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天中奖 > 第176章 意外发现的猛料
    离春节还剩下十天,江爸已经打电话催了。

    江帆墨迹着不想回,主要是不想回去应付老家的那堆亲戚。

    今年可没少骚扰他,都是些嫌贫爱富的主。

    实在懒的应付。

    当然主要还是最近晨练颇有成效,感觉腰里又有劲了。

    关键核心则是每天早上都有美丽迷人的少妇陪练。

    周三上午,刘晓艺过来汇报了几个工作安排,又讨论了几个年后的重点工作,临走的时候说:“晚上我一个同学叫去酒吧,你陪我一起过去坐会?”

    江帆下意识的又想搓脸,你同学叫你去酒吧干嘛要拉上我,但没有说出来,问:“什么同学,怎么叫你去酒吧,不会又是你的追求者吧?”

    刘晓艺道:“你想啥呢,女同学!”

    江帆更是惊讶:“你这同学经常泡酒吧?”

    刘晓艺道:“谁知道呢,意大利回来的,或许生活方式跟我们不一样!”

    江帆道:“那你一个人去就行了,拉上我干嘛?”

    刘晓艺道:“人家有男伴呢,我一个人去不好!”

    江帆搓搓头皮,一脸沉吟:“要不把你表哥拉上去?”

    刘晓艺道:“带表哥不合适,你要为难就算了!”

    得!

    这女人以退为进都学会了!

    江帆无奈,只得答应下来。

    感觉江湖套路太深,身边的女人除了家里两只,都一个比一个精明。

    有时候想,女人太精明了其实并不好。

    像家里那两只一样,憨一点单纯一点才是男人之福。

    晚上吃过晚饭,江帆和刘晓艺去了约好的酒吧!

    酒吧这种地方,江帆当年没少去,现在已经不去了。

    上次去还是带着两个小秘去体验生活,结果体验感却不怎么好。

    两个小秘去了一次再也不想去了。

    酒吧那种躁动的氛围不太适合江帆现在的心境。

    容易让荷尔蒙分秘太多,这不是什么好事。

    在酒吧门口打了个电话,江帆和刘晓艺进去找半天,才在一个角落的卡座上找到她那位同学,长的还可以,看着很洋气,一看就是出去见过世面的人。

    身边还有一位男士,三十岁左右,自信沉稳事业有成的样子。

    “晓艺这里……”

    女人先看到刘晓艺,起身招招手喊了一声。

    刘晓艺扭头看了眼,就和江帆过去了。

    到了近前,女人先打量江帆,然后对刘晓艺说:“晓艺,男朋友不错啊!”

    江帆脸上挂笑,心里则腻味,这种应付之词他自然听的出来。

    刘晓艺说:“别瞎说,不是男朋友。”

    “不是男朋友?”

    女人惊讶,又打量江帆几眼,似是在猜测江帆身份。

    不是男朋友带过来干嘛!

    转了几个念头,说:“不给我介绍一下?”

    江帆没有等刘晓艺介绍,自己报了家门:“我叫江帆,是刘晓艺的朋友。”

    “你好你好!”

    女人跟他握了下手,顾不上细问,也给两人介绍身边的男士。

    刘晓艺本来想介绍,见他自报家门,就眨眨眼没有吭声。

    男人叫冯子奇,一家投资公司的部门经理,也算是成功人士。

    身份是好朋友,但具体好到什么程度就不得而知了。

    刘晓艺给江帆介绍了她同学,叫谢文静,可看着却一点都不文静。

    客套几句坐下,谢文静就看向江帆:“帅哥喝点什么?”

    江帆扫了一眼,说:“就芝华士吧!”

    刘晓艺就瞥他一眼,可很少见江老板喝洋酒,要么白酒要么黄酒,或者黄酒,除了应酬场合,从不喝红酒,更不喝洋酒,到不是有什么情节,纯粹是喝惯了白酒。

    喝惯了白酒的大多都喝不惯其他酒。

    现在要芝华士,明显是跟着冯子奇点的。

    冯子奇喝的就是芝华士。

    这习惯藏拙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

    一点个性都没有了!

    谢文静又问刘晓艺:“你喝点啥,黑牌蒙丝娜?”

    刘晓艺点点头:“随便,我不挑!”

    谢文静不信道:“你还不挑?以前这不喝那不喝的。”

    刘晓艺道:“那是以前好不,早就不挑了。”

    谢文静就给她点了黑牌蒙丝娜,给江帆点了芝华士。

    酒水很快上来。

    聊了几句,冯子奇问江帆:“你做什么的?”

    江帆笑道:“我做短视频应用。”

    冯子奇一听就没啥兴趣了,互联网是草根聚集之地,不知道多少互联网民工报着美好的梦想加入创业大军,一批一批的破产,却依旧前赴后继,死掉一茬又长出一茬。

    就跟烧不尽的野草一样。

    冯子奇是搞金融投资的,对互联网不陌生,更接触过随便弄几台电脑,招几个程序员开发个app就到处找资本拉钱的创业者,早就见惯了那些草根在资本面前的卑微。

    心里还挺纳闷,谢文静的这个同学听说很有些能耐,之前在顶级投行工作。

    怎么带来的朋友是个互联网草根,莫非是想拉投资?

    毕竟刘晓艺之前在投行干过,有这方面的人脉。

    不过短视频行业也就那样了,有潜力的也就那几家。

    大多数都是半死不活挣扎在生死线上。

    “刘小姐怎么去互联网公司?”

    冯子奇又问刘晓艺,明显对刘晓艺有兴趣。

    漂亮女人,特别是刘晓艺这种样貌气质俱佳的漂亮女人,太容易吸引男人的目光。

    刘晓艺道:“不太喜欢金融,我觉的互联网公司挺好的。”

    这话冯子奇不爱听,作为金融从业者,而且算是行业中的精英,听到这种话自然会本能反驳,本来想忍的,结果还是没忍住,说:“金融是行业食物链的顶端,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不喜欢金融,小静说你之前在红杉,是不是竞争压力挺大?”

    刘晓艺挺诧异,忍不住看他一眼,说:“还好吧!”

    江帆也挺诧异,金融行业这么多钢铁直男?

    冯子奇微笑道:“能进红杉的机会不多,听说你家里有些关系?”

    刘晓艺点点头:“有一点点!”

    江帆更是诧异,脸上却不动声色。

    看了看刘晓艺,又看了看谢文静。

    一看就知道同学关系不咋样,最多就是普通同学,不然怎么会连对方的家世背景都一无所知,让冯子奇这位优越感十足的金融行业的精英在这里指点江山。

    人家老妈是魔都大行长。

    老爹更牛。

    那可不是有点关系。

    而是关系大大的有。

    冯子奇道:“真是可惜了,你要留在红杉锻炼上几年,应该会有提升的机会,不管是从行业影响,还是个人的职业前景来说,留在红杉也比去互联网公司强,你们那公司咋样?”

    “挺不错!”

    刘晓艺随口应付着,心里却已经开始埋怨同学。

    怎么带了这么一只奇葩。

    哪来的这么强的优越感。

    回头绝逼被江老板笑话。

    更郁闷的是谢文静还在帮腔:“哎,我说你是不是太冲动了,红杉多好,我们想进还没有机会呢,你怎么就跳了呢,现在那互联网公司给你开的多少年薪?”

    刘晓艺说:“三十万吧!”

    谢文静更觉的可惜:“才三十万,你在红杉都五十万了!”

    刘晓艺就看看江帆,那意思仿佛在说:听到没,工资给的太少。

    江帆面无异色,只当没看到。

    端着杯子示意了下,准备跟冯子奇碰一个。

    结果冯子奇没端杯,笑着说:“晚上还有点工作要加班,就不喝了。”

    江帆端着杯子有点骑虎难下,只好看向刘晓艺:“咱俩碰一个?”

    刘晓艺端起红酒杯跟他碰了一下,喝了一大口,下去半截。

    谢文静看了看江帆,又看了看冯子奇,什么也没说。

    刘晓艺看了看老同学谢文静,又看了眼冯子奇,也什么都没说,主动岔开话题。

    聊了一阵。

    谢文静起身道:“咱也去蹦一会吧,热一下身吧!”

    冯子奇就跟着起身,看了一眼刘晓艺。

    刘晓艺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江帆也没起身,同样笑着说:“我也不去了!”

    谢文静看看刘晓艺:“哎呀,你怎么还是这么没意思,来了酒吧不玩等于白来!”

    刘晓艺微笑道:“我对蹦迪没啥兴趣,你们去吧!”

    谢文静不强求,和冯子士一前一后走了。

    只不过冯子奇走的时候又看了眼刘晓艺,还扫了眼江帆。

    明显有点遗憾。

    等两人都走了,江帆才道:“你还有这样的同学?”

    刘晓艺道:“老同学嘛,人家非要叫我来,总得给个面子。”

    江帆笑道:“听说你家里有点关系?”

    刘晓艺挺郁闷:“这个玩笑好笑吗?”

    好吧!

    江帆问道:“金融圈的精英是不是优越感都很强?”

    刘晓艺道:“不能说是全部,但大部分优越感都挺强,有些高学的金融男思想之龌龊做事之恶劣简直能颠覆人的三观,这也是我不喜欢金融行业的重要原因之一。”

    江帆问道:“有多龌龊?”

    刘晓艺道:“这么说吧,之前在投行时,有个部门女经理工作太忙顾不上生孩子,流产流了三次,结果好多男同事不但不同情,反而把这事当谈资嘲笑,有女同事看不过去说了几句还被骂,甚至遭到人身攻击,言词之刻薄令人叹为观止。”

    江帆问道:“人性的丑恶被放大了?”

    刘晓艺点头道:“人性都有丑恶的一面,但其他行业都有最基本的道德观在约束,金融圈则不然,金钱至上的价值观压制了人的道德观,人性的丑恶容易被无限放大。”

    江帆又问:“冯子奇这样的算是正常的?”

    刘晓艺道:“再正常不过,都说搞互联网的看不起搞金融的,但搞金融的从来就没有看得起过搞互联网的,即使跟你客气,那也是因为你让他有利用的价值,如果你在人家眼里没什么利用价值,把你当个路人甲应都算好涵养了。”

    江帆那个无语:“我陪你来就是巴巴跑来让人鄙视的?”

    刘晓艺道:“这不能怪我,谁让你老是藏拙。”

    江帆牙疼:“我总不能上来就说,我是抖音的老板吧?”

    刘晓艺想了想,这话到也没错,上来就亮身份,那不成二傻子了。

    只能怪老同学和带来的男伴太没内涵,都不知道谦虚,真神面前装大神。

    江帆道:“等回来了咱就走吧,这地方太躁!”

    刘晓艺点点头,她也不喜欢酒吧氛围。

    结果没几分钟,冯子奇和谢文静就回来了。

    两人正准备告辞呢,谢文静就飞快说:“哎哎,一会给你们介绍个牛人。”

    刘晓艺就顺口问道:“什么牛人?”

    冯子奇微笑道:“一位做海外投机交易的牛人,蓝海资本听过没?”

    两人对视一眼,感觉要脱戏。

    这就等于当着皇帝的面问你见过天子没有。

    怎叫一个怪异了得。

    刘晓艺忍着笑,说:“听说过!”

    这下轮到冯子奇惊讶了:“你还知道蓝海资本。”

    刘晓艺点点头,越发不想说话了。

    知道蓝海资本有什么惊讶的,真是大惊小怪。

    冯子奇想不通:“蓝海资本一直很低调,从来不跟同行接触,连金融圈里的好多人都没听过,你竟然知道蓝海资本,确实让人有点意外。”

    刘晓艺淡淡道:“听人说过一次。”

    江帆问了一句:“你认识蓝海资本的人?”

    冯子奇看在刘晓艺的面子上,勉强点了点头:“认识他们一位主管。”

    刘晓艺不想再待了,正准备走人,结果谢文静又爆出猛料。

    只听她道:“你们不知道吧,蓝海资本很厉害的,听说在海外炒外汇和美股期货从来就没有亏过,冯子奇从那位主管那里弄到消息,也跟着赚了不少。”

    “还有这种事?”

    刘晓艺惊讶了,不动声色看了江帆一眼。

    江帆不动声色,但不急着走了。

    本来还没在意,但听到这话可就没法不在意的。

    冯子奇瞥了一眼谢文静:“这种事就不要再到处乱说了。”

    谢文静道:“晓艺又不是外人,不会给你说出去的。”

    说罢还对刘晓艺说了声:“是吧,晓艺?”

    刘晓艺点点头,又看了江老板一眼。

    心想我是不会说出去的,可正主已经听到了。

    这可怪不得我。

    江帆不动声色,给刘晓艺使个眼色。

    刘晓艺多聪明,瞬间心领神会,问:“这事有风险吧?”

    冯子奇考虑了一下,已经说出来了,就说了说:“是有风险,他们签了保密协议,出卖商业机密可是要犯法的,不过那人挺贪,之前在投资公司时我跟他有过业务上的合作,有信任的基础,就把消息卖给我,他出消息,我出资金,利润我两平分。”

    刘晓艺挺纳闷:“这种机构都有一套严密的防范措施,怎么可能会被泄秘?”

    冯子奇笑着说:“措施都是人制定的,再严密的措施也会有漏洞,只要想找,总是能找到的,不然怎么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世上永远不缺少聪明人。”

    刘晓艺点着头,又问了几个比较关键的问题。

    冯子奇看样子对她比较放心,并不担心她说出去,都说了。

    江帆一直没有吭声,就脸色平静的听着。

    心里并没多少火气,反而觉的实在太巧。

    今天要是不来,或者走的早一点,还不知道蓝海资本出了问题。

    更有种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感觉,还有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的感慨。

    正所谓夜路走多了,总有一天会遇到鬼。

    当初两个小秘就抄过作业,结果抄到了沟里。

    更不要说外人。蓝海资本的收益率太惊人了,只要有机会,江帆觉的换了自己,也得冒着那百分之一不被发现的风险抄作业,这种诱惑没几个人抵抗的了。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要试一下。

    万一没有被发现呢?

    是人都有侥幸心理。

    两人也不急着走了,重新坐下听冯子奇科谱金融圈的一些秘闻。

    等了一阵,冯子奇手机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对三人说:“人到了,我去接一下。”

    谢文静忙起身:“我跟你一起去!”

    江帆和刘晓艺没起身,看着两人走远,才互相望望。

    刘晓艺问:“蓝海资本出问题了,你都不知道?”

    江帆嗯了一声:“所以今天来对了。”

    刘晓艺不太清楚蓝海资本的事情,问:“流程上出了问题?”

    江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流程应该没问题,多半还是贪婪惹的祸。”

    刘晓艺道:“贪婪是把人推向深渊的源罪,但我觉的还是蓝海资本的收益太惊人,所以才让人明知在犯罪,也要冒着把牢底坐穿的风险出卖商业机密谋利。”

    江帆嗯了一声:“其实早就想到了会有人挺而走险,但没想到是在这种地方,通过这种方式发现的,不过也算是给我提了个醒,以后的投资策略得改变一下了。”

    刘晓艺挺好奇:“改变投资策略?”

    江帆点头:“在谜底没有揭晓前一定要把答案藏好,现在的流程还不够严密,聪明人还是可以摸清楚投资方向,回头得多打几次败仗,给一些人消消贪欲。”

    刘晓艺挺无语:“别人都想常胜不败,你却想着打败仗!”

    江帆笑道:“常胜不败不是好将军,打了败仗还能打胜仗的才是好将军。”

    刘晓艺琢磨了一下,觉的有点道理。

    7017k

    

http://www.qdsohu.cn/22_22982/102226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