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10章 准备干票大的
    江爸爸昨天才来过,今天又要来。

    搞的田浩也是提心吊胆,有点摸不着头脑。

    领导视察这种事情真的太影响工作效率了,可不接待又不行,只能叹着气,扔下手头的工作,准备迎接江爸爸,顺便把江老板吩咐的事情安排下去。

    心里那个琢磨。

    这是要搞哪样?

    可等看到江爸爸带着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姐妹过来。

    田浩立刻就明白了。

    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漂亮的妹子不难找,魔都满大街都是。

    一模一样的也不少,总是能碰到。

    但一模一样且颜值能担当的却不好找。

    “这是裴诗诗、裴雯雯!”

    江帆介绍了下:“控股公司的所有人就是她们俩。”

    “两位好。”

    田浩连忙招呼,心里那个难受啊!

    真不知该如何对待。

    姐妹俩的听字他当然知道的。

    控股浩艺传媒的空壳公司的两个股东嘛,怎么可能不知道。

    从结构上来说,这对姐妹是老板,他其实是个打工的。

    但实际上,鬼也知道这对姐妹其实就挂个名,真正做主的还是江爸爸。

    可不管怎么说,名义上的老板也是老板。

    所以才会头疼,到底该如何对待。

    姐妹俩也不知道该咋办,只好说声你好,就站在江帆身边不说话。

    江帆问道:“人安排好了吗?”

    田浩连忙指指身后两两个妹子,“安排好了。”

    江帆扫了一眼,冲两个打量他的妹子点了点头,才对两个小秘道:“让田总安排人带你俩先去公司看一下,我和田总商量点事,就不陪你们去了。”

    姐妹俩没意见,都点头。

    跟着两个妹子去了楼上。

    江帆却没进去,和田浩沿着街往前溜达。

    田浩比较纳闷,不知道大老板究竟要干什么。

    又不好问,只能把疑问憋在心里。

    搜肠刮肚地找些话题来应付,多是娱乐圈的八卦。

    毕竟是上戏的,接触的也多是娱乐圈的各种消息。

    江帆听的津津有味,前行了一阵,抬头看到了一家宾馆,立刻挥挥手。

    “你去忙你的,不用陪我了。”

    田浩有点小懵,这什么节奏?

    看了看江老板,有点犹豫是不是要走人。

    江帆又挥挥手。

    田浩最善察颜观色,这下确定了。

    大老板应该是有什么事不想让自己知道。

    当即麻溜闪人。

    哪也没去,找个地方一躲,等大老板走了再来。

    江帆路边站了一会,四下瞅了瞅,才进了宾馆,开了间房子等。

    艺浩传媒。

    裴家姐妹跟着田浩安排的两个妹子先到办公室看了看,就一个印象,寒酸,办公室小不说了,除了那些摄影的设备,连几件像样的办公设备都没。

    就连桌子都是旧的。

    一个妹子一边介绍,也分不清哪个是姐姐,哪个妹妹,道:“田哥安排了,让你们一个负责财务,一个负责艺人那一块,我先带裴诗诗小姐去看一下财务。”

    裴诗诗忙点头,跟着去了财务室。

    另一个妹子就知道剩下的是谁了,对裴雯雯道:“我带你去看看艺人基地。”

    裴雯雯本来也想跟过去,闻言问:“艺人基地干嘛的,不在这里吗?”

    妹子说道:“艺人基地是培训艺人的,离这边不远的。”

    裴雯雯哦了声,有点迟疑,问:“能不能等一会让我姐也一起去?”

    妹子说道:“也可以,不过财务比较麻烦,今天还不一定能看完。”

    裴雯雯疑惑道:“来的时候江哥没说啊,怎么这么快就让我姐接财务?”

    妹子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江总给田哥交待的吧!”

    裴雯雯问:“让我接艺人部干嘛?”

    妹子说道:“艺人部在各大平台的账号都是公司的,上面的数据非常重要,涉及到资金财务,之前是财务在统计,田哥让交给你负责统计,跟财务对接。”

    裴雯雯哦了声,踌躇了一阵,还是跟着妹子去了。

    财务室比较小。

    十几个平方的样子。

    两张桌子,还有好几个柜子。

    会计是抖音科技派来的,去留只听沈老板,别人谁也管不到,之前接到通知,听说有人来接财务,早就给沈老板打电话确认过了,没啥说的,先给裴诗诗看总账。

    没几个人的小公司,总资金才五十万。

    账目少的可怜。

    一张表就清清楚楚。

    裴诗诗没干过财务,但看个表格还是没有压力的。

    一边看一边听会计给讲,感觉也不难。

    算账比较简单。

    就是一些比较专业的东西需要学一下。

    看了一阵,电话嘀嗒一声,微信来消息了。

    裴诗诗打开看了下:“诗诗,雯雯呢?”

    裴诗诗俏脸红了下,立马就知道又是江哥搞的鬼。

    难怪雯雯被带走了。

    抬头瞅瞅,见会计停下了,没往她这边看。

    就给江帆回条消息:“雯雯去艺人基地了。”

    江帆很快就回过来:“你下来,沿着马路往前走五十米,这有个宾馆,我在这。”

    裴诗诗感觉脸发烧,还有点儿小慌。

    犹豫半天,才回了一个字:“好。”

    江帆又发一句:“拍一张工作的照片。”

    裴诗诗又不笨,立马就明白了,不由暗暗啐了口。

    江哥鬼主意太多了。

    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才对会计说:“那个,不好意思啊,我有点事出去下。”

    会计有点纳闷,但也不好多问,说了声好。

    江老板送过来的人,去干什么她也管不到。

    反正江老板没发话之前,她只能在这待着。

    进了电梯。

    裴诗诗脸蛋还有点发烧,心里暗嗔。

    江哥真的是太色了。

    大白天的,也老想那事

    裴诗诗想想都臊的不行,出了写字楼四下张望了一阵,唯恐碰到熟人,辨明方向后才沿着马路快步往前走,走了大约五十多米,果然看到了一家宾馆。

    稍微踌躇了下,才硬着头皮走进去。

    也没敢去前台,直接去电梯。

    进到进了电梯,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幸好前台没拦住问。

    上了八楼,数着门牌往前走,心里乱乱的,越想脸就越烧。

    到了806门口,迟疑了一瞬才敲门。

    刚敲一下,门就拉开了。

    江帆就在门口候着,把门拉开将她拉进去,随手将门锁了。

    裴诗诗红着脸,被他牵着走到床前,心跳加快。

    江帆坐到床边,让她骑在腿上,摸了摸头:“怎么了,还不好意思啊?”

    裴诗诗红着脸:“江哥,你怎么天天想着那事?”

    江帆笑道:“江哥馋你身子啊!”

    裴诗诗扶着他肩膀,臊的不行。

    悉悉数数。

    正来劲呢,裴诗诗的手机忽然响了。

    江帆差点卡壳,谁特么这个时候打电话。

    裴诗诗忙拿过手机,一看号码顿时心慌:“江哥,雯雯的电话。”

    江帆眼神示意:“接吧,就说在财务室学财务呢!”

    裴诗诗红着脸,真怀疑江哥这脸皮是不是城墙做的,说谎眼都不眨。

    更怀疑哪天这种手段会不会用自己身上。

    只是犹豫一瞬,就接了起来。

    不接不行,雯雯肯定会怀疑。

    “雯雯!”

    “姐,你在干嘛呢?”

    “财务室呢,干嘛?”

    “哦,你给我拍张照片发来看看。”

    “干嘛?”

    “哎呀,你快给我拍一张就行了。”

    “那好……”

    裴诗诗嘴上答应着,心里其实心知肚明。

    不禁佩服江老板的先见之明。

    连这也能想到,真是经验丰富啊!

    嗯……

    经验这么丰富,是不是也跟雯雯套路过自己?

    想了一遍,好像最近没和雯雯分开过。

    不过还是不太放心。

    把照片给裴雯雯发过去,手机放一边,搂住了江帆搂子,细细地问:“江哥,你是不是也和雯雯这么套路过我?”

    是有这么想过!

    但还没有来得及啊!

    江帆道:“有没有你自己不知道吗?”

    裴诗诗敲着他胸膛:“我哪知道啊!”

    ……

    裴诗诗还有些不大能放的开,一直背对着江帆。

    洗了个鸳鸯浴出来,只觉神清气爽。

    江帆正在穿衣服呢,手机响了起来。

    拿过来看了下,田浩打来的。

    随手接起:“田总!”

    田浩说道:“江总,培训基地看完了,下面怎么安排?”

    江帆嗯了一声:“我知道了,一会去公司再说。”

    说完挂了。

    裴诗诗也在穿衣服,也没问。

    穿好衣服,把头皮吹干,就被江帆牵着小手出了门。

    先到前台退房,然后裴诗诗去浩艺传媒。

    江帆打电话将田浩叫来,去上戏转了圈。

    裴诗诗听会计讲了半个小时的账目,裴雯雯就来了。

    上下打量她姐一阵,想发现点不对,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裴诗诗还有点心慌,脸上却很镇定,问:“你看我干嘛?”

    裴雯雯撇撇嘴,嘴上不好说,心里却想,看你是不是跟江哥偷吃去了。

    本来还想给江老板打电话的,但又怕江老板正在谈正事,就没敢查岗。

    过了一会,江帆回来了。

    问姐妹俩:“看的怎么样了?”

    裴诗诗苦着脸:“财务好复杂呀,我没干过,什么也不懂。”

    会计忙说:“公司太小,没那么复杂,几天就学会了。”

    真是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待了,上班远不说了,环境也差的一批。

    还是金星大厦的写字楼舒服。

    “你呢?”

    江帆又看向裴雯雯。

    裴雯雯:“我说的挺简单的。”

    江帆就点着头:“简单就好,走吧,今天就是带你们过来看一下,先抓紧考驾照,等拿到驾照想上班了再过来,要是不想来就再等等吧!”

    姐妹俩挺纠结。

    这里虽然人少,但认识沈老板的也不少。

    看那些人看自己的目光,就知道没想好事儿。

    可咋办呢?

    是重新找工作,还是来这里算了?

    一时纠结难定。

    回到四季花园,已经四点了。

    时间还早,姐妹俩出去买了些菜,回来准备晚饭。

    好久没做饭了,姐妹俩兴致勃勃,还给江帆炒了一盘牛肉。

    裴雯雯总觉的今天这事儿透着点蹊跷,旁敲侧击的想打探小情报,却没探出什么,只得作罢,找了个机会跑到三楼,拐弯抹角问江帆:“江哥,上戏的美女多不多呀?”

    “挺多!”

    江帆拿出手机:“来来,我拍了几张照片,你看看这几个怎么样!”

    裴雯雯虽然有点小精明,但哪是江帆这种经历过风雨的老狐狸的对手,做准备工作那是半点马脚不留,过去看了看手机,果然有不少照片,而且确实是上戏的校园。

    几组随手街拍照片,角度是斜着拍摄。

    看样子像是站在路边的绿化带里拍的。

    照片上是几个妹子,确实长的挺漂亮。

    “狐狸精!”

    裴雯雯只看了一眼,就气乎乎地跑了。

    江帆呵呵一笑,真是假的可爱。

    看了一阵资讯,就开始琢磨怎么才能吃到大肉。

    这次国际空头做空离岸人民币,结果他已经知道了。

    剩下的就是如何抓住这波看不见硝烟的金融大战抢一大块肥肉,操作好了,或许收购cmc的资金就有了,不然想在企鹅嘴里抢大肉可不是那么容易。

    那只鹅有资源渠道。

    他除了钱啥都没有,只能靠钱砸了。

    钱少了可不行。

    看了一个多小时的资讯,楼下雯雯在喊,该吃饭了。

    江帆起身下楼,到餐厅去吃饭。

    一边吃饭,一边听两个小秘念叨着驾校练车那点事。

    十一号要考试,本来裴雯雯提前了一步,结果因为脚的原因耽搁了一段时间,裴诗诗也把科二考过了,这次还是一起考科目三,要是一起考过便罢。

    谁要挂了,就得一个人去驾校练车。

    江帆既希望两人一起过,任谁挂了天天跑驾校都会心疼。

    三号周日。

    江帆没有出门,得空在家学习。

    天气又作妖了,阴沉沉的,还刮起妖风,冷的一笔。

    裴家姐妹早早又去了驾校,做事挺认真,练车也很下苦。

    江帆研究了一上午的金融,有点闷的慌,中午不想在家闷着,十一点的时候,给姐妹俩打个电话,开车去了驾校,准备接上两个小秘去下馆子。

    到了架校,才看到姐妹俩都穿的厚厚的,同款的白色羽绒服,裤子和鞋子也一样,就连头上的兔耳朵帽子也是一样的,又软又萌又可爱。

    等上了车,姐妹俩才摘掉帽子手套,搓着手小取暖。

    江帆埋汰她俩:“让你们老老实实先把驾照考了再想其他的,非不听我的话,现在知道冬天学车遭罪了吧?脚冻不冻,把鞋也脱了,暖一下脚。”

    “就脚冻,别的不冻。”

    姐妹俩苦着脸,把鞋脱了,放暖风口吹脚丫。

    话说魔都其实没有那么冷,穿厚点在外面时间不长是不会冻的。

    可问题架不住时间太长啊!

    外面站的时间长了,别的都好说,脚还是会冻的。

    就算一直在原地蹦,还是扛不住。

    江帆把暖风给开到最大,吹了五六分钟,才开车上路。

    到南京路先吃午饭,然后去逛街。

    江帆很少逛街,陪女人逛街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

    好多衣服还是姐妹俩给他买的呢。

    在魔都这应该是第一次陪两个小秘逛街。

    裴雯雯很纳闷,转了个圈圈蹦跶了两下,问:“江哥,逛街干嘛啊?”

    江帆道:“给你俩买几件衣服。”

    姐妹俩很诧异,今天是怎么了,还有这好事?

    裴诗诗问:“你买还是我们自己买啊?”

    江帆明白她的意思,说:“记到账上,算你俩的负债。”

    裴雯雯撇撇嘴。

    裴诗诗偷偷瞪了他一眼。

    人都给霸占了,竟然还给叠加债务。

    太可恨了!

    当然就是想想。

    姐妹俩其实已经不在乎债务了,就算负债再翻上十倍又如何。

    还不是日子一样过。

    转了一圈,姐妹俩一人买了两件羽绒服,还有裤子鞋子之类,其实没逛多久,基本上看中了就买,前后不过半小时,就买了一大堆,一人拎着几个袋子。

    江帆没有给女人拎包的习惯。

    姐妹俩也早习惯了,自己拎着纸盒袋子。

    上车还苦着脸:“花两万多,几个月的工资又没了。”

    江帆回头瞧瞧:“那就好好工作,表现好了给你俩加薪!”

    裴雯雯瞪大眼:“江哥,怎么才算表现好?”

    江帆给了个神答案:“自己领悟。”

    姐妹俩撇撇嘴,其实已经没有工资概念了。

    都是生活的小情调。

    晚上。

    吃过晚饭,姐妹俩拿着小本本,给江老板报账。

    姐妹俩一本正经的汇报。

    江帆也一本正经听。

    看到账上有一笔不明来历支出,就问了下:“这个棉宝是什么东西?”

    姐妹俩对了个眼神,都不解释,翻到了下一页。

    江帆左右瞅瞅,觉的有点问题。

    完了上楼电脑上查了下,才知道棉宝是什么鬼。

    两个憨憨。

    学会假公济私了啊!

    四号周一。

    姐妹俩照旧去练车,江帆继续宅着。

    今天是各地金融市场开年第后一个交易日,大a迎来了交易史上里程碑的日子,根据规定,沪深300指数触发5%熔断阈值时,三家交易所将暂停交易15分钟,而如果尾盘阶段触发5%或全天任何时候触发7%则暂停交易,直至收市。

    9:30,两市低开低走,很快,在2015年损失惨重、期待2016年开门红的股民们就遭遇了当头一棒,股指在巨大的抛盘打压下不断走低,接连击破3500和3400整数关,终于在午后开盘的13:13跌破5%,触发了熔断,15分钟后,重新开盘的股市继续下跌。

    只用了六分钟跌幅便扩大至7%,触发熔断,三大交易所暂停交易至收盘。

    新开年第一天,股市便遭遇了血洗。

    与此同时,外汇市场同样风起云涌。

    和股市相比较,外汇交易和操作要更加复杂,关注的人也比股市要少的多,而跟股市的大跌相比,这片看不见硝烟的战场才是资本市场的绞肉池。

    新开年首个交易日,国际空头们对离岸人民币汇率发动了猛攻,离岸人民币汇率从年前6.5428直接跌破6.6这一关口,贩值超过600点。

    江帆刚入市时,上下震幅100个点,配上100倍杠杆,就可以实现资金对翻了。

    600个点是什么概念?

    当然现在资金规模上去了,和只有几万美金时不可同日而语。

    国际空头准备抢钱。

    江帆也准备抢肉了。

    最近两个月偷懒了,资产翻倍速度严重拉垮,十一前海外资产就超过了十一,到现在才翻了个倍,虽然有资金规模扩大导致收益率下降的因素,但也确实偷懒了。

    没怎么勤奋割韭菜。

    确实有点咸鱼。

    这次准备干票大的。

    目前外汇账户上只有五亿美刀,杠杆也被一降再降,只剩下五倍。

    五亿美刀,只能撬动25亿美元的弹药。

    远远不够。

    江帆不急,调集资金等待最佳入场时机。

    现在还不到入场的时候。

    晚上。

    吃过晚饭之后,江帆早早坐在了电脑前。

    两个小秘收拾完后,也上来坐到电脑前,准备调集资金。

    电脑还没起来。

    裴雯雯问:“江哥,今天要炒美股吗?”

    “不炒美股了!”

    江帆说道:“最近外汇有大行情,做外汇。”

    裴雯雯哦了声,有点提不起兴趣。

    江帆又道:“你俩七号不要去驾校了,给我帮忙。”

    姐妹俩答应着,一天问题不大,已经练的差不多了。

    江帆想起另一件事,说:“咱请个保姆吧,以后你俩要上班了,总得有人干活。”

    “不要!”

    姐妹俩异口同声的拒绝。

    江帆念头一转,很快明白过来。

    想想也对,家里这情况确实不太适合请保姆。

    多个外人,姐妹俩肯定不自在。

    指不定背后怎么议论呢!

    不请也行。

    他到是无所谓,只要姐妹俩不怕辛苦,怎么都行。

    ps:6000字送到,求月票,继续码第二章。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