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33章 妹夫
    江帆是6月20号进京的,提前了三天。

    来接机的是京城分公司的一位管理层,开了层奥迪a4。

    到了下塌酒店,刘晓艺在酒店大堂等他。

    这美女上身一条略显宽松的白短袖,下身是一条半身碎花长裙,没穿高跟鞋,穿了双白色休闲鞋,半截小腿纤细匀称,加上高挑的身材,清新闲适中透着自信优雅。

    气质这种东西,多数时候与生俱来,模仿不来的。

    江帆对比了下,发现吕小米和刘晓艺是两种不同的类型。

    颜值都差不多,区别只在气质。

    刘晓艺是大家闺秀。

    吕小米是小家碧玉。

    各有各的味道,难说谁能更胜一筹,看个人审美和喜好。

    楼下没有多说,上楼进了房间,江帆才仔细打量刘晓艺。

    刘晓艺给他订的总统套房,一点没给他省钱的意思。

    “你这么看我干嘛?”

    被男人注目的久了,刘晓艺早就习惯了,一点没不自然。

    反而很享受异性的注视,所谓女为悦己者容。

    当然,前提是目光不能龌龊,还得是不厌恶的人。

    江帆目光清正,纯粹就是欣赏:“你这身打扮看着挺普通,但又不普通,着装穿搭也是一门学问,你这衣服配的好,就算不用上班,去直播平台开个账号教人搭配服装,随便卖卖衣服收入也不会低,怪不得现在美学也成了一门专业。”

    “谢谢!”

    刘晓艺心情挺美的:“不过直播就算了吧,不适合我们这种人。”

    江帆问道:“觉的很低俗?”

    刘晓艺道:“说低俗感觉是偏见,但我还不至于靠陪人聊天取悦别人来养活自己,就不跟那些网络主播们抢饭吃了,最近南海的局势你关注了没有?”

    江帆喝了口水,道:“关注了,你也在关注?”

    刘晓艺点点头:“感觉挺难的。”

    江帆说道:“落后就要挨打。”

    刘晓艺挺纳闷:“这是又闹哪样呢?”

    “谁知道!”

    江帆知道一点,多年后看过一篇详细的分析,但不能说:“这些国家大事,咱们老百姓就别操那个闲心了,也操不了那个心,你一个女人怎么会关注这些?”

    刘晓艺道:“新闻上天天报道,想不关注都难。”

    话说最近南海风云突变,漂亮国几艘航母开进南海,来势汹汹,三大水军主力部队齐集南海,主力战舰几乎全开了过去,各路王牌部队也整装待命。

    新闻上天天在报道,下月要演习。

    江帆知道的更多点,好多细节现在不会报道。

    但多年后一点点透露了出来。

    老百姓看新闻只是看个热闹,以为又是常规对峙。

    却不知西南深山里的秘密武器已经准备就绪,随时有可能走火。

    可以说是进入和平年代以来局势最为紧张的一次。

    不管舆论再怎么振奋人心,也掩盖不了被欺上门的事实,就像有人说的,什么时候我们的航母能开到美洲海域,才算真正扬眉吐气,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如人,国家难啊!

    讨论了会时事热点,才开始说正事。

    刘晓艺道:“三方的那部分车马费月底付清,剩下的资金分成三次支付,第一笔8.9亿美元7月15日前到位,第二笔十一国庆前到位,第三笔元旦之前。”

    江帆问道:“企鹅那边是什么反应?”

    刘晓艺道:“暂时没反应,但手里捏着股权不肯退出,多半不会善罢甘休的,并购cmc是企鹅音乐事业版块最重要的一环,现在被你给抢了,以后有的官司要打。”

    江帆有点头疼,和那只企鹅打官司……

    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可胖企鹅手太长了,不管什么都要插上一脚,不想给人当马仔,就只能兵来将当,该打官司还是得打,该打口水的时候也得喷两句,想想其实挺有挑战性。

    转了几个念头,江帆又问:“乐视那边呢?”

    刘晓艺道:“我找人接触了一下,乐视缺钱到是真的,不过版权资源是乐视业务生态的核心,贾老板不打算放手,只愿意拿股权质押,要不要再谈了?”

    “再谈谈!”

    江帆道:“只要版权质押,股权就算了。”

    刘晓艺道:“那回头再接触下。”

    江帆问她:“你怎么看乐视的那个生态?”

    刘晓艺道:“乐视生态是个谜,从产品来说,内容、手机、电视、汽车、金融、体育和云计算七大产品线都是可以看到的市场预期,可乐视都是后来者,尽管通过生态营销带动了产品增长,但远远不够。再牛的商业模式都离不开产品、用户、价值的支撑,脱离用户需求价值之外的东西注定不靠谱,如今的产业变革无处不在,一个企业能把一件事做好就相当不容易,乐视铺开这么大摊子,对人力财力的耗费程度有多大可想而知。”

    江帆笑道:“贾老板是个奇人。”

    这个刘晓艺也认同:“确实是个奇人,就是想法太多了,这么多产品线能做好一个都了不起,他却想全部都做,怎么可能做的好,好多资本内部对乐视都不太看好,我甚至觉的乐视有可能挺不过去,只不过现在的乐视依旧风头正劲,大家都在看戏。”

    江帆惊讶:“你觉的乐视挺不过去?”

    刘晓艺点点头:“好多人都不看好乐视这次还能挺过去,而且乐视的问题很复杂,我之前听到个消息,有人盯上了乐视,要是没有人拉一把,贾老板这次有点悬。”

    还有这事?

    江帆起了半天,也没想起当年的具体细节。

    只知道乐视倒下了,贾老板跑了,后来又翻身了。

    具体乐视进了谁的嘴里,当年就一小屁民,谁关注这些。

    晚上,刘晓艺给江帆介绍了几个京城朋友。

    这种大户千金,不说朋友遍布四海,交友广阔是真的。

    让江帆挺意外的是,刘晓艺的朋友并不全是大户子弟,也有普通家庭出身,算是三观相符志趣相合的朋友,当然知识水平和眼界格局也必须在一个频道上。

    不然是没法跨越这种阶层的差距的。

    江帆和刘晓艺给他介绍的一个人才聊了聊,三十多岁,叫管平,即将收购的cmc集团的首席执行官人选,戴着副眼镜看着斯斯文文,说话却很犀利。

    是个攻击性比较强的人。

    次日。

    江帆又见了cmc高层,管平第一次露面。

    中午一起吃饭。

    下午,江帆去了人大,来了总得去看看妹子。

    提前打了电话,到东二门下了车,四下一瞅,就看到江欣在不远处冲他招手。

    六月的京城热浪袭人,太阳底下站一会就得出汗。

    江欣撑了把伞,俏生生站在路边。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旁边还站了一个男生。

    江帆有点意外,没想到带出来了。

    当年可是毕业后才带回家的。

    不用说了,小伙就是他妹夫。

    边往过走边打量了几眼。

    男生二十来岁,比他还要高一点,短袖短裤,戴着副眼镜,斯斯文文。

    “哥!”

    江欣看到亲哥一直在看身边的男生,招招手叫了一声。

    江帆这才看她一眼,又看向一边的男生:“他是谁?”

    现在还不是他妹夫,而且必须要装作不认识。

    不然就解释不清了。

    而且语气有点不对……

    江欣脸色就垮了下:“宋凯!”

    然后又介绍了亲哥:“我哥!”

    “哥,你好!”

    男生连忙招呼。

    江帆点了点头,看江欣:“找个地方坐一会。”

    江欣就领着他进了校门,两人在前面走,宋凯落后一步跟旁边。

    江帆一言不发。

    江欣一边手一边给他介绍人大校园,这个楼是干嘛的,那个楼是干嘛的等等。

    走了两百多米,来到了一家咖啡厅。

    选个靠窗位子坐下,点了几杯咖啡小吃。

    江帆一人坐在一边,江欣和宋凯坐一边。

    “谈恋爱了?”

    江帆看了眼默不作声的宋凯,看向江欣。

    江欣点了点头,有点生亲哥的气,不想说话。

    干嘛要给人脸色看。

    “你俩同学?”

    江帆打量宋凯几眼,问江欣,一装到底。

    江欣嗯了一声:“我俩本科就是同学,一起考的人大研究生。”

    江帆又问:“也是学金融的?”

    宋凯自己说了:“我考的mba。”

    江帆问:“家是哪的?”

    宋凯说:“冀北的。”

    江帆没有再问,又问了问江欣的学业。

    多个外人,也没心思参观人大校园了。

    坐了半个小时,就回酒店了。

    江欣和宋凯把他送出去,门口等了会,奥迪开过来,江帆上车走了。

    宋凯才问江欣:“你哥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江欣想了一下:“应该不是,可能太突然了他转不过弯来。”

    宋凯有点郁闷:“让你早点说你不说。”

    江欣瞪他一眼:“让你别急,你急个什么劲?”

    宋凯连忙赔笑:“我想早点见见,好表明心迹嘛!”

    江欣叹了口气:“早说了毕业工作稳定后再说的,现在说了多生事端!”

    宋凯就忙哄她:“亲爱的都是我的错,跪什么你说了算。”

    江欣白他一眼:“算你识相!”

    回身进了校门,没走几步,手机又响了。

    江欣接通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就苦着脸:“打电话让我等下去酒店呢,又要骂我。”

    宋凯就安慰她:“毕竟是你亲哥,又不会吃了你,要不我陪你去?”

    “你行了吧!”

    江欣没好气道:“再带你去我更没好日子过。”

    ……

    江帆揉着眉心,琢磨着前世今生。

    江欣上大学就谈恋爱了,只是一直没给家里说过。

    后来两人一起考了人大,毕业后留京打拼,才给家里说了,在京城一起打拼了三年买个房子结婚,江爸还给支援了一半的养老本,结婚拿了两万彩礼。

    妥妥的赔钱货。

    至于日子过的咋样……

    三十年的房贷,都不敢生病不敢跳槽。

    日子过的咋样不难想象。

    回到酒店睡了一觉,下午五点的时候,江欣过来了。

    江帆当然不会骂她,最多平时习惯说教几句,骂是不会的,等管家泡上茶出去后,才问江欣:“你今天带给我看,是不是已经做好将来结婚的打算了?”

    江欣点头:“当然啊,不然怎么会让你看到。”

    江帆问道:“给爸妈说过没?”

    江欣说道:“没有,你别给爸妈说啊!”

    江帆嗯了一声,又装模作样问了问宋凯的详细情况。

    江欣说了半天,说着说着就来了气:“哥你怎么可以那样,给人家脸色看。”

    江帆道:“我哪给他脸色看了?”

    江欣道:“你还说没有,你那态度明明就是对人家有意见。”

    江帆道:“那你让我什么态度,提前都不说,忽然就带出来了,我一点准备没有,这么突然你让我拿什么态度?难不成你还想让我表扬他两句?”

    “……”

    江欣无话可说。

    兄妹俩聊了会,起来转了一圈,又问:“哥,你这是总统套房吧?”

    江帆嗯了一声。

    江欣又问:“那一晚是不是要一万多?”

    江帆道:“不知道,别人订的,好像应该上万了吧!”

    江欣哦了一声,感受难以接受。

    自己一个月生活费才两千,而且是今年才涨起来的,以前才一千块,刚上大学的时候甚至才八百,这么高的消费实在有点吓人,毕竟她不是什么富二代。

    即使亲哥富贵,她现在的开销每月也就两千块。

    过了一会,晚餐送上来了。

    两人去了餐厅吃饭。

    江欣一边吃饭,一边又问:“哥你来京城干嘛?”

    江帆夹了一筷子菜:“办点事。”

    江欣问道:“我最近跟着导师在研究企业的股权架构呢,哥抖音科技的股权架构是什么样的,我查了一下,抖音科技怎么是独资公司,你不是融资了吗?”

    江帆愕然:“你查抖音科技了?”

    江欣点头:“对啊,你的公司我肯定查一下的。”

    江帆随口应付:“融资也是拿离岸的控股平台融资,哪有拿主体融资的。”

    江欣哦了一声:“将来要上市的话,也是控股平台在海外上市?”

    江帆嗯了一声。

    江欣又问:“我查了一下,你名下有两家注册资本只有十万的公司,都是干嘛的啊?”

    江帆又忍不住教训两句:“好好学习就行了,不要好奇这些。”

    江欣撇了撇嘴,就知道欺负人。

    ……

    6月23日,抖音科技和cmc举办了一个签约仪式。

    江帆做做样子,和大股东签下了股权转让协议。

    实际上股权交割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

    就是一个过场,总得表示下友好合作。

    除了财务已经接管个差不多了,其他交接还没开始。

    就等这次签约之后,正式接管。

    过了两天,cmc召开了董事会,讨论通过了一项重大人事任命,原ceo退下去,管平被正式任命为ceo,除此之外别的什么都没动,董事会没动,管理层也没动。

    得一步一步来,不可能一次全部换掉。

    随后,抖音科技以控股股东的名义发出通知,定于7月20日在魔都召开cmc集团临时股东大会,议题只有一个,要改组董事会,不可能控股大股东连董事会席位都没有。

    虽然没有对外公布,但媒体消息灵通,还是通过各种渠道获知了消息。

    几家媒体报道之后,立刻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吃瓜网民不明就里,甚至只知道酷狗酷我,都没听过cmc是个什么鬼。

    巨头们表示很欢喜。

    要知道cmc发展这么多年,在电子音乐市场可是足以跟企鹅、阿里这些大厂相抗衡的巨头,在线业务更是力压企鹅,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

    都知道企鹅一直都在谋求吞下cmc,好一家独大。

    如今被人截胡,焉有不喜之理。

    企鹅音乐占据的市场份额本就排在第二,版权资源更是力压各大巨头,无人能及,若是再吞下cmc,集合两家的市场份额和所拥有的版权资源,其他巨头就再也不是巨头了。

    绝对被胖企鹅碾压。

    如今半路杀出个程咬金,直接砸钱截了企鹅的胡,这种事可真是喜闻乐见。

    太让人舒服了。

    只是……

    这只程咬金到底是什么来路,同行都在纷纷扒底。

    五一的时候刚刚吸引了一波眼球,搞的大家惊讶,如今再次闹出了大动静,从企鹅嘴里抢走了cmc,老话说不是猛龙不过江,能把企鹅快吃到嘴里的肉抢走,不管怎么说,这实力都不容小视,虽然没有公布具体收购金额,但同行心里都有一个基本的数。

    下了百亿,想从企鹅嘴里抢肉想都别想。

    拿不出让人没法拒绝的利益,cmc的股东们怎么可能抛弃企鹅。

    连着忙了一周。

    和剩下的股东谈话,和管理层谈话。

    江帆忙的脚不沾地,还跟企鹅的股东代表交流了一下。

    结果发现代表很乖,一副准备乖乖听话,夹着尾巴做人的样子。

    反到搞的江帆警惕。

    咬人的狗通常都不会叫。

    但也没太放在心上,拿到了73%的绝对控股权,就算企鹅也别想蹦跶。

    杨甲琛也来了,带着法务团队把法律上的条条框框又捋了一遍。

    晚上吃饭就两个人。

    江帆问道:“有没有什么问题?”

    杨甲琛道:“没啥大问题,就是公司章程和董事会议事规则的一些条文要改一下,之前创始团队和管理层控制不了股东大会,增资扩股和股权激励的权力都放在董事会,现在抖音科技是大股东,这两项权力还是放到股东会比较好,不要交给经营团队。”

    江帆想了一点,就点头:“还有吗?”

    杨甲琛道:“其他没有了。”

    江帆问道:“企鹅当初投资cmc签了哪些协议?”

    杨甲琛道:“很多,有对赌协议和各种反稀释条款,甚至为了加强控制管理团队,还签了好多禁止类协议,比如限制工资涨幅、限制购车等等,还派了个财务。”

    江帆又问:“没有优先购买权?”

    杨甲琛道:“有,企鹅出的钱没有我们多。”

    江帆释然,又开始琢磨人员调整的事情。

    派系太多,跟个小朝廷似的,比抖音科技复杂多了。

    甚至财务都有企鹅的人,想想有多复杂。

    当务之急是管平先稳住局面,等开过股东大会重组董事会后,控制了董事会,再一步一步慢慢调整管理层架构,不然搞成一锅粥就有乐子看了。

    又在京城呆在三天,江帆飞回魔都。

    出来都快半个月了,想家里的两小秘了。

    然而刚刚回到魔都,就被南海局视吸引了精力。

    五号到十一号,水军军演,央媒高调宣传引导舆论,三大水军舰队精锐尽出,四将齐聚南海,进行实战化演戏,吃瓜群众就看个戏,觉的热闹非凡。

    面对漂亮国的咄咄逼人,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进入了一级战备,不但三军齐出,部分退伍军人都被召回,局势剑拔弩张,随时有擦枪走火的风险。

    真可谓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

    大洋深处,战略武器已经部署到位。

    号称航母杀手的东风快递都罕见地在电视上露面,确实提振了国民信心。

    双方演的热闹非凡,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吃瓜群众看的精彩,却不知差点就打起来。

    一直到十二号,终于有了结果。

    有人惊呼,漂亮国开溜了。

    却不知最危险的时刻到了,东风快递已经张弓待发。

    能在电视上看到舰船说明大家都在演,看不到才是真正的危险。

    所谓咬人的狗不叫,只有真正要走火时才会躲起来,吃瓜群众不懂这些,还在欢呼我军威武,好在最终平安无事的过去了,虽然只差一点点就走火。

    但还是安全了。

    可是……

    为什么会看的窝火呢?

    所有人欢呼时,江帆坐在办公室抽了根烟。

    认真梳理了一下一年来的种种,多少觉的有点咸鱼。

    虽然很硬气的顶了上去。

    可差距太大了。

    连艘有战斗力的航母都没有。

    就好像开着小渔船去对付人家的艨舯巨舰,全靠一口气在顶着。

    想想都觉憋屈。

    一连抽完了三支烟,江帆打了彭飞的电话:“现在账上我们的资金有多少?”

    “230亿。”

    “好。”

    江帆挂了电话,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电话本,翻了半天,拨了一个号。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