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35章 谁在八卦老板的私生活
    傍晚,一家西餐厅。

    林少华提前半个小时过来,一边等,一边琢磨着得到的资料。

    家世不算多么显赫,但也绝对不差,门当户对没有问题。

    但这不是关键,重点是对方自身的条件,不但相貌出众,而且听说品行极好,是个结婚的好人选,不过这些听听就可以了,信了就傻了。

    相貌嘛,看了照片,确实出众。

    但品行嘛……

    没打过交道谁知道是骡子是马。

    等了二十分钟,刘晓艺也来了。

    提前了十分钟,没有故意迟到。

    林少华立马就给了个印象满分,最烦那种故意拿捏的。

    刘晓艺明显精心打扮过,又穿上了江帆在京城见过的那一身,略显宽松的白短袖,半身碎花长裙,白色休闲鞋,还画上了淡妆,身材高挑,精致中透着自信优雅。

    相亲就得有相亲的态度。

    不管能否看中,着装既是对别人的尊重,也要对自己的自信。

    刘晓艺过来后,打量了几好眼,确认没有没看,才打声招呼。

    林少华忙起身让座,很有风度。

    虽然第一时间起身,但却透着有种不慌不忙的淡定从容。

    刘晓艺也对他印象不错。

    坐下后问了问口味,叫服务员过来点菜。

    刘晓艺看了下,主菜点了牛排,调味汁主要了西班牙汁,副菜点了奶酪火腿鸡排,又点了几样小甜点,最后点了个意式蔬菜汤,感觉差不多了。

    林少华也点了几样,等服务员离开,才互相了解了一下。

    说了说学历和工作,碰撞了下思想观念。

    当然都是浅偿即止,没有深入交流。

    毕竟第一次见,即使在某些观点上有不同意见也不会说出来。

    等了一阵等菜上来,边吃边聊。

    第一印象加上西餐厅特意营造出的氛围,感觉挺好。

    刘晓艺问:“你有过恋爱经历吧?”

    “有三次,你呢!”

    “就一次!”

    “能问问分手的原因吗?”

    “不合适。”

    “性格还是观念?”

    “都有吧!”

    “听王阿姨说你辞职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

    “嗯!”

    “红杉应该很好,你怎么会去互联网公司?”

    “对我来说区别不大,回国准备干点什么?”

    “打算自己创业,正在找合伙人。”

    “哪方面的?”

    “想做贸易,这方面我有些资源。”

    “具体做哪一块?”

    “看情况吧,汽车电子出口都行。”

    第一次见面印象还不错,一直到晚饭结束。

    当然。

    也仅仅是印象不错。

    刘晓艺拒绝了对方送她,各走各路。

    林少华也没有强求。

    回到家时,魏行长正在等着呢!

    刘晓艺自己有房子,但没恋爱,多数时候都回家住。

    “怎么样,人见到了吗?”

    “见到了!”

    刘晓艺换上拖鞋过去坐在一边,说:“感觉还行吧,就是不知道人品怎么样。”

    魏行长道:“那就多了解一下,不要着急,感表和婚姻的事急不来。”

    刘晓艺躺在沙发上:“妈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魏行长摸了摸女儿的头:“最好还是找个没喝洋墨水的!”

    刘晓艺道:“妈你怎么还是这一套老思想!”

    魏行长道:“这可不是老思想,留洋的固然有奔着出国深造去的,但大多数都是什么成色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么有两个钱觉的外国月亮比国内圆的,要么不学无术随便找个国外的大学去镀金的,好的没学到,反而出去学了一肚子乱七八糟的东西。”

    刘晓艺道:“你这是偏见。”

    魏行长道:“虽然是偏见,但也是一种普遍的现象!”

    刘晓艺道:“你就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魏行长点点头,对女儿还是比较放心的。

    隔天。

    刘晓艺刚到办公室,林少华就发来微信消息问候。

    想了一下,给回了两字:谢谢。

    林少华又约了晚上吃饭,刘晓艺拒绝了,林少华也没有纠缠。

    昨天才吃过饭,哪有这么快的。

    海洋股东会马上要开了,刘晓艺在牵头,也没心思吃饭。

    忙了一阵,江老板来了。

    刘晓艺门没关,扭头就看到了。

    江帆人已经过去了,看到刘晓艺门开着,又退回来瞅了一下。

    见刘晓艺人在,就站门口问了一下:“昨晚相亲相的咋样了?”

    刘晓艺道:“还ok吧!”

    江帆直接走了进来,问:“什么叫还ok,相中了?”

    刘晓艺整理着文件,说:“哪有那么快,又不是上菜市场买块猪肉。何况就算是买块猪肉也得货比三家好好挑一下,更何况相亲,哪有一次就相中的。”

    “……”

    江帆觉的她反应有点过头了,仔细打量几眼,问:“什么情况,说说听听。”

    还挺好奇,毕竟他也相过亲。

    刘晓艺就说了一下了解到的情况。

    江帆听完,挺惊讶:“谈了三次恋爱,你信?”

    刘晓艺问:“什么意思?”

    江帆笑道:“现在的大学生本科没毕业谈过三个女朋友的都不稀罕,何况留洋的,听说外面挺乱,男男女女睡个觉跟吃饭喝水一样平常,怎么可能只谈过三次,一听就不老实。”

    刘晓艺云淡风清地反击:“哦,这不很正常的吗,你不也养了一对双胞胎?”

    我靠?

    谁乱嚼舌头了。

    江帆瞬间蛋疼,连忙掩面而走。

    回到办公室,还有点气不过。

    想了想把秘书叫来,问:“公司是不是有人在私下议论我的私生活?”

    吕小米点点头,这有啥新鲜的。

    你都做了还不让人议论?

    虽然她没说过,但知道的人不少啊,法务财务办公室人资部门都知道那对双胞胎,那两姐妹名下注册公司,好多业务都是公司给代办的,大部分机关部门都有接触。

    社保什么的也在公司缴,等于挂公司吃空饷,人资部人人都知道。

    想不让人讨论都难。

    只不过没人公开说,都在私下讨论。

    处处都是漏风的墙,哪能传不出去。

    江帆有点火大:“谁这么碎嘴,没事八卦老板的私生活?”

    吕小米道:“好多人都知道。”

    “……”

    江帆这下真蛋疼了,牙也疼的厉害。

    挥了挥手,吕小米撇撇嘴,嗒嗒嗒出去了。

    捏了几下眉心,心里还在反思,去年有点不稳。

    多少都有点飘,没把这事情处理好。

    要是被敌对分子拿这事做文章,就算不会有实际损失,也得被人喷死。

    思索一阵,又把吕小米叫进来,让她去办公室和财务把两小秘名下那家公司的证照公章什么的全部收回来,准备拿回家交给姐妹俩自己管,不能再放公司了。

    “还有……”

    江帆考虑了下,又交待道:“把裴诗诗和裴雯雯的社保也停了。”

    吕小米答应着,见再没别的事,就去给人资打电话。

    江帆想了一会,这样应该能把牵连断掉了。

    至于社保,交不交都无所谓了。

    唯一不好清除的是痕迹,只能让时间慢慢忘记。

    过了一阵,刘晓艺来汇报工作,还顺口问了声:“啥时候让我见见你的双胞胎?”

    江帆臭着张脸:“不要好奇老板的私人活,不然扣你工资。”

    刘晓艺兴致勃勃道:“没事,你随便扣,我就想见见你养的那对双胞胎。”

    江帆那个牙疼,除了这个女人,公司还从来没人敢当他的面问这个。

    应付几句,黑着脸赶走。

    晚上回家,把一堆东西交给两个小秘。

    姐妹俩挺惊讶,有点不明所以。

    江帆解释:“以后这些事你俩自己去处理,社保也给你们停了,放到和柴芳的那个合资公司去交,免得再有人议论,其实那玩意交不交也无所谓了。”

    裴诗诗不自在:“江哥,你公司的人都知道啊?”

    江帆点了点头。

    裴诗诗就更不自在。

    裴雯雯笑嘻嘻:“江哥,不交社保是不是非法雇工?”

    江帆敲敲脑壳,恶狠狠道:“工资也给你停了。”

    裴雯雯抱着脑袋嘟囔道:“停就停,反正工资月月不够。”

    话说姐妹俩一直在坚持记账,工资开销债务一笔一笔记的清清楚楚,虽然早就已经沦为形式,但人生如戏,全靠演,该演还是要演,也算是一点生活的小乐趣。

    同样也要救赎心灵,咱是拿工资的,可没有白吃白拿。

    虽然有点自欺欺人,但人心有时候也需要自欺一下的。

    两个小秘还在冷战,他不在的时候,还一个不理一个。

    江帆当看不见,睡觉的时候大大方方的去了雯雯的屋。

    正插秧呢。

    裴诗诗可怜兮兮地敲门:“江哥,我屋里有鬼。”

    江帆当没听见,依旧默默耕耘。

    可脑子里却在胡思乱想,身下的雯雯慢慢变成了诗诗。

    这有点邪恶了。

    话说昨晚也有胡思乱想,诗诗变成了雯雯。

    过了一阵。

    裴诗诗又敲门:“江哥,我屋里有鬼。”

    江帆喘着气回了声:“那你进来在这屋睡。”

    “我不!”

    “不来就回去睡。”

    “屋里有鬼,我不敢睡。”

    “你把灯打开鬼就不敢来了。”

    “我怕!”

    “那你进来。”

    “我不!”

    插个秧也不得安稳。

    可江帆却莫名振奋。

    半个多小时候,总算安静了下来。

    裴雯雯像只猫儿一样赖在他江哥怀里,缠的紧紧的。

    裴诗诗不时的闹一下鬼。

    江帆痛并快乐。

    真想拉一起睡,奈何姐妹俩都挺羞耻,不顺他的意。

    次日一起,两个小秘依旧互相不顺眼。

    出去买早饭时,还打了一路的架。

    我打你一巴掌,你还我一巴掌的。

    等回来后,又继续冷战。

    江帆并不知道,吃过早饭神清气爽去上班。

    之后单双分开,单日在诗诗屋里,双日在雯雯屋里。

    7月20日,cmc股东大会在外滩王校长家新开的五星级酒店召开。

    能来的提前两天就到了,部分来不了的在cmc通过视频参会。

    大大小小的股东十几个,除了第二大股东企鹅,剩下的小股东手里都没多少股份,基本上全是cmc的管理层,手里象征性的留了一点点股份,已经没有话语权了。

    会议相关资料早就发了下去。

    刘晓艺受抖音科技全权委托主持会议。

    会议审议通过了大股东关于改选董事会的方案,表决通过了新一届董事会候选人的提名人选,选举产生了九名新一届董事会成员,扎扎实实的走了一次过场。

    没有人有异议,也没人闹什么妖蛾子。

    闹也没用。

    新的董事会成员有九人,抖音科技占六席。

    企鹅一席,剩下的两席给了剩下的小股东。

    只当照顾情绪。

    随后,又召开了董事会。

    吴艳梅全票当选董事长,企鹅代表也把票投给了她。

    知道反对无效,不如保留颜面。

    流程走的扎扎实实,符合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相关规定。

    不让人挑毛病。

    随后,管平被聘任为cmc集团ceo,一同被调整的还有财务总监、运营总监等核心高管层,其他管理层暂时没动,一下全都撸掉得出大乱子。

    7月26日。

    签证下来之后,江帆领着两个小秘飞往欧洲,准备去旅个游。

    忙活了一年了,还没出去过呢。

    再不出去,过几年可就不能出去了。

    又是天灾又是人祸。

    趁这几年光景还好,赶紧出去溜溜,看看外面的月亮到底圆的还是扁的。

    同行的除了老陆和三名保安,还有一个翻译。

    直接包了架公务机,头等舱和普通舱分开的,还有一个卧室能睡觉。

    确实享受。

    两个小秘第一次坐专机,东瞅瞅西望望很是新鲜。

    不过看到江帆老看空姐的腿,就忍不住暗暗撇嘴。

    等空姐离开后,裴雯雯才巴巴道:“江哥,空姐的腿好不好看?”

    江帆诚实地道:“好看。”

    姐妹俩差点没气死。

    裴诗诗顶了句:“好看也不是给你看的。”

    江帆有理有据:“空姐穿丝袜就是给客人看的,我是客人,不给我看给谁看。”

    裴雯雯眼珠儿一转:“哪天我也买个丝袜穿穿。”

    江帆眼睛一亮,立刻表扬:“还是雯雯最贴心。”

    裴诗诗瞪了她一眼,一点原则都没有。

    三人在头等舱,其他人在外面。

    裴雯雯问:“江哥,这个飞机多少钱?”

    江帆道:“几千万!”

    裴雯雯哦了声:“不贵呀!”

    江帆道:“美元。”

    裴雯雯眨眨眼:“也不贵,你能买好多。”

    好吧!

    确实不贵,但那得看对谁了。

    看了一会高空云海,江帆领着两小秘去卧室。

    床上一躺,招招手:“来,睡会觉。”

    两个小秘不为所动,一看就没想好事。

    到了晚上,姐妹俩也没睡床,睡外面的沙发。

    折叠座椅拉开就是沙发床。

    搞的江帆蛋疼,最后让姐妹俩睡了床,自己睡了沙发。

    就在江老板带着两小秘在欧洲嗨皮时,国内互联网又有了动静。

    八月一号,某三方机构发布了一份短视频行业的数据报告,2016年来,短视频行业迎来了飞速发展,其中快手不声不响的实现了弯道超车,拔得了行业龙头,将去年大火的秒拍美拍等应用全部甩在了身后,用户数量达到惊人的3亿多,日活超8000万。

    而紧随其后的,不是美拍秒拍这些已经潜心发展了数年的老将。

    元旦上线的抖音紧随拍手之手,一跃成为了短视频应用的新贵。

    机构预测用户过亿,日活在2000万左右。

    抖音官方未作正面回应。

    下面则是美拍秒拍西瓜等一众小视频应用。

    巨头们在冷眼旁观,未有任何表示,只是一股刚辞起来的微风,最终能刮多大谁也不能确定,企鹅已经尝试了,结果半死不活,微视去年就已经散了。

    可是,同行们坐不住了。

    快手坐不住了,美拍秒拍坐不住了。

    虽然细分市场不同,定位不同,但都在一个赛场上,在流量和用户上是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的,毕竟用户的时间有隠,去你家的多了,来我家的就少了。

    特别抖音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号称要斥资百亿进行推广。

    如何能坐得住。

    如果眼看短短几个月就冲到了行业第二,彪悍的一塌糊涂,领头的快手不安稳了,被超越的同行也捉急了,一些还在偷偷猥琐发育的同样们也捉急了。

    大伙开始纷纷想招,在内容上想办法。

    烧钱不用想了,都在过穷日子,烧不过狗大户。

    但使点绊子还是可以的。

    快手最先行动起来,不少从快手跑过去的主播纷纷开始删作品撤离,不撤不行,人气高的主播在快手收益不小,不听话会被收拾,就算没签约也不敢不听。

    不然有的是办法收拾你。

    当然,那些在快手挣不到什么钱的可以不用理。

    秒拍则明星资源和微博资源加快抢用户引流的步伐。

    于此同时,几把刀子也从看不见的地方捅过来。

    用户举报,抖音短视频app上存在少儿不宜的内容。

    还有三观不正、低俗内容等等。

    监管发出通知,要求认真整改。

    抖音科技态度端正,就认认真真整改。

    同时顺手举报一下快手秒拍等,都是隔靴搔痒,屁用没有。

    短视频行业才刚刚发展,监管也睁只眼闭只眼。

    不过,在对待这件事上,抖音内部还是挺重视。

    高管们开会商量了一下,早就明确过,抖音一定要干干净净的。

    最近确实多了一些与抖音定位不符的内容。

    胡敏监测数据,给高管们解释:“一部分是从快手来的,还有一部分是从内涵段子跑过来的,后台已经进行了调整,后面会对此类内容进行屏蔽甚至封杀。”

    陈云芳道:“可一定要盯紧了,现在那些竞争对手的软刀子防不胜防,低俗色情暴力这些内容问题还不大,可千万不能出现重大政治事件,不然谁也兜不住的。”

    胡敏点头:“明白。”

    徐枫也点点头,审核他也有责任的。

    齐亮说了一句:“现在抖音一姐排行榜上的那些全是其他平台或经纪公司的,没有自带流量的根本起不来,还有两个月就尘埃落地了,最后怎么办?”

    曹光笑道:“这个好办,之前的规则我们我们说的很清楚,九月一号再通告一下,15号前让排行榜上的那些全部确认有无经纪,有经纪的全部取消参赛资格就行。”

    吴艳梅问:“如果都装聋作哑呢?”

    杨甲琛道:“这个不是问题,到时候签电子协议就行了。”

    陈云芳道:“那还不如刚开始就签呢!”

    徐枫说道:“刚开始要引流,要是刚开始签这些人就不来了。”

    陈云芳想了想,也对。

    吴艳梅道:“这样一来的话,估计会被人骂的,公正性也会遭到质疑。”

    曹光说道:“问题不大,毕竟之前规则我们已经公布了,是这些人不死心,唯一担心的是把这些人刷下去,后面自由身的创业者关注度起不来,数据不太好看难免被人笑话。”

    齐亮问道:“浩艺那边的几个怎么样?”

    曹徐摇头:“都一般般,没有特别出彩的。”

    徐枫则道:“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引流,激发创业热情和引流,不是为了培养网红,我看后面的好多人其实并不比前面那些人差,主要还是内容的可读性有点差,没有专业团队想凭单打独斗创作出好内容难度不小,关键还是内容。”

    刘晓艺一直没插话,这时插了一句:“我觉的拍摄短视频还是有点麻烦。”

    徐枫看她一了,点点头:“技术部门一直在改进,最近又更新了音轨和模板,只要对着模板做动作就可以拍摄,可以有效解决用户不知道录什么的困惑。”

    吴艳梅说句公道话:“比刚开始的时候已经好了许多,刚上线那才叫一个麻烦呢!”

    刘晓艺再没说,徐枫也没说。

    陈云芳看了看坐在最后转笔杆咸鱼的吕小米:“江总到哪了?”

    吕小米正在丢盹呢,忽然被问到,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说:“不太清楚,根据行程应该今天到威尼斯,具体有没有变化就不知道了。”

    刘晓艺说:“我昨晚打电话了,已经到了威尼斯。”

    吕小米看也她一眼,没吭声。

    大伙各自瞅瞅,识趣的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没带秘书,应该是带着双胞胎出去的。

    吕小米有点不开心,也不想说话。

    没人问就一声不吭,等小会开玩就提前下班。

    拿了法拉利的钥匙,开着江老板的法拉利离开了。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4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