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34章 被雯雯捉了
    多了一笔巨额开销,江帆只心疼了一下就不再心疼了。

    外面的韭菜长的旺,多割点就行了。

    迪士尼开园了,三月份开始就在抢票了。

    据说官网都被抢到崩溃,可见有多火爆。

    两个小秘一直都在关注,结果下手晚了,六月份没抢到票,七月又在忙,最后抢了三张7月16号的票,于是兴致勃勃地拉着江帆去逛迪士尼。

    忙活了几个月,两个小秘比以前自信了,也比以前成熟了,有些东西,躲在江帆的臂膀下听的再多自己没经历过也学不会,这几个月跟着柴芳到是学到不少。

    见的多了,经历的多了,认识自然深刻。

    心态和想法自然会慢慢的转变。

    比如说没人的时候,姐妹俩会一人扯江帆的一条胳膊。

    以前在外面可不敢。

    虽然只是在没人的时候才敢扯,但也是很大的进步了。

    还有个进步明显的地方,就是车技进步挺大,能当司机了。

    姐妹俩的座驾只适合两个人开,三人太逼仄。

    三人出门,自然要开江帆的车。

    江帆主动上了后座,雯雯开车,诗诗副驾驶。

    一路兴奋的讨论着唐老鸭和米老鼠,顺便缅怀一下童年的记忆和趣事,其实好多印象已经模糊了,但却被迪士尼勾了出来,只能说人家太会赚钱。

    门票都卖到爆。

    把车停好,先逛了下小镇,然后才排队入园。

    人实在太多了,挤的一批。

    又是安检又是验票,还要查身份证,麻烦的一批。

    排了半个多小时才进去,就这还是专门选的上班时间来的。

    周末节假日会挤成啥样,可以想象。

    入园后就近去米奇大街逛了逛,两个小秘看到各种玩偶就有点走不动路了,刚才在小镇逛的时候,就想买几个,可带着不方便,进来看到又想买。

    江帆赶忙叫停:“买这个不准记账。”

    裴雯雯眼巴巴:“江哥就买一对,你瞧瞧这个米奇和米尼多可爱啊!”

    裴诗诗同样挺心动,姐妹俩在她江哥的教导下对奢侈品没多大兴趣,但对这些奇奇怪怪的玩偶却没多少抵抗力,两人的卧室就有不少,看到喜欢的经常忍不住会买一两个。

    “你俩打算背着这玩意逛一天?”

    江帆板了板脸,到不是心疼钱,关键刚进来啊!

    裴诗诗道:“旁边有个寄存物品的地方。”

    江帆拍拍脑瓜:“走的时候再买。”

    姐妹俩呶呶嘴,只好压下想买的冲动,打算走的时候再买。

    刚刚开放,目前只有米奇大街、奇想花园、探险岛、宝藏湾、明日世界和梦幻世界六大主题园区,像后来的玩具总动园、疯狂动物城还没建呢,好在能玩的也不少。

    第一次来,姐妹俩没规划好,就看了个热闹。

    好多项目都要排队,人实在太多了,排一个小时也未必能排上。

    江帆对这些又没多大的兴趣,就看了个热闹。

    在童话城堡拍照时,开始还好好的,后面三人合拍,请了个小姐姐帮忙,结果小姐姐非但不帮忙,还骂了一声渣男,气冲冲的走了,甚至还有两男的目光不善。

    一副想揍人的样子。

    可把江帆给郁闷的。

    拍照的心思也没了,拉着姐妹俩狼狈地闪人。

    这绝逼是嫉妒。

    逛了一会,肚子有点饿,在路边小吃亭买了点吃喝,东西贵的一批,一块点心人二十多块钱,一只就像热狗2.0升级版的火鸡腿就敢卖到55元,可乐、康师傅冰红茶等价格也直逼星爸爸,最便宜的康师傅涵养泉都要十块,价格是真厚道。

    中午在老藤树吃了一顿快餐,姐妹俩钟爱辣味炸鸡,江帆要了个蒙古牛肉饭,感觉有点没饱,却吃不下了,两个小秘胃口却非常好,炸鸡薯条吃了一堆。

    下午排了一个半小时队,玩了玩雷鸣山飘流。

    姐妹俩觉的挺刺激。

    在穿过洞穴时,本想干点少儿不宜的事。

    但同船的另几位拿手机打光,有点扫兴。

    过了下午四点,两个小秘才在江帆的催促下,意犹未尽回家。

    一路唧唧喳喳,准备过几天再来。

    再不叫江哥了,姐妹俩打算请柴芳一起过来。

    晚上。

    裴雯雯先上来,一阵努力耕耘后,缠在一起腻了会,结果白天玩累了,裴雯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江帆也睡着了,等到过了三点半,裴诗诗上来了。

    轻手轻脚到了床前,没发现被窝里有两个人。

    直接爬上床掀开薄被钻进去。

    然后……

    然后两人同时醒了。

    “啊——”

    裴雯雯先被吓的叫出声,裴诗诗也有被吓到。

    然后就是一阵沉默。

    再然后裴诗诗下床跑了。

    江帆醒来又睡着了,果断装死。

    过了一会。

    想起嘤嘤哭声。

    裴雯雯坐床上,两只手摸眼泪。

    江帆装不下去,伸手将她拉了进来搂住。

    裴雯雯哭了会,才吸着鼻子问:“江哥,你和我姐啥时候好上的?”

    江帆当然不会说先和你姐好的,道:“没多久,上个月。”

    “真的?”

    裴雯雯不相信,感觉江帆又在骗人。

    “真的!”

    江帆蹭蹭脸蛋,湿漉漉的,看来真哭了。

    裴雯雯心里乱糟糟,其实早就怀疑,只是没证据。

    今天总算抓到。

    脑子里乱糟糟,也不想跟江帆说话,翻了个身背对江帆,胡思乱想。

    连瞌睡也没了。

    过了半天,就在江帆快睡着时,才差不多想通了。

    在这方面,裴雯雯接受能力还是比姐姐强一点的。

    又翻过来戳戳江帆:“江哥,以后咋办?”

    江帆打个哈欠:“放心,江哥会有办法。”

    裴雯雯问:“你有什么办法?”

    江帆搂紧:“别问,到时就知道了。”

    他有个鬼办法,车到山前会有路,船到桥头自然就直了。

    裴雯雯翻上去:“哼,我还要!”

    江帆调整了下体位:“啥时候咱三个一起睡?”

    裴雯雯哼哼哼:“你想的挺美。”

    江帆谆谆教导:“咱们三个一起睡,以后再出去住酒店开一间房就够了,不然还得多开一间房子,干嘛要给宾馆酒店做贡献啊,多浪费,得勤俭持家是不是?”

    裴雯雯才不干:“哼,你说的钱多的花不完,不用勤俭节约。”

    “……”

    江帆感觉蛋被扯到,这是造了什么孽,竟然留下了话柄。

    这话什么时候说的?

    好像第一次吃大餐的时候说的。

    奶奶的以后嘴上得装个把门的,不能再胡说八道了。

    裴雯雯干脆没回她的屋,就在江帆屋里睡了。

    反正已经被姐姐发现了,也不用偷偷摸摸了。

    其实就一张皮,撕下来就完了。

    后半夜睡的麻麻香。

    一个人睡的时候不一样。

    和姐姐睡的时候也不一样。

    总之睡的很香。

    可一觉醒来就开始发愁了。

    昨晚光着跑上来的。

    天亮了不敢下去了。

    “江哥,你帮我拿下衣服。”

    裴雯雯钻在被窝里,有点不敢出来。

    江帆瞅瞅,这样光着跑下去被她姐看到确实不好。

    就下楼帮她拿衣服。

    可到二楼,先去了一趟主卧卫生间。

    裴诗诗正在刷牙呢,从镜子上看到他进来,就把目光移开。

    明显不想理她。

    姐姐也是有情绪的。

    虽然早知道了,可还是有点小情绪。

    就穿了条吊带短裤出来洗漱,里面是空的。

    江帆从后面搂住她,两手探了进去:“今晚我去你的房里。”

    裴诗诗俏脸就渐渐红了,用屁股顶了顶他,以示不满。

    江帆把她心里那点别扭摸平,这才出去到次卧给裴雯雯拿衣服。

    粉罩罩白裤裤,卡通t血小短裤,就堆在床头。

    江帆一把捞起,连睡衣睡裤也给一并拿了上去。

    上了三楼,把衣服给扔过去:“快起来穿。”

    裴雯雯一边拿衣服,一边说:“江哥你不要看。”

    江帆本来没打算看,可一听这话来了劲:“又不是没见过,还害什么臊,快穿。”

    裴雯雯把衣服拿进被窝,一边穿一边说:“你先去洗脸啊!”

    江帆一把掀掉被子:“我要看你穿衣服。”

    裴雯雯啊了声,本来是躺着的,吓的连忙爬起来,两腿并拢曲起坐床上,一边穿衣服一边忿忿的嘟囔:“江哥你太坏了,大清早的又没想好事儿!”

    江帆也不理她抗议,好好的欣赏了一下。

    腰身细的一批,但却很有肉感,充满了让人想要探索的欲望。

    直到裴雯雯把睡裤穿上,才去了洗手间洗漱。

    裴诗诗今天没等裴雯雯,一个人出去把早餐买了回来。

    也不防了。

    已经没必要了。

    把早饭买回来,裴雯雯才收拾利落下来。

    姐妹俩对对眼,然后不约而同移开目光。

    都觉的挺别扭。

    心里知道是一回事,但摆明了还是有点别扭。

    毕竟有点挑战三观。

    娥皇女英的故事听听就好了。

    真发生在自己身上,挑明了还是有点尴尬的。

    ……

    金星大厦。

    江帆坐在办公桌后,心里还在琢磨什么时候能一起睡的事情。

    貌似目标有点遥远,任重道远啊!

    正感慨呢,吕小米进来了。

    秘书又换回了黑色,小西装早不穿了,都七月了,白衬衫黑裤子小高跟,精明干练中又是另外一种美,不过最近似乎越来越不会管理表情了,或者说这才是真面目。

    以前都戴着面具的。

    “明天电商创业交流会,后天互联网安全信息讨论会……”

    吕小米拿着记事本,一条条的汇报。

    江帆靠在老板椅上,一边欣赏一边听汇报。

    最近乱七八糟的各种会议活动越来越多了,应酬邀请什么的也越来越多。

    一贯的原则是,能不去就不去,实在避不过再说。

    听完汇报,随口一顿安排,不能推的安排给几位总监,能推的就全推掉。

    比如那什么电商创业交流会之类的,交流个蛋蛋。

    抖音科技都没有电商业务,有啥好交流的。

    心里惦记着晚上去裴诗诗屋里,也没心思摸秘书手了。

    听完汇报就让她出去了。

    毕竟告别独守空床是一件大事。

    吕小米出去后,刘晓艺又来了。

    这美女不穿职业装,又换了身裙子,比较性感的那种,肩膀都露出来了。

    江帆瞅了两眼,有点不解:“没见过你这身打扮,怎么穿这么性感?”

    “性感吗?”

    刘晓艺审视下自己:“着装代表心情,我怎么不觉的有多性感?”

    江帆纳了闷了:“这是谁的理论,我怎么没听过?”

    刘晓艺在对面坐下,将一份名单递过来,道:“穿衣影响心情,那么倒过来说,早上出辩的时候,心情不一样,选择的衣服自然也不同,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好吧!

    江帆没再纠结这个理论是否成立。

    拿过名单扫了一眼,是一份拟定的董事会成员名单。

    再几天要开海洋股东会,重组董事会。

    抖音科技持有海洋73%股份,有绝对控股权,董事会提名至少能占七成,九人董事会的话至少占六席,如果不考虑小股东的感受,占七席也没问题。

    不过还是要稳一稳,得照顾管理团队的情绪。

    尽量平稳过度,能不出乱子最好。

    江帆已经明确表示,不想担任海洋任何职务。

    担了职务屁事太多,还是想轻闲一点。

    就跟浩艺传媒一样,哪天有心情了过去视察指点一番,任职就算了。

    刘晓艺拟定了一份六人名单,除了管平剩下的全是抖音科技的高管。

    收购海洋走的抖音科技财务,再没挂到江帆和两个小秘名下。

    江帆一眼扫过,一共六个人:陈云芳、吴艳梅、杨甲琛、齐亮、曹光、管平。

    考虑的挺周全,让齐亮、杨甲琛、吴艳梅进董事会,盯着财法人,正合他的心意。

    不过……

    江帆琢磨了下:“你也进董事会,把老曹去掉。”

    刘晓艺道:“我不太合适吧,毕竟我只是你的助理。”

    “没什么不合适的!”

    江帆道:“你私心少点,老曹进海洋董事会没什么意义。”

    “那好吧!”

    刘晓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又问:“董中长人选呢?”

    江帆先去掉了管平,管平已经是ceo了,董事长自然没有他的分,不可能让职业经理人把两个一把手都兼了,不然海洋岂不成管平一个人的私人王国了。

    最后又跟田浩一样。

    把剩下的五个人全都琢磨了一遍,先排除了杨甲琛。

    老杨搞搞法务就行,当董事长就算了。

    又排除掉了刘晓艺,管平是她介绍的,怎么能当董事长。

    最后在陈云芳、吴艳梅、齐亮三人里琢磨一阵,基本有了人选。

    “就吴艳梅吧!”

    江帆放下名单,道:“吴总监干工作还是可以的。”

    刘晓艺没意见:“那你跟他们先谈谈。”

    江帆点头,当即让吕小米去请几位总监。

    几位总监很快过来,只有吴艳梅出去了。

    江帆公布了下决定,小会不到二十分钟就结束了。

    大家离开的时候心思各异。

    从这份名单和江老板的安排中,能看出不少东西。

    刘晓艺却没走,又说了件私事:“我今晚要去见个人,你有没有时间陪我去一下?”

    江帆问道:“什么人,相亲的对象?”

    刘晓艺愕然道:“你怎么会猜到是相亲对象?”

    江帆摊了摊手:“这有什么难猜的,要是你熟悉的朋友或者闺蜜,会让我陪你去?”

    “好吧!”

    刘晓艺捋了捋长发:“被你猜中了,我妈一个朋友给介绍的,刚从澳洲留学回来,听说人很优秀,最近打算自己创业,你陪我过去帮我把把关?”

    江帆直觉不妥:“你去相亲我跟着凑什么热闹,不去不去,你自己去!”

    “那算了,我自己去!”

    刘晓艺甩了甩长发,走了。

    下午,吴艳梅回来了。

    江帆和她单独谈了谈。

    最后才问:“知道为什么让你任海洋董事长吗?”

    吴艳梅道:“知道。”

    知道就好。

    江帆点了点头,聊了半个小时才结束。

    吴艳梅心情愉快地出去了。

    当然知道。

    制约和监督呗!

    怎么能不知道。

    虽然这个董事长不多拿一分工资,甚至一些重大决策该请示还是得请示,但毕竟也是董事长不是,本身这个职务所代表的一些资源和人脉影响力还是能收获的。

    晚上回家,把好消息分享给老公。

    王鹏举郁闷了,在单位跟同事开玩笑经常把老婆叫董事长。

    这下可好,还真给叫成董事长了。

    真的压力好大,再不努力就只能辞职在家当奶爸了。

    事关家庭地位还有尊严,真的没法忍。

    江帆晚上加了个班,亲自指挥割了一波韭菜。

    快没钱了,得赚钱。

    回到四季花园时已经快凌晨点了。

    连澡都不洗了,怕吵醒两个小秘。

    轻手轻脚上了二楼,路过次卧时,门开着的,往里瞅了眼,也不知道睡着没,没敢进去打探,快速经过一路摸到了主卧,门也没关,就轻轻把门关上。

    然后三两下解除了武装,摸黑爬到床上。

    掀开被子,一只小白羊。

    裴诗诗也醒了,翻了个身滚到了床边上。

    江帆靠过去拉过来,没一会就有了动静。

    裴雯雯也醒了。

    江帆关门的动静虽然小,但还是有点动静的。

    从睡梦中惊醒,过了好一会才彻底清醒。

    感觉不对。

    裴雯雯爬起来,轻手轻脚的走到门外瞅了下,就看到姐姐的门关上了,记的昨晚睡觉的时候门没关的,顿时心情不好了,再笨也知道姐的屋里进鬼了。

    轻手轻脚走了过去,站在门口侧着耳朵一听。

    果然听到里面动静不小。

    虽然都压抑着,但在夜晚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好啊……

    裴雯雯咣咣咣敲门:“姐,你屋里是谁?”

    屋里瞬间安静下来。

    江帆正在倒栽葱呢,被吓了一跳。

    裴诗诗也吓了一跳,差点就把江哥变成公公。

    两人同时暂时。

    “江哥,是不是你?”

    裴雯雯又在敲门了。

    江帆那个气啊:“赶紧回去睡觉,半夜乱跑什么。”

    裴雯雯挺委屈:“我睡不着!”

    江帆气就消了大半:“乖啊,快回去睡觉。”

    裴雯雯还是那一句:“我睡不着!”

    江帆想了一下:“那你进来,咱一块睡。”

    裴诗诗磨磨牙,牙口不善。

    江帆吸了一口凉气,就怕她真咬。

    “我才不!”

    裴雯雯咣的用力拍了一下门,气乎乎的跑了。

    江帆松了口气,继续倒栽葱。

    有点不太满意。

    两个小秘车技太差。

    不是那么舒服。

    雯雯还好一点,比较大胆也听话。

    诗诗就不行了,有点放不开。

    正调教呢!

    咣!

    又是一声巨响。

    两人同时暂时,等半天却没听到什么静动。

    江帆牙有点痒,这也不安稳。

    等了一阵不见动静,又重新开始。

    刚刚有点动静,又是咣的一声响。

    江帆直接无视,该干嘛干嘛。

    裴诗诗有点气,却不敢出声。

    也有点臊。

    毕竟妹妹就在门外。

    裴雯雯过一会就来拍了一门,过一坐就来拍一下门。

    却就是不进来。

    健个身也不得安稳。

    江帆蛋也很疼,真想拉进来一起。

    半个多小时后,总算完事了。

    江帆爬了一会,要起身:“我去看看雯雯。”

    裴诗诗缠住他,不让去。

    江帆无奈,只得在这屋睡了。

    第二天起床后,打着哈欠进了卫生间。

    裴诗诗拿个盆,正蹲地上给他洗内裤。

    昨晚又弄脏了。

    江帆摸了摸头,过去站在马桶前就尿。

    裴诗诗瞅了瞅,继续洗。

    回到床上寻摸了下,果然看到枕头边有条干净内裤。

    三两下把衣服穿上,也不急洗脸,先出门去看雯雯。

    裴雯雯还没起,正躺床上玩手机。

    看他进来,翻了个身闹着小情绪。

    江帆过去抓了抓头:“今天在你这睡。”

    裴雯雯哼哼了两声,又翻了过来,气呼呼的:“昨晚你们好大声,吵的我睡不着。”

    江帆又抓了抓头发:“胡说,明明都没出声。”

    裴雯雯瞪着大眼睛:“还没出声,我关着门都能听到。”

    江帆也挺头疼,离的太近了,想了想说:“今晚咱俩去三楼,不在二楼睡了。”

    裴雯雯哼哼哼:“才不去呢,谁知道我姐会不会再半夜上去!”

    闹了会小性子,才起来穿上衣服去洗漱。

    到了一楼,姐妹俩对对眼,同时哼了一声扭过头去。

    继续冷战。

    江帆揉着眉心,男人的苦有谁知道。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