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科幻小说 > 吾名玄机 > 第十一章 这个世界
    玄机心中一凛。

    邪……也会诛人?

    眼下的情形并没能给她时间去琢磨清楚这个世界人与邪之间到底是什么的关系,只见小九看了一眼外面,而后抬起双手清脆的拍了两掌。

    掌音落下时,从客栈的顶上一阵窸窣声响过后,铁链忽然哗啦啦的往下落。

    玄机循声望去,只见客栈房屋的顶上被铁链拴着四个人,被铁链拦腰绑着吊在上头,嘴巴里塞着黑乎乎的布团。

    其中一个男子挣扎得过于厉害,原本铁链在半空中停了的,生生的又往下坠了半截。这下倒好,正好坠在小九的跟前,大眼瞪小眼,好生的尴尬。

    挣扎的时候,掉下来的这个男子嘴巴里那团黑布也松动了,他干脆一吐,嘴巴自由了,便开始说个不停,“臭妖邪,我都说了我不是诛邪司的人,你抓我来做什么?”

    “诛邪的是他们,又不是我寇占星!”

    诛邪司!

    玄机不禁多看来这几个人一眼。

    除了这个掉下来身穿丹青色衣衫,自称寇占星的男子外,其余三个倒是清一色服制。黑红相间的云纹服,腰间护甲与头上佩的云纹玉冠全部一致。

    原来,这就是诛邪司的人。

    看样子,小九的确没说错,诛邪司的人在诛杀邪魅,这个世上的邪魅何尝不是在诛杀他们,这是两个誓不两立的群体。

    而那个叫做寇占星的男子,不知祖上哪根高香没烧好,竟也混杂在这诛邪司里面,一块被逮了过来,此刻正吊在小九的跟前晃来晃去。

    他看着小九,忍不住咽了下口水,“有话好好说!”

    小九勾着唇笑着,伸出手轻拍了这寇占星的脸颊,道:“好说。”说罢自桌上跳了下来,伸出手在他的眉心一戳,这吊着的寇占星就往后面荡去,贯力拉满,又朝着小九这边荡了回来。

    寇占星荡回来之后,小九又捂着嘴偷笑,再次将他一戳,又往外荡去。如此周而复始,来回三遍之后,小九伸出指尖时,眼神骤然凝了一丝冷。

    几乎是下意识的,玄机感受到杀意的这一瞬间,同时将脚下刚才翻倒在地的的酒杯朝着的小九的手腕出一踢,只听得“叮”的一声声响。

    只见小九戳往寇占星脑门的手指处不知道什么时候,竟有尖细修长的白色指甲,明晃晃的,犹如钢铁一般正朝着那男子脑门戳,恰巧被玄机这一酒杯打斜,尖甲与寇占星的脑门错开了。

    生死就此擦肩而过,若不是玄机这一阻拦,这直接就直接此刺入他脑袋,一击毙命了。

    寇占星惊恐的瞠大双眼,扭头看向玄机,大呼了一声,“阁下好人哪!”

    小九也是同样的震惊,“你居然要帮他们?”说着的同时,语气一转带着震怒,“那你就是要和我当敌人了?”

    话还没说完,小九便已向玄机出手。

    小九乃是妖邪,玄机即便震惊却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小九进攻前来的时候,双手亮出的指甲犹如利刃,玄机也早是防范了。

    偏身躲过的时候,旋身朝小九背后一踢。

    论身后,小九在她之下。

    可偏偏被吊着的寇占星朝玄机大吼,“别大意,这九尾妖邪善驭禽兽,速度还……”

    “什么?”玄机还没听明白呢,只见身后小九双手结印,竟惊无数飞禽从外头飞窜了进来,密密匝匝的朝玄机攻击过来。

    崔探花和曹猛惊得躲在桌子底下不敢出来。

    玄机横手抵挡的同时,忽然见从身后处一矫健而快速的身影朝玄机撞击而来,这速度与力道根本不是玄机所能抵挡得了的。

    玄机被这矫健得异常的小东西一撞一撅的同时,整个人朝着中央的桌子倒去,撞翻了那桌子,也将重新点燃的那盏大烛台给撞灭了。

    烛台一灭,里里外外的灯笼又再度黑了下去,整个红崖客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中,只有外头的夜色,反而有淡淡的光折射进来,如水一般铺泄在的撞到桌子上。

    黑暗中,玄机吐了一口血出来,她捂着自己心口,问依旧吊在上头的寇占星,“狐妖的速度,这么快的吗?”

    这种快,超乎玄机的预料太多了,特别是那种矫健程度,仿佛天生就是捕猎的好手,玄机根本没法想象,也无法转过身腾出手来抵挡。

    可就在玄机这话语刚问出的时候,寇占星还愣愣的在上面荡着的时候,却听得小九那尖锐又肆意的笑声在这周围传荡。

    玄机朝着那笑声传来的方向望去,是被夜色所笼罩的那张倒地的桌子。

    但见一只四脚踏地,尾巴高翘的小身影在地上一矮一窜,矫健的跳上了桌子,稳稳当当的站在横着的桌子脚上。

    夜色拖曳下,往后迤逦下去的声音,俨然是弓着背而坐的毛茸茸白色皮毛动物。

    这妖邪不再收敛着后面那几条尾巴,彻底张开的时候看去,它稳当而高傲的坐在桌脚上,背后九条尾巴缓缓张扬着,衬映得背后的黑影却是张扬而华丽的身影,投在后面客栈的墙上。

    这是……

    玄机看清楚了,就是吊在上头的寇占星也张着大嘴直惊得开不了声。

    尤然只见那几尾的畜生嘴巴一动一动,小九的声音依旧娇娇黏黏,却颇带着一股嗜血的兴奋,“这世上,有九条尾巴的可不止狐哦!”

    “我的真正名字叫——九命!”

    抬眸望去,借着夜色泄在那九尾的身上,白毛的绒毛就像是镀上了一层银光。

    顷刻,只见那原本稳稳坐在桌脚上的身影再度一窜,伴随着“喵”的一声尖叫,九尾的身影再度出手,可这一次却不是朝玄机,而是朝着屋顶上那几个诛邪司的人。

    “狐有九尾,猫有九命,”玄机在下面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句,“原来是猫呀!”她这下就能理解这妖邪为什么会有那么快的速度了。

    狐乃犬科动物,猫却是天生的生态杀手,成了妖的更是矫健得异常,抵挡不过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见九尾猫妖朝诛邪司的人开始出手,指甲尖齿挠咬过去时血肉模糊,黑暗中一声声痛苦的声音此起彼伏,寇占星吓坏了,直朝着下面的玄机大喊。

    “快救我下来。”

    寇占星话才喊出,便听得凌空一声匕首飞去的声音,割断了他的绳索,旋即“啪”的一声匕首刺在后头的柱子上。

    寇占星整个人也掉在了地上。

    电光火石间,从白猫的身后一道银光带着杀意陡然窜起,朝着另外几个吊在上面的诛邪司的人扑腾过去。

    定睛看去时,却是半大的一只人身鼠面,披着皮毛的动物。两只爪子上伸缩着银光利爪,在夜色中,竟是如同钢铁一般凛冽生寒。

    那利爪速度极快,朝着顶上奔去时寒光闪现,一举将绑着那三个诛邪司的人身上的绳索给割断,几乎是同一时间,坐在桌子脚上的白猫喵呜,一声凄厉乍起,猫爪落在最前的那个人身上。

    等到落了地的时候,诛邪司里其中一个已经咽喉被抓断了,掉在寇占星的身边,在血泊中抽搐着。

    寇占星见状,瞠大了双眼“啊啊啊”的直叫,惊恐万分,“杀人了,死人了……”

    “我不是说了吗,今晚的重头戏,是杀人吗?你们诛邪司,在杀我们妖邪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干脆,利落!”小九的声音懒洋洋、冰冷冷的传来。

    在夜色黑影中,那人身鼠面带着利爪圆滚滚的落在地上滚了几圈,然后乖巧的站在白猫的身后。

    从暗影之中,只见那白猫一步步往前走来,在走动的时候,猫头左一下、右一下的歪动着。

    猫头左右而动的时候,暗暗的发出了“咔咔”的声响之后,白猫的身形忽然从地上拔高,继而纤长站立起来,手脚舒展……两条纤长玉腿踏步朝着妖娆妩媚的步伐,带着身后那九条蓬松的尾巴,缓步朝前行来。

    从一只猫,到幻化为彻底的人形,只须一瞬。

    饶是玄机,亲眼见到这场景的时候,也呆住了!

    以往所谓的妖精鬼怪,都只是在电视或者书本中呈现,哪里曾这样在眼前,亲眼见到这猫妖幻化成人的瞬间。

    原来这世上,妖邪是真的存在!

    诛邪司三人,死了一个,剩余的那两个快速的挣脱了束缚,朝着左右各自奔出,在外头用随身携带的滚石一炸,“轰”的一声巨响,整座红崖几乎摇动,声响响彻天际。

    听到这声响,小九妩笑了一声,“不错不错,懂得召唤同伴了,省的我再一个个去抓。”

    眼前形势紧迫,来不及让玄机多作惊叹。

    寇占星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了身上的绳索,起身来拉起玄机就往外跑,“别发呆了,都是一群成精了的东西,诛邪司自然会收拾它们。”

    诛邪司,诛邪司!

    一直以来都在听“诛邪司”,可眼前看到这诛邪司的三个人再加上这个假扮的寇占星,在妖邪的面前全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玄机更是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这么赫赫威名。

    但她被寇占星一路拉着往外跑,仓皇逃窜的感觉,反倒让玄机觉得在和这家伙成了一路货色,看得出这寇占星常干这种事。

    他拉着玄机一路跑到山崖底下,朝着上头指,“崖底没有出路,只能往上爬。我在前面开路,你断后……他们已经给诛邪司其他的人发信号了,撑到他们来就安全了。”

    寇占星急忙忙的往上爬,玄机看着这恬不知耻的身影挂在山壁上,眼里有藏不住的嫌弃,有那么一刻真想把他打下来。

    但抬头看上去的时候,在寇占星的上头,两个熟悉的身影此刻也正挂在山壁上。

    再看身后,九尾的身影从客栈里蹒跚而出的时候,乌压压一大片带着腥臭的蝙蝠朝着这边飞来,此处不是恋战之地。

    更何况这些妖邪究竟该如何诛杀,玄机也的确不清楚。眼下,最好的模式确实如同寇占星所说的那样,跑为上策。

    挥手打掉了一波趁着夜色追上来的黑影,玄机抓住山壁往上爬。这点攀岩难度,对于特种兵出身的她来说不值一提,只是她隐约担心上面那头大老虎。

    可没来得及玄机担心太多,她的手往上一抓的时候,却发现抓到爬在前头的曹猛的脚踝。

    曹猛忽然被一抓,吓了一跳,当低头看到是玄机的时候愣了一下。倒是崔探花开心一叫,“老二,是大当家。”

    话才落下,身后扑腾着过来的黑影朝着他们这边一掠,将他们差点从山壁上打下去。而紧接着,黑暗中那人形鼠面的家伙快速攀爬上山壁来,趁着玄机她们没来得及发现它的时候,鼠妖将手上的钢爪朝着玄机这边一挥。

    未见钢爪,仅凭这风声骤然一紧又忽变了的意识,玄机下意识的一躲,钢爪落在山壁上,抓出了寸深的长痕出来。

    寇占星看到这抓痕的时候,不免倒吸一口气,“好家伙,这要是被抓到,不得当场毙命?”

    不待他们还手,那鼠妖又再度出手。

    这里是山壁,对方又是山野妖精,根本没发抵挡,玄机对着上头的曹猛说:“我先把你托上去,你从上面拉我一把。”她说着,正当手上蓄力去托曹猛的时候。

    曹猛的一低头,正好看到那鼠妖在玄机的身后,圆滚滚的身躯下钢爪散发着杀意,曹猛见状,根本管不了玄机,干脆伸出脚将玄机狠踹了几下。

    “死道友不死贫道,要死你们死去。探花,你快点我拉你一起上!”曹猛干脆将玄机往下踹的时候,一手往边上一捞,拉着崔探花就往上窜。

    崔探花被曹猛这动作吓坏了,止不住大喊:“老猛,你做什么?”

    “横竖她杀了我们大当家,这会杀了她也是天经地义,书生你就是太心软。”曹猛还在上头,抓着崔探花的手死命的往上爬,连头也不回一下。

    没错,玄机上山当他们大当家这才一天,又不是什么正儿八经插香头的,谁认她是大当家呢!现在正好,踹死她替独眼豺报仇了,回去自己再稳坐第一把交椅,一举两得。

    曹猛这人,身手不大行,但胜在力气大,拉着一个人爬山壁也比一般人快,但最大的短板,就是脑子不够用!

    此刻崔探花还在被踹下去的玄机旁边,在玄机刚才往下掉的时候,伸出一只手死死拽住她。书生一边拼命的拉住玄机,一边十分诧异的看着曹猛拉着那个不认识的男子拼命往上爬。

    崔探花看着曹猛这么拼命往上爬的身影,不禁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当中,“我记得那个人,好像是叫寇占星对吧?”

    书生说着,嘴巴忍不住吧唧了一下,带着狐疑和愤怒,还有一丝被同伴抛弃的卑微可怜,“那个他他他,他为什么救那个人不救我啊?”

    “我哪里知道?竟然敢踹我,等我上去他死定了。”玄机大吼着出声,看到身侧那人形鼠面的又蓄势待发着过来,玄机让崔探花,“你放手!”

    崔探花听不懂玄机是什么意思。

    玄机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被那寇占星带歪了,跑什么跑。她冲书生喊道:“逃跑从来都不是我该做的事,管他是人是妖,没打过一场,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崔探花被她这话惊呆了,他从没想过这样的话会出自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口中。而且从她的眼中似乎还看到了某种……兴奋!

    她兴奋个啥?

    崔探花顺着玄机的目光看去的时候,看到那亮着钢爪的家伙时,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仿佛似乎好像明白了玄机眼里的那抹兴奋为何而来了。

    书生的内心不禁大受震撼,佩服之情言溢于表,“这才是巾帼不让须眉,想我堂堂七尺男儿,枉读圣贤书,到头来居然连……”

    玄机万万没想到的是在那鼠妖正摩拳擦掌要攻击过来的时候,那酸腐书生居然在说废话,她不禁打断了他,“废什么话,放手啊!”

    她说着,已然等不及崔探花松手了,兀自将书生捞着自己的手一拽,书生哀嚎了一声之后,玄机也正好顺势与那亮爪扑过来的鼠妖在山壁对上。

    一面山壁,玄机她这边在和鼠妖交手,另一边却是诛邪司的人“轰”的一声,山体乍然一震,震得挂在山壁上的玄机差点不稳。

    而这面山壁往上再上,崖顶的地方,曹猛已经带着寇占星爬到了顶上去了,两个人趴在悬崖上,曹猛呼呼的喘着气,“探花你撑着点,我上去之后再拉你上来。”

    说着的时候,曹猛回头,没看到崔探花,反倒是寇占星眨巴着一双大眼,带着感激及善意看着曹猛,“真没想到阁下长得凶神恶煞,居然还是个好人哪!”

    曹猛一下没崩住,吓得大喊了起来,“你他凉的谁啊?”

    书生呢?

    曹猛还没来得及寻找他的伙伴,紧接着只听某种猛兽压低了喉咙“呼噜噜”的声音,带着腥气接近了自己,曹猛赶紧闭嘴,侧首看去的时候。

    但只见那头骨瘦嶙峋的黄色老虎,此刻正近在咫尺的盯着他,大眼对小眼。

    “吼!”

    老虎猛然张口一声叫,曹猛吓得赶紧松开了手,往下掉的时候顺带拉了一把旁边趴搭在山壁上的寇占星的腰。

    “放手,裤子……要掉了!”寇占星憋红了脸叫着,但此刻眼下更大的威胁随着那头老虎的逼近,寇占星不得已开始后悔,“我为什么要往上爬啊?”

    说着的时候,这山顶上又是“轰”的一声声响,这下他们看清楚了。

    诛邪司的人,他们在利用滚石朝着这猛虎轰来,而诛邪司此次动的阵仗不小,居然一个个的都朝着山崖下面跳去。

    寇占星可不想再下去了,可再往上的时候,却是一个男子随着滚石绊住了老虎,朝恶寇占星这边滚来。

    “让开!”

    霍青鱼一路追着猛虎的啸声而来,在此处随同诛邪司一起,此刻正对着这猛虎发起攻势,可霍青鱼似乎没料到悬崖边上居然还挂着两个人,他一个歪斜,自己抱着那滚石,撞上那黄老虎往悬崖底下掉。

    “吼!”

    “你们拉我一把啊!”

    老虎和霍青鱼的声音同时从悬崖下传来,传到这上面挂着的两个人耳中时,寇占星和曹猛不禁同时发出一声感慨,“好人哪!”

    还没来得及感慨完,寇占星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低头一看,下面那凶神恶煞、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家伙拉着他的腰带,最终也抓不住,两个人同时的“啊”的大叫着往下掉。

    山崖底下,山风刮不起的山壁间,虽说暗影笼罩,但夜色澄明之下还是能看得到玄机与那鼠妖来回交战的身影。

    鼠妖的钢爪抓过玄机的脸颊,玄机堪堪退却的时候,扔破了三道口子在脸上,鲜血从皮肉下渗了出来,玄机差在没一件趁手的兵器。

    于是,她从这地上随便一抓,他们一路赶着马车过来一起掉落山崖下的那堆钢铁里,她随手抓了一把尖端长杆出来,正与那鼠妖重新交手的那一刻。

    头顶上,狼嚎鬼叫伴着虎啸的声音传达而至,等等,这嚎叫的声音仿佛带熟悉?

    玄机抬头看去的时候,霍青鱼正和那头大老虎一同掉落了下来,那嚎叫的声音由上及下,正好朝着站在山壁旁的那只鼠妖砸下。

    “砰!”

    “轰!”

    人与虎同时落地。

    玄机情急,赶紧将长枪一挑,将那头摔下来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大老虎一挑,朝着九尾猫那边的方向挑了过去。

    然而,霍青鱼蹭着身子从地上站起来的那一刻,手上不知道抓着个什么毛茸茸的东西,他低头一看,却见那鼠妖的一双钢爪朝着霍青鱼挥舞而来。

    趁着这会抓着这鼠妖的头,霍青鱼一个着急胡乱出手将那鼠头一拧,一扭!

    啪,哒!

    这黑暗的山壁下,这金属扭动的声音显得格外的鲜明悦耳,玄机正挥着手中的长杆要出手的动作也忽然凝住了。

    他看着刚才被自己摔下来砸得变形了的鼠妖,那鼠妖的身子站在当处一动不动。然而鼠头被霍青鱼扭下来挂在手上的那一瞬间,空气仿佛滞凝了下去。

    只听到机械齿轮“哒、哒、哒”转动了几声之后停止了,从那颗老鼠的头上忽然重重的掉下了一堆金属下来。

    滚珠的,贴片的,螺丝与盖帽的……

    霍青鱼呆住了。

    玄机也呆住了。

    就连那鼠妖人形的身子站在那里,此刻那一双钢爪也豁然“啪嗒”的一声掉在了地上,金属落地的声响传得远,尤其在这种漆黑的深夜里。

    那个被扭断了头的脖子处,碗口大的地方没有鲜血喷溅,没有皮肉模糊,有的只是从那断口处“嘣”一下,弹出了一截崩坏的弹簧!

    对,弹簧!

    被崩得没了弹力的弹簧从鼠妖脖子断口处,随着风一晃一晃的,再没了动静。

    玄机看着眼前这个机械组成的鼠妖尤然不能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不是说,她穿越而来的是妖怪的世界吗?

    这些猫妖鼠妖的,不是称之为“邪”吗?

    那眼前这些皮囊下由金属机械零件组成的,是什么?

    直至此刻,玄机过往人生所接受的一切知识,乃至三观,在此时被全部颠覆并且坍塌。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周边一切声音都干扰不了她。饶是诛邪司也好,九命猫妖也罢,虎啸风声也一并掠耳而过,然而笼罩在这山壁边上的暗影中,就像是与世隔绝了似的。

    玄机无法言语,霍青鱼也不知该如何言语。

    只有那鼠妖脖子断口处弹出来没掉下去的弹簧晃荡出的声音,传荡在两人耳际。

    “噹,噹,噹……”

    弹簧被崩坏了,发出的声音干涩且枯燥,缓慢的充斥着整个漆黑阴暗的山崖底。

http://www.qdsohu.cn/23_23126/102751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