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失宠 > 第13章 郊外踏青
    苏墨轩来到前厅,就瞧见苏木手上攥着一个帖子模样的东西,正在厅中踱来走去的,脸色纠结之色显而易见。

    “苏木,瞧你这模样?这是有何事?”苏墨轩右手执一柄玉扇,修长的手指愣是将其转玩出了花样,反手一翻,收起扇子,上前两步,很是随意地往楠木以上一坐,还翘起了二郎腿,漫不经心道。

    补了睡眠的苏墨轩,狭长优雅的丹凤眼下,还是隐约可见一丝黑眼圈,他伸手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那一丝几不可察的疲倦之色。

    瞧见主子,苏木几乎是松了一口气,脸上轻松了不少,纠结之意也隐没在木楞的脸中。只见他有些惊喜地上前两步,双手恭敬地递过手中的帖子,将之呈上,声音透着轻快道:“公子,这是方才祁世子命人送来的帖子,邀你下午去郊外踏青呢。”

    苏木刚才很明显是在纠结,要不要去唤醒自家少爷,毕竟这帖子上的标明是未时中,现在都快过了午时了。

    “祁世子?”苏墨轩愣了一下,一手接过简单大气的帖子打开一瞧,不肖片刻,便将内容看完。

    苏墨轩笑了笑道:“既祁世子热情相邀,本公子自是要去的。”将帖子递给苏木,随即又吩咐道:“去,备马!”

    苏墨轩便往外走,一边低声道:“本公子对镇国公府的二公子实在是好奇地紧呐。”

    说着,苏墨轩起身,将羽扇收于怀中,神情中透着几分兴致盎然。此时他还不知正是镇国公府二公子解了他好友的毒,等之后,他得知消息时,真是恨不得凑上去将他剖开来研究研究了,很想知道他那小脑袋瓜是如何能这般厉害,竟制出了解毒丸。

    也非他傲慢,实在是他与师傅都解不了的毒,竟是祁世臻一枚小小解毒丸便轻飘飘解了。这也导致了他日后对祁世臻是好奇得紧,几次三番与之打交道,在很久以后,这行为还成了某人吃醋的原因。

    ……

    另一边,一早下了朝的恭亲王,对于皇帝的举动,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此举提前了些许,看来是不乏祁耿回京的缘故。

    恭亲王顾云熠,先帝幼子,也是仁景帝当年夺嫡时幸存的皇子之一,仁景帝即位后,众多皇子中,仅年幼的十七皇子顾云熠,以及十八皇子顾云檀幸存。

    仁景帝手段残暴,但是在即位时,为彰显仁义,封十七皇子为恭亲王,十八皇子为顺亲王,留于上京城,并未被发配离京。

    此举在当时倒是引来不少人称赞,如今,躬亲王及冠有三,年轻尚轻,加之位高权重,多的是大官之女觊觎亲王妃的位置。

    然,恭亲王如今后院妃位悬空,美其名曰暂时不想娶妻,倒是令不少青眼的女子扼腕,使劲浑身解数要嫁入恭亲王府。

    与他截然相反的是顺亲王顾云檀,只比恭亲王少一岁的他,如今倒是莺莺燕燕的,左拥右抱,是上京城出了名的风流王爷。

    即便是这样,依旧有不少女子趋之若鹜。

    ……

    恭亲王府,一身绛紫色云锦华服的顾云熠,正在亭中煮茶。

    一朝亲王的府邸,其占地面积自是广阔,府中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喷泉莲池自是不少。

    现如今正是四月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位于王府后院西侧的朗暄亭,矗立在湖边。

    朗暄亭是八角亭,亭尖深沉的枣红;亭柱古老的墨绿;石桌、石椅幻想的灰白,组成一副美丽的图画。亭旁垂柳掩映,湖水清澈见底,犹如仙境一般。

    顾云熠端坐石椅上,左手稍稍挽起衣袖,壶托在他的手指间,轻巧得如一张薄纸,左手中指按住壶钮,水流悠然而下,手腕带动手指,恍如描摹着一幅精致的工笔画,一点一点,一笔一笔从心底晕染而出。

    一枚枚芽叶缓缓潜沉至杯底,再渐渐浮出,顺着水流的方向摇曳飘送,三沉三浮,茶叶微卷,就像是捏起的小皱褶。

    冲泡之后的西湖龙井,茶芽朵朵,叶脉绿色,似片片翡翠起舞,颗颗叶片卧底后,饮之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顾云熠在东陵国是出了名的闲散王爷,平日里上朝,也总是安安静静立于殿中,鲜少开口。

    如今他亦是安静地泡着茶,一整番动作下来,给旁人的观感便是: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悠闲惬意。

    他稍稍端起茶杯,左手轻轻扇了扇,凑近闻了闻飘来的茶香,低眉,看着杯中氤氲升起的热汽,眼底一片幽深。

    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湖面上,水中鱼儿嬉戏,丝毫不惧人群般,游来窜去。微风吹拂,湖面上波光粼粼,杨柳垂髫纷飞,悠然自得。

    “王爷,祁世子命人去苏府及林府送了帖子,探子来报,说是祁世子邀请好友郊外踏青。”

    “郊外踏青?倒真是好兴致呢!”恭亲王顾云熠悠闲品茗,动作几不可察地顿了一下,随即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温润却透着凉薄的嗓音响起,表情似笑非笑。

    “王爷,可要属下……”

    顾云熠摆手,轻轻摇了摇头,道:“自作主张,嗯?”最后一个字声调略微升高,语气不见怒意,却让人无端升出一种恐惧,尤其是跟随主子多年的暗卫。

    “属下不敢!”

    闻言,那一袭黑衣劲装的男子立即跪下,沉声应道,感知到主子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男子浑身一僵,只轻飘飘的眼神,便叫他出了一身冷汗。

    “退下吧,本王自有主张。”顾云熠不疾不徐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无视了属下的惊慌。

    ……

    与此同时,主动提起要去郊外踏青的主角,正在府中,寻了一棵树,睡得香甜。

    今日的祁世臻天蓝色丝织缎袍,柔顺墨发束以玉冠,腰系三寸腰封,活似画里走出来的小仙童。

    饭后消食过的她,寻思着离出门还有些许时辰,便在院中闲逛,瞧见庭院中那株枝丫粗壮,苍劲古拙的古树,身姿一跃,轻飘飘地便上了树。

    “欸~小公爷……”

    祁飞一个晃眼间,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回过神时便瞧见小公爷已然上了树,正寻摸着一个合适的位置,而后他就眼睁睁地瞧见,小公爷躺下了!躺下了!躺下了!

    “别吵吵,吃饱喝足,有些困,小爷先睡会。”祁世臻向下睨了祁飞一眼,吩咐道。

    随即,小小的身影就着粗壮的枝丫躺下,双手曲起枕在脑后,小脚勾着树枝,没一会便陷入睡眠之中了。

    徒留树下的祁飞站在风中凌乱,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祁飞只得尽职尽责地站在树下,随时注意着,免得小公爷翻身一个不小心掉了下来。

    待到祁世卿吩咐手下去给几个好友递了帖子,来到院中时,才瞧见树中那抹身影。

    妹妹正躺在枝丫上,小手枕在脑后,俏生生的脸上睡意安恬。阳光头过树叶间隙洒落在她身上,形成几许斑驳的翦影,微风浮动,妹妹的衣袍垂落,轻轻摇曳,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睡颜。

    摇头轻笑了番,祁世卿这才轻声上前,祁飞见状,忙要行礼,就瞧见世子爷摆了摆手,比了个噤声的手势。

    祁世卿站在树下,仰头瞧着正在树上睡得香甜的妹妹,心中甚至生出一种取消了下午郊外踏青的想法。

    “阿臻~”

    祁世卿轻声唤道,双手摊开,预防突然出声吓到她。

    “唔?”祁世卿就午憩了一会,就听见哥哥的声音,睡颜朦胧,微微侧头向下看,果真瞧见哥哥仰着笑脸看着自己。

    这才想起,自己说了要踏青的事。祁世臻扶着树干,坐起身,倚靠在枝丫上,醒了醒神。

    “哥哥。”

    唇红齿白,白皙稚嫩的脸上,泛着一丝迷糊。

    “嗯,哥哥叫人备了马,阿臻不是说要踏青么?”

    “嗯。”

    祁世臻揉了揉眼睛,好一会,这才彻底精神了,软软糯糯地应了一声。

    “那先下来,哥哥接着你。”

    说着,祁世卿双手更是向前摊了摊,笑着道。

    “那哥哥可要接住了。”祁世臻也不反驳,顺着哥哥的意思,站起身,随后轻轻跳下树,一下子被哥哥抱了个满怀,稳稳当当,无一丝摇晃。

    “好了,走吧。”说着,祁世卿才依依不舍地放下妹妹,改牵她的手,缓步往前院而去。

    身后的祁飞瞧着前方一大一小两个身影,嘴角微微上扬,发自内心感到开心,一边感慨着世子爷手足情深,一边快步跟上两人的步伐。

    ……

    昊晨殿中,顾惊尘手中摩挲着小药瓶,再一眼瞧着桌子上,苏墨轩派人送来的药,低头轻笑。

    好久没有这般轻松了。

    顾惊尘感慨,自昨夜解了毒之后,心间那股子压抑心悸的感觉已然全消,从今之后,自己再不受余毒影响了,真好。

    一想到这,他就不免想起那小孩。真的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能力,竟这般神奇,还有他那深不可测的武功,果断的身手。

    摇头,思绪沉浸在好奇之中,尽管如此,却没有贸然让人去打探小孩的情况,只是内心对于小孩儿的好奇,愈发深刻了。

    “顾毅,派人去告诉墨轩,就说以后不必再费心制药了。”顾惊尘收起手中药瓶,谨慎地将其放进怀中,眸光略过一旁的顾毅道。

    “殿下,墨轩公子受了祁世子邀请,去了郊外踏青了。”顾毅一愣,也不意外,一想到主子的毒解决了,心中也跟着轻快不少。

    顾惊尘顿了顿,语气幽幽道:“还有何人前往?”

    顾毅一怔,随即有些兴奋道:“主子,祁二公子也去了,祁世子只邀了墨轩公子与林公子二人。”

    “如此,本殿也去瞧瞧,想来祁世子应当不介意的吧。”

    说着,就见顾惊尘忽而起身,又道:“去备马,出宫。”

http://www.qdsohu.cn/23_23165/102907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