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62章 才不会求饶
    在夏威夷玩了三天,江帆飞回了硅谷。

    下午,刘晓艺也从纽约飞了过来。

    给江帆汇报工作时,才貌似打趣地问:“带着秘书出游的体会如何?”

    江帆一本正经:“挺好的!”

    刘晓艺就没有再问,正了正脸色开始汇报工作。

    到下午吃饭时,目光却时常在江帆和吕小米脸上来回打转。

    别人或许不会刻意关注。

    但江帆和吕小米不可能感觉不到。

    江帆若无其事,淡定的一批。

    吕小米虽然有点不自在,但表情也管理的很好。

    刘晓艺没看出什么,心里可就犯起了寻思。

    难道真想错了,江老板还没把这个秘书给吃了?

    肯定有问题的,当初试探的时候江老板都没有否认。

    但又一直都保持着距离,实在有点搞不清楚是个什么情况。

    胡思乱想一阵,刘晓艺抛开这些念头,又说起了另一件事。

    “米国的农场挺不错的,买个庄园吧?”

    刘晓艺问江帆。

    江帆摇头:“没兴趣。”

    刘晓艺挺不解:“怎么会没兴趣,买个庄园当农场主多好啊,闲了来度个假,那些有钱人有了钱第一个就是在海外置业,难道你想每次过来都住酒店?”

    江帆问道:“住酒店不行吗?”

    刘晓艺无语了一下,说:“不是不行,而是……你看看你这个层次的有钱人,哪个在国外没几套豪宅庄园,这东西虽然不是必须的,但没有是会被人笑话的。”

    “笑话就笑话!”

    江帆更无所谓:“我又不混那个圈子,只要不当着我的面笑话就行。”

    刘晓艺不知道该说啥了。

    这是真的不打算跟同行打交道了。

    吃过晚饭回到酒店,又开了一个小会研究了下几个公司的收购提案。

    也是这次来米国的重要工作之一。

    刘晓艺心心念念的想让江帆买个庄园,讨论完工作,又不死心鼓动一番。

    最后江帆烦了,就让她去找,看哪个好随便买一个。

    买个庄园没几个钱,反正都是从老美这里割的韭菜,一茬一茬的花完了还会再来,不过这玩意买了还得找人来打理,也挺麻烦的,就一并交给了刘晓艺。

    又在硅谷待了三天,眼看没几天就新年了。

    江帆一行飞往魔都。

    在米国过了个圣诞,就跟在老家过年一样。

    可惜江帆一帮人压根融入不进去,找不到在老家过年的那种心灵归属感,别人狂欢的时候他们反而越发有种人在异为异客的感觉,一点意思都没有。

    还是在老家过年好。

    早上飞的,到了魔都已经中午了。

    一起外面吃了个饭,已经下午两点了。

    顺路先把吕小米送回去,然后老陆把江帆送回四季花园。

    大包小包不少东西,老陆帮着拎下车。

    正考虑要不要给拎进去,两小秘已经听到动静跑了出来。

    老陆眼观鼻鼻观心,等江帆进门,就赶紧走了。

    屋里。

    两个小秘把箱子袋子扔进去,就开始翻腾。

    裴雯雯问:“江哥,这个包包是谁的啊?”

    裴诗诗问:“江哥,这件衣服是谁的啊?”

    江帆买了不少东西,有给姐妹俩买的,也有给江爸江妈和江欣买的。

    还有给老同学买的。

    东西不少,过关的时候折腾了好一阵。

    而且大多数东西都是刘晓艺和吕小米买的,江帆亲自买的东西不多,也分不清哪件是给谁的,头疼了一阵,就让姐妹俩自己去认,然后上楼去倒时差。

    刚刚习惯了米国的时间,在硅谷这会已经开始做梦了。

    到了魔都才刚下午。

    裴雯雯连忙说:“江哥别睡,现在睡了晚上又睡不着了。”

    江帆在楼梯口打个哈欠:“瞌睡了不会咋整?”

    裴诗诗道:“我们陪你说话啊,坚持到晚上再睡。”

    江帆摆了摆手上楼,美美的睡了一觉。

    ……

    老陆把江帆送回四季花园后,先去了金星大厦。

    车是抖音科技的车,他也不会开回家。

    在江老板眼里,或许物业和抖音科技都是一家,没什么分别。

    抖音科技的高管们可能不会在意这个,但到了中层可就不一定了。

    老陆还是挺注意的,不想被人说闲话。

    把车停到专用车位,先去了物业公司,让文员把车钥匙送去抖音科技办公室,然后问了问物业公司的情况,最后去了保安队,至于财务则压根问都没问。

    物业的财务虽然已经从抖音科技分出来了,但他这个物业公司经理别的都管,唯独财务的事从来不问,经历过社会摔打的人,做事都知道分寸。

    物业公司的事江帆是没有时间操心的,基本上都是老陆在管。

    唯独财务是吕小米在管,吕小米当然没时间干会计。

    但物业公司的会主是她找的,每月还要审核物业公司的财务开支。

    老陆知道分寸,就尽量不插手财务的事情。

    出去二十几天,保安队一切正常,就是有点懈怠了。

    行动上没懈怠,该坚持的一直在坚持。

    但思想却有点懈怠,老陆准备好好抓一抓。

    思想是行动的纲领,这玩意就不能松,一松就出事,部队上接受的教育就是这套,这种优秀作风,自然要带到工作中来,得时时刻刻给这帮小子把思想的篱笆扎紧。

    不然每年都松一下,等彻底松了,再想上紧就难了。

    里里外外转了一圈,没什么事情,才放心的回家了。

    老陆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房租不用他负担,直接进了物业公司财物,打算再过半月学校放寒假后,就回一趟家,把老婆孩子都接过来,以后在魔都生活。

    如果不是生计所迫,没有多少夫妻愿意两地分居的。

    以前是没办法。

    现在遇到贵人,总算能一家团聚了。

    今年工资涨了两次,老陆控制力强,从来不乱花钱,吃住又全部包了,工资基本上都攒下了,心里还算计,按照这个攒钱速度,过两三年就能全款在老家买套房子了。

    没想过魔都的房子。

    今天魔都的房价涨到了天上。

    不是普通人敢想的。

    回家后没急着睡觉,老陆先给媳妇陈金玉打个电话。

    结婚十几年了,最大的安慰就是娶了个好老婆。

    男人不怕苦不怕累,最怕的就是娶不到好婆娘。

    对大多数男人来说,只要能有个好老婆,苦和累算什么,老婆的理解和支持才是男人最大的奋斗动力,老陆一直很庆幸,所以这些年辛苦奋斗,挣了工资也舍不得花,全部打到了家里,苦熬了十年,换了不知道多少个老板,如今总算苦尽甘来。

    虽然过程想起来不那么美好,但至于奋斗有了价值。

    胡思乱想之时,电话接通了。

    媳妇陈金玉还是那么的善解人意:“到魔都了?”

    老陆收收思绪,心情彻底放松了下来:“刚到,家里都好吧?”

    “好的呢!”

    陈金玉问:“米国的月亮是不是比国内圆?”

    “瞎扯!”

    老陆是受过红色教育的,最听不得的就是这个,但知道老婆是在开玩笑,就说:“乡下农村确实比咱们老家要好点,不过纽约洛杉矶那些大城市还不如魔都呢,不要以为国外什么都好,出去看看才知道,都是崇洋媚思想作祟,还不安全。”

    陈金玉一下紧张了:“怎么不安全?”

    老陆没说纽约街头的小插曲,说了只会让媳妇白担心,道:“那边人比较杂,反正感觉不太安全,还是在国内心里踏实,我给你和儿子买了一些东西,就不往家里寄了,等放寒假了我回去把你们接过来,房子该置办的我都买齐了。”

    陈金玉笑眯眯的问:“哟,陆先生有心了,给我和儿子买的啥?”

    老陆说道:“买了几件衣服,给你买了些画妆品。”

    陈金玉道:“人都老了,还用啥化妆品啊!”

    老陆笑道:“三十出头算什么老,魔都好多三十岁的女人才刚参加工作呢!”

    陈金玉就挺高兴的,哪个女人不喜欢老公夸自己漂亮。

    聊了十几分钟,老陆又问了问儿子的学习,才挂了电话睡觉。

    ……

    四季花园。

    江帆才睡三个小时,就被裴雯雯给叫醒了。

    该吃饭了。

    姐妹俩已经做好了晚饭,裴雯霁上来叫他。

    正是睡的香的时候,江帆瞌睡的不行,叫半天起不来。

    裴雯雯就掀掉被子,然后上床骑在他身上,两手抱着脖子把上半身拉起来。

    江帆打着哈欠睁开眼睛,顺势坐起来,搂着小腰将她抱住。

    裴雯雯小屁股碾了两下,江帆立马就有了冲动。

    在米国二十几天了不知肉味,虽然带了个秘书,但只能过一下手瘾和嘴瘾,实际问题却解决不了,早就憋坏了,被雯雯的小屁股这么一碾,哪还能忍得住。

    当即就想先把雯雯吃了再说。

    裴雯雯忙起身下床:“吃饭啦,吃完饭再浇花。”

    江帆又打了个哈欠,只好下床去洗脸。

    洗了把凉水脸,总算精神了不少。

    到了一楼,裴诗诗已经把菜端上桌子。

    弄了四个小炒,姐妹俩擀的面条。

    江帆胃口大开,连吃了两大碗面,总算有了吃饭的感觉。

    他吃饭并不挑,什么都能吃,只是被两个小秘养的口味有点叼了而已,但吃什么基本上不会太挑,西餐也能吃,可顿顿吃天天吃就有点受不了。

    还是两个小秘做的饭香,已经把他的味口给摸透了。

    吃过晚饭还有点困,但已经不那么瞌睡了。

    江帆出门溜达,准备透透气,不然坐沙发上就想睡。

    马上就新年了,魔都也到了隆冬,又阴又冷的。

    寒意有点刺骨,仿佛死命往骨头缝里面钻,瞌睡立马就没了。

    天已经黑透了,门口亮着灯。

    江帆刚张望了一下,隔壁老赵出来了,看到他还挺意外。

    “小江回来了!”

    赵老打声招呼,感觉好久没见了。

    江帆笑着点头:“下午刚到,给嫂子和莹莹带了点小礼物,一会让诗诗送过去。”

    老赵就挺高兴:“大老远的带什么东西,多麻烦!”

    话是这么说的,心里却很愉快。

    人情这种东西,就得有来有往才行。

    知道江帆去了米国,能记的给自己老婆孩子带礼物,就说明有心。

    上次那忙没有白帮。

    江帆客气几句,也不让裴诗诗送了,回屋就把东西给拿过来。

    一部相机,两个包包和玩偶衣服以及卡通漫画之类。

    东西不少,但不值几个钱。

    都是吕小米给挑的。

    人家给帮了忙,江帆这点心意还是有的。

    那几个玩偶还是吕小米自己掏钱给买的。

    毕竟人家给她爸帮了大忙。

    老赵一看买了这么多东西,就更高兴了。

    虽然都是给老婆和女儿的,没买给他的,但男人谁在意这个。

    买来老婆女儿也是一样的。

    都是大佬爷们,真买了还怪怪的。

    拿回家给老婆女儿,果然挺高兴。

    女儿对衣服包包之类的不感兴趣,最喜欢那几本漫画和几个玩偶,忽然就觉的隔壁的江叔叔顺眼许多,之前可是从没顺眼过,跟两个女生住在一起。

    怎么可能顺眼。

    现在礼物送上,拿人的手短终于顺眼了。

    江帆要是知道,估计早就送礼了。

    老赵盛情相邀,江帆就进去小坐了一会。

    住了一年多了,这还是第一次串邻居家的门。

    之前张洪涛那个臭屁样,也没打交道的兴趣。

    老赵虽然爱吹牛皮,但人很仗义,江帆到是不介意多个朋友。

    况且人家还帮了忙。

    房子布局都差不多,但装修风格有差异。

    老赵把江帆让到沙发上坐下,又让老婆给泡茶。

    老赵老婆还给弄了一个果然,才和女儿上了楼。

    老赵递了根烟,江帆入乡随俗就点上了。

    “还是你们年轻人好啊!”

    老赵吸了口烟,嘴里挺羡慕:“国外到处跑,到哪都能玩的开,不像我们这些人,肚子里没多少墨水,出于各种不习惯,吃饭都是大问题。”

    江帆笑道:“多出去转转就习惯了。”

    老赵大摇其头:“就去过一次澳洲,连厕所都找不到,饭也吃不下去,外面的那些西餐和国内的还不一样,待了半个月感觉天天受罪,再也不想出去了,还是家里好。”

    江帆嘴里附合,心里还琢磨。

    八零九零后创业成功的基本上都是上过大学的,再不济也能混个文聘,而六零七零后这代富人就比较两极分明了,有学历派的,也有草根派的。

    老赵这种大概就属于草根派。

    不过草根派也有区别,有些草根发家后能紧跟社会主流。

    而像老赵这种,就有些跟不上时代。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也不影响交朋友。

    江帆坐了一阵,过耻七点才回家。

    两个小秘已经收拾完了,正在一楼客厅等他。

    裴雯雯还奇怪:“江哥,你怎么跑隔壁串门去了?”

    江帆道:“门口碰到了,就进去坐了会。”

    姐妹俩没多问,等他换上拖鞋就一起上了楼。

    今天双日。

    裴雯雯心情美美的。

    裴诗诗眼巴巴瞅着江帆,欲言又止。

    江帆看懂了她的小心思,趁姐妹俩洗澡,就去了主卧浴室。

    浴室的门没锁。

    裴诗诗看到他进来,一下就红了脸:“江哥,你怎么来了?”

    江帆站在门口:“不想让我进吗,那我走?”

    裴诗诗白了他一眼,一点情趣都没,气的转过身去。

    江帆走了进去,从后面抱住,摸索了几下,裴诗诗身子就软了。

    仿佛没了骨头。

    裴诗诗软软道:“江哥,我们见孙倩了?”

    江帆哦了一声,没什么表示。

    见就见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裴诗诗用屁股顶了顶他,说:“孙倩请我和雯雯你她那玩,我和雯雯就去了一趟,她在花木小区租了个两居室,跟她女儿住,还给她女儿改了姓,以后姓孙了。”

    “改姓了?”

    江帆这下才惊讶了,没想到那女人这么决绝。

    连姓都给改了,这是要彻底断了过往。

    裴诗诗道:“是呀,江哥你说张洪涛怎么就那么狠心,扔下她们跑了呢?”

    “……”

    江帆有点无语,怎么说起这个了?

    张洪涛跑路这件事,是个男人都不愿意跟女人讨论这个话题。

    江帆也不想跟两个小秘讨论这个,就用实际行动打断了裴诗诗路路。

    摸摸脑瓜,指了指下面。

    裴诗诗就蹲了下去。

    裴雯雯洗完出来后,忽然听到一声不太和谐的声音。

    听下侧着耳朵听了一阵,又走到主卧门口瞅了一下,门关上了,但里面的声音却听的更加清楚了,忍不住啐了一口,不然意思再听,连忙回卧室去了。

    过了十几分钟。

    江帆穿着个裤衩子进来。

    裴雯雯已经躺在被窝里,正在玩手机,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下,还气呼呼:“江哥,今天可是双日,你怎么去了我姐的浴室,是不是她勾引你了?”

    江帆听的那个牙酸,勾引这个词用的太不和谐,说:“单日你爬我的床还少了?”

    “是你勾引我!”

    裴雯雯害臊了,连忙拉起被子捂住脸。

    江帆上床,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裴雯雯靠了过,抱着他腰嘟囔:“你都被我姐榨干了,还有力气吗?”

    江帆存上二十多天子弹,怎么会没有力气,雄心勃勃道:“敢怀疑你江哥,今天让你见识见识江哥的锻炼成果,一会可不准求饶,不然半个月不来你屋里。”

    裴雯雯笑嘻嘻:“才不会求饶!”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7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