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72章 挖坑
    ps:码不动了,就这些吧!

    景红秀会不会赔光江帆不太清楚,但对她的那些亲戚真是一百个不放心。

    看着就不像让放心。

    特别那个表嫂,一看就不像善类。

    跟他老家的那些亲戚太像了。

    只不过看景红秀信心满满一脸头铁的样子,江帆也不想泼她冷水,二十岁的妹子,即使已经打工数年,也吃了不少苦头,但还是天真,不是看不透,是岁数决定的。

    普通人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与人为善,好人总比坏人多。

    等真正活明白了才发现都是被灌输的。

    江帆在深城待了两天就趣闻,又去了杭城。

    江欣终于来了,放假几天墨墨迹迹不知道在干什么。

    说是研究生的事多,江帆只信了一半,也没偷偷看妹子的私生活。

    这个不能乱看……

    江爸江妈在西湖附近的一个小区租了一套房子,弄了个临时小家,打算住上两年,等江南里的房了装修好,老房子翻修改造完再搬家,不想一直住酒店。

    三居室的房子,一百平左右,刚好住下一家人。

    还算江爸考虑周全,没租个两居室让江帆来了还得去住酒店。

    唯一的缺点是空调不太给力,只有客厅有空调,而且制热效果还不太好。

    睡个觉冻死人。

    住惯了温暖舒适的别墅,江帆只睡了一晚就有点受不了。

    上周过来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去住酒店了。

    江爸只好找人换了空调,还给三个卧室也装了空调,白白便宜房东。

    背过江爸江妈,江帆问江欣:“宋凯呢?”

    江欣说:“回家了!”

    江帆问:“谈的咋样了?”

    江欣说:“本来我俩都打算好了,上完研究生留在京城奋斗,现在又不确定了。”

    江帆问:“怎么不确定?”

    江欣说:“我想来杭城,以后不想离爸妈太远。”

    江帆问:“宋凯愿意吗?”

    江欣说:“当然啊,但是工作你得给我们安排。”

    这个不是问题。

    不过江欣能想到这一点,江帆就很欣慰:“总算长大了。”

    说的好像自己长不大一样的。

    要是有得选择,谁不愿意待在父母身边。

    江欣没想过回老家,也没想过去那些三四线的小城市,将来工作和生活的地方最少也是省会城市,帝都虽然好,但杭城也不差,现在爸妈准备在杭城落脚了。

    杭城自然成了就业首选。

    反正有亲哥给安排工作,不用为找工作头疼。

    江欣也问江帆:“哥,听说我那两个小嫂子父母去了魔都?”

    江帆嗯了一声。

    江欣就问:“你将来打算咋处理,我想想都替你头疼。”

    江帆想了几个法子,但都不怎么靠谱。

    也挺头疼。

    不过跟亲妹子讨论这个不太合适。

    就撇开话题道:“你顾好你自己就行了,不要瞎操心!”

    江欣撇了撇嘴,不想再问了。

    真操不来亲哥的心。

    吃晚饭的时候,江帆和江爸商量了下过年的事。

    结果没做通江爸的工作。

    江帆不太想回老家过年,但江爸江妈不想在外面过年,外面再好,过年终究还是要回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心里才踏实,或许再过几年有可能在杭城或魔都过年。

    现在就算了吧!

    杭城连个认识的人都没,过年冷冷清清的没什么意思。

    还是老家热闹,亲戚朋友全在老家。

    杭城待了三天,江爸江妈和江帆先回家了。

    江帆回了魔都,准备安排一下年前的工作再回。

    没有折腾别人,江帆自己买了张高铁票坐高铁回魔都。

    开车得三个多小时,高铁就快多了。

    一个小时就到,省时又舒服。

    到了魔都,老陆开车来接他。

    见了江帆不忘提醒:“江总,你该注意下人生安全了。”

    江帆嘴上答应,心里也赞同,但就是落实不到行动上。

    当年也很羡慕大佬们出门前呼后拥,秘书拎包,保镖开道的排场,可如今想要东西唾手可得,却反而不羡慕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了,真要是活成那样,还哪来的自由。

    哪天想吃个冰棍还得考虑一下形象。

    这哪是人过的日子。

    太骚包了,迟早被扒个底掉。

    上了车问老陆:“家人都接过来了?”

    陆志军一边打火一边道:“前天过来的。”

    江帆又问:“父母呢,怎么安顿的?”

    陆志军说:“和我弟弟过,我有时间就回去看。”

    江帆点头,把父母养老,把儿女养大,是男人这辈子最大的责任,剩下的那都是在尽到这两个责任的前提下才考虑的事情,和‘衣食足而知荣辱’的道理是一样的。

    父母不能不管,即使不在身边,也要常回家看看。

    就算回不去也得常打电话。

    说了几句家里的事,老陆又问:“江总晚上有时间没,我媳妇想请你去家里吃个饭。”

    江帆问道:“家里方不方便?”

    陆志军说:“方便,家里就媳妇和儿子,没别人。”

    江帆点头:“那行,我下去过去!”

    老陆说好,心里斗志满满。

    老板愿意去家里吃饭,这就是一种态度。

    年轻人的时候大家都在说,只要努力就有希望,唯有勤劳才能致富。

    等活明白了才发现,说这些话的不是老板就是管人的。

    现实的情况时,勤劳致不了富,甚至养不了家。

    只有跟对了人,才有可能挣到更多的钱,才可以改善妻儿生活。

    所以选择大于努力。

    陆志军跟过好几个老板,也曾付出过一腔热血,但都没有得到多少回报,直到在金星大厦当了保安部经理,日子才算有了起色,已经打算干到退休,不想再选择了。

    老板的态度就是他工作的方向。

    自然想跟老板保持亲厚。

    只要能让妻儿过好,大多数男人都敢舍得一身剐。

    把江帆送回四季花园后,陆志军一边开车一边给媳妇打电话叮嘱。

    请江老板去家里吃饭只是一个提议,不确定江老板会不会去。

    就没准备。

    现在已经实锤,自然要好好准备一下的。

    陈金玉听了紧张的不行,问:“你们老板喜欢吃啥,中原菜我不会做啊?”

    陆志军说:“不用你做中原菜,就做几个你最拿手的就行了,老板没那么难伺候,就吃个饭,也别弄的太铺张,你准备五六个菜就行了,最好多弄几个凉菜,现在的人大鱼大肉吃腻了,每次吃饭只有凉菜能吃个差不多,肉菜就没不剩的时候。”

    陈金玉说:“那我一会去买菜。”

    陆志军说:“不要弄大菜,弄几个家常菜就可以了。”

    陈金玉答应着,问:“酒呢,我要不要给你们买酒?”

    陆志军说:“酒不用买了,过来的时候不是带了两件酒吗,就喝那个!”

    陈金玉说:“那个不行吧,你不买两瓶好酒?”

    陆志军说:“那个好,放了二十年了,外面想买也买不到。”

    等叮嘱完,车已经到了公司。

    陆志军把车停下转了转,见没啥事,心里一直惦记着晚上老板去家里吃饭的事情,也没心思想工作了,干脆交待了一下,干脆提前回家,给媳妇帮忙去了。

    物业和抖音科技分开后,老陆成了物业公司的一把手。

    其中一个好处,就是可以自由分配工作时间。

    只要没什么事,除了江帆一会有人找他。

    就算在家里睡觉也没人管他。

    不过陆志军很自律,从来不会无故不来,更不会偷懒,到现在只要没事还亲自带着保安晨练,即使家里有事但只要不是大家,也都会下班回去再处理。

    很少上班时间跑回家干私活。

    其实心里明白,考第一名要付出加倍的努力,而考到数第一却很容易。

    第一名和倒数第一在老师的眼里是不一样的。

    而员工是什么样子,老板其实心知肚明。

    ……

    四季花园冷冷清清,虽然两个小秘每天都会过来收拾,但人不在就没有人气,习惯了生活中有姐妹俩的欢笑和伺候,看着冷冷清清的客厅还真有点不习惯。

    江帆上楼转了一圈,就下来去了公司。

    两个小秘不在,他可不想一个人在家里发闷。

    几天没见吕小米了,感觉这秘书有点懒洋洋,见了他都不起来,就打声招呼,坐在秘书的办公桌前该干什么干什么,连电脑上的蜘蛛纸牌都不关掉,逾发明目张胆。

    江帆过去瞅了一眼,大为惊讶:“你还玩这?”

    吕小米这才望望他,连忙把纸关掉。

    江帆仔细打量几眼,问:“怎么玩这些小孩子玩的东西?”

    吕小米抿抿嘴:“小孩子可玩不来这个。”

    江帆就批评她:“上班时间玩游戏,你这秘书比我还要清闲啊!”

    吕小米脸扭到一边,偷偷撇撇嘴。

    你这老板不在,秘书除了咸鱼还能干嘛!

    江帆没再说她,转身进了办公室。

    吕小米这才站起来,跟着进去给泡了茶。

    然后拿着电子薄过去给汇报工作,除了一些既定工作的推进了落实情况,还有一些公司最新的动向和收集来的行业消息,甚至还有蓝海资本那边送过来的金融圈的动向。

    江帆听完问了一下:“年前的礼单准备好了没?”

    吕小米说:“我也不太清楚,刘助理说这个不用给你汇报了。”

    江帆一怔,看了她两眼,心里一个大问号。

    吕小米很淡定,脸上一点异色都没有。

    仿佛是在陈述事实。

    江帆转了几个念头,没有再问,又问了几个其他问题,就让她出去了。

    然后心里开始琢磨,秘书和助理这是真有故事了?

    这都开始上眼药了,要没问题才有鬼。

    作为一个职场老鸟,江帆也是从员工过来的,这种小把戏如何能瞒的过他。

    挖坑的办法有多种,但吕小米明显还是太嫩。

    这眼药上的太明显,虽然她说的是事实,这种事情确实没必要给他汇报的,不知道比知道好,但既然问了,秘书就算不给助理补台,至少也应该委婉一下。

    说的这么直接,明显就是想给刘晓艺上眼药。

    或许吕小米自认为说实话没什么,但在江帆这种职场老鸟眼里,不用放大镜都能看到里面的细菌,要连这也听不出来,那十几年的摸爬滚打就白混了。

    感觉有点不好。

    怎么能内卷呢?

    江帆坐在办公桌后想了会,没让秘书请助理,而是起身出了门。

    到刘晓艺办公室看了一下,没人,也不知道去哪了。

    打电话问了问,陪她妈去保养了。

    江帆那个无语,秘书在闲的玩蜘蛛纸牌,助理也翘班了。

    而且翘的光头正大,都不知道找个借口掩盖下。

    中午在食堂吃了顿午饭,江帆也不回家,召集高管们大中午的开会。

    刘晓艺也来了。

    几天没见,这女人竟然把长头发给剪了,着实让人意外。

    江帆很是看了几眼,心里对比前后的风格变化。

    等讨论安排完年前的工作,就去了刘晓艺的办公室。

    在会客沙发上坐下,江帆问她:“怎么把头发剪了?”

    刘晓艺问:“是不是不好看?”

    江帆仔细审视两眼,之前是过肩长发,现在剪成了垂肩短发,还用了支发卡,将一边的头发拢到耳后,看上去少了些自信和强势,多了几分柔美和书卷气,感觉比以前更舒服。

    “比前面好看!”

    江帆老实点头,又问了句:“是不是发型变化也是衣服一样代表不同的心情?”

    刘晓艺也点头:“对啊,最近在看历史,还看了不少书,发现女人太强势了最后下场都不会太好……说下场不好不太合适,应该说是对婚姻和家庭不太好,虽然时代不同了,可从婚姻和家庭的角色来看,太强势的女人往往都会给家庭带来一些主太理想的结局,我妈也说我性格太强势,让我改一改,我就把头发给剪了。”

    江帆惊讶:“你妈也觉的你性格强势?”

    刘晓艺道:“对,我有时候听不进别人的意见,只要我认为是对的,就一力坚持,这还得赖我妈,她从小就让我自信独立,要有主见,不要人云亦云,现在又说我强势,我觉的在父母眼里,别人家的子女永远是完美的,自家的再优势也会挑出一堆毛病来。”

    这个到是实话。

    大多数父母的眼里,永远都是别人家的孩子优秀。

    自家的再优秀,也总会挑出些毛病。

    不是嫌弃子女,而是习惯了拿别人家的优秀孩子督促子女上进。

    不过……

    赖妈就不对了。

    江帆笑道:“你妈让你自信独立和你强势没有必然联系,自信独立并没有错,但听不进别人的意见是你自己的性格问题,这应该赖不到你妈头上吧!”

    刘晓艺想了想:“确实赖不到我妈头上,不说这个了,你有事吧?”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