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48章 虎狼之词
    吕小米一声爸,叫的江帆心跳都快了好几拍。

    开什么玩笑呢,怎么能随便叫人爸呢!

    你爸怎么会在这里……

    江帆下意识地转了向个念头,扭头望了过去。

    只见七八米外,两个中年男人也在往这边望过来。

    路灯有点昏暗,只大概看到是两个中年男子。

    个子不高,右边的身材适中,左边的比较瘦。

    江爸江妈也停下了,正在回头望过去。

    “爸,你怎么在这……”

    吕小米已经快步走过去,明显不是乱认爹。

    两个中年人明显挺惊愕,左边比较瘦的中年男子瞥了眼江爸江妈和江帆,看向过来的吕小米,说:“我和你三叔过来谈一笔生意,你怎么也在杭城?”

    吕小米走跟前,道:“我来办事,你来杭城怎么不打个电话?”

    吕爸说道:“我不知道你在杭城,不然就打电话了。”

    吕小米又跟旁边的三叔打了声招呼,才看着亲爸:“爸,你半个月没给我打电话了。”

    吕爸心想,这不是自己想说的话吗,但不好在大庭广众下跟女儿计较这个,又瞥了眼江老板一家三口,不动声色问:“那几位是什么人?”

    吕小米道:“老板啊!”

    吕爸就道:“那你快去忙吧,别让老板等你,回头再打电话。”

    吕小米道:“你等下,我去给说一下!”

    吕爸点头。

    吕小米就快步走回去,给江老板说:“我爸来了,我去陪陪我爸。”

    江帆问道:“要不要我陪?”

    吕小米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不用。”

    江帆挥了挥手:“那去吧!”

    又打量了几眼,光线不太好,也看不太清楚。

    只看了个大概,再碰上都未必能认出来。

    吕爸和吕三叔也在望着这边,互相点了点头,江帆和江爸江妈先走了。

    吕小米走过去,抚了下长发,问:“爸,你和三叔住哪里?”

    吕爸道:“我们住的远,一会打车回去。”

    吕小米说:“你们别回去了,我给你们开个房间晚上住这边吧!”

    吕爸道:“我们还有事,住这里不方便,你来杭城办啥事?”

    吕小米道:“办房子手续啊,过来一个星期了。”

    吕爸恍然,知道这事,去年就听女儿说起过。

    但今年好像不怎么给家里说公司的事了,问:“刚才那是你们老板的父母?”

    吕小米点着头:“过来一个星期了,办完手续下周又要出国去旅游。”

    吕爸嘴上应着,心里其实挺担心。

    秘书天天给老板干私活,怎么都觉的有点不正常。

    但今年女儿都不怎么说公司的事情了,偶尔问一下也是应付。

    这次来杭城又正好碰到,就更担心了。

    吕小米不知道老父亲心里的担心,问:“爸,你和三叔生意谈成没?”

    吕爸收收思绪,说:“还在谈,今年生意不好做,压价压的太狠了。”

    旁边吕三叔道:“现在进口货太多,到哪都得拼价格,利润压的越少了。”

    吕小米也替他发愁:“要不要我找老板给你想想办法?”

    吕爸摆了摆手:“别麻烦人家,干好你的工作就行了,家里的事你不要操心。”

    吕小米答应着,心里松口气。

    话是这么说的,真让她找江老板,她也拉不下面子。

    而且江老板又不干实体,也没这方面的渠道和资源。

    实体和互联网是两码事。

    ……

    另一边。

    江爸也在问儿子:“刚才那个是吕小米爸爸?”

    江帆点头:“应该是!”

    江爸就很惊讶:“这还真是巧。”

    确实挺巧。

    江帆问他:“你有多久没和江欣打过电话了?”

    江爸就挺乐呵:“最少一次一次。”

    江妈却有怨念:“没良心的,一个月才给我打一次。”

    江帆一看不妙,不小心给妹子挖了个坑。

    连忙转移话题。

    乘船夜游了趟西湖,回到酒店已经九点半了。

    给吕小米打个电话,跟她爸走了。

    江帆也没奈何,洗了个澡躺床上给两个小秘发微信。

    姐妹俩昨天就回魔都了,去南海来回共四天。

    刚发了个消息,裴雯雯就发来视频请求。

    江帆接了,黑了一下才闪现。

    话说今年4g网大范围普及,网速是越来越快了。

    以前视个频那叫一个卡,现在就很流畅。

    只要不是跑到荒郊野外,视频基本上不会卡。

    “江哥,啥时候回来呀?”

    裴雯雯估计刚洗完澡,裹着个浴巾坐在床上,一手拿毛巾擦头发,一手举着手机,刚洗脸澡脸蛋白里透红,甜嫩可口的,看着就想咬上两口。

    “过几天再回!”

    江帆床上躺平,一手举手机,一手抚额,问:“你姐呢?”

    裴雯雯说:“洗澡呢!”

    江帆哦了一声:“过去让我看看。”

    裴雯雯不乐意:“洗澡有什么好看的,你看我呀!”

    江帆说:“我想看你姐洗澡。”

    裴雯雯嘟囔道:“又不是没看过,江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龌龊。”

    江帆心痒痒的:“听话,快过去我看看。”

    裴雯雯也不听话了,皱着鼻子:“不去,你看我就行啦!”

    江帆说:“那你把浴巾拿掉!”

    裴雯雯转了转眼珠,起身过去把门关上,然后把浴巾拿掉了。

    好一只小白羊……

    聊了阵少儿不宜的话题。

    裴雯雯脸蛋红红的,眼神还透着小妩媚:“江哥快回来浇花。”

    江帆嗯嗯有声:“过几天回去就浇,洗干净等着。”

    浇花本来是个很正经的词。

    结果有一次那啥时,江帆说了一句浇灌祖国的花朵。

    然后裴雯雯就把这个词引用过来。

    给弄成了虎狼之词。

    没羞没臊一阵。

    群里又有了新消息,诗诗上线了。

    江帆关了和雯雯的私聊,在群里发起群聊。

    很快接通。

    姐妹俩都上线。

    裴雯雯又裹上浴巾,不好再浪。

    裴诗诗也裹着浴巾,手机支起,坐在梳妆台前吹牛发。

    吹风机嗡嗡的响声吵的脑壳疼。

    江帆揉着脑袋:“关了关了赶紧关了,吵死了。”

    裴诗诗说:“头发还没吹干呢!”

    江帆拔高音调:“一会再吹吧,吵死人了!”

    裴诗诗只得关了吹风机,拿着手机进卧室坐床上,一手拿着手机,胳膊夹着浴巾不让掉下去,一手拿着梳子梳着头,嘴里还问着没用的废话:“江哥啥时候回来啊?”

    “过几天就回!”

    江帆盯着她圆润的香肩,说:“你把胳膊拿开。”

    裴诗诗撇撇嘴:“不!”

    不用想也知道又没想好事儿。

    裴雯雯提着醒:“公众场合聊天要文明!”

    江帆谆谆教导:“雯雯不要瞎扯蛋,这是咱们的私有领地,哪是公众场合,话说咱们一起坦诚相见好不好,都把浴巾拿掉让江哥看看你俩是不是一样的。”

    裴诗诗听不下去了:“江哥,你再不好好说我下线了啊!”

    裴雯雯也捂着耳朵,两个人怎么说都行,三个人咋能这样呢!

    江帆开导:“有啥不好意思的,做都做了还怕说啊!”

    姐妹俩左耳进右耳朵出,自动过滤。

    聊了一阵私房夜话。

    裴诗诗说了个正事:“江哥,我想报个班学学会计。”

    江帆问道:“怎么又想学习了?”

    裴诗诗道:“财算不光是算账记账,还有好多事情,比如税务,比如成本核算这些我都不怎么懂,现在账越来越多,还要报税什么的,我感觉处理起来挺吃力的。”

    江帆说道:“那也不用你自己去学,招个会计就行,你还想一直自己当会计啊?”

    裴诗诗道:“那我也得会啊!”

    江帆建议:“你不要学会计,以后分店开多了肯定得有会计,你的工作更多的是财务总监的角色,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不用专门去学会计,想学的话可以学一下财务方面的法规之类,把握好财务的合规性就行,至于怎么做账那是会计的事,不是财务总监干的事情。”

    裴诗诗哦了声,有点没主意。

    裴雯雯对会计不感兴趣,问:“江哥,你觉的我以后干个啥好?”

    江帆问她:“你想干个什么?”

    裴雯雯道:“我不知道呀,所以才问你。”

    江帆有点无语:“你自己都不知道,我能知道?”

    裴雯雯挺烦恼:“我不喜欢干财务,天天坐那算账没意思,干采购也麻烦,一大堆麻烦事儿,我就想干个不操心的消磨消磨时间就行了。”

    裴诗诗挺来气:“我俩占着70%的股份,你不操心谁操心。”

    裴雯雯道:“我就不想操心!”

    江帆一边帮着分析,一边琢磨着两个小秘一年来的变化。

    总体来说,工作上都没什么动力。

    裴诗诗稍好点,管着钱袋子呢多少有点压力,不懂的还知道学。

    裴雯雯就比较咸鱼,工作什么的都属于客串,有个事干就行了,特别是开新店忙活了好一阵,把工作激情给消磨的差不多了,现在基本上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工作的事不太上心,家里的事到挺上心。

    聊了一个小时视频,快十一点的时候才挂断睡觉。

    第二天吕小米依旧没有回来。

    第三天她爸和她三叔走了后,下午才回香格里拉。

    第四天是周一,上午总算把手续办完了。

    周二,江爸江妈飞欧洲。

    把人送走,江帆和吕小米开车回了魔都。

    吕小米开宝马来的,这车大半时间闲置。

    除了吕小米办事偶尔开一下,基本成了摆设。

    没让秘书开车。

    江帆亲自开车,出了酒店问:“你爸和你三叔怎么跑杭城来谈生意?”

    吕小米坐在副驾驶,两手搭在腹部,说:“今年生意不好做,来这边找市场。”

    江帆问道:“你爸具体做的啥?”

    吕小米说:“海鲜批发。”

    江帆问道:“哪来的货,进口的还是自己养?”

    吕小米道:“不做进口,一部分自己养,一部分养殖户的货。”

    江帆就问:“自己养划算还是进口划算?”

    吕小米说:“以前都自己养,进口的少,这两年进口的越来越多,有些价格还比自己养便宜好多,价格越压越低,利润也越来越少,不好做了。”

    江帆问道:“怎么不试一下网上卖?”

    吕小米道:“试了,不太好做。”

    江帆一手扶方向盘,一手拉拉胳膊。

    吕小米就忙躲。

    躲了几下,还是被他把小手给捉住。

    江帆捏着小手,问:“要不要我给你想想办法?”

    吕小米纠结了,要不要让帮忙?

    实话挺矛盾的。

    纠结半天,问:“你有渠道吗?”

    江帆张口就来:“要什么渠道,最近不是有员工抱怨食堂伙食不好吗,给订上几吨海鲜天天让食堂做海鲜,三千多人一个月吃个几吨海鲜没问题吧?”

    “……”

    吕小米无语了,这真是正经老板干出来的事?

    江帆又问:“你爸一年能出多少货?”

    吕小米说:“三百吨左右!”

    江帆问道:“一年出三百吨能挣多少钱?”

    吕小米道:“批发利润低,好的时候挣一百多万,不好的时候五十万左右。”

    “不少了!”

    江帆觉的可以,这已经算是富裕之家了。

    一年能有一百多万装进口袋里,已经超过绝大部分人了。

    不怪吕小米挺小资,衣服包包都是牌子。

    三个多小时到了四季花园。

    江帆下车,吕小米把车开走了。

    隔壁门口,赵志江正在叉着腰四下张望。

    目睹江老板从宝马上下车,吕小米把车开走,心里又犯起了寻思,这小伙挺能玩,家里养着两个,而且还是对双胞胎,这又一个更加漂亮的,年轻就是好啊!

    当然,关键还是得有本钱。

    “小江,艳福不浅呐!”

    赵志江招呼了一声,给人感觉闲的蛋疼。

    “还行……”

    江帆呵呵笑了一声,正准备进屋,忽然想起吕小米的事。

    车上说的都是不经脑子的玩笑话。

    抖音科技的员工再能吃,也不可能天天吃鲜海。

    搞零售还好办,三千多人的食堂能消化掉不少。

    搞批发的量大,可就不是一个食堂能消化的了。

    还是得有渠道,大批量出货才行。

    江帆不做实业,认识的人不是搞金融的就是搞互联网的,平时又不爱混圈子,朋友圈没几个搞实业的,想起赵志江开工厂的,就问了一嘴:“老哥有没有认识的做海鲜零售的?”

    赵志江话挺大:“有,混了大半辈子钱没挣多少,就是朋友多,你想做海鲜?”

    江帆笑道:“不是,有个朋友做海鲜批发,听说今年竞争激烈,生意不是太好做,老哥能不能给介绍一下生意,回头我请你和嫂子吃饭。”

    “小意思!”

    赵志江挺仗义:“有好几个做连锁餐饮的朋友,回头我给你问一下。”

    江帆感谢一番,门口聊了几句才进屋。

    上楼没看到两小秘,到露台才找到人。

    姐妹俩一人拿着把铲子,正在摆弄露台上的盆栽。

    女孩子的性格是多样的。

    有些女生喜欢养小宠物,有些女生喜欢家里摆一堆各种玩偶。

    两个小秘属于后者,对养宠物没兴趣,卧室里的各种玩偶到是摆了不少,还有个爱好就是挺喜欢摆弄花花草草,去年住进来的时候一盆花都没有。

    后来陆续买了几盆,也但不多。

    今年把房子买下后,屋里各种盆栽立马多了起来。

    姐妹俩三天两头就会买上几盆,江老板的卧室里、书房里以及露台上都摆了不少,美其名曰吸收辐射,虽然不知道具体作用如何,但屋里多些植物确实心情挺好。

    已经十月下旬,魔都的天气开始凉了。

    两小秘还穿着吊带短裤,细胳膊细腿,小胸脯鼓鼓的。

    仔细一看,规模还是小,不比馒头大多少。

    当然,不是以前那种大馒头,现在卖的馒头都很小的。

    “江哥!”

    姐妹俩看到江老板,都停下手里的活。

    一副想上来又怕抢先被姐姐妹妹笑话的小模样。

    江帆过去,一手搂一个,揽住浑圆的肩头,先亲了一口姐姐,裴诗诗左躲右闪的,公共场合还是不好意思,又亲了一口妹妹,问:“你俩想我没?”

    裴雯雯笑嘻嘻:“你猜!”

    裴诗诗不说话,关着门在床上说一说还行。

    公共场合还是算了。

    毕竟脸皮还薄,哪好意思当着妹妹的面说。

    江帆不猜,问:“你俩咋不去上班,彻底休息了?”

    裴诗诗道:“才没有呢,现在基本正常了,柴姐都不天天盯着了,在调查市场准备开第二家分店,我们晚上过去盘一下账,收个钱就完了,不用天天都去。”

    江帆就看向裴雯雯:“正合你意了。”

    裴雯雯点着头,问:“江哥吃饭没?”

    “吃了!”

    这都一点半了,早过了饭点,路上和吕小米吃的。

    裴诗诗拿着铲子敲了敲一个大花盆:“江哥,给我搬一下这个花盆,我们搬不动。”

    江帆一瞅,是个大家伙。

    花盆加上一盆子土,估计有上百斤。

    就算没有一百,也有七八十。

    这点重量,自己一个人都能抱起来。

    两个人竟然搬不动。

    江帆左右瞅瞅:“你俩吃的饭都去哪里了,一个花盆都搬不动?”

    裴雯雯抗议道:“我们是女孩子耶,哪有那么大力气。”

    江帆捏捏脸蛋:“这也就七八十斤,工地上的那些女人一个人就抱走了。”

    裴诗诗无语道:“我们又不是干力气活的,哪有那么大劲。”

    好吧!

    江帆无话可说,问:“搬到哪?”

    裴诗诗说:“这个长的好,搬到你书房去,里面那棵发财树半死不活的,搬出来让见见阳光,可别过一阵死了,好不容易才养活,死了太可惜。”

    江帆嘴皮动动,最终什么也没说,一个人把花盆搬了进去。

    又把同样大小的一盆发财树搬了出来,扔到露台上让姐妹俩修理。

    家里没有保姆,什么都得自己干。

    好在除了搬这种大花盆,其他的都不用他动手。

    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多少有点困。

    回屋洗了个澡,准备睡一觉。

    可躺在床上困意却没了,呼唤两个小秘来给他捶腿。

    姐妹俩不理他,自顾自忙活。

    强行睡了一会,还是睡不着。

    就拿手机给秘书打电话:“到家了没?”

    吕小米说:“刚到。”

    江帆问道:“你爸做的都有哪些品种?”

    吕小米问:“干嘛?”

    “还干嘛!”

    江帆说道:“给你爸拉点生意。”

    吕小米说:“鱼、虾、蟹、贝什么都有。”

    江帆一听就头疼了:“你这样,把你家卖的东西给我列个单子,价格也标上发给我。”

    吕小米答应着,挂了电话就给她爸打电话:“爸,你把最新的价格清单给我发一个。”

    吕爸问道:“你要这干嘛?”

    吕小米说:“我给你拉点业务。”

    吕爸问道:“你上哪拉业务去,好好干你的工作,家里的事别操心。”

    吕小米道:“哎呀,你快点发给我。”

    吕爸又问:“是不是找你们老板了?”

    吕小米嗯了声:“你快点发给我啊!”

    吕爸说道:“说了让你别操心,你麻烦人家干嘛,现在哪有白帮忙的事。”

    吕小米不想跟老爸多说:“你就别问了,赶紧发给我。”

    说完挂了。

    等了一阵,微信上发来一个产品价格单子。

    吕小米打开看了下,家里的货物单子她有,但鱼货这东西价格变化大,不说一天一个价格吧,每个月的价格肯定有差别,所以才要最新的。

    看了一遍,发现好几样价格都降了,成本是多少她当然知道。

    降价就说明竞争太激烈,肯定是没多少利润的。

    看完随手发给了江老板。

    江帆躺床上看了看,忽然就觉的挺扯的。

    看了这些东西价格,第一感觉是那些开饭店的太黑了。

    十块钱的东西到了饭桌上竟然卖到上百,任谁看了都会觉的饭店太黑。

    不过再想想中间的流通成本,批发商零售商饭店一层一层都要挣利润,再加上各种阳光的不阳光的乱七八糟的成本,也就难怪几块钱的东西到了饭桌上得涨到好几十。

    看了一遍,江帆把单子转发给了赵志江。

    又打了个电话,好生感谢了一番。

    也不知道这个邻居靠不靠谱,能不能给吕小米她爸拉到业务。

    心里则在琢磨,人到用时方恨少。

    是该多交点朋友了,要是认识几个干连锁餐饮或零售商,也不用找邻居帮忙了。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