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失宠 > 第12章 中看不中用
    “嗯?”

    回过神来的顾惊尘见顾毅一脸看着自己,那诡异的表情是为何?

    极具威严的声音,让顾毅一下子收回自己的表情,内心却是越发肯定方才殿下走神了。

    看着莫名其妙的下属,顾惊尘道:“何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方才出神的行为才如此的他,轻飘飘地瞥了顾毅一眼,瞬间让他心中一凛。

    只见他疑惑道:“殿下,大皇子此举,绝对不安好心,为何殿下~?”

    “出宫建府,正中下怀。”顾惊尘淡漠道,“既如此,本殿便陪他们玩玩,就怕他们玩不起!”

    闻言,顾毅默然。心中为大皇子点了一根蜡……啧啧,等着殿下报复吧。

    “殿下英明。”

    顾毅突然拍了个马屁,只是却换来了顾惊尘一个凉凉的眼神,顿时讪讪地笑了笑,闭上嘴乖乖站在一旁,不再吱声。

    窗外,夜色渐深,与此同时,这幽深漆黑的夜幕笼罩下,又掩藏了多少阴谋诡计,随着祁世臻等人回京,上京城如一潭浑水,波澜诡谲。

    ……

    此日,祁世臻一觉睡到晌午,她幽幽转醒之时,已然到了用晚膳的时刻。

    然而,镇国公祁耿早已下了朝,回了家中,正与夫人蓝氏商量着送她去上京书院的事。

    对于即将被送入书院的主角,此时还一无所知。

    “爹,娘,早啊。”

    祁世臻刚进正院,便朝着家人打招呼。

    “可是休息够了?”镇国公看向女儿,放缓语气,柔和问道。

    “爹,我休息得可好了,就是饿了。”说着,祁世臻还像模像样的摸了摸平坦的小肚子。

    镇国公夫妇失笑,宠溺着说道:“饿了?正好,娘亲方才吩咐了膳房做了你爱吃的饭菜。”话音刚落,便有嬷嬷识趣地下去吩咐膳房的人传膳了。

    没一会功夫,传膳的丫鬟鱼贯而入,八菜一汤,与此同时,哥哥祁世卿也刚好忙完回来,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地享用午膳。

    “阿臻,过几日就是回归宴,这几日,上京城里不甚平静,且局势还不明显,你出去玩记得带上护卫,可知晓?”饭间,镇国公祁耿一脸正色道。

    祁世臻抬眼,看向严肃的父亲,只见他眉宇间有些凝重,剑眉微蹙。

    “爹爹,我知道啦,放心吧,没有人能伤到我。”祁世臻嗷呜一口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一边吃得津津有味一边不忘回话,话语间,俱是自信。对于武力值这件事,祁世臻很有信心。

    即便祁耿父子知道她身怀神力,却依旧止不住担忧,这就是亲情所在了,父母总是会担忧儿女,哪怕知道她能解决,却还是忍不住几番叮嘱。

    且,今日祁耿直言并非空穴来风。

    “阿臻,你若想去哪玩,哥哥都陪你去。”边上的哥哥祁世卿也跟着开口道,手上顺势夹了一块糖醋排骨放在妹妹碗里,眼眸里充满和暖与宠溺之色。

    “那哥哥,咱们下晌去郊外踏青如何?可约上哥哥的好友一同去。”祁世臻一听,也不反驳,顺着哥哥的话提主意道,娇俏精致的小脸上满是雀跃之意,眸光璀璨,宛若亘古深夜里,闪亮璀璨夺目的群星光芒,那双动人心魄的星眸里,蕴藏着无数星河,一下子撞进了祁世卿眼底。

    让他不得心生感慨:妹妹长得真好看,不愧是他妹妹。只是这出色绝尘的容貌,倘若有朝一日女儿身身份普光,恐怕镇国公府门槛都被人踏破了吧。

    一想到,将来妹妹被哪只别有用心的狼叼走,内心酸酸的,想揍人。

    京城客似云来酒楼中,某人很是突兀地打了个哈欠,俊美绝伦的脸上,此时好看的眉毛蹙起:莫非是昨日夜里着了凉?

    “好好,正好咱们回了上京,与昔日朋友聚一聚也可。”祁世臻点点头,一边忙着帮妹妹布菜,但凡祁世臻眼神停留过的菜色,下一刻他便夹到妹妹碗里,只一会,祁世臻的小碗里,饭菜叠得高高的。

    “阿臻,多吃点,瞧瞧这些日子你都瘦了。”一袭刻丝泥金银如意云纹缎裳的蓝氏温柔道,声音柔和,宛若清骊鸣翠,只见她杏眼含笑,那双与祁世臻几分相似的眉眼此时正堆叠着氤氲笑意。

    祁世臻:……

    有种瘦了是你亲娘觉得你瘦了,不接受任何反驳。

    一旁的父子俩还觉得特有道理地点了点头,祁世臻想捂脸。“娘亲,你也吃,尝尝这个粽香江米肉。”说着,她还体贴地夹到蓝氏碗里。

    说实话,祁世臻对吃的几乎是喜爱得紧,在这里,也亏得她如今的身份,再加上她的受宠程度,这般尽兴地享用美食可真好。

    “咱们阿臻真懂事。”蓝氏一脸欣慰地吃着女儿替她加的肉。蓝氏性格温婉,行事斯文,就连用膳都是这般小口小口,透着一股高雅气质。

    这会受到女儿忽略的镇国公祁耿眼神巴巴地望着祁世臻,内心:我呢我呢?

    你能想象一个身经百战,浑身煞气逼人的将领此时一副委屈巴拉的模样瞧着自己吗?然而祁世臻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些年来,几乎每次用膳都来这么一招。

    祁世臻忙道:“爹啊,这粽香味道扑鼻,口感软糯香甜,你也尝尝。还有哥哥也尝。”说着,祁世臻忙不迭地给自家亲爹和哥哥也夹了一筷子。

    一下子乐得他们笑容满面。

    这顿午膳吃得是其乐融融。

    饭后,祁世臻揉着吃得撑撑却又依旧平坦的小肚子,在院子里散步。府中院落错落有致,假山流水,身后祁飞正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正是人间四月天,园中景色优美,娘亲命人种植在园中的花儿也争相开放,艳丽极了,甚至还时不时有五彩斑斓的蝴蝶在花丛间飞窜,左侧一条栈道通往一池莲花,边上,还矗立着一座莲中亭。

    “红白莲花开共塘,两般颜色一般香,恰似汉殿三千女,半是浓妆半淡妆。”

    寥寥几句诗,描摹出多美一副夏日莲花图。身后的祁飞心中震撼,原是不知,小公爷这般才艺惊人。

    踱步上了青石栈道,池中锦鲤嬉戏,祁世臻瞧着忽而来了兴致。命人取来鱼食,站在青石栏杆边,小手捻着鱼食不断往池中扔着玩。

    “小公爷,您小心些,莫离这池中太近。”身后,是侍卫祁飞的声音。虽知晓小公爷武艺过人,但是那小小的身影站在有她人高的栏杆边,仍是让他免不了担忧,生怕她不小心坠了池水中。

    “祁飞,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活似管家爷爷了。”祁世臻倏然回头,仰着脑袋瞧着身形修长的祁飞取笑道。

    祁飞心中腹诽:小的今年才十八,花一般的年纪,怎么在小公爷心中就是管家爷爷那般了。内心吐槽,脸上却不做分毫,看着不到自己胸前高的主子道:“小公爷,小的还未及冠呢。”

    祁世臻闻言,不语,只是似笑非笑地睨了他一眼,随即就目光落在了那吃得肥圆的锦鲤上,小声嘀咕道:“可惜了,长得这么肥溜的鱼竟然不能吃,真是中看不中用。”

    落后祁世臻几步的祁飞将她的小声嘀咕听得一清二楚,顿时一脑门的黑线。心中诡异地生出疑问:莫不是,在小公爷心中,中用与否,只取决于能不能入口?然这句话他可不敢问出口。

    皇宫中,今日皇帝在朝中宣布的事,在各宫当中已然引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芳宁宫。

    一身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的良妃,蓦地蹙起眉,右手指上带着暗金色玳瑁雕花镂空的护甲套,此时正执着一柄罗扇,边框及柄以竹制,扇面用洁白的丝绢,上画草虫花鸟,精巧雅致。

    潋滟女子执扇轻摇,动作优雅,仪态万千。

    一身玫红色宫娥装的芍药微微颔首,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

    “皇上突然下这决定,怕是与昨夜之事有关罢。”良妃檀口微张,悠悠道,接着又道:“好极好极。”

    余音淹没在高深莫测的笑容当中,至于好什么,芍药不敢问,只是依旧躬身垂首立于身后。

    “皇宫中,今日皇帝在朝中宣布的事,在各宫当中已然引起了轩然大波。尤其是芳宁宫,一身流彩暗花云锦宫装的良妃,蓦地蹙起眉,右手指上带着暗金色玳瑁雕花镂空的护甲套,此时正执着一柄罗扇,边框及柄以竹制,扇面用洁白的丝绢,上画草虫花鸟,精巧雅致。

    一身玫红色宫娥装的芍药微微颔首,站在她身后,一言不发。

    “皇上突然下这决定,怕是与昨夜之事有关罢。”良妃檀口微张,悠悠道,接着又道:“好极好极。”余音淹没在高深莫测的笑容当中,至于好什么,芍药不敢问,只是依旧躬身垂首立于身后。

    “芍药,皇儿几时禁闭结束?”良妃转头,望向芍药的眼神幽深,一想到皇儿被关禁闭的始作俑者,眼底闪过一丝暗光,似将过错归结于四皇子顾惊尘。

    有些人永远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出了事,便一味地将过错归结于他人,甚至想方设法下手,美其名曰报复。然,又何曾反思过自己?即便有,大概只是埋怨自己下手不够干净果断,叫人抓住了把柄罢。

    芍药闻言,忙道:“回娘娘,三皇子还有将将一个月时间,才能解禁。”

    “一个月?”良妃喃喃道,脑中多番思索,倏尔像是下了什么决定,复道:“如此也好,再有两月,皇儿的府邸怕是要落成了,正好这段时间多多亲近。”

    良妃起身,附下命令道:“随本宫去一趟奉贤殿。”

    “是,娘娘。”

    ……

    苏府,经过一个昼夜研究制药的苏墨轩,一早将制作而成的药丸递给暗卫,交代用法,命其将药送给好友。随后只匆匆沐浴更衣,草草用了早膳,随后便陷入沉沉睡眠当中。

    此时的他正在梦中与周公相会,尚且不知,困扰他好友多年的余毒早在昨夜便彻底解决了以及今早皇帝早朝时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下的决定。

    等到苏墨轩睡足了,悠悠转醒之际,已然过了用午膳的时间了。

http://www.qdsohu.cn/23_23165/102907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