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45章 走后门
    夜已经很深了,孙倩辗转反侧。

    明天的颁奖活动她是不想去的,总觉的跟网红选秀一样太辣眼睛,毕竟以前阔过,也算上流阶层,打心眼里就看不上那些主播网红这类,如今虽然为钱折腰,不得不拍了许多短视频求粉求关注,甚至好多地方突破了自己的底线,但一时半刻观念还有些转变不过来。

    就怕去了被人看到,又得的熟人笑话。

    话说已经没熟人了。

    自从在抖音拍了短视频,就慢慢不和熟人联系了。

    快想的迷糊时,忽然听到门响。

    孙倩一下惊醒,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

    怎会有人开门,莫非走错门了……

    不是走错门了。

    门已经打开了,有脚步声响起,说明人都进来了。

    孙倩吓的寒毛炸起,喊了一声:“谁?”

    厅客里脚步顿了下,接着是男人压低的声音:“是我,小倩。”

    孙倩心情立马就不好了,已经听出来了。

    竟然这个时候回来。

    怎么有脸回来……

    孙倩唯恐吵醒女儿,也不想让进门,就起身穿上睡衣出去了。

    客厅的灯已经打开。

    张洪涛坐在沙发上,依旧衣冠楚楚,很有底气的样子。

    可孙倩却从他眼里看到了以往从来没有过的心虚。

    钱是男人的胆,没钱哪里来的底气。

    孙倩没有过去,站在茶几对面仔细打量这个男人,越打量就越觉的自己真瞎了眼,怎么就鬼迷了心窍,跟了这么个货色,不但家里几乎断决关系,还差点被逼上绝路。

    事业败了没有关系,吃糠咽菜东山再起就行。

    可卷着女人孩子的生活费跑路玩消失是什么行为?

    这是一个顾家的男人能干出来的事?

    心真的凉透了。

    “你还回来干什么?”

    孙倩压着火气,站在一边冷冷地问。

    张洪涛说:“回来看看你和孩子,过几天就得走。”

    孙倩忍无可忍:“你还有脸回来?看看我和语涵?你当初卷着钱跑路,手机一关玩消失的时候怎么没想过我和女儿怎么过日子?张洪涛你真是个人物,我真是瞎了眼,当初竟然觉的你是个有担当的男人,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时候回来,你真以为我傻?”

    张洪涛道:“你别这么激动,我是不想让你担心。”

    孙倩差点笑了:“不想让我担心?我没有听错吧?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无耻,你知不知道这几个月我怎么过来的?你竟然还有脸说怕我担心?”

    张洪涛道:“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孙倩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张洪涛道:“回来看看你和女儿。”

    孙倩呵呵笑了,差点被坑的万劫不复,哪里还会相信这种鬼话,平静地道:“你不要再装了,这么多年了我竟然不知道你这么会演戏,要不是参加了抖音的比赛,再过一阵子我和女儿就得上街去要饭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么可笑?”

    张洪涛脸皮抽了抽,没有说话。

    孙倩说道:“你这副底气十足的样子骗了我十年,我今天才发现,男人的底气都是拿来骗女人的,真正有底气的男人根本不用装,你是冲着我的奖金来的吧?”

    张洪涛装糊涂:“什么奖金?”

    孙倩深深看了一眼,又从他眼里看到一些以前没见过的东西,心里就更有数,彻底失望透顶,指了指门口:“你走吧,以后再别来了,我和女儿都不想看到你。”

    张洪涛脸色很难看:“这么绝情?”

    孙倩冷冷地道:“你还有脸说我绝情?”

    张洪涛脸皮子抽搐半天,终究什么也没说出来。

    ……

    颁奖活动搞的很是隆重,请了不少媒体。

    准备的再充分,可还是出了意外。

    榜上有奖的全来了,所有人被带到偏厅,要先签协议,有的签的传媒经纪约,以后就是浩艺传媒签约艺人;不想签经纪约也不强求,但是要另签一份竞业禁止协议,不能拿了抖音的钱,在抖音圈了一波粉丝,却跑去别的平台捞金,天底下哪有这么美的事。

    大多数都签了。

    但还是有个别几个闹腾起来。

    既不愿和浩艺传媒合作,也不愿意签竞业禁止协议。

    就想拿钱走人。

    既然不想走网红主播或娱乐圈这条路,竞业禁止协议对创作者没有什么损失,最多以后只在抖音发发短视频就行了,这都不想签,就想拿几百万的奖金,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再三解释无效,还当场闹了起来。

    直接请了出去。

    滚蛋。

    签完协议合约,然后到大厅发奖,由担任嘉宾的明星给发奖。

    虽然挺俗,但营销效果是真的好。

    抖音没有巨头的资源渠道,想要打造一块现象级产品,除了砸钱,借用一下娱乐圈的人气来提升产品的知名度和话题热度也是一条选择,不然做产品的怎么喜欢找明星代言。

    江帆没凑这个热闹,在家看报道。

    颁奖活动还没结束,就有煤体带节奏了。

    几个只想拿钱不想签协议的高级间谍被请出去后,就接受了早有准备的媒体采访,狠狠抨击抖音科技的大奖赛是如何不公平,想要拿钱还得签卖身约之类的。

    然后水军出动,各种狂喷。

    抖音科技随后发出了公告,说明了原因。

    多余的不解释。

    反正目的已经达到,反正互联网吵吵闹闹就没消停过。

    不被喷上几句都不太正常。

    没被喷过的互联网公司基本不存在。

    不管媒体在怎么带节奏,水军再怎么喷,除了那些见不得人好的,大多数人关注的还是发奖活动本身,满满的羡慕,好多人借此机会一朝实现脱贫致富,怎么能不羡慕。

    毕竟这个世上穷人还是占了大多数。

    几十几百万的巨额奖金,谁不想要。

    而抖音一姐的一千多万,就更让无数人羡慕的眼珠子发红了。

    至于部分权威人士酸溜溜的批判抖音科技是在倡导一部分人不劳而获的思想,除了那些竞争对手和水军喷子们,大多数人只当这帮砖家放了个屁。

    六号。

    媒体报道了一波姜小娜的凄惨遭遇,引来了无数同情和围观。

    抖音科技趁机喊了一下口号:关注贫困山区,帮助孤寡老幼。

    八号。

    抖音广告平台正式上市,并开通了直播功能。

    广告部门开始招兵买马。

    与此同时,抖音科技启动了第二轮宣传推广。

    记录美好生活,抖音一直鼓励用户用抖音来记录生活中的美好和点滴,这轮推广主要针对视频创作者,只要拍视频就会有钱拿,当然也有门槛要求。

    不可能拍了一陀屎还有钱拿。

    同行都盯着呢,得到消息一个个都麻了。

    集体喊出口号,要抵制人民币玩家。

    不带这样子的。

    这是在破坏行业的生存环境。

    与此同时,抖音科技接到了好几家诉讼官司。

    有状告音乐侵权的,有状告视频侵权的。

    杨甲琛带领法务团队终于忙了起来。

    之前的法务很舒服,一直没有多少事做。

    以后估计不会有多少时间坐在工位上喝茶了。

    吕小米回来了。

    江帆坐在办公桌后,看着她慢条斯理的泡茶。

    一年多的老秘书了,顺利进化成老油条。

    早就不玩飘移那一套了。

    就算电脑上开着微信的聊天窗口,也懒的藏起来了。

    但工作却越发用心,不想让江老板抓住痛脚。

    可江帆想借题发挥,又岂是她一个小秘书能防住的,再小心谨慎也不行。

    上午开会。

    江帆听了一阵,喝茶的时候茶水太烫,差点烫到嘴,当时没说啥,回到办公室后,关着门就数落了她几句:“泡个茶都越来越不上心了,就不知道早点泡好凉一下?”

    吕小米抿着嘴:“下次注意。”

    心里那个郁闷,水太烫也能怪我头上?

    摆明了想故意找茬。

    江帆发挥不出来了,又打量几眼,感觉这秘书比自己还油了。

    就等着她找借口呢,才好进一步发挥。

    没想到一拳打在棉花上。

    一点都不受力。

    自己干了三年秘书,才练就这身抗压能力。

    给自己当了一年秘书就这么抗压,看来自己身边出人才啊!

    江帆心里感慨,挥了挥手将秘书赶走。

    吕小米早就学会了自我调节,出了老板办公室就把这事给忘了。

    该干嘛就干嘛!

    下午准点下班去赶地铁,也不和同事私下走动。

    以前没事还和其他同事吃外挂什么的,今天就少了,人多了是非也多了,最近公司有人给她送了个绰号吕总管,传着传着就传到了吕小米耳里。

    自此跟所有人保持距离。

    江老板的好多私事都是她处理的,小金库也是她管。

    人家叫她吕总管也没错。

    可问题是,谣言传多了会变味的。

    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宝马和法拉利的钥匙都在她手里,但非特殊情况一般不会碰车。

    否则不出一月,全公司得传秘书和老板的桃色新闻。

    回到出租屋等了会,叶秋萍下班回来了。

    进门先喊了一通累,然后换衣服,出门吃饭。

    下楼时还问吕小米:“米饭,你们公司还招hr不?”

    吕小米道:“干嘛,你又想跳槽?”

    叶秋萍道:“对啊,快受不了我们那个傻缺老板了,招不到人就说我们工作能力和水平不行,简直受够了,也不想想给的那点工资,一个月四千来块什么也不管,天天加班到半夜凌晨,谁特么给他卖命,怎么不想想自己住豪宅开豪车,员工连自己都快养不住了。”

    吕小米道:“到哪都一样,你就别跳了。”

    叶秋萍不满道:“一个月四千来块什么也不管让我干到啥时候?你们公司的hr工资待遇那么好,你都不帮我走一下后门,还是不是好闺蜜了?”

    吕小米道:“我们的hr也不好干。”

    叶秋萍道:“我不管,你给我问不问?”

    这个……

    吕小米头疼了,老板秘书这个岗位比较特殊,现在又有点问题。

    她是不想把闺蜜弄到公司去的。

    可不帮又不行。

    老同学都不联系了。

    朋友圈就剩下一个闺蜜。

    一个月四千来块钱确实不太够。

    又不想占便宜,房租就得去掉一半。

    犹豫半天,才答应帮忙问一下。

    叶秋萍对她有信心:“你是老板的秘书,这点事对你来说还不小菜一碟嘛!都说秘书是老板的小情人,有时候说话老板还管用,我的事就包给你啦!”

    “你别抱希望,这事我管不着,不一定能成!”

    吕小米有点小心虚。

    ……

    四季花园。

    江帆下午早早溜了。

    十一七天过去,两个小秘忙脱皮。

    今天都没上班,在家歇着呢!

    上午打扫卫生,把卫生彻底收拾一遍,该洗的洗了。

    下午歇着。

    今天阴天,天气不那么热了。

    江帆躺在露台的躺椅上看书,两个小秘在旁边伺候。

    学习是好习惯,话说在办公室从来看不进去书,办公室是用来办公的,那个环境压根不是用来看书的,他人只要在公司,不管大事小事总会有事情,哪还有心思看书。

    只有闲在家里,什么也不想,才有兴趣翻翻书。

    所以办公室的书都是给别人看的,马老师说的也有道理。

    讲座什么的参加了不少。

    格局层面的认知江帆基本上有了,即使对有些理论一知半解,但又不是经济学家,不需要理解的那么深刻,只要知道基本的规则,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就行了。

    现在的学习其实算不上学习,只是一个自我思考不断升华的过程。

    所以要翻翻书,看看别人的观点,印证自己的想法。

    姐妹俩一边坐一个,每人身前放着个小凳子,凳子上还放个果盘,一手拿着手机,一手吃着水果,还要负责给江老板捶大腿,快有点忙不过来。

    这里是另一边,不怕被邻居看到。

    裴雯雯一边刷手机,一边说:“江哥,你看看这个。”

    “什么东西?”

    江帆把书拿开,扭头望过去。

    裴雯雯把手机转了过来:“你看这个,在直播间说想买个法拉利。”

    江帆瞅了一眼,就没兴趣了。

    抖音的一姐嘛!

    忽然发了大财,小姑娘想买个超跑也正常。

    换了其他人也是一样的。

    管住就好。

    敢不听话就藏起来。

    裴诗诗道:“江哥,西部的山区里真有那么穷吗?”

    江帆嗯了一声:“这两年好多了,那些只是个别。”

    裴诗诗道:“这几年一直在扶贫,不然还不知道有这么穷的,不过我觉的有些也不一定是穷,就跟姜小娜一样,这种没有爸妈的可不是扶贫就能解决的。”

    江帆随口问道:“那你觉的应该怎么解决?”

    裴诗诗道:“我觉的可以建个托儿所,请人照顾这些没爹没妈的孩子。”

    江帆问道:“那她爷爷谁管?”

    “……”

    裴诗诗愣了下,显然没考虑这个问题,想了想道:“应该有养老院吧?”

    江帆道:“你觉的把爷爷送到养老院,把两孙女送到托儿所行吗?”

    裴诗诗认真想了一会儿,有点泄气:“好像不行。”

    江帆道:“各地都有孤儿院,要是问题容易解决,也不用建托儿所了,直接把人送到孤儿院就完事了,你想的太简单了,有些问题解决不好是有原因的。”

    裴诗诗不服气:“那你说怎么解决?”

    江帆道:“解决不了,所以不要浪费脑细胞去想这种太过复杂的问题,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就行了,咱们看到了就管一管,就当是行善积德了,看不到就算了。”

    裴诗诗想了想,没跟他争论这个。

    裴雯雯的关注点明显不在这,又举了举手机:“江哥,你看这个银行小姐姐是没结婚的还是已经结婚了啊,怎么一会看着像没结婚,一会又看着像结了婚的。”

    江帆瞥了一眼:“结了,现在的女人都是妖精,习惯就好。”

    裴雯雯哦了声,转着眼珠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起身去上洗手间。

    裴诗诗捏了捏大腿:“江哥,你最近是不是忘了什么?”

    江帆疑惑:“我忘了什么?”

    裴诗诗道:“你好好想啊!”

    江帆懒的动脑:“不想死脑细胞了,你说吧!”

    裴诗诗咬咬牙,稍微用点力:“还是你想吧!”

    江帆这才认真想了一下:“寂寞了?”

    裴诗诗臊的红了脸,又用了点力:“江哥你是不是又虚了?”

    “瞎扯!”

    江帆当然不承认了:“我什么时候虚过。”

    裴诗诗牙痒痒:“那你最近咋回事?”

    江帆摸了摸头:“明晚去,记得换上丝袜啊!”

    裴诗诗撇撇嘴:“我才不!”

    江帆嗯哼两声,想再说,裴雯雯来了。

    杂念一起,书就看不进去了。

    把书扔到一边,闭着眼睛放空脑袋听两个小秘唧唧喳喳。

    两只手伸出去,揉着细细的小腰,数着排骨。

    过了一会,胳膊有点困,就拉了一下:“往这边挪挪。”

    姐妹俩就挪了过来,离的太远胳膊吊着太困。

    伸直了也只能勉强够到小腰。

    现在这个距离就挺舒服,上下左右都够得着。

    在小腰探索了一阵,就溜了进去。

    姐妹俩眼尾的余光扫了一下对方,就不约而而的转过身,背对对方,互相不看。

    江帆一边探索,一边通过手感在心里对比着大小。

    感觉体积一样,分不出大小。

    裴雯雯看了会手机,又来了问题:“江哥,你要不要和我们去南海啊?”

    “不去了!”

    江帆懒洋洋道:“江哥有事,你们去就行。”

    裴雯雯小小发了个牢骚:“装修个房子可真麻烦,两年太慢了。”

    江帆问道:“那你俩为啥不简装一下?”

    裴诗诗头也不回道:“是你说的要装修好一点的。”

    江帆无话可说,好久没去南海了,自从把房子交给装修公司后就一直没去看过,姐妹俩准备十号飞去南海,看一下房子装的怎么样了,光看装修公司拍的照片可不行。

    明湖的也一样,要明年六月才能装完。

    从买房子到住进去,足足要等上两年。

    就这还是快的。

    慢的像江南里去年就订了,今年底才交房。

    简单装修一下也得大半年一年。

    过了一阵,裴诗诗又起来去上洗手间。

    裴雯雯转过来,笑嘻嘻问:“江哥,我的大还是我姐的大?”

    江帆想也没想:“都一样。”

    裴雯雯不满意:“怎么可能都一样?”

    江帆道:“你俩是双胞胎啊,一样大有问题吗?”

    裴雯雯哼哼道:“肯定不一样,被你摸的次数都不一样,能一样大吗?”

    江帆想了想道:“要不找个皮尺量一下?”

    裴雯雯嘟囔道:“这还用量啊,你天天摸呢心里没数吗?。”

    江帆道:“有数还用量吗?我手又不是精密测量仪,误差不大哪感觉的出来。”

    裴雯雯还想说,裴诗诗又回来了,只得打住。

    晚上。

    江帆还真找了一根皮尺,给她量了一下尺寸。

    开发了一年了,效果还是挺明显。

    以前看上去塌塌的,现在挺多了。

    九号上午。

    吕小米处理完手头工作,去找吴艳梅。

    吴艳梅正在亲自面试一位高级工程师,吕小米只好回来了。

    过了半个小时,吴艳梅打来电话问有什么事。

    吕小米电话里没说,挂了电话去了办公室说:“吴总,有个事能不能帮个忙?”

    吴艳梅问:“什么事?”

    吕小米说:“我闺蜜想来咱们公司,做hr的,你看人资还要人不?”

    吴艳梅问:“给江总说了吗?”

    吕小米道:“没说!”

    吴艳梅迅速转了好几个念头,这是一件小事,他一个大总监,下面直管的部门加个人问题真不大,几千人的公司多一个人能算什么问题。

    但放到老板秘书身上却不是小事,江老板和这个秘书什么情况高管们偶尔想一下,也不刻意琢磨,但该保持的距离还是要保持的,职场上的忌讳有很多。

    吴艳梅沉浮职场十多年,怎么能不懂。

    这点小事,吕小米给江老板念叨一下,随手就办了。

    但找到自己这里来,明显就是不想让老板知道。

    要不要卖这个面子?

    吴艳梅考虑了两秒,就决定卖她这个面子,老板秘书能不得罪还是别得罪,道:“你让人过来吧,不过公司的hr工作也不好干,你心里有数,来了肯定要培训的。”

    吕小米点点头:“谢谢吴总!”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