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失宠 > 第23章 书院风波
    祁世臻瞧了一眼哥哥,这才道:“那好吧!我要吃杨梅。”说着,还拿眼神睨了一下桌子上那些洗净又沾了点盐粉的杨梅。

    “妹妹,给。”

    祁世卿见状,松了口气,忙一手端着那叠摆放精致的杨梅,一手捻了一颗送到妹妹嘴边。

    祁世臻配合的张口,一口咬了半边,暗红的杨梅汁沾沾了她的嘴角,白皙到几欲发光的皮肤,暗红的杨梅汁,形成鲜明的对比。

    “唔……好次。”

    要说权势到底是个好东西,这么一小叠东西,专门派人从幽州南部,一路快马加鞭,仔细互送而来。

    祁世臻吃着,莫名想起那句话“红尘一骑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眼底的戏谑显露无疑。

    想着,她突然轻笑出声。

    祁世卿侧眸,正好撞见妹妹那甜甜的笑容。只见那欺霜赛雪白皙晶莹且又如玉般的肌肤显得越发的柔美,那黑白分明如小鹿般无辜的眼睛笑起来,弯弯的像可爱的月芽一样,里面似乎蕴含了一片浩瀚星空,璀璨迷人,梨涡浅浅,迷乱人心,让人不知不觉的沉溺其中......

    一下子便吸住了祁世卿的心神,内心暗暗叹道,妹妹这容颜,也不知道是福是祸。思及此,内心愈发鉴定要变得强大,强大到足以成为妹妹的后盾。

    因着是在自己院落中,此时的祁世臻倒是没有多加注意自己的外在,难免还是露出了几分小女孩的娇俏,这才让哥哥有此番感慨。

    不过她自在地吃着杨梅,还时不时地给哥哥也塞一两个,倒是真的惬意极了。

    ……

    恭亲王府,后院凉亭里。

    “四皇子出宫了?”

    温润如玉的嗓音在空寂的亭中响起,男子站在亭中,长身而立,在亭檐下,挂着一只鎏金色铜丝造就而成的鸟笼。

    “嘘~”

    男子伸着食指逗着龙中那只金丝羽雀,眼神却不见任何宠溺喜爱之色,眸色深沉,视线透过这笼中鸟儿,落在亭边的湖面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身后汇报的暗卫单膝跪地,一直垂着脑袋,丝毫不敢抬头看向身前的主子。

    只听得那暗卫道:“禀王爷,四皇子早上出了宫,我们的人只看到他进了客似云来,在此之前,苏二公子已经在那厢房之中了。”

    “噢?”恭亲王顾云熠转身,视线凉凉地落在地上跪着的暗卫身上,不过一瞬,便收回了视线,转身走到石头茶几前,取了鸟食,复又回到了鸟笼前方。

    语气不急不徐道:“可听得讲了什么?”

    “回王爷,四皇子的人太警觉,属下怕靠太近暴露了,距离得远了,未曾听清讲的什么,只隐约听到了祁二公子的的名讳。”

    那暗卫如实告知,心下却是沉了沉,这结果,王爷定是不满意的。

    果真。

    “祁世臻?那个小孩?”

    顾云熠在脑中转过了许多想法,镇国公府,苏府,容家到底有没有掺和其中呢?

    心中思绪万千,面前不动声色。

    良久,只听得他道:“下去吧,这次便算了,再有下次……”

    话没说完,但是在场之人已然明白了那后果,心中一凛,忙禀了之后一如来时那般,悄无声息消失。

    当真是来无影去无踪!

    不肖片刻,亭中只剩了恭亲王顾云熠一人。

    他随手打开了笼子,里头的那只吃得肥圆的金丝羽雀,在笼子羽翼轻扇,跳下悬木支架,来到饵食前,伸着长长嫩黄色的喙轻啄饵食。

    半刻钟后,那羽雀见笼门大开,不曾阖上,试探般地将半个身子探出鸟笼,又人性化地抬眼瞧着眼前的人。

    见他无丝毫反映,像是壮了胆般的飞出了笼中,停留在亭檐上,低头瞧着那个人类。

    顾云熠默不作声,瞧着那只作怪的鸟儿,眼底神色愈发深了深。

    那羽雀见他还是一无反应,大抵是自由终于战胜了恐惧,突然展翅一扇,顿时便飞上了庭院上空,在上方盘旋。

    最后,突然便想飞身离去,可能这就是:生命诚可贵,食物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顾云檀抬眸,看着那只胆大的鸟儿正欲飞离院中,突然开口道:“拿弓箭来。”

    “是!”

    暗地里突然有人应了声,不消片刻,便有人将弓箭递呈到顾云熠跟前。

    男子抬手接过,左手拿弓,右手取了一支利箭,目光瞥过那只刚刚在上空盘桓的羽雀。

    瞄准,拉弓!

    咻!

    那只还不曾离开的鸟儿,一下子被箭射中,掉落在地。

    顾云熠将弓扔给身前的暗卫,抬步往亭外走去。

    一边走一边落下一句:“不听话的小东西,没有留下的必要。”

    轻飘飘的语气如同响雷,一下子敲击在院中隐匿的暗卫身上,就如同一个警告般,一下子便被震慑住了。

    时间一晃,便到了翌日清晨。

    ……

    昭和226年四月二十五日,是祁世臻第一天上上京书院念书的日子。

    这天一早,镇国公祁耿上了朝,蓝氏跟着起了个大早,命人备了马车,哥哥祁世臻则是打算亲自送妹妹去书院报道。

    镇国公府,前院里。

    蓝氏贴心的命人备了水果、糕点,装了满满一个食盒。

    身后的马车里,放了为她准备的书袋,其间则是前几日拿到的书册,当然还有笔墨纸砚。

    “阿臻~”

    蓝氏双手搭着祁世臻的小手,水润的眸子瞧着她,内心却是极为不舍。

    几番想亲自送她去书院,但到底她是一个女子,自是不如祁世卿去的方便。

    只得按捺住心思,颇为不舍地看着祁世臻。

    “娘,我去书院了,去晚了可就迟到了,被夫子瞧见不好。”

    祁世臻也是见不得娘亲如此的,只得开口道。

    一旁的祁世卿也跟着说道:“是啊,娘,您放心,有儿子亲自互送呢。”

    祁世卿无奈,又道:“快走吧,时辰不早了。”

    蓝氏只得作罢,眼睁睁瞧着一双儿女上了马车,出了府门而去。

    “夫人,小公爷到了念书的年纪,也乖巧,您该开心才是。”

    这时,身侧的嬷嬷见状,极有颜色的安慰道,随即也不知道她讲了些什么,竟是将蓝氏逗得笑开了,眼中的不舍褪出,显现而出的,是浓浓的自豪。

    ……

    上京书院,位于上京城东南,占地广阔,不愧是东陵国第一书院,天下学子向往的圣地。

    恢宏大气的院门矗立着,祁世臻下了马车,仔细抬眸,看着那四个烫金大字,在晨曦下熠熠生辉。

    院门高二丈,比之寻常府邸要高一倍,整个看起来十分大气。

    “阿臻,到了,哥哥并非书院学生,就不进去了。”祁世卿低头,看着好奇的妹妹道。

    上京书院有规矩,非书院学生进不得。

    当然也还是有例外的,每个学生可带一名书童,或者是侍卫。

    但是只得到前院等候,不得进学堂,毕竟书院不是给人仗势欺人的。

    祁世卿不得不作罢,只得跟妹妹叮嘱道:“骆院长知你今日要来,你的位置已经安排好了,你放心去念书吧。”

    祁世臻闻言,回过神,点点头,忙道:“哥哥,我知道了,你回去了。”

    “嗯,哥哥看着你进去就走。”

    随后,祁世臻自个背着小书包,身后的祁飞拿着整个一个食盒,跟着她跨过了书院的大门。

    从今日起,她就是一个学生党了……

    ……

    书院里,有个侍从模样的人一见着祁世臻,便走上前拱手行礼道:“祁二公子,这边请。”

    祁世臻挑挑眉,这么快知道我是谁了?她不语,跟着那人往里走去。

    直直走了半刻钟,祁世臻才到了学堂,

    “到了。”那侍从道。

    她抬眸望去:“丙三院”三个字在她唇边轻轻绕出,她疑惑,问那个侍卫道:“为何是丙三院?那是不是有甲三院,乙三院?”

    “笑死我了,这是哪里来的土包子,连这个都不知道……哈哈哈……”

    那侍从还未回答,旁边便突然传来一道嚣张不已的笑声,那人面上带着轻蔑的笑意,狭长的眸子里闪着显而易见的鄙夷之色。

    祁飞闻言,正欲上前,但是被祁世臻拦住了。

    她回眸瞧了祁飞一眼,示意他先看着。而后,她才视线瞥向一旁那个侍从,见他也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心中有了底。

    她抬眸望去,唇口微张,道:“你又是什么东西?也配?”

    语气嚣张,稚嫩而又雌雄莫辨的俊脸上带着明晃晃的张扬,眼神明媚,嘴角带着一抹恣意的笑容,语气凉薄。顿时叫人开口之人怒火冲天。

    脑子一热,嚣张的话语张口就来:“小爷才不是东西,你……”

    “噢,你承认自己不是东西就好。”祁世臻眉眼带笑,随即又吐出让人气氛的话:“既然知道,出来吓人就是你的不对了……”

    “哈哈哈……”周围不少人笑出了声,当然也有一些不敢得罪他的人,则是强忍着笑意,眼泪都快出来了。

    祁世臻的语气幽幽,嘲讽之意明显。

    那人,也就是沈家三少沈牧野,气急!知道自己掉了语言陷阱的他,脑子绷着的那根弦像是突然断开了一样,一下子便要扑上来打祁世臻。

    “土包子!你敢骂我?”

    沈牧野还没扑上跟前,祁世臻便一闪身躲了过去,脚步落在离他几步远的地上,看着踉跄几步差点摔倒的沈牧野,突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

    虽然沈牧野并不是很明白逗比是什么意思,但这并不妨碍他知道眼前之人在嘲笑自己。

    “小子,你竟然敢躲!小爷今日非打得你求饶不可!”

    沈牧野说着,就示意他那侍卫上前,打算一前一后制住祁世臻。

http://www.qdsohu.cn/23_23165/102907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