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71章 赔光了别哭鼻子
    晚上。

    姐妹俩去店里收账,结果出了花木小区,却先去了四季花园。

    江帆也刚回来,两个小秘不在,家里冷冷清清的,都不想回家了。

    沙发上一边坐一个,两个小秘唧唧喳喳的给他分享着这两天和家人的一些开心事,末了裴雯雯说:“江哥,抖音今年搞不搞大奖赛啊,我弟弟还准备今年参加大奖赛呢!”

    江帆说:“准备搞,你弟弟还有这个兴趣?”

    裴雯雯一边削苹果一边说:“是呀,我弟说他们学校好多人同学都喜欢抖音,今年要是抖音继续搞大奖赛,他们好多同学都要参加那个最美风光大赛呢!”

    江帆哦了一声,心情比较愉快,问:“想拿奖金?”

    “对呀!”

    裴诗诗点着头:“去年好多人都不信,以为是骗人的,结果好多人拿了奖金,今年好多人都摩拳擦掌想要参加,再搞的话参加的人肯定比去年多的多。”

    这是自然!

    抖音科技早就搞过问卷调查。

    网民的呼声也不小。

    江帆摸摸脑瓜,说:“那就加油,争取拿个大奖。”

    裴雯雯笑嘻嘻:“江哥,能不能我弟弟开个后门?”

    江帆问她:“你不给你弟弟钱花?”

    裴雯雯苦着脸:“不敢给呀,就给个生活费,我和姐想给爸妈点钱,让他们再别出去打工了,可不敢多给,给多了他们肯定怀疑,我弟要是能中个奖就好了。”

    江帆拍拍屁股:“这样不好,就算给你弟中个奖也是意外之才,对你弟弟和你爸妈来说也未必是好事,你俩还是好好努力,奶茶店不是赚不少吗,今年多给点不就完了。”

    裴雯雯哦了声,挺没底气的问:“那给多少?”

    江帆搓了搓脸:“这个也问我?”

    裴雯雯亲了他一口:“不问了。”

    裴诗诗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老实点!”

    裴雯雯撇撇嘴:“又没有外人,你要不服气你也亲!”

    裴诗诗气结,又想打她。

    江帆从善如流,把脸凑过去:“诗诗来!”

    裴雯雯忙推她:“江哥你也老实点!”

    江帆有点无趣,这姑娘就是脸皮太薄了。

    当着雯雯的面,从来不好意思和他亲近。

    姐妹俩陪他坐到快十点,才去店里收账。

    江帆上楼洗了个澡,一个人形单只影的,也没心思睡觉,就去了书房,大a依旧半死不活的,美股到是走出了行情,三大指数全线上涨,未来还将继续大涨。

    彭飞团队操盘的蓝海资本部门资金已经潜伏了进去。

    就等吃大肉了。

    今年应该会是个不错的丰收年。

    金融圈可以说是行业食物链的顶端,但这个行业的富人们却十分低调,很少会有金融圈的富豪或者大佬们见诸于报端媒体,不像互联网行业的富豪们一样个个都是创业明星。

    从本质上来说,金融并不创造财富,而是充当着资源分配的角色。

    金融行业的富豪们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在掠夺财富。

    至少江帆的财富就是从别人口袋里掏来的。

    所以金融圈的富人们都很低调,都在尽量隐身,从来不会跑到媒体上去骚包,所谓闷声发大财说的就是金融圈的富人,躲藏都来不及,又怎么会去出风头。

    当然这也跟金融圈的特性有关。

    金融圈的那些富人,谁的钱上没沾点腥水。

    像江帆这种老老实实遵守规则玩的,可找不出几个。

    对金融了解的越深,江帆就越发理解了金融为什么是行业食物链的顶端,金融因资本而产生,本身就是资本的化身和象征,而其他行业的不管包装的再好,本质也是追逐资本。

    高科技也概莫能外,同样离不开资本支持。

    看了一会夜间资讯,江帆关电脑上床。

    躺在床上却没什么睡意,脑子里在重新找目标。

    当初只是想搞抖音,于是就随手搞了。

    现在搞出来了,新鲜劲过去,已经没了当初的那种激情。

    没钱的时候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努力挣钱,为生存而活。

    可有钱了,江帆却发现想坚持一件事挺难,特别是像他这种开挂的特殊人士,又没有那些大佬们那么伟大的目标和崇高的理想,更不想改变地球改变人类,不管做什么事情唯一的动力就是兴趣,而兴趣没了,做事的动力也就不存在了。

    胡思乱想一阵,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隔天。

    张一梅的新店开张,江帆和贾明亮又给送了个花盆。

    没有开在繁华地段,反而更偏远了。

    张一梅现在已经彻底放弃了门店零售生意,全心全意搞起了直播销售,新租的店铺都是在一栋没什么人来的地下商场里,两百多平的面积搞了一个直播间,剩下的全是仓库。

    把门一关,根本就看不出这是卖衣服的店。

    江帆和贾明亮参观一圈,准备走人,却被张一梅留下一起吃了个午饭。

    吃饭的时候江帆还问张一梅:“看你喜上眉梢的,最近生意不错?”

    张一梅道:“还行吧,还得多亏了你帮忙,浩艺传媒的几位台柱子给拍的广告效果非常不错,这阵子出掉了一万多件货,价格也卖的不错,能有对半利润。”

    江帆问道:“卖了多少钱?”

    张一梅道:“差一点不到三百万吧!”

    江帆给她点赞:“不错,越来越像老板了。”

    张一梅还怪别扭的:“你这是在损我还是在夸我呢?”

    江帆无语:“我闲的没事干了损你?”

    张一梅这才释然了。

    贾明亮有点酸:“你们能不能别说这个了,每次你们讨论生意,我都觉的自己像个废人一样,除了等着接我妈的班,好像什么也干不了,什么也不会干!”

    江帆道:“别炫耀你妈,我会嫉妒的。”

    张一梅也点头附合:“就是,我爸妈要有事业留给我,我何至于这么辛苦打拼!”

    贾明亮无语了,觉的跟两个讨论这个问题就是个最大的错误。

    最后的选择是,就当什么也没听到最好。

    于是装死,再不想说话。

    江帆继续问张一梅:“你给人一件提几块钱?”

    张一梅道:“提营业额的10%。”

    江帆问道:“10%多不多?”

    张一梅道:“得看是谁的广告,那些没啥人气的小主播也有按10%提的,不过浩艺传媒的几个台柱子要这点抽成就算是卖人情了,还得多亏你你大老板亲自关照。”

    江帆笑道:“挣到钱就行,以后让你请客我也不用替你考虑成本了。”

    张一梅立马道:“你可不能老逮着我请啊,你才是大老板。”

    江帆瞬间无语,觉的老同学变化不小。

    这才做了多久生意,就尽显商人的本色了。

    好在只是开个玩笑,到也无伤大雅。

    周四。

    江帆和曹光驱车去了杭城。

    在杭城住了两晚上,见到了不少杭城的江湖大佬,交了不少朋友,只是对杭城江湖人士的拉拢却无动于衷,能清楚的感受到两大巨头无处不在的竞争。

    就跟里的少林和武当之争一样,都想要压过对方一头。

    不但自身竞争,还要拉拢一帮小弟以壮声势,全方位竞争。

    江帆不想凑这热闹,更不想给人当炮灰,要不是要跟马老师聊聊,他都不会来。

    不难想象,武当的马掌门多半也知道他来了杭城。

    现在的抖音科技虽然没法跟巨头们并论,但其实个头已经不算小,特别是十月以前短视频几个关键指数的爆发式增涨,已经引起了巨头们的高度关注。

    作为短视频行业的大黑马,巨头们自然要拉过来。

    特别是以电商核心的杭城江湖,对流量一直有着非常旺盛的需求。

    而抖音恰好是流量的入口。

    自然要下力气招揽。

    之前乌镇就接触过,这次专门请了过来。

    江帆待了两天,就和曹光去了深城。

    不想掺合这些巨头的竞争,想让他站队甚至当炮灰更是想都别想。

    和阴冷的魔都相比,深城就比较舒服了,不怕冷的穿一条夹克都能过,像江帆这种年轻火力旺的根本就不用穿羽绒服,一件稍微厚一点的外套足矣。

    快餐店里。

    不是用餐时间,店里的人都闲着。

    连烧菜的大师傅都有闲瑕到前堂溜达了。

    一个半月没来,快餐店里又多了好几个员工。

    景红秀已经不那么忙了,但眉宇间却似乎藏着心事。

    这妹子穿的挺单薄,但变化不小,仿佛洗掉了乡土气息,虽然给人的感觉还是一如既往干净,但在衣服的搭配上进步了许多,漂亮大方,干脆爽利。

    跟两个小秘和吕小米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风格。

    江帆跟曹光和张康围着一张餐桌坐下,景红秀倒了三杯茶端过来,也坐在一边。

    聊了几句,张康和曹光就找个借口先离开了。

    不管江老板和这个漂亮妹子什么关系,两人都不想当电灯炮。

    不过江帆没有避嫌,两人到是没有再在心里八卦。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越藏着掖着反而让人觉的有问题。

    大大方方的摆出来,反而会让人释疑。

    江帆问了问快餐厅经营情况,景红秀一五一十的说了。

    几个员工也围在一边听,还一直不走。

    江帆问了一句,就扫了一圈,问:“又招人了?”

    景红秀说:“忙不过来,老家的几个亲戚过来给我帮忙。”

    说着还介绍了一下,这个是表姐,那个是表嫂什么的。

    江帆只点头不吭声,见说话不太方便,也没多问。

    不过那位表嫂老神在在的坐一边,拿着个指剪刀在剪指甲,剪的咯嘣响,好像比景红秀这个老板还要自然,景红秀介绍的时候也是一副大模大的模样。

    看着就不正常。

    不过江帆没有多说,坐了一阵,就去了楼上公司。

    听完汇报,谈完工作,晚饭时间到了。

    再没去快餐店,张康安排的晚饭,参加的只有七八个核心管理层。

    吃过晚饭,把其他人打发走,江帆跟曹光和张康在街上散步。

    一边走一边问两人:“你们觉的有必要在深城再建一个中心?”

    几天前的ceo办公会上,刘晓艺拿出了一个提案,在深城再建一个中心。

    理由是深城的人才优势,而互联网行业未来的资源争夺就是人才领域的竞争,就互联网行业的高端人才分布情况看,魔都明显不如深城,所以刘晓艺觉的把深城列为未来布局和发展的重心之一,在深城再建一个中心就很有必要,不能再弄个分公司就完事。

    而是要建成魔都之外的另一个中心,从人才和资源的调配上给予足够的重视。

    充分利用深城的人才资源和环境等方面的优势为抖音科技的发展注入新动能。

    办公会上讨论过了,但一直没定下。

    所以江帆才要亲自过来看看。

    张康当然极力赞同,分公司和中心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这个必须要支持:“深城虽然在某些领域不如魔都,但创业环境确实要优于魔都,特别是互联网行业,魔都的大环境十分不利于互联网公司的发展,相比之下深城却有企鹅华为等等巨头,我赞成刘助理的提议。”

    这是用屁股决定脑袋的。

    江帆自动过滤,根本就不考虑他的意见,又看向曹光:“你呢?”

    曹光说道:“我也赞成,魔都互联网行业发展的确实不如深城,在人才的聚集效应上也不如深城,在深城在建一个中心,借助深城的人才资源发展思路是没问题的。”

    江帆却道:“但你们考虑过一个问题没有,这些大城市以后的房价会摧毁很多产业。”

    张康思索了下,说:“江总的意思是房价上涨会导致用工成本提高?”

    江帆摇头:“并不只是用工成本,还有人们的思维方式,你去问一问现在在魔都深城这种大城市奋斗的年轻人都是个什么想法,再延伸一下就知道了。”

    张康经常和年轻人交流,对此并不陌生,想了想道:“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幸福感,对房价的绝望,导致许多年轻人都没了多少奋斗的心思,一个比一个迷茫。”

    江帆嗯了一声:“那你想过没有,最后会出现什么情况?”

    张康认真想了一下,道:“要么离开这座城市,要么努力赚钱买房子。”

    江帆问道:“那你觉的最终选择离开的多还是能买到房子的多?”

    张康不说话了,这个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能买的起房子的毕竟是少数。

    张康想了想道:“互联网行业的薪资收入算是比较高的,能买房的也不少!”

    江帆又道:“如何房价继续涨呢?”

    张康没有说话,继续涨下去,那大多数人只能选择离开。

    曹光却道:“这些问题确实客观存在,高消费和高房价也确实会成为企业发展的一块拦路石,但我觉的人才还是会向这些大城市集中,不光是收入,还有医疗教育这些,特别是教育很关键,即使房价再涨,好多人为了下一代,也会拼尽一切在大城市立足。”

    江帆一怔,这确实是个问题。

    仔细想想,老曹说的未必没道理。

    在魔都深城落户的好多人宁可背负几十年的高额房贷,也不愿意去小地方买房子,未必就是舍不得这些大城市,给下一代提供最好的教育环境应该是个重要的因素。

    即使用一辈子还债,也要在教育上给子女给一个相对高的起点。

    这种观念在国人的骨子里可以说根深蒂固。

    如此一来,魔都深城这些超大城市对人才依旧还是有吸引力的。

    毕竟教育资源和环境在那里摆着。

    江帆没有表态,散了半个小时步,就把两人给打发走,给景红秀打电话。

    “江哥!”

    “店里现在忙不忙?”

    “不忙,饭点过了,没多少人了。”

    “嗯,那你来这个红房子茶楼!”

    江帆四下瞅瞅,说了地方:“我在这等你。”

    景红秀答应了一声,挂了电话交待一声就出门了。

    离的不算太远,但也有七八公里。

    景红秀打了个出租,七十几分钟就到了。

    进了包厢,当帆坐着品茶,平静中带着思索。

    “江哥!”

    景红秀招呼了一声,在对面坐下。

    江帆给他倒了杯茶,问:“店里那些亲戚是你叫来的?”

    景红秀说:“他们自己过来的。”

    江帆问道:“怎么回事,上你这化缘来了?”

    景红秀说:“都在外面打工呢,听说我开了个快餐厅,就说要过来给我帮忙,我也不好拒绝,就让过来了,还有一个表妹年过完也要来。”

    江帆那个惊讶:“不好拒绝就让过来?”

    景红秀点点头:“都挺不容易,能帮就帮一下吧!”

    江帆那个无语,半晌才又问:“你那个老乡和这些亲戚怎么样?”

    景红秀这才露出点烦恼:“郑姐刚来的时候还好,最近老说工资太低也太累,表嫂过来之后,还和表嫂干不到一起,已经吵过两回架了,表嫂也老跟我说她坏话。”

    江帆继续问道:“还有呢?”

    景红秀道:“表姐早上老迟到,说在店里太累了,想专门买东西,我没同意,买东西就那点事情,也不需要专门放一个人买东西,我又没多少事,我就买了。”

    江帆木然,问:“还有吗?”

    景红秀想了想,说:“再没有了,就这些!”

    江帆上下打量,似是在考虑该怎么说。

    景红秀被他看的心里有些忐忑了起来:“怎么了江哥,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

    江帆转了无数念头,最终还是放弃了劝说的打算,没吃过猪肉,是不知道猪肉到底是个什么味的,只有尝过才知道,有些事,有些话现在说作用不大。

    只有自己经历过了,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

    否则说的再多,也没啥卵用。

    江帆说道:“以后多长个心眼吧,赔光了别哭鼻子就行。”

    景红秀抿抿嘴:“我不会赔光的。”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