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42章 官司不断
    新店开张,两个小秘天天忙到十点以后才回家。

    就跟刚建好的工厂一样,不忙乱一阵是稳定不下来的。

    这天晚上回来算了下账,姐妹俩就挺乐。

    开业第一天是半价,肯定赔本的。

    之后几天生意依旧火爆,营业额基本保持在两万以上,去掉各种成本和开支,一年能赚不少,就算第一年回本,第二年就可以净赚,怎么能不乐。

    姐妹俩负责钱袋子,白天打杂晚上数钱,每天晚上回来都要背一包钱,第二天上午起来去存银行,微信和支付宝虽然已经普及开了,但还是有不少人习惯带现金。

    天天晚上数钱要数到手抽筋。

    成就感满满的。

    江帆和刘晓艺跟她前同事吃了顿饭,应酬了一下。

    感觉资本是在试探,投资的意愿并不强烈。

    之前的接触同样是试探,或者是投石问路。

    回程路上。

    刘晓艺一边开车一边道:“抖音现在还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资本有投资意愿,但估值是个问题,在资本眼里,你和抖音都是个异类,很难给出一个合理的估值标准。”

    江帆道:“所以都在观望?”

    刘晓艺道:“对啊,资本运作是有一整套流程的,像你这种真金白银砸了几十亿,收购cmc花了一百多亿,资本进来是要承担很大的风险的,除非你能接受一亿美元估值。”

    江帆道:“我花了二十多亿美元,只估值一亿?”

    刘晓艺道:“所以啊,资本才在观望,最多跟你接触一下,投资的意愿并不强烈,除非抖音有清新的盈利模式,成长可持续、盈利可持续,资本才敢进来。”

    江帆无所谓:“不进来更好,我还不欢迎他们呢!”

    刘晓艺道:“但资本是逐利的,抖音现在的用户已经超过两亿,互联网时代,用户就是市场,就可以创造价值,资本只是暂时观望,还是会想办法上车的。”

    江帆道:“那就拖着,能拖到什么时候就拖到什么时候。”

    刘晓艺道:“如果抖音继续保持这种高增涨势头,最晚明年,资本肯定会动,不管是想办法让你接受他们的估值标准,还是给出高估值进场,都作有动作的。”

    江帆道:“那就明年再说,主动权在我手里,由不得他们指手划脚。”

    ……

    (此情节与时事无关,早就想好的情节,碰巧撞了车,我一天码字饭都没时间吃,哪有闲心思关注时事,大家别带节奏,我怕惹事。)

    两人一路讨论之时,金星大厦也发生了一件大事。

    正是下午上班的高峰期,几栋写字楼前人来人往。

    虽然江帆收购金星大厦物业后,过半租约到期的已经搬走了,但还有好多租约没到期的企业和单位依旧在这里办公,上下班高峰期人流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一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几个女人不知从哪摸出条横幅,在一条人流最多的路口拉开,上面写着一行大字:抖音科技还我清白。然后一个妹拿着个喇叭,开始哭诉怎么被抖音科技后勤的餐厅管理人员骗睡怀孕,对方却不想负责之类,顿时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而更神奇的是,还有几个脖子上挂着相机,一看就是媒体记者的也突然冒了出来,咔咔咔一顿拍,让围观的吃瓜群众和路人立马就意识到,有热闹看了。

    不少人指指点点的,顺便拿出手机拍个照。

    在金星大厦办公的,都知道大厦被抖音科技买下了,要把租户全清掉。

    如今碰到这种大瓜,怎么能不帮着宣扬下。

    而等保安听到消息赶来,几个女人已经转移了阵地,跑到了c栋,在c栋的一个入口拉起横幅继续大喇叭喊,抖音科技有几个部门也搬到了c栋。

    不少抖音科技的员工出来看热闹。

    反应慢的拿出手机拍照。

    反应快的立刻给上级打电话。

    保安匆匆赶到,想把人拉走。

    几个女人不走,保安也不敢用强。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陆志军第一个赶到,劝了几句见几个女人不肯离开,立马就起了疑心,真要是有问题解决问题就行了,非要在这里打着横幅嚷嚷,却不肯去解决处理问题。

    这明显就是想闹事。

    迅速转了几个念头,眼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有几个带着相机像是记者的,继续僵持下去不是办法,果断让保安把横幅扯下来,将几个女人架进了楼里。

    几个带着相机的家伙又一顿猛拍。

    陆志军恨的牙痒痒,真想抢过来砸个稀巴烂。

    这一看就不是正规的记者。

    正规的官媒记者谁会干这种破事。

    刚刚把人架到楼里,接到消息的陈云芳和王丹也匆匆跑了过来。

    真是一路狂奔。

    远处。

    一辆奥迪开了过来。

    江帆老远瞅了一眼,心里还那纳:“那地方围那么多人干嘛呢?”

    开车的刘晓艺瞅了一眼,对八卦不感兴趣,随品道:“估计有什么稀罕事吧!”

    车停楼下。

    江帆下车瞅了几眼,楼挡住了看不见。

    问了下门口站的笔直的保安:“那边发生啥事了,怎么围那么多人?”

    保安也不知道,但大老板问,就忙呼叫对讲机。

    餐厅。

    保安听到对讲机的呼叫,忙去给老陆报告:“陆哥,江总看到了在问呢!”

    陆志军问:“江总在哪?”

    保安说道:“刚到e栋门口。”

    陆志军想了想,走到一边给江老板打电话。

    保安们将几个女人围起,陈云芳正在亲自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e栋。

    江帆听完汇报,懵逼了好几秒。

    大白天的,竟然会发生这种见鬼的事。

    具体情况陆志军也不是太清楚,只在边上听了几句,好像是后勤员工的事情。

    刘晓艺见挂了电话,问了一声:“发生什么事了?”

    江帆收起手机,道:“好像是后勤员工的感情纠纷之类的事,拉着横幅喊冤,老陆说是还有内情,具体不清楚,陈云芳已经赶过去处理了,上去等吧!”

    刘晓艺很意外:“还有这样的事?”

    江帆也很意外,餐厅五月份才投入使用的。

    这才四个月就出事,后勤的管理得乱成什么样。

    上楼,刚进办公室,吕小米就跟了进来。

    “刚楼下有人闹事,有员工拍照片发到了群里。”

    吕小米跟进来,拿着手机给江帆看。

    江帆接过看了两眼,看到了人群中的几个女人,全是餐厅的女工,还有那条很是醒目的横幅,以及上面的八个大字,还有保安组成的人墙,以及围观的吃瓜群众。

    翻了一下群里,不少员工都在讨论。

    猜测是什么瓜,完全看好戏的心态。

    江帆皱着眉头,放下手机揉着眉心思考了起来。

    吕小米拿回手机悄悄出去了。

    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等到陈云芳过来。

    “什么情况?”

    江帆没有起身,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陈云芳在左边椅子坐下,组织了下语言,才汇报详细情况:“餐厅管理员郑光和服务员王丽娜搞到了一起,前阵子查出怀孕了,因为分手费闹了起来。”

    江帆问道:“分手费?”

    陈云芳点点头:“都没想走到一起,之前王丽娜告到了主管那里,主管调解后郑光赔了一万块钱,本来这事过去了,今天不知道怎么又闹了起来,感觉有人在背后鼓动。”

    江帆问道:“今天为啥闹的?”

    陈云芳说:“王丽娜变卦了,想要五万块补偿,郑光不同意。”

    江帆又问:“那几个餐厅女工怎么回事?”

    陈云芳道:“王丽娜拉去的。”

    江帆问道:“她们哪来的胆子跟着闹事?”

    陈云芳道:“餐厅的都是劳务工,我们的约束力有限。”

    “劳务工……”

    江帆揉揉眉心,劳务应看正式工是个什么心态他体会不到。

    但可以想象到。

    就跟好多单位的临时工一样。

    想了一阵,江帆问:“怎么处理的?”

    陈云芳道:“报警了,看看是不是有人在背后鼓动。”

    江帆又问:“两人搞到一起有没有强迫性质?”

    陈云芳道:“这个怎么说呢,郑光是餐厅管理人员,在两人交往的过程中,本身的职权肯定是发挥了一定的影响的,但还算不上强迫,王丽娜就算想讨光郑光也是你情我愿。”

    江帆笑道:“一个小小的餐厅管理员,比我还要懂得利用手中的职权。”

    陈云芳没吭声,这算是明着批评了。

    江帆随即又道:“这事处理完了把餐厅所有的服务人员都接收过来吧,又不差几个餐厅服务员的工资,就别整什么劳务派遣那一套了,我觉的,人应该工作和生活在一个相对友善的环境中,而不是每天在一个对我们带着敌意的环境吃饭工作。”

    陈云芳说声好,这事让她非常被动。

    坐了一阵起身离开。

    江帆想了一下,又打电话将老陆叫来问情况。

    陆志军说了说现场看到的情况,最后又说了自己的判断:“感觉是故意闹事的,之前已经达成了和解,后来又反悔,而且是最近几天才反悔的,如果只是想要补偿,不会这么急着打着横幅把事闹大,至少也应该先找上级来协调,不行再采取下一步的行动,而那个餐厅服务员根本没找上级协调,就叫了几个餐厅女人把事闹大,我觉的应该有人在搞鬼。”

    江帆问道:“现场没问出来吗?”

    陆志军道:“没有,那个服务员一口咬定郑光不给钱她没办法才闹的。”

    江帆点了点头,没有再问,让他出去了。

    陆志军刚出去,吕小米又来了。

    “你看看这个!”

    吕小米手机屏亮着,递了过来。

    江帆接过来看了下,顿时脸色阴沉。

    事情发生才过去不到两个小时,就被人捅到了网上。

    这要没人搞鬼,猪都不信。

    打开电脑搜了一下,果然搜到了好几条。

    内容大同小异,什么餐厅管理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睡餐厅服务员等等,还特意点明了餐厅服务员是劳务工的身份,明显都是在带节奏,引发不少临时工共鸣。

    陈云芳在行动,第一时间撤掉了好几篇报道。

    但公关速度赶不上扩散的速度。

    特别是还有同行落井下石,几个短视频平台反应速度很快,第一时间带节奏,给竞争对手泼脏水这种事情,大家干起来不要太拿手,管他真的假的先转了就是。

    到了晚上,头条来了一波助攻,抖音科技瞬间火了。

    头条把标题都改了:抖音科技管理层潜规则女员工。

    瞧瞧歪成什么样了。

    江爸都知道了,打来电话:“儿子,公司怎么上新闻了?”

    江欣打来电话:“哥,你们公司的管理层这么黑啊?”

    江帆脸黑如铁:“一边凉快去!”

    贾明亮也打来电话关心:“是不是得罪人了?”

    江帆回了两字:“没事!”

    老黄打来电话:“真羡慕你们,天天上头条。”

    江帆脸更黑了。

    连两小秘都知道了,晚上回来就问:“江哥,网上爆的料是真的吗?”

    “假的!”

    “哦哦,我也不信会发生这样的事。”

    姐妹俩就信了,无条件信任。

    江帆多少有点安慰,没白疼。

    发酵一夜,好像所有人都知道抖音管理层把女员工给睡了。

    本来屁事没有,这样的新闻天天多了去了,抖音科技也不是那些个巨头们,没什么好关注的,可抖音的大奖赛即将尘埃落定,本来媒体就在热闹,无数网民也在关注。

    现在又摊上这种事,再加上不少同行在带节奏。

    想不火都不行。

    周三上班。

    江帆召集管理层开了个会。

    没提舆论的事。

    讲了讲企业应该遵循的价值观和行为规范。

    “我一直在想,抖音科技应该遵循什么样子的价值观,之前觉的让员共分享企业的发展成果应该没错,但现在想想这应该只是企业的理想和愿景,而不是价值观……”

    江帆讲了半个小时,头一次仔细阐述了他对抖音科技行为价值体系的思考。

    作者擅长这个,水个几千字也不带重复的,这里就不骗大家钱了。

    具体总结以下几点:

    第一,重新制定薪酬激励体系。

    公司保证让员工获得与自身能力和价值对等的收益。

    收入可以递增,但要符合市场价值和规律。

    第二,要加强管理,规范员工行为,不能再扯蛋。

    制定相关禁令,敢胆违反立马滚蛋。

    不能再放羊了。

    事实证明,宽松的管理氛围只会让更多的二百伍干出更多草蛋事。

    第三,要抓好教育,少喝点毒鸡汤,三观不能歪。

    第四,年底前拿出一套具体的行为价值体系。

    江帆讲完,又让管理层各抒己见。

    会开了一个半小时,这个议题算结束。

    中层散去,江帆带着高管们到办公室,继续讨论舆情的事。

    “郑光是怎么处理的?”

    江帆先问了吴艳梅一声。

    吴艳梅道:“已经开了。”

    江帆就没再问,高管们心里全都有数。

    大老板专门问下面一个小兵,就已经说明问题了。

    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有多恼火可想而知。

    不然怎么会有那个闲心,专门过问下面一个普通员工的处理结果。

    “都说说!”

    江帆揉着眉心:“这事怎么处理?”

    郑光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但现在事情闹大了,公司要却来背这锅。

    即使官宣撇清,可黄泥巴已经沾到身上了,哪是那么容易洗掉的。

    陈云芳先发言:“一会办公室发个通告,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原原本本交待清楚。”

    江帆嗯了一声:“舆情怎么控制?”

    杨甲琛第二个发声:“陈总监那里可以继续公关,尽量少让媒体带节奏,几个同行那里直接起诉,就算打不赢官司也得扯一下皮,不然外界还以为我们理亏。”

    江帆也是这个意思:“那就尽快,特别快手头条,一个不能放过。”

    齐亮提醒了下:“还有水军,不少水军也在鼓动带节奏。”

    水军……

    江帆敲着桌子,这帮老鼠是最让人痛恨的。

    想了想问:“能不能搜集到证据起诉?”

    薛涛答道:“锁定不难,但搜集证据不太容易,我试一下吧!”

    杨甲琛也说道:“这种事情只能公安机关出面治理,诉讼举证不太容易。”

    江帆没说什么,又看向吴艳梅:“公关总监有人选了没?”

    吴艳梅说:“正在谈。”

    江帆道:“尽快到位。”

    吴艳梅点点头。

    三言两语开完小会,各自分头去忙。

    刘晓艺一直没吭声,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她是江老板的助理,除了涉及到ceo要具体处理和决策的事项,公司的具体管理事务很少会发表意见。

    一小时后,抖音科技正式发布通告,通报了事件的前因后果。

    并表示已报警,后续事项将由警方处理。

    同时,抖音科技严厉谴责个别媒体误导舆论,直接点名快手头条,霸气表示下一步将会起诉快手头条,用法律武器来挽回这两无良平台歪曲事实给抖音科技形象造成的损失。

    通知发出之后,很快就被转载。

    快手头条先后回应,等着你告。

    不忘阴阳怪气一番,什么自身不硬,管理不当闹了笑话之类。

    互联网就这样,不撕两下都不正常。

    话说头条落井下石是有历史原因的。

    抖音科技从去年成立以来就一直盯着人家挖。

    如今在短视频行业又正面竞争,不落井下石才怪。

    隔天。

    吴艳梅光速搞定了公关总监的人选。

    高管选聘自不能让hr出面,hr也面试不了高管。

    能面试的只有老板。

    吴艳梅谈完后,就安排了一次面试。

    一位叫韩清的女士,岁数有点偏大,明年就四十岁了。

    不过保养的很年轻,看着也就三十出头。

    十多年的从事政府公关工作的经验,之前在大型外企,目前离职在家。

    江帆面谈了下,就火速上岗了。

    陈云芳的工作很重,行政是个非常大的摊子。

    吃喝拉撒鸡毛蒜皮零零碎碎等日常工作和内外沟通协调都是行政工作范畴,这段时间抖音科技一直在风口浪尖,公关工作越来越重,急需要单独分出去。

    公关总监是到位了。

    可官府那边却还没消息。

    王丽娜一口咬定没有任何人指使她闹事,就是要赔偿,不得己才打横幅讨说法的,官差问完就放人了,不想管这种破事,抖音科技现在还没有那个能量影响官差。

    几个闹事的女工被劳务公司召回。

    郑光却闹了妖蛾子,把抖音科技告到了劳动仲裁大队。

    一毛钱补偿没有直接开,这可是违法的。

    法务接了过去,一毛钱补偿都不打算给。

    找不出背后捣鬼的,江帆心里这根刺下不去。

    前思后想一番,把老陆叫来:“能不能找出王丽娜闹事的推手?”

    陆志军犹豫了一瞬,就下定决心:“我会想办法。”

    江帆点了点头,没有问他会用什么办法,道:“用钱就找吕小米拿。”

    陆志军答应了一声,坐了一阵就离开了。

    下午。

    吕小米来汇报,老陆支了五万块钱。

    江帆没说什么,这是他交待的,有些花销走公司的账不太方便。

    吕小米那里一直放着他的一部分备用金,一些不好公开的花销都从那走。

    纷纷扬扬之际,一首《你是我唯一的执着》又听哭了不少网民。

    花姐用独特的歌喉,把撕裂的感情注入了歌声中,重新翻出了许多人尘封在记忆角落中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和脆弱的神经,听到泪奔,一遍又一遍重复。

    短短几天又刷了屏,从抖音传到了微信,又从微信传到了其他地方。

    好多人听了都在朋友圈分享。

    不少网民又搜索视频的出处,最后一路找到抖音。

    短短几天又从第五强势冲到了第二。

    一首等一分钟,一首你是我唯一的执着,让不少网民认识到了花姐。

    关注点赞无数。

    过了几天。

    陆志军来交差,拿了一份资料给江老板。

    江帆看了一下,挺纳闷:“华欣贸易?”

    陆志军点点头:“是一个叫陈凯的人教唆王丽娜闹事的,我让人追踪了一下,查到此人是华欣贸易的一名员工,华欣贸易的老板叫林少华……”

    林少华?

    江帆后面的都没听进去,脑子里只琢磨这三个字。

    怎么会是这位?

    委实有点出乎意料,还以为是那向个同行搞的鬼。

    没想到竟然是这位。

    ……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5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