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00章 工资卡交出来
    病房。

    “行了,你躺着吧!”

    江帆起身走人:“等出院了再来看你。”

    “行了行你你赶紧走吧!”

    贾明亮觉的臊的慌,赶紧挥挥手:“莹莹,你送一下。”

    “有啥送的,不要送了。”

    江帆出门走人,沈莹莹还是送到电梯口才回去。

    到了病房,对贾明亮道:“老公,我怎么觉的你这个同学不太对劲啊?”

    贾明亮道:“哪里不对劲了?”

    沈莹莹道:“我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你这个同学和其他同学不一样。”

    贾明亮道:“当然不一样了,毕竟我俩一个宿舍睡了四年,肯定会有些不同。”

    “不是这个!”

    沈莹莹道:“你有没有感觉他不像个上斑的?”

    贾明亮愣了下:“那像什么?”

    沈莹莹道:“感觉像个领导。”

    贾明亮想了想,恍然:“有可能,不过混个小领导没啥吧?”

    沈莹莹点点头,心里还是觉的不像个小领导。

    ……

    楼下。

    江帆站在门口打电话,竟然没人接。

    搞飞机呢?

    电话都不接了。

    这秘书胆子越来越大了啊,连老板电话都敢不接了。

    江帆满心槽点,又打一遍,还是不接。

    只好黑着脸去了停车场找。

    结果刚转过一个弯,就看到前面围了一群人。

    正好顺路,就过去瞅了瞅。

    结果却看到吕小米站一边气的脸通红,差点惊讶坏了。

    “你咋了?”

    江帆吃惊不小,连忙过去问情况。

    吕小米气的说不出话来。

    旁边有吃瓜的说了几句:“刚才大猩猩在强拽这姑娘,姑娘喊救命……”

    细节也不清楚,前面的没有看到。

    江帆眼皮子跳了跳,又问吕小米:“咋回事?”

    吕小米委屈又郁闷,就把经过说了下。

    江帆脸皮抽搐,来医院看个人也能碰到这种事情?

    过去看了看大猩猩,正张牙舞爪和几个见义勇为拉开他的男同胞理论。

    有个年轻人嘴皮子利索,用英语和大猩猩讲道理。

    说的什么江帆这种学渣也听不懂。

    只是脸色平静,心里早怒火翻腾。

    人冲动的时候,做事就容易不计后果。

    除非已经彻底没了血性。

    所以,江帆做了件比较冲动的事。

    趁着大猩猩不注意,走过去一记撩阴腿正中要害。

    这一脚用尽了全身力气。

    踢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一声野兽临死前的嚎叫。

    大猩猩像只大虾一样抱着下身躺在了地上。

    发生的太快了。

    围观的吃瓜群众有点目不暇接。

    仿佛听到了蛋碎的声音。

    “哎呀,小伙子怎么这么冲动。”

    有个大妈连连惋惜:“刚刚已经报警了,官差自然会处理,你这一脚下去,事情可就麻烦了,万一这家伙有个好歹,你也逃不了官司,唉,冲动了冲动了。”

    确实有点冲动。

    可不冲动还是年轻人吗?

    老话说酒壮怂人胆,其实钱才是男人真正的胆。

    不然脑子再热,也得考虑后果。

    可想想刚刚那一脚。

    也忍不住两腿一紧。

    踢的是舒服了。

    恶气也出掉了。

    可麻烦也同样来了。

    来留学的,真有点麻烦。

    江帆想了一下,走到一边给陈云芳打了个电话。

    把情况说了说,让她和杨甲琛尽快过来准备跟学校的人交涉。

    陈云芳一听就懵了。

    挂了电话,还有些难以置信。

    去医院看个人,也能碰上这种事。

    真不知该说是老板太冲动还是吕小米运气太差。

    这种事情,还是要借助舆论才好办事。

    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还真的需要舆论来监督一下。

    就算最终不会报道,但只要媒体表示一下关注,打电话询问一下就够了。

    如果是旅居的或者打工的,可能还会比较麻烦。

    但读书的,学校最怕这种事情,必然会想办法捂住。

    这就有操作的空间。

    只要人不告官不究,肯坐下来谈就好办了。

    最多赔点钱的事情。

    一边起身出门,一边脑子里已经飞快的想出了一条破局的办法。

    陈云芳叫上杨甲琛,迅速下楼直奔医院。

    到楼下时,已经给杨甲琛把事情说清楚。

    杨甲琛也无语,这年头真是怪事年年有。

    陈云芳把车给杨甲琛开,自己则上了副驾驶,琢磨一下开始打电话。

    江老板的意思是直接找学校谈。

    但陈云芳觉的直接找学校会很被动,还是要做一点准备。

    先让媒体整点压力,学校才会好好坐下来谈。

    搞行政的,怎么和媒体打交道陈云芳自然门清。

    而且人脉也有不少。

    车启动时,陈云芳开始打电话。

    “清姐,听说你们策划的那档节目正在拉赞助?”

    “是有这事,怎么,你们想要赞助?”

    “对啊,咱们下午约个饭详谈?”

    “约饭可以,说吧,是不是有啥事?”

    “是有个事。”

    陈云芳道:“二十多分钟前xx医院停车场发生了一起猩猩调戏侮辱女性事件,被人家同伴给打成重伤,这种时事热点,你们媒体是不是应该关注一下?”

    “你怎么会关注这事,跟你有关系?”

    “当事人是我们老板朋友。”

    “这样啊,那咱晚上先谈谈赞助的事吧!”

    “赞助没问题,咱是不是先办正事?”

    “这么急?”

    “是挺急,舆论不监督不太好办事。”

    “那好吧,我知道了,别放我鸽子,不然绝交。”

    “放心吧,放谁鸽子也不会放你鸽子啊!”

    陈云芳道:“我现在往医院赶,一会咱们医院见。”

    “好,我现在就过去。”

    “那就这样吧,一会再聊。”

    搞定一个。

    陈云芳继续打电话,一连找了七八家认识的媒体。

    有魔都本地的,也有线上媒体,甚至还有京城的媒体。

    谁没几个同学朋友。

    这种时候,就是要充分动用人脉资源的时候。

    和媒体打交道其实很简单。

    特别是市场化之下的媒体,只要不碰底线就没有钞能力摆不平的。

    而江老板别的都缺,唯独不缺钞能力。

    老板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作为下属,自然要将所有的因素都考虑到。

    把所有的资源都要调动起来。

    能力这种东西,平时是显不出来的。

    只有关键时刻,才能展现自身价值。

    赶到医院,官差已经到了。

    大猩猩直接被医院的担架抬进急诊。

    事情经过并不复杂,早就问清楚了。

    唯一的症结是江帆那一脚。

    都是冲动闹的。

    话说自从醒来一直很冷静小心,这是唯一冲动的一次。

    所以说冲动是魔鬼。

    不过江帆并不后悔,人这辈子总得脑袋发几次热。

    若一点血性都没有,那也太窝囊了。

    官差没急着把人带回衙门,大猩猩身份特殊,江帆要求等学校过来商量怎么处理,官差了解前因后果,打电话请示后,也留在了医院等,看看学校的态度再说。

    这种事不太好处理,最容易里外不是人。

    官差也很蛋疼。

    如果学校不想闹大,那就大事化小。

    如果学校不想放过,自然公事公办。

    已经打电话通知了,估计也快到了。

    陈云芳和学校的人几乎先后脚到了医院。

    这个时候,医院的检查结果也正好出来。

    情况不妙。

    可能要当公公。

    如果不是不合时宜,几位官差都想给江帆点个赞。

    太特么解气了。

    就是后果有点严重。

    这已经够上刑事了。

    双方了解了下情况,陈云芳立刻把学校领导请到一边。

    领导脸是黑的,这可真是祸从天降。

    不管结果如何,一旦被媒体捅出去,学校都得丢大人。

    现场已经来了几家媒体,就等在外面呢!

    “不知贵校想如何处理?”

    陈云芳问学校领导。

    “你们是什么意见?”

    学校领导反问。

    陈云芳道:“最好别闹大,不然对双方都没好处。”

    学校领导问道:“那外面那些媒体呢?”

    陈云芳道:“我们负责搞定。”

    “可以,那就私了。”

    学校领导也很干脆,出了这种丑事实在太给学校抹黑了,对方明显不是善茬,直接带着媒体过来,就是施压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这事都不宜闹大。

    不然闹的街知巷闻,乐子可就大了。

    一毛钱好处得不到,还得名声受损。

    脑子进水才会把事情闹大。

    “经济赔偿不能少。”

    学校领导又提出了要求。

    私了可以,但经济损失不能让学校来承担。

    “没问题。”

    陈云芳也十分干脆,同时开出条件:“但衙门那里你们负责去沟通。”

    “没问题。”

    学校领导一口答应,和官府沟通不是大事。

    学校这点脸面还是有的。

    只要那东西不闹腾,官府同样不想把事情闹大。

    双方火速达成一致,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陈云芳出去了一趟,把媒体的朋友们送走。

    学校领导则跟官府沟通,大事化小。

    最后,江帆和吕小米两个当事人去衙门做了份笔录就走了。

    这事算是告一段落。

    处理的很顺利,杨甲琛白跑了一趟。

    过了两天,陈云芳汇报,学校开出了价码。

    江帆很是痛快,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算事。

    只是那一记撩阴腿的价格有点昂贵,以后再不能用了。

    天气凉了。

    吕小米已经穿上了外套,黑色的职业小西装把小腰收的紧紧的,精明干练中透着一股子美丽动人,也难怪会时不时引来一些狂蜂浪蝶,颜值也是原罪。

    不过经此一事,陈云芳处理问题的能力让江老板刮目相看。

    很是表扬了她一顿。

    贾明亮出院了,和上个月的裴雯雯一样拄着拐子行动。

    海悦天府的生意依旧一天不如一天。

    江帆费了一番功夫,也没打听到出了什么问题。

    好像这事只有贾明和他妈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十一月中,裴家姐妹一边练车一边投简历面试,终于找到了第一份工作,张江一家it公司的小前台,估计是看姐妹俩是一对双胞胎,颜值在线,才降低门槛录用。

    话说前台放一对漂亮的双胞胎确实挺养眼。

    姐妹俩对工作很是热情。

    专门跑去买了身职业装,前台要穿这个的。

    再配上一双小高根,立马精明干练,成熟许多。

    “江哥,帮我看看衣服合身吗?”

    裴雯雯伸展胳膊转个圈儿,让江老板评价。

    “不错!”

    江帆贴了上去,先量了量小腰,真是细的一笔。

    再量了量臀围,还没发育。

    最后量胸围时,裴诗诗进来了,裴诗诗忙跑掉。

    “江哥,扎马尾好还是披着好?”

    裴诗诗扎了个马尾,也让江帆评价。

    江帆仔细审视一番,给出中肯评价:“马尾好看还是披着好看,要年着装和脸型,你俩脸型偏远,下巴比较尖,不管披着还是扎马尾都行,但穿职业装的话,还是马尾好点。”

    “我也去扎个马尾。”

    裴雯雯一听就跑进了卫生间。

    江帆拉过她姐,量了量腰身,觉的还要下功夫开发才行。

    收拾停当。

    姐妹俩精神焕发的去挤地铁上班了。

    江帆没开车送。

    他就看着,看两个小秘能坚持多久。

    当然,该制定的条约不能少。

    比如不能夜不归宿。

    比如同事聚餐提前报备。

    出差更要报备。

    不过前台貌似也没什么出差的机会。

    开发团队已经整合完了。

    三个团队合并,分成了若干个项目小组,正在磨合。

    三款产品也在整合,以徐枫团队开发的产品为框架,另外两款产品的一些优点也要吸收进来,继续打磨和完善,这个比较容易,关键是团队磨合需要一点时间。

    有些人不愿意屈居人下,离职走了。

    这是必然。

    下午,江帆去了趟上戏。

    田浩的浩艺传媒开张了,在上戏附近的一条胡同里的老旧写字楼租了几间办公室,条件简陋,但是房租便宜,江老板就给了五十万,得省着点用,还得尽快创收。

    没有资格大手大脚。

    就两股东,一个是田浩,占股30%,另一个是家空壳公司,占70%的控股权。空壳公司也有两个股东,裴家姐妹一人占股50%,老板不当,非要跑去干前台。

    办公司挺紧张,只有财务室和器材服装室是专用的。

    其他都是共用,包括田浩这个名义上的总经理也没有专用办公室。

    其实田浩到是想给自己搞一间办公室的,但怕被江老板削。

    只能忍着。

    创业初期,该节衣缩食还是得节衣缩食。

    至少态度得有。

    否则金主爸爸不乐意了,可就完犊子了。

    大猫小猫就两三只,除了财务是江帆从抖音科技派过来的。

    其他几个帮闲都是田浩找的,而且没有一个专职。

    都是从上戏找来的学生帮忙,省了工资。

    几台电脑设备,像是从二手市场淘来的旧货。

    还有一些摄影器材。

    江帆拿着看了一下。

    田浩在旁介绍:“这些都是买的二手货,比较便宜。”

    “不错!”

    江帆点头:“其他的你看着搞就行,交给你的任务不要给我忘了,从现在开始要多拍各种音乐类的短视频,把上戏的资源和人脉利用好,别浪费了这难得的机会。”

    田浩连声答应,没有本钱只能听金主爸爸的。

    坐了一阵,江帆又跟着田浩去考察了几家传媒工作室。

    田浩虽然还没毕业,也没啥资本。

    但早早就准备后路,在娱乐传媒这个行当认识的人还真不少。

    上戏本来就是个大圈子,这个圈子里形形色色啥样的人都有。

    这些传媒工作室的业务也是五花八门,有专门卖明星隐私的,也有写文案、制作各类短视频mtv甚至娱乐小报的,大部分都可以生产内容,是江帆要用的对象。

    抖音元旦上线,需要大量的内容。

    初期没有大量用户生产内容,只能找这些工作室之类的。

    晚上,江帆请了桌饭。

    回家的时候已经快九点半了。

    今天没带秘书。

    田浩找了个司机把江老板连人带车送回去。

    看着屁股上挂着w12的奥迪走远,一帮传媒人羡慕的直咂嘴。

    有钱人的生活,真令人向往。

    三百多万的车,这辈子不知道能不能奋斗一辆。

    所以说好车虽然不是必须品,但有时候也是必不可少的。

    如果今天江帆开一辆十万块钱的车来,这帮人可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今天酒没喝多,但也为熏了。

    回到四季花园,已经过了十半点。

    两个小秘早回来了,换了睡衣在沙发上玩手机。

    当然,主要是为了等江老板。

    不然早就上楼睡了。

    江帆进门换上拖鞋,到沙发中间一坐。

    两个小秘立刻坐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给他分享第一天上班的体验。

    裴雯雯说老板不像好人,看她俩的眼神不太对。

    裴诗诗说同事说话太直,一点都不留情面。

    江帆听了一阵,问:“工资卡办了吗?”

    “……”

    姐妹俩瞬间卡了壳,半天说不出话来。

    表情真的跟便秘了一样难受。

    最后一人交出来几张银行卡,破罐子破摔。

    不过姐妹俩也有小心思。

    没卡也无所谓,都在微信支付宝上绑着呢!

    一样能花工资。

    周四。

    江帆和曹光飞申城,准备去看看收购的小公司。

    到了机场,直接去了贵宾室。

    银行的黑卡确实很好用。

    到贵宾室,竟然看到了杨姿。

    现在还没几年后那么红,新四小花旦好像是明年的事了,戴着帽子,很低调,江帆打量几眼,活了两辈子,还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明星呢,多少有点好奇。

    杨姿发现之后,帽子又往下压了压。

    江帆到想认识一下,奈何人家不认识他

    只得作罢。

    ……

    申城的小公司规模不大,几十个人的小公司,在一栋老旧的写字楼里租了个不到三百平的办公室,所有人挤一起办公,处处透着股寒酸,据说已经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

    若非实在撑不下去,也不会卖身了。

    内容到是不少,好多图像素材正好可丰素抖音的素材库。

    比如一些贴纸之类,设计这些东西不麻烦。

    但很浪费时间,当然也费钱。

    把包收购挺划算的,虽然价格挺高,但能节省时间。

    负责人张康刚刚三十岁,没有大公司履历,一直在自己打拼,据说是图像处理方面的资深工程师,手下的四十多号团队人员大半都是图像处理方面的工程师。

    曹光建议江帆留下张康,在申这边成立一个专业的视频团队。

    申城人才资源雄厚,特别it行业的人才资源更是在魔都之上。

    互联网公司一定程度上来说拼的就是人才。

    抖音的产品如果真能做起来,未来就不可能局限在魔都一地。

    正好有这机会,在申城留个火种,将来好招揽申城人才。

    江帆征求和徐枫和吴艳梅的意见之后,又跟张康聊了聊,让他负责这才的分公司,团队人员想留的可全部留下,重新组建一支专门负责为图像处理提供技术支撑的团队。

    第一次来申城,江帆自然要好好转转。

    十一月的申城温暖如夏,比魔都暖和的多。

    初到贵地,自然不可能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体会。

    老有人拿申城和魔都作比较。

    其实没什么好比的。

    都不熟悉,就更没法比。

    江帆只看不说,张康给他安排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妹子带他逛,也是个程序员,人还挺活跃的,一改江帆对程序员又宅又直的印象,感觉这个小团队的年轻人比魔都公司的年轻人更有激情和梦想,敢想敢追求,这些细微的差别只有细致感受才能体会到。

    逛了三天,感觉城市很干净,绿化搞的挺好。

    还专门跑到企鹅总部参观了一下。

    可惜没碰到小马哥。

    周六晚上。

    江帆和曹光跟张康和几个骨干去一条夜市上撸串。

    大伙比较振奋。

    听说大老板身家几十亿,没想到还会跟自己这些苦逼的it民工吃这种夜市烤串,瞬间觉的大老板接地气,啤酒饮料搬上来,烤串点了一堆,听曹总监说段子。

    正嗨皮呢,一个妹子走过来,看到江帆时愣了下。

    迟疑了下,才问了一声:“你是江帆?”

    江帆一愣,抬头瞅了瞅。

    妹子穿着长袖牛仔,相貌平平,有点肉肉的。

    脑子里飞快的转了一圈,也没想起是谁。

    正了正身子问:“你是……”

    “你真是江帆?”

    妹子又问了声,见江帆点头,才道:“你不认识我了啊,我是杨秋霞。”

    “哎呀,好久不见,老同学你好你好……”

    江帆赶忙起身握手,多少有点尴尬。

    初中同学,名字记的,人是真不认识了。

    前世今生,加起来二十年没见过了。

    还能认的出来才怪。

    其他人见大老板都起来了,自然不好再坐着,也忙跟着站了起来。

    一直杯碟乱响,煞是壮观。

    搞的杨秋霞有点懵,和江帆握了握手问:“你这是……”

    眼神扫了一下跟着站起来的高管骨干们。

    江帆随口介绍了下:“都是我朋友,出来吃个晚饭,要不一起坐会?”

    “不了!”

    杨秋霞道:“我们已经吃过了。”

    江帆扫了眼走到门口停下往这边往的几个女生,点了点头:“你在申城多久了?”

    杨秋霞道:“快八年了,08年就过来了,你也在申城?”

    江帆笑道:“在魔都呢,周四才过来的,十年没见了,过的还好吧?”

    杨秋霞道:“就那样呗,在电子厂打工,富不了也饿不死,你大学毕业在干嘛?”

    江帆说道:“开了个小公司混口饭,也是半死不活的。”

    “你行啊!”

    杨秋霞很惊讶:“都开公司了,还是你们上大学的好。”

    江帆笑道:“有啥好的,现在老板不如员工,都是给员工打工的。”

    这话说的。

    曹光一帮人听的巨尴尬。

    到底谁给谁打工啊!

    杨秋霞瞥了眼,道:“留个电话吧,有空给你打电话。”

    江帆连忙给说了手机号。

    杨秋霞拨了下,听到江帆手机响起,才挂了电话挥挥手走了。

    江帆目送她出了门,这才回到位子上坐下。

    大伙等他落座之后,才纷纷坐下。

    曹光问道:“江总在申城还有同学啊?”

    江帆嗯了一声:“还不少,初中的,高中的,大学的,好有些在申城打拼。”

    曹光见他没有要多说的意思,就没有再问。

    江帆在申城确实有不少同学,但全都是失联状态。

    初中高中的不用说,好多年不联系了,早就联系不上了。

    大学的群里到是有,但不在一个城市,平时也很少联系。

    没想到今天吃个饭竟然碰上一个。

    电子厂的厂妹……

    貌似老家的好多人都在申城的电子厂打工。

    若干年过去后,这座城市却依旧无打工者片瓦容身之地。

    徒耗了青春和时间,带走了韶华和伤与痛。

    最后还是要回到老家找个人嫁了。

    江帆唏嘘一阵,很快把这些莫名其妙的念头掐灭。

    操不了人的悯,他只能顾好自己。

    周一。

    江帆和曹光飞魔都。

    回到四季花园,两个小秘还没有回来。

    中午只休一个小时,吃完饭就得上班。

    好在下午下班挺早,前台加班的时候不多,六点就能下班。

    昨天休息一天,姐妹俩去逛街了,买了几件衣服,还给他也买了几身,尺码什么的早就记熟溜了,成功把备用金降到四位数,让江老板又给支了一笔备用金。

    中午在飞机上没睡。

    有点小困。

    江帆睡了一觉起来,已经四点了,拿过手机一看,微信有裴雯雯的新消息。

    “江哥,我们晚上要聚餐。”

    后面还跟了个可爱表情。

    江帆琢磨了下,给回了一句:“嗯,不准喝酒。”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