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失宠 > 第8章 夜黑风高搞事情
    祁世臻这几年到底是改变了许多,换以前,她休息时都是时刻保持一丝清醒,警戒周围环境。哪怕是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她都不会让自己陷入深度睡眠当中,因为那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然后,这几年,她渐渐地改变了许多。

    许是她察觉来人熟悉的气息,是已,即便祁世卿走到了她的床榻前,她也未曾醒来。

    此时的天色,傍晚的天边,方才还满天红霞的此时已然逐渐被黑暗取代。然而,在这漆黑的夜色当中,皎洁的月光突破云层的阻碍,大无畏地照耀整片天地,再映衬着府中亭廊院落上挂着的灯笼,俨然安宁静谧极了。

    ……

    祁世卿瞧着妹妹的模样,方才还清冷的眼底,布满宠溺之色。

    他伸手,轻轻扯了扯她身上的被子,一边柔声唤道:“阿臻,阿臻~”

    毫不见有任何动静的祁世臻依旧睡得香甜。

    祁世卿见状,怕妹妹饿肚子的想法盖过了一切,只得无奈接着唤道:“阿臻,小懒猫,起床用膳了。”

    依稀听见耳畔有扰人清梦的声音响起,祁世卿杏眼阖着,只伸手在前方挥了挥,似要将那恼人的声音挥开。

    祁世卿这回无法,心念一转,稍稍加大了音量道:“晚膳可丰盛了,有酱香猪蹄,红烧狮子头,佛跳墙,糖醋排骨,无骨脆鸡爪……”

    果然,菜名的功力无疑是强大的,他还未念完菜式,方才还埋在蚕丝被子里的人儿此时仿佛一个鲤鱼打挺般,突然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杏眼微张,带着丝丝惺忪睡意。

    “哥哥~”

    祁世臻甜糯的声音直传到了祁世卿心间,让他再一次感叹道:妹妹真可爱,像极了慵懒的猫儿。

    祁世臻瓷白的小手揉了揉眼睛,这才接着道:“哥哥,什么时辰了?”

    还未待祁世卿回答,她又道:“哥哥,咱们去用膳吧,听你刚刚的菜名报的,我都饿了。”

    说着,她还有应景地摸了摸小肚子,一边眼巴巴地看着自家哥哥。

    “馋鬼。”祁世卿伸出食指轻轻在她脑门上戳了戳,又道:“知道饿就好,刚过戌时一刻。”

    “一觉醒来天都黑啦!”祁世臻呢喃道,瘪瘪嘴,这才迅速起身,坐在床榻边,刚要穿上鞋袜。

    她就见她哥哥已经弯下腰取了她的袜子,一手握住她的脚,帮她套上袜子,看着这熟练的动作,祁世臻早已习以为常了。

    待她鹿绒靴穿好后,祁世臻突然笑嘻嘻地对哥哥道:“哥哥,未来嫂子以后一定很幸福。”

    “阿臻,你这小小年纪不学好。”

    闻言,祁世卿一头黑线,耳根却悄悄添了一丝红润,不由得对着祁世臻说道起来。

    “呵呵~哥哥我这是实话实说。”

    祁世臻看着红了耳根却故作镇定说教自己的哥哥,不由得笑出了声。内心却使暗忖着,这的人还真是保守,连这都说不得。

    “行了,你呀,走吧,用膳去。”

    祁世卿笑道,笑声宛若冰山初溶的雪水滴落一汪清泉的叮咚轻响。

    “嗯嗯。”祁世臻点头如捣蒜。

    说罢,祁世卿牵着妹妹直出了澄瑞轩,往膳房而去。

    彼时,镇国公夫妇二人已经在等着他们兄妹俩了,也就是镇国公府与众不同,若换了旁的人家,哪能让父母等候子女用膳啊。

    所以,不得不说,祁世臻的改变是有原因的。

    ……

    祁世臻二人刚进膳房,父母就对她嘘寒问暖,又是问到她休息好没有,又是关心她饿不饿,完全忽略了旁边长得人高马大的祁世卿。

    得,他就是亲生的!

    “爹,娘!”

    祁世卿开口唤道,试图增加自己的存在感。

    这会的镇国公祁耿已然换下了战袍,现在穿着琥珀色云纹锦袍,头戴玉冠,忽略那通身的煞气的话,真的是如意气风发,儒雅堂堂。

    再观国公夫人蓝氏,身着霞彩浅色梅花娇纱裙,一头青丝绾了一个涵烟芙蓉髻,温婉可人。

    镇国公夫妇见到女儿,显然很是开心,这点让一旁的祁世卿内心腹诽,真不知道,天天见面都这样,以后妹妹去书院了可怎么好?

    ……

    在祁世臻他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用着晚膳时,另一边已然有些魑魅魍魉正趁着时机酝酿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上京城,城西一处偏僻的巷子里,此时正在展开一展截杀。

    一身玄色锦袍的男子此时正捂着手上的右手臂,鲜红的血液争先恐后地从伤口处流出,透过指缝,随之滴落地上。而此时,这名受伤的男子正被几个手下保护在中间,为首的黑衣护卫,满含担忧地看着男子,一边虎视眈眈地看着兄弟们与这次截杀殿下的蒙面死士战在一起。

    刀光剑影,火花四溅。

    刀剑相向的声音在漆黑的夜里格外的清晰,此时皎洁如玉盘的月亮也恰好被云层遮挡,在一片黑暗当中,阴谋层出不穷,人性的贪婪与罪恶再也不加掩饰喷涌而出。

    “主子,你受伤了?”为首的黑衣护卫方才在打斗间瞧见主子捂着手臂,忙担忧地问道,接着又道:“快,来人,护着主子。”

    在场的护卫闻言,战斗得愈发凶猛了,势要将来人砍死,为殿下报仇。

    大概是受了主子负伤的刺激,众护卫剑下的动作愈发犀利,几乎几个招式之间,便有一名蒙面死士丧命于剑下,战局逐渐往好的方向发展。

    然而,今夜的这种阴谋酝酿已久,此时一朝爆发,自是不容小觑。即便护卫们的动作迅猛,但是随之而来的是,长时间的战斗让他们逐渐丧失体力。眼看就要落于下风,再加上来人越来越多,再不解决眼前的人,尽快护送主子回府,只怕是危矣!

    ……

    另一边,用完了晚膳的祁世臻有点撑得慌,正在自家府里散步,爹娘见此,也不管她,随了她去。

    然而,他们终归还是对她太放心了,就她这种爱搞事情的习惯,哪怕是到了上京城,不见收敛,反而是愈发张狂明显了。

    这不,眼下,瞅着夜色落幕,整片天空被黑暗所笼罩,祁世臻眼珠咕噜一转,低喃道:“夜黑风高,适合搞事情啊!”

    内心打定主意,祁世臻装模作样地跟隐在身后跟着的祁飞打了个手势暗语,一边对身边的侍卫道:“小爷回澄瑞轩了,睡觉睡觉。”

    侍卫闻言,颔首应了声:“是。”

    随即便提着灯笼走在前方,为他引路。

    待祁世臻回了澄瑞轩后,挥手示意众人下去休息,还有模有样地关了门,准备就寝。

    众人不疑有他,忙躬身行了礼,纷纷退出了房间。

    片刻,祁世臻这才带着祁飞,避开府中众人,悄悄翻越府墙,出府去咯。

    ……

    祁世臻与祁飞二人行走到玄武街尽头,回头望了一眼低调奢华的镇国公府,这才笑嘻嘻转头走了。

    “小公爷,咱们这是要去哪?”天色已晚,虽然以前在玉关城经常跟着小公爷溜出去玩,但那毕竟是边关,天高皇帝远的。

    可是,眼下,可是在上京城,东陵国的皇城,这万一主子要搞事情了,自己一个小护卫可怎么跟国公爷交代?

    这才有此一问。

    然而,事情往往就是越不想它发生,它越会发生。

    祁世臻回头看了一眼祁飞,噢,他真高,仰得脖子酸。内心这么腹诽着,却是磨拳擦掌,兴致冲冲道:“当然是出去搞,额,是散步消食了。”

    一激动,差点把真实目的说出来。

    “……”属下已经知道了,祁飞默。

    “小公爷~”祁飞试图劝说。

    “闭嘴,不然回去!”

    果然遭到了祁世臻的无情拒绝!

    形势大过人!认怂!祁飞果断抛开刚刚的想法,认命地跟上祁世臻的脚步。别看她如今才九岁,身量不高,但是她的速度贼快,小小的身子仿佛蕴藏了大量的能力,不过几个呼吸间,便已领先祁飞好长一段距离。

    祁飞提速跟上,暗戳戳地准备跟着小公爷搞事情,啊呸,是保护小公爷!

    不得不说,祁世臻不单自己搞事情,就连祁飞也隐隐被她所带偏了。

    这不,眼下祁飞稍稍的内心谴责过后,便暗戳戳地准备了干仗了。

    ……

    主仆二人脚步轻快,穿过了繁华热闹的街道,也经过了客似云来大酒楼,一个拐角,祁世臻瞧见了花街。

    正兴冲冲要进去之时,终于被拦住了。

    祁世臻看着双手并用牢牢抓着自己胳膊不放的大型树獭——祁飞。

    满头黑线!

    接着祁世臻就听到他的惨叫声,那声音真的是闻着落泪,听着伤心!

    “小公爷!那里不能去,不能去!国公爷和世子爷知道了会宰了属下的!”

    “……”祁世臻无语。

    “我就是好奇过去瞧瞧,你放心。”祁世臻试图说服祁飞,也没用劲,(主要是怕伤着他)一时间倒是没能挣脱束缚。

    “不,属下不放心,不行,绝对不行!”

    祁飞坚决摇头,那副模样跟委屈的小媳妇拦着不让自家夫君出去花天酒地一样,看得祁世臻辣眼睛。

    片刻,祁世臻才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道:“算了,不去就不去。”

    表面上虽然如此说,内心却打定主意下次一定要甩掉祁飞,自个去瞧瞧,她倒是想见识一下这花街柳巷跟她想象当中的有何出入。

http://www.qdsohu.cn/23_23165/1029071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