。

    游资和牛散在盯着,这主力真特么钱多啊!

    小散和韭菜们则蠢蠢欲动,又是两个涨停板了。

    只是之前被反复杀跌记忆犹新,敢追进来的实在没几个。

    周五一早。

    江帆坐电脑前发愁。

    中阳股份又顶出了一字涨停板,可江帆坐在电脑前却在暗暗发愁,因为开盘之前他看到的结果出现了背离,这票下周一要停牌,不知道什么原因,彻底要玩犊子。

    板上是五万手封单,全是他的资金。

    没有多少承接,就算想跑也跑不掉。

    主力不是散户,说跑就能跑。

    上亿的资金没有人承接,强行砸盘出逃的结果只有一个。

    那就是按死在跌停板上。

    中午饭都没胃口了。

    直到午盘收盘前半小时,涨停板上忽然又多出许多封单,直接叠到了十万手,江帆顿时大喜过望,可算有冤大头进来了,当即发令:“准备跑路!”

    裴家姐妹还挺愣神:“江哥,现在要跑啊?”

    “跑,再不跑没机会了。”

    姐妹俩哦了声,反正不想动脑子,执行的很到位。

    江帆喊一二三,五万手封单同时撤掉。

    然后先从持仓量最大的账户开始一键跌停板清仓,能跑多少是多少。

    一人操作三个账户太麻烦了。

    切换窗口需要时间。

    有这时间,足够板上的封板资金撤单跑路了。

    江帆只希望尽量多跑点,不要全部被套。

    不过……

    板上的封单资金似乎一直在增加,跌停板打开了,但很快又被拉了回去封住。

    弹幕上有人在叫嚣,又有新主力进来了,三进五板稳了,赶紧冲啊!

    按捺不住的散户们终于不犹豫了,趁着周五尾盘纷纷追了进来。

    江帆点同情这些韭菜们,老老实实看戏不好,非得上赶着冲进来被关小黑屋。

    怪的谁来?

    江帆可管不了别人,先跑了再说。

    “江哥,为啥要跑路啊?”

    两个小秘很是费解:“周一再赚个涨停板跑不好吗?”

    “别贪心,该收手时就收手。”

    江帆不能说股票周一要停牌,不然要出问题。

    两小秘哦了声,就不再问了。

    南方某市。

    “搞定,主力走了。”

    “嗯,下周二拉涨停板出货走人。”

    盘后。

    村长放出了黑天鹅,发布公告称,近期天阳生物等股票价格短期内异常波动,市场高度关注,村长已对有关异常交易立案调查,点名要求部分妖股停牌核查,引发市场恐慌。

    近期妖股不断,有些妖股更是被炒出了十个涨停板。

    一直不见村长发声,都以为村长短期内不打算管了。

    毕竟下半年来被割的太狠了,市场需要人气。

    没想到今天忽然放出黑天鹅,而被点名停牌的名单上中阳股份赫然在列。

    接盘的游资牛散们眼前发黑。

    追进去的散户直呼无了。

    江帆直呼好险。

    怪不得周一会停牌,原来是村长出手了。

    还好。

    总算跑出来了。

    周六。

    裴雯雯去医院拆了石膏,瘸了半个多月,总算能自由行动了。

    江帆带着姐妹俩去了一个户外的露营地,听说那里能睡帐篷比较好玩。

    ps:8600字送上,求月票,以后再不大篇幅写股票了,估计大家也烦了~~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