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02章 割老美韭菜
    贾明亮租住的是一套两居室,老房子了。

    沈莹莹开的门,贾明亮拄着拐子站后面。

    贾明亮挺纳闷:“怎么来的这么早,你不上班?”

    江帆都愣了下,若无其事道:“我的时间比较自由。”

    贾明亮就狐疑,上班的能有这么自由?

    看来莹莹之前说的没错,果然是领导。

    不然哪能这么自由。

    在沙发上坐下,贾明亮问他:“你从哪听来的消息?”

    江帆问道:“这个重要吗?”

    “重要啊!”

    贾明亮道:“这事没几个人知道,怎么会传出去的,我得看看从哪走漏的消息。”

    沈莹莹泡了杯茶端过来。

    江帆说声谢谢,接过来放茶几上,道:“我一个同事说的。”

    贾明亮蛋疼了,摩擦着头皮:“连你同事都知道了,这怎么可能啊?”

    “我都知道了,有什么不可能的,再说世上哪有不漏风的墙。”

    江帆说着瞥了眼沈莹莹,这妹子坐在一边,脸上带着微笑听两人说话。

    笑容是那种礼貌客气但又带着距离的笑容。

    就跟飞机上的客姐一样。

    和你不熟。

    贾明亮起身道:“我这有点东西,你来看看。”

    说着起身去了一间卧室。

    江帆跟了进去,在电脑上看到了他嘴里说的资料。

    一个电子文档,里面是些捕风捉影的东西。

    还有几张照片,但说明不了问题。

    江帆很快看完,道:“你这些东西不行啊,力度不够。”

    贾明亮道:“我妈找了私家侦探在盯着呢,已经有了一些线索,里面东西是真的,就是还差一点证据,只要拍到证据,狗东西不死也得脱层皮。”

    江帆问道:“问题是能拍到证据吗?”

    贾明亮道:“没问题,已经趁那女人外出时装了针孔探头,但光有证据还不保险,天知道会不会石沉大海,所以还得找点网络水军,万一没动静就捅到网上去。”

    江帆又问:“这是把双刃剑,就算把人弄下去,你们也未必会好过。”

    贾明亮切齿道:“这个我妈已经想到了,反正这样下去最终都是要关门,大不了把店转了回老家,既然最终的结果是一样的,不把那狗东西弄个身败名裂怎么行。”

    江帆真的想说,有个这个的后爹其实也不错。

    但瞅瞅贾明亮脸色,就没把这个玩笑开出来。

    心里不禁感慨,一个女人能打拼出一番事业,果然不是侥幸。

    女人狠起来有时候比男人都要狠。

    不过生意人都以和为贵,不是被逼到绝境也不会选择这条路。

    还挺好奇,贾明亮他妈为何宁可单着,也不给儿子找个后爹。

    不过这事心里八卦一下还行,可不能问出来。

    江帆说道:“拿到证据了给我。”

    贾明亮问:“你真能找到水军?”

    江帆点头:“可以。”

    手下全是混互联网圈子的,找水军还不简单。

    甚至根本不用找水军,只要钱给到位,没有那些自媒体不敢爆的料,至少图片上的这位还吓不住媒体,估计也是岁数大了觉的混到头了,还想抓紧时间享受一下人生。

    不然过上几年人走凉茶,谁还认他是哪根葱。

    江帆问道:“你不是要找工作吗,咋弄下了?”

    贾明亮闷闷道:“不找了。”

    江帆就奇怪了:“怎么又不找了?”

    贾明亮道:“你看看我妈,这些东西本来不应该是女人承受的,可我妈还得扛着,我不能让莹莹将来跟我妈一样承受这些,所以我打算接我妈的班。”

    江帆连连点头:“你能想通就好,我要是有个这么能干的老妈,安安心心的等着接班他不香,脑子被门夹了才出去找工作,你就知足吧!”

    贾明亮笑呵呵,也不生气:“你有没有打算自己干?”

    “有!”

    江帆说道:“我准备做一款短视频应用。”

    贾明亮很惊讶:“你不懂互联网吧?”

    江帆笑道:“杭城马也不懂互联网!”

    “……”

    贾明亮挺无语,那能一样吗?

    但不好泼冷水,只得绕开这个话题。

    江帆坐了半个多小时才离开。

    没去物业,直接回四季花园。

    到了门口,忽然发现隔壁邻居家门口停了辆跑车,多少有点惊讶。

    一辆红色的保时捷911。

    大概率女人车。

    在这住了几个月了,隔壁邻居家的门一直锁着的。

    还以为没人住,没想到今天有人了。

    江帆扫了几眼,转几个念头进了门。

    时间尚早,还不到四点。

    两个小秘回来还得等一阵子。

    晚上有正经事,江帆不打算再出门。

    天气终于凉了下来,不用开空调了。

    江帆换上睡衣,泡了杯热茶,拿了本书看。

    学习是一个好习惯。

    要想和暴发户划清界限,不学习是不行的。

    学习让人思考。

    学习使人进步。

    等等……

    看了会书,眼睛就有点发酸。

    江帆一边思考人性,一边拿着杯子走到露台上放风。

    忽然发现楼下的草坪上有人散步。

    这是两家公共草坪,别人不会跑这来散步。

    不用想也知道是隔壁的邻居。

    仔细一瞧,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漂亮少妇。

    少妇身材娇好,上身一件收腰紧身的黄色长袖,腿上是牛仔铅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休闲鞋,个子和吕小米差不多,体态很妖娆,刚刚过肩的长发随意披散在脑后。

    五官因为角度原因,看不太清楚。

    尽管只能看个大致轮廓,也能看的出来是一位美女。

    少妇在草坪上散步,似是在思考问题,并没有发现有人在看她。

    江帆大大方方打量,在对方几次转身时总算看清了五官。

    一张精致的鹅脸蛋,五官很有形,眼睛很美。

    沉着冷静中带着份优雅从容,仿佛历尽千帆,洗去了一身浮华,留下的只有美。

    少妇似是有所察觉,抬头扫了眼,就看到了站在三楼露台上的江帆。

    微微怔了一下,冲江帆点了点头。

    江帆也点点头,端着杯子进去了。

    都被人发现了,自然不好再盯着人看。

    快七点的时候,两个小秘回来了,还打包了一堆饭菜。

    姐妹俩进来的时候,江帆刚下楼。

    职业装穿拖鞋,怎么看都觉邋遢。

    换一双小高根,气质立马就不同,清纯可爱中透着股端庄秀气。

    一种风格看的久了,偶尔换个味道也挺好。

    “江哥,隔壁是不是有人了?”

    裴雯雯一进门就问:“我看隔壁的灯怎么亮了?”

    江帆点头:“住进来一个女人,我下午看到了。”

    裴雯雯哦了声,问:“女的啊,漂亮吗?”

    江帆暗笑,点点头:“很漂亮!”

    裴雯雯就嘟囔了声:“又一狐狸精。”

    裴诗诗也问道:“多大岁数啊?”

    江帆说道:“二十多岁!”

    姐妹俩撇撇嘴,不想再问了,换了拖鞋吃晚饭。

    一模一样的两朵花,除了性格什么都一样。

    绝对值得拥有。

    吃过晚饭,姐妹俩收拾干净,上二楼洗澡。

    江帆也不敢开车了,特么的天天被黑。

    上了三楼。

    打开电脑看看资讯,就看到了村长刚刚发布的夜间通报。

    不少人被抓了,不是约谈教育,也不是传唤,直接联合官差抓了,其中天阳股份被抓了五六个人,不是高管就是中层,罪名是虚报业绩、巨额诈骗等。

    还有同犯某个私募控制人。

    看了这些人割韭菜所用的手段,江帆瞬间觉的自己真是个大善人。

    各种骗韭菜来接盘。

    比如找黑嘴什么的。

    再比如利用各种炒股群骗散户进来等等。

    手段真是让人不寒而栗。

    跟这些手段比起来,他靠财大气粗拉几个涨停板简直就是毛毛雨。

    不怪都说资本是把带血的刀。

    确实血淋淋的。

    “难怪炒股的十炒九赔,不赔才有鬼了。”

    江帆感慨,资本市场真的是大鱼吃小鱼最真实的写照。

    散户们被当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却还不自知。

    或许知道,但还是忍不住发财的欲望。

    都在被欲望所支配。

    没有理性,监管再严密也拦不住韭菜们送上门被资本的镰刀收割。

    出事的不光是天阳股份。

    还有其他几支妖股,这次被一网打尽。

    不少人面临的可能是十年以上的牢狱之灾。

    还有能让人倾家荡产的巨额罚款。

    这下好了。

    动作太猛,把船开翻了。

    还不知道要淹死多少人。

    江帆也湿了鞋,不过还好顺利上岸了。

    认真反思了下,觉的大a这池水还是太浑,不好太浪,或者再讲点情怀,割自家园子里的韭菜能有多大意思,能割到别人家园子里的韭菜那才是真本事。

    老美的园子就不错。

    韭菜绿油油的一片,长势可比自家的园子喜人的多了。

    也不用担心被家长请去喝茶。

    最多哪天割太狠了被堵在门外不让进。

    换个马甲继续割就行了。

    欧洲的外汇市场开盘了。

    江帆挥着镰刀,一边收割着不知哪里来的韭菜,一边坐等美股开盘。

    外汇是全球***市场,这里的韭菜并不局限于一地,全球各地的都有。

    说不准割的这些韭菜里,也有自家园子跑出去的韭菜。

    今天英磅/美元波动的比较剧烈。

    正适合割韭菜。

    正准备建仓呢,两小秘洗完澡上来了。

    姐妹俩都睡了睡衣,端庄秀气不见了,但越发娇嫩了。

    一个端着一盘葡萄,一着端着盘水果。

    一边坐了一个,裴诗诗喂葡萄,裴雯雯喂枯子。

    江帆觉的人生圆满,这辈子不算白活。

    裴雯雯把枯子剥开,给江帆喂几掰,自己再吃几掰,问:“江哥,咋又炒短线啊?”

    江帆说道:“我随便玩玩,不用你们忙活。”

    裴诗诗揪了个葡萄,塞他嘴里。

    味都混了。

    江帆也分不清葡萄和枯子到底啥味,问:“你们上班咋样?”

    裴诗诗道:“挺好的呀,领导和同事都挺不错。”

    “真有那么好?”

    江帆半信半疑,私企各种内卷。

    大公司还好点,至少面上能过得去。

    那些小公司才叫一个乱,池子越浅王八越多,各种倾轧。

    能好才怪。

    姐妹俩都点头:“真的呀!”

    江帆不大相信,准备等等再看。

    问了几句,背上有点痒痒,反挠了几下,道:“给我挠个痒痒。”

    裴雯雯把椅子往后拉了下,一只小手伸到背上给他挠痒。

    江帆偏了偏头:“诗诗也抓两下。”

    裴诗诗也把椅子右拉了下,伸出一只小手给他挠。

    姐妹俩一人挠半边。

    两只温软小手在背上抓来抓去,软软的痒痒的舒服的只想呻吟。

    连韭菜都不想割了。

    一边享受着两个小秘的贴心和贴身伺候,一边漫不经心的割着韭菜。

    快到十点半时,姐妹俩打着哈欠下楼了。

    江帆也将仓位清空,准备去美股吃大肉。

    今天的英磅/美元行情不错,追了两个大波段,镰刀挥舞的又准又狠。

    轻松割了三百多万。

    两套房子有了。

    起来活动了下手脚,坐到电脑前等了会,美股正式开盘。

    cobot是个什么鬼江帆不知道,他只负责割韭菜就行了。

    昨晚美股午盘,这支股票的成交量就在放大。

    江帆抢了一个亿的筹码。

    今天刚一开盘,多空双方就开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展开了激烈的交锋。

    多头明显占据上风,股价高开后就一路走高。

    空头则被打的节节败退,似乎难以招架。

    成交量在迅速放大。

    江帆没有急着进场,一边喝茶一边盯着盘口。

    多头的强势并没有坚持多久。

    很快,一张十万手的巨额卖单砸了下来。

    正在上张的股价被砸的直接掉头,向下急跌了一个多点,多头都被砸懵了,跟风炒作的先吓尿了,胆子小的纷纷先跑路,t+0的交易机制下市场变化更加莫测。

    买了随时都可以卖,就代表随时都可以跑路。

    眼看风向不对,果断割肉跑。

    所以趋势不好掌控,稍微一不小心就会翻船。

    随着空头发力,几千上万手的大卖单仿佛雪片般砸下来。

    许多见势不妙割肉的散户也改变了阵营,加入了空头的行列,开始砸盘。

    多头可不是软柿子,奋力反击收复失地。

    奈何叛逃者众,给空头赠送了不少弹药,一时气势如虹,在零轴线附近厮杀了足足二十多分钟后,多头最终还是没能挡住空头杀跌,股价被打到了水下,一路向下跳水。

    “开始抢肉了。”

    江帆也进场了,几百上千手的小单子不断打出去。

    可以看到,成交量还在进一步放大。

    很显然抢肉的并不止他一个。

    昨天的收盘价是13.68,现在股价已经被空头们砸到了13.45。

    看似空头气势汹汹,但下方的承接力度却非常强。

    只不过多头看上去有点招架不住的样子,给了空头们极大的信心。

    砸盘砸的不亦乐乎。

    多头在13.26的支撑位布下了防线,和空头展开了激烈交锋,分分秒都是几千万上亿的巨量成交,而换手率也被打到了惊人的8.6%,空头想一股作气将多头打暴。

    多头在抽冷子反击,杀的不可开交。

    江帆抢肉抢的不亦乐乎,一直到早盘收盘,已经抢了三十多万手筹码。

    比前两天加起来辛苦捡的筹码还多。

    抽空看了一下,结果没有出现变化。

    也就是说他的入场并没有影响到最终结果。

    江帆略略放心,午盘再看情况。

    起来续了杯茶,感觉有点小困。

    又不敢睡,怕一觉睡过头。

    只好杀进外汇市场,又割了把韭菜,等美股午盘开盘后继续杀了进去。

    午盘开盘之后,多空双方的厮杀达到了最高峰。

    空头连续大单砸盘,甚至连二十万头的巨额卖单都不时可见。

    有种一股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味道。

    多头在13.26布下的防线瞬间被破,被空头打了个溃不成军。

    “马上反弹了。”

    江帆盯着盘口,股价被砸破13.26的支撑位后,早就准备好的一张五十万手的超级大买单毫不犹豫的迎了上去,直接高位扫货,瞬间将卖盘上的盘单吃掉一大片。

    嘎!

    正在俯冲的股价像是被无人给一把拽住,瞬间刹停。

    “fuck!”

    “噢,不,该死的……”

    对面的漂亮国,不少写字楼里几乎同时响起了骂声。

    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巨额大买单给惊到了。

    然后,多头们集体爆发了。

    万手大单雪片般的砸下来,局势顷刻间反转,原本气势如虹的空头们被忽然爆发的多头瞬间打懵,股价在平移了一小段后,仿佛装上了引擎般,从水下迅速起飞。

    13.26

    13.68

    ……

    一个个失地在短短不到一分钟之内就被收复。

    股份在分时图上拉了一根夸张的垂直线。

    14.02

    14.89

    15.37

    一个个压力位被相继突破,股价涨幅已经超过10%。

    空头已经彻底被打懵,再无力阻击。

    成交量在缩小,股价坐在加速上冲。

    江帆看了一下持仓,刚刚的五十万手巨额买单只成交了一半,等其他的多头反应过来开始发力后,就再难抢到筹码了,跟那些专业操盘手相比,他的操盘技术实在差的一批。

    只能占了先手优势。

    拼技术真不行。

    好在先手优势才是最大的优势。

    短短二十分钟,股价被拉到了17.52,日内涨幅达到惊人的28%。

    这在大a是没法想象的。

    除了新股上市,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夸张涨幅。

    可美股出现了。

    所以说老美的金融市场是资本的盛宴。

    只要本事够硬,一夜暴富真不是梦想。

    当然。

    前提得是本事够硬。

    不然梦想就只能是梦想。

    非但暴富不了,甚至有可能一夜倾家荡产。

    今天的日内最高涨幅是38%,cobot股价会被拉到18.87附近行情才会反转。

    江帆第三视角全程监控,就在他大单扫货之后,结果已经发生了变化。

    股价被拉到18.24附近后行情就提前反转。

    很明显了,多头有了大资金进来,有人准备提前跑路。

    江帆资金太大,前前后后砸进去八个多亿,吃了六十多万手。

    这么大的资金,真要等到最高点跑路是绝对跑不掉的。

    因此,在股价突破17.52压力位,继续上攻时,就开始偷偷跑掉了。

    现在多头气势如虹,主力资金还没有开始跑路。

    江帆不敢大单平仓,把吃力的劲都用上,几千手一万手的偷偷跑,第一次把手速发挥到极致,一边偷偷平仓一边反手做空,准备再割一拨杀空的韭菜。

    一个人操盘太慢了。

    眼看股价即将突破18.02的压力位。

    已经有资金开始偷偷的跑路了。

    江帆忍不住了,再墨迹就得被堵在高位跑不掉。

    这个时候,哪还管别人的死活。

    当即大单出货。

    五万手的大单砸了下去。

    股价像是高速上的汽车被紧急刹停。

    但多头的气势还没歇呢。

    只是刹了一瞬,股价就继续往上冲。

    可是,卖盘上的卖单却越来越多了。

    空头的量能在增加。

    股价上冲的压力同样在增加。

    第二张五万手卖单砸下去时,对面漂亮国好几个地方又有人在fuck。

    股价没能冲到18.24,在冲到18.16时就再也上不去了。

    成交量在迅速放大。

    主力在跑路了。

    市场情绪开始反转,行情也在反转。

    “跑了!”

    江帆血液莫名沸腾,这会已经早就顾不上赚多少钱了,情绪完全被资本的惨烈厮杀给支配了,哪还想别的,眼看还剩下十三万多手,直接一键清仓全砸了出去。

    行情开始崩了。

    股价从珠穆朗玛峰上开始直线跳水。

    “fuck!”

    “该死的猪猡!”

    不止是漂亮国,全球各地都有骂声。

    被这个愣头青一样的傻缺给气到了。

    这张超级大卖单直接砸崩了多头的情绪。

    多头大军们在撤退。

    空头大军却在增加。

    多头的踩踏式出逃立刻引发了多杀多的惨烈剧面。

    江帆已经锁定目标,捧着茶杯,看着多头们互相踩踏出逃。

    原本今天这支股票的日内最高涨幅是38%,多头出逃反手杀空后,下跌幅度24%,上下的震幅是62%,如今因为他的翅膀扇动,多头没能将股价拉到预定的目标。

    但这波杀跌却杀的很惨烈,跌幅会达到惊人的31.6%。

    可惜杀空的时候没能抢到多少筹码,否则这块肉还会更肥。

    收盘前半小时,在股价被杀到-25.64%时,江帆提前平掉了仓位。

    不能太贪,不然被反逼空来不及跑可就乐子大了。

    本来准备了十亿美金弹药,但没能全部打满。

    杀空筹码太少,利润还不及做多的一半。

    综合利润43%左右,割了3.5亿美刀的韭菜,将将20亿人民币。

    江帆挺知足的,几栋楼到手了。

    可惜这样吃大肉的机会不是天天有,一个月也未必能碰上一次,不然每天割一茬,大点的小区都能好买好个了,甚至给国家捐艘航母也差不多够了。

    江帆心满意足,关电脑睡觉。

    今天熬的有点晚了。

    又是一夜好梦。

    第二天睡到快一点时才起来。

    洗了把脸出门,又碰到了隔壁的少妇邻居。

    两家的车位就隔着一道矮墙,女邻居该是刚从外面回来,江帆正准备拿车时,女邻居刚刚从车里出来,还牵着个两岁多的小丫头,看样子像她女儿。

    对了一下眼神,女邻居主动招呼:“你好,你是新住进来的吧?”

    江帆点头:“七月份搬到这里的,你是小区业主吧?”

    女邻居微笑着点头:“在外地待了段时间,最近才回来。”

    “再见!”

    江帆上车走人。

    坐进车里,还忍不住扭头瞅了几眼。

    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就像一个刚刚熟了的苹果,散发着诱人的甜香,亦像是一杯甘醇的红酒,散发着甜甜的味,令人不忍不住地浮想联翩;更像是一壶醇厚的龙井,散发着淡淡的芬芳,品尝过后是让人回味无穷的芳香,沁人心扉。

    魔都的漂亮女人太多了。

    这个女邻居更是其中的极品。

    也不知是父母有钱,还是老公有钱。

    透着股子优雅从容,气质养的很好。

    真的是太香了。

    是个正常男人,都忍不住要起旖念。

    江帆打火起车,一边琢磨着女邻居,一边驾车驶离。

    女邻居刚把门打开,扭头看了眼奥迪的车屁股,眼里带着一抹思索。

    这个岁数开a8,而且是十二缸的a8。

    还真是不多见。

    往后几天,江帆几乎每天都会碰到这个女邻居。

    知道了女邻居叫孙倩,女儿叫语涵,爸爸姓张,在外地做生意。

    舍此再无所知。

    裴家姐妹也跟女邻居照了面,不觉有点儿自惭形秽。

    只论相貌,孙倩并不比两个小秘强多少。

    但三十岁的少妇那种熟透了的气质和风情却非青苹果一样的裴家姐妹能比的,不但对男人有不小的杀伤力,对还未长成的小姑娘同样也很有杀伤力。

    裴雯雯甚至偷偷给江帆念叨:“江哥,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孙倩那样的?”

    江帆大方点头:“那样的女人没有几个男人不喜欢的。”

    裴雯雯嘟嘟囔囔的:“你们男人都吃着碗里的,盯着锅里的。”

    江帆摸了摸头:“可碗里的我也没吃到啊,你啥时候晚上来我房里?”

    裴雯雯苦着脸:“我有点害怕。”

    江帆问道:“你害怕什么?”

    裴雯雯道:“你是不是也想让我姐你去房里啊?”

    “这个……”

    江帆难以回答,立刻转移话题。

    心知肚明就好,不能说啊!

    得有默契,说明就不好了。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