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61章 急不来,还差点火候
    去波士顿时刘晓艺给江帆规划的行程,目的是让江帆去看一看最顶尖的两所大学,江帆第一次来,自然是全程听安排,不过波士顿只有三天时间,完了还要去夏威夷。

    总共就出来二十天,时间比较赶。

    只不过原本的计划一起去,结果碰巧有事,刘晓艺被留在纽约。

    六个人两辆车,从纽约驱车出发。

    江帆和吕小米坐一辆奔驰的后座,陆志军坐前面。

    三个保安坐另一辆。

    司机是个华人,话还挺多,旅途并不寂寞。

    一路看看风光,总觉的老美的乡下比城市好的多,和国内正好反过来。

    已经隆冬季节,米国的北方和国内的北方差不多,天气比较冷。

    沿途所见,好多地方都白雪恺恺。

    四个小时到波士顿,吕小米提前订了酒店,先去酒店安顿下来。

    波士顿同样下了雪,好多地方素裹银妆的。

    酒店坐落在查尔斯河畔,离路易斯堡广场也不远。

    安顿下来后下午吃午饭,江帆和老陆以及几个保安两眼一抹黑,广告牌上的字母一个不认识,只能跟吕小米走,结果领去吃了顿自助,还挺实惠,而且都吃饱了。

    出来四处转转,街上人不多。

    本来人口就少,冬天又太冷,街上稀稀疏疏的,还没老家的小镇热闹。

    而这一点,是江帆印象之中老美的城市和国内城市最大的区别。

    除了像纽约那样的地方,大多数城市人都不太多。

    不像老家,连小镇人都多的要死。

    天有些冷,江帆穿了羽绒服,其他人也穿上了厚衣服。

    沿着河边往前走了一阵,人行道上的雪都没清理。

    偶尔看到几波行人,竟然大半是黄皮肤,其中一半都是从国内来的。

    不要问怎么知道的。

    说的是普通话,这个就够了。

    碰到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主动跟江帆几人招呼,聊了几句才知道是杭城来的,明年女儿要来米国读大学,干脆带着出来实地考察一下。

    说了五六分钟,才各走各路。

    江帆问吕小米:“这些做生意的都想把子女送国外读书,你怎么没出来留学?”

    吕小米说:“我爸说外面很乱不让出来。”

    “乱?”

    江帆问道:“哪方面?”

    吕小米抿抿嘴,不解释。

    江帆瞧瞧,心里基本有了数。

    确实挺乱。

    乱七八糟。

    江帆就道:“你们闽南人不是好多都往外跑吗,你爸思想怎么这么保守?”

    吕小米道:“不是所有人都想往外跑,能有事干的谁愿意背井离乡。”

    江帆觉的有理,就嗯了一声,没有再说这个。

    吕小米拿出手机鼓捣了一下,指着河对岸说:“那里就是麻省理工。”

    江帆扫了一眼,没看到多少高楼,对岸是一片空地,白雪恺凯,估计是草坪,被积雪覆盖了,冬天来这里,确实看不到什么,能看的只有那些五花八门的建筑。

    老陆和三个保安也在瞅,虽然书没念过多少,但麻省理工还是知道的。

    到麻省理工转了转,感觉不太像学校。

    甚至都不知道校园的边界在哪里。

    反正走着走着,看到一栋楼上挂着麻省理工的牌子,才知道已经进了校园。

    欧洲的时候也去过几个大学参观,都差不多。

    傍晚,吃饭时天就黑了。

    出于安全考虑,晚上没事基本都不出门。

    但睡觉有点早,不出去宅在酒店也不是办法。

    江帆看了一会晚间资讯,看着过了八点,又给两个小蜜打了会电话。

    魔都正是早上八点,两个小蜜刚刚出门,准备去看明湖的房子。

    江爸江妈早就走了,在魔都待了两天就去了杭城。

    准备跑手续把西湖边上的老房子给翻修一下,不然没法住。

    江南里的房子也开始交房了,也要准备装修。

    最近正在租房子呢,打算在杭城常住了。

    跟姐妹俩唠了半个小时,又没事可干了。

    琢磨了下,又给江爸打了个电话,听江爸唠叨了半个小时。

    主要是现在太闲了,不然可没那心思听江爸啰嗦。

    放下电话起来转了一圈,想去吕小米的房间,又不想主动。

    一直都奉行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策略,太主动了不太好。

    琢磨一阵,就往公司打了个电话。

    办公室每天都会给他发工作简报,但不是直接发给他。

    而是发给吕小米的。

    魔都上午,这边是晚上。

    一般都是下午才发,吕小米第二天给他汇报。

    江帆关心了下几个重点工作,办公室就早早把简报给发了。

    老板都亲自打电话过来,哪还能拖拖拉拉的。

    楼下房间。

    吕小米洗了澡,已经准备睡觉了,又接到了办公室的电话。

    工作简报发邮箱了,让她尽快给江老板汇报。

    亲自打电话过问呢!

    吕小米打开邮箱看了下,纠结了半天,只得过去给江老板汇报。

    把几件文件打出来,装订好后出了门。

    无纸化办公早就推行了,但看文件这种事还是要看打印版。

    除了一些比较短的流程在手机或电脑上处理,那些比较长的文件吕小米都要打出来拿给江帆,看打印到纸上的文件肯定比对着电脑或抱着手机看舒服。

    露台的沙发上。

    江帆一边看着文件,一边听吕小米汇报。

    几项不能拖的工作,能给出意见的就直接给出意见。

    给不出意见的,让回去问刘晓艺的看法。

    这也是正常的流程,一般到江帆这里的工作都要在刘晓艺那过一遍。

    助理可不是白养的。

    只是现在出门在外,刘晓艺又留在纽约,就暂时给省略了。

    江帆看的是一份产品部门委托第三方机构调查的行业数据,而调查的内容则是用户使用互联网产品的行为习惯,再综合各种数据计算出一个时间指数。

    关键地方用了图标,一目了然。

    排第一的,毫无疑问是社交领域的龙头微信。

    抖音的位置被特意加粗标注了出来。

    指数很低,不如快手也就罢了,甚至都远远不如内涵段子。

    而在产品部门的用户行为分析报告之中,快手并没有被列为抖音最大的对手,因为细分市场和垂直领域的不同,目前快手还不是抖音最大的障碍。

    而用户量庞大的内涵段子则被列为了抖音的一大障碍。

    概因这玩意用户群体和抖音重合度很高,而且占用了网民大量时间

    产品部门的定位是绊脚石。

    江帆琢磨一阵,放下文件,起来走动了一下。

    吕小米也起来,远远的站一边。

    江帆就挺心塞,瞥了一眼桌子,说:“去给我续点水。”

    吕小米就放下文件,拿了杯子去给他续水。

    然后端了过来,递到手里。

    江帆一手接过茶杯,一手趁机捉住了小手。

    吕小米忙用力回头,但没能抽回去。

    只好忿忿地望着他,眼神里酝酿着小情绪。

    江帆喝了口茶,把杯子放一边,两只手捉住小手揉捏起来。

    吕小米在看他。

    江帆也在看她。

    都不说话。

    眼神的交流不需要多说。

    江帆穿着睡衣。

    吕小米换上了常服,但没穿外套,酒店比较暖和,只穿了加厚的紧身打底衫,修长的身材凹凸有致的,曲线很美好,五官很精致,搭配的恰到好处,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江帆嘴角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

    仿佛是在期待,但又不想太主动。

    捏了一阵小手,轻轻用力拉了拉。

    吕小米绷着劲,拉了一下没拉动。

    就慢慢拉。

    一点点拉。

    身体和心同时较劲。

    江帆也不着急,吕小米绷劲他就松劲,吕小米松劲他就拉一下。

    就这么一点点的拉过来。

    身体快接触时,才顺势搂在了腰上。

    吕小米身子有点僵,再不敢动弹了。

    只是眼睛却瞪的大大的,一眨不眨看着江帆。

    腰肢纤细柔软,肉感很强烈。

    江帆两手上移,微微用点力,上半身也立刻紧贴在一起。

    吕小米两手撑住他胸膛,脑袋努力后仰。

    江帆去亲。

    吕小米就忙躲。

    江帆一手上移,从后背升起,搂住脖子。

    吕小米躲无可躲了,只好把脸扭到一边。

    脸蛋却被亲到。

    身子都僵僵的,一动不敢动。

    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反抗意志,不然早就跑了。

    脸有点痒,也有点扎刺,吕小米下意识缩了缩脖子。

    自从成年,还从没跟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呢。

    心里有期待有忿忿也有一点小慌。

    所以才不知道怎么反应,就僵着身子任由江帆施为。

    江帆蹭了一阵脸蛋,一手腾住来把小脸托住,才顺势逮住了目标。

    吕小米紧紧闭着嘴,连眼睛也闭上了,早没了方才的勇气。

    江帆可比田伯光有耐心多了,一点都不着急,很有耐心的一点点探索,一点点叩开那扇紧闭的门,然后和躲在里面的小舌头捉起了迷藏,乐此不疲的。

    吕小米躲躲闪闪的,接触了几次,才不那么慌了。

    就跟动物接触人类一样。

    先是远远躲开。

    然后慢慢靠近。

    最后才近距离接触。

    等适应了之后,也就乐此不疲了。

    只不过吕小米还很生硬,只是被动接触,一点不主动。

    好在身子却不那么僵子,已经软了下来。

    江帆两只手动起来,慢慢的探索。

    从后面到前面,攀上前峰是吕小米又僵了下。

    很美妙的感觉,没办法形容,不然会被黑的。

    丈量了下尺寸,比两个小蜜的稍微大一点点。

    但也十分有限,估计是缺乏开发的原因。

    好好开发一下,应该会比两个小蜜更有规模。

    江帆摸索一阵,手滑了下去,想钻进去。

    吕小米一下回过神,一把推开他就跑了。

    江帆咂了咂嘴,还差了点火候啊!

    看样子急不来。

    冬天的波士顿真没啥好看,本来计划的三天时间,结果江帆只用了两天时间,看了看哈佛和麻省理工就不想待了,第三天直接飞去了夏威夷,冬天真不适合来北方旅游。

    看了一圈,就觉的麻省理工和哈佛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其他人是什么感觉江帆不太清楚,也不想问,反正他觉的麻省理工比哈佛更大气,更加直男气派,而哈佛则更像是一座贵族学校,也不知道感觉的对不对。

    这些只是表面印象。

    没有融入进去,谁也感受不到真正的区别。

    就在江帆在米国浪的时候,互联网行业又发生了几件事。

    其中一件和段子有关,段友线下聚会时出了点事。

    本来不是大事,但不知怎么的就被人捅到了网上,事不大但毁三观,瞬间激起了无数网民的强烈谴责,舆论迅速发酵后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很快引起了官媒注意。

    虽然段子在积极公关,但没卵用,抖音第一次成了舆论发酵地。

    网民虽然没什么力量,但口水可以淹死人。

    给段子贴了个败坏社会风气和丑恶发酵地的标签。

    官媒很快发声,痛批某些互联网公司的道德底线,更是直指段子成为了互联网行业三观扭曲之地,若是长此以往,互联网公司还能不能给社会发展起到正面的作用。

    进而引发了一波互联网行业规范的大讨论。

    段子及时道歉,但依旧没啥卵用,网民们不买账。

    监管部门也不买账,随后一纸关停自查的整改通知就发了下来。

    段子被关停半个月自查整改。

    事情并未就此结束。

    舆论还在继续发酵,明显有人带节奏。

    江帆也在关注,不过心情却是轻松的。

    十二月的夏威夷也算是冬天,但这个冬天和纽约波士顿的冬在不太一样,平均气温二十多度的冬天对于江帆一行人来说,跟刚刚入夏没什么区别。

    跟魔都的四月底差不多,确实挺舒服。

    从波士顿到夏威夷,感觉像是从冬天来到了夏天。

    在波士顿的时候穿着羽绒服,到是夏威夷又换了短袖。

    十二月份正是夏威夷的旅游旺季,沙滩上人多的一批。

    成群的游客中,又以从国内来的最多,可见这些年国人的腰包是真鼓了。

    四处转了一圈,感觉和南海没啥区别,都是沙滩和海。

    天都是一样蓝,水也一样蓝,最多南海的楼房盖的多了些。

    今天老陆和三个保安没过来,去别的地方玩去了。

    找的借口是以后可能再没机会来夏威夷了,想自个去到处转转。

    实际是想给江老板和吕秘书留点私人空间。

    毕竟出来后除了睡觉的时候,其他时间寸步不离。

    怕老板不方便。

    江帆觉的老陆不但办事靠谱,而且还能知情识趣,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准备回去再给涨涨工资。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三个保安确实出去玩了。

    老陆自己却伪装了一番,远远跟着他。

    毕竟不是国内,真要出事可就麻烦了。

    太阳高高挂在天上。

    江帆穿着大裤衩子,躺在沙滩边遮阳伞下面的床椅上,脸上戴个大号墨镜,享受偷懒的时光,把脑子彻底放空,什么也不想,整个人都轻松下来,真想躺到世界末日。

    没有保安跟着,吕小米换上了比基尼,去了海里冲浪。

    江帆躺了一阵,心里又起了杂念。

    爬起来瞅了瞅,光着脚去了水里。

    吕小米看到他过来,立刻远远的躲开。

    江帆心塞,但不会强求,强扭的瓜不太甜。

    好久没好好游泳了,腿脚都有点不太协调。

    江帆练习了会泳技,等到肢体找回熟悉的感觉后,又四处瞅了瞅。

    吕小米已经不见了,不知躲到哪去了。

    江帆那个心塞,只好悻悻从水里出来,继续躺在遮阳伞下面躲懒。

    沙滩上人太多,密密麻麻一片看过去,到处是人。

    浅水处同样到处泡着人,不知道给大海制造了多少不明成分。

    过了一阵,吕小米也回来了。

    江帆看的目不转睛,只是戴着大墨镜,看不到他的眼神。

    但想也能想到。

    吕小米到没不自在,也在旁边的床椅上躺下。

    江帆侧头看了一会,人太多不好过去。

    只能过过眼瘾。

    吕小米绷着脸,也怕他公众场合跑过来没规没矩。

    过了一会,见江老板又躺平,才暗暗松口气。

    心里其实还挺得意,刚刚江老板可是看的眼珠子快掉出来了。

    到了晚上,吕小米又过来汇报工作。

    最近办公室一上班就发简报,晚上没事,江帆都要处理工作。

    吕小米只能晚上来汇报。

    进门一看,江帆坐在会客区的长沙发上。

    吕小米米来想坐到对面,江帆拍拍身边:“坐这来!”

    犹豫了下,还是过去坐到了旁边。

    结果刚汇报到一半,就有点汇报不下去。

    江帆抓住胳膊拉拉,吕小米较了一会劲,矜持就一点点没了,不得不往挪了过去,紧紧靠在一起,江帆顺势搂住了肩膀,轻轻一转,再一用力,就躺在了怀里。

    一手撑着脖子,一手捏着下巴托起小脸。

    然后低头。

    吕小米早不反抗了,只是多少有点情绪,不是那么主动。

    尝了一会口水,才不那么生硬了。

    原本睁的大大的眼睛也不知不觉闭上了。

    江帆托着下巴的手松开,顺势落在胸前。

    这次没有急着进去,就在外面慢慢徘徊。

    过了十几分钟,正打算往下移时,吕小米立刻将他的手抓住。

    然后腰腹用力,趁机坐起来。

    江帆有点纳闷:“干嘛?”

    吕小米低着头,明显有情绪:“摸双胞胎的去!”

    说罢连工作也不汇报了,直接出门跑了。

    江帆搓了搓脸。

    女人的情绪总是这么莫名其妙的。

    关键时刻老掉链子。

    好在不急,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

    总能水到渠成。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