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失宠 > 第24章 沈牧野遭殃
    祁世臻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嘴角的笑容越发灿烂了,骨子里的恣意张扬在这一刻毫无保留显现出来。

    得到自家少爷示意的护卫沈奎就要上前按住祁世臻,也不管此人的身份。

    沈牧野气疯了头,早就将作昨日夜里,爷爷交代他的话忘得一干二净。

    他此刻只想教训那个叫自己落了面子的人,自是不管不顾便要上前。

    周围的人见状,也意识到不对了,人群中有人突然吩咐了身边的书童一声,看样子应该是去找夫子报信了。

    “你给小爷站住,有本事就别跑,小爷今日非要教训你不可!”

    沈牧野满面通红,快步上前,伸手就要抓住祁世臻的衣领,身后的沈奎也在不知不觉中绕到祁世臻背后,堵住了她的退路一般。

    祁世臻侧身,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一下子便躲了过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祁飞听从她的安排,并未出手,看着主子戏耍沈牧野。

    在沈牧野和沈奎两人的包围下如同一条滑溜的泥鳅一般,祁世臻也不出手,反而是一边绕有兴趣的看着主仆二人,一边还喋喋不休道:“来呀,来抓我呀!小爷就在这,你倒是抓呀~”

    “你,你,……”

    沈牧野几个来回之下还是抓不住祁世臻,目光触及他那戏谑调侃的笑容,一下子控制不住,开始口不择言道:“土包子,你给我站住!”

    “小爷又不傻!”祁世臻倏然一个轻巧跃上院墙,坐在上方,翘着二郎腿,低头俯视沈牧野。

    沈牧野主仆二人猝不及防间来了个对扑。

    沈奎临近前刹住了脚步,倒是小小一只的沈牧野一下子撞在他侍从身上,一个踉跄,往后跌倒在地。

    人群中突然爆发出笑声,沈牧野红了眼,视线转上那嘲笑自己的人,内心羞愤难当。

    毕竟是个孩子,眼下吃了亏却只会放狠话。

    祁世臻双手撑在墙上,看着下方吃瘪的沈牧野,心中暗想,也不知道哪家娇生惯养的纨绔少爷,就这点道行,还想叫自己好看?

    嗤~

    祁世臻嗤笑一声,一下子勾得沈牧野怒火上涨,随时抓起手边的东西便朝着祁世臻砸去。

    沈奎一瞧,心中一惊,那可是院长专门带回书院装点的盆景……

    围着凑热闹的学生也一下子回过神来,注意到那个被沈牧野砸出去的盆景,不少人心中一个“咯噔!”

    同时有些胆小怕事,出身低微的学子忍不住后退几步,以实际行动证明并不想遭遇这无妄之灾……

    “噼啪!”

    瓷片摔碎的声音传出,沈牧野一下子意识到坏事了。

    目光再回到地上那散落一地的“盆景”,方才还生机勃勃好好待在旁边做绿化的盆景,一下子,泥土四散,瓷片撒落一地……

    完了……

    在场不少人心中都生起这念头……

    祁世臻刚刚避开了那个杂过来的盆栽,就瞧见众人的模样,这才后知后觉:好像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嗯?

    “夫子来了……”

    还没待祁世臻反应过来,便听见人群中传出一道声音,众人闻言,皆是回头,有几个识趣地给那夫子让了道。

    祁世臻便瞧见一个而立左右年纪的男子,依稀素色长衫,头戴毡帽,身形瘦削,脸上蕴着,额,怒意?

    祁世臻眼睛灼灼地盯着那个夫子瞧,原来古代的夫子都这么一副“文弱样”?

    “你们在干什么?”

    那夫子一手背在身后,一手指着跌坐在地上的沈牧野,视线在祁世臻、沈牧野,以及地上那一地残籍中来回逡巡。

    “夫子好!”

    周围围观的人见此,硬着头皮朝那夫子拱手作揖。

    “夫子好~”

    沈牧野见到是夫子来,心中惧意少了许多,在这书远里,他唯一害怕的,大概就是骆院长了。

    他悄悄松了一口气,顺势站起身,拍了拍锦袍上沾染的尘土。

    偷偷环视了一眼,没见到某个身影,舒了一口气,刚才的一腔怒火,早在刚刚那个盆景碎成一地狼藉之后消失无踪了。

    倒是祁世臻,瞧着眼前一身素色长衫的夫子,心中好奇,面上倒是不动声色,坐在围墙上就想朝他拱手示意,想了想,还是不妥,于是便轻巧地跃下院墙,道:“见过夫子。”

    “你就是祁世臻?”

    成了书院学生之后,倒是可以直呼其名,不必再纠结身份之事,这点也多亏了骆院长的强势。

    “正是。”

    祁世臻乖巧地点了点头。

    倒是长得如仙童般,还有这通身气质,难怪了,不过就是这性子有些张扬啊……夫子,也就是詹睿博内心了然,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正好,谁能告诉本夫子,方才发生了何事?”詹睿博开口道。

    “夫子,事情是这样的……”

    这时,人群中有个十二三岁的少年突然向前一步,朝着詹睿博拱手,缓缓道来,不偏不倚,也不添油加醋,而是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从头到尾描述一遍。

    祁世臻看着那个站出来的少年,突然笑了一下,看样子还是有不少明白人啊。

    沈牧野方才遭了殃,失手摔碎了骆闻赋喜爱的盆景,眼下也不敢再作妖,只是眼神恨恨的瞪了一眼祁世臻,倒叫她心下好笑:这小屁孩,心思单纯,就是脾气暴躁了点,容易受人挑拨。

    事情到此,已然明了。

    “整件事情,就是如此。”那少年说完,这才后退一步,听凭詹睿博发话。

    “你们两个,还有何话说?”詹睿博了然地点了点头,将话语抛回了祁世臻和沈牧野二人。

    “学生知错。”

    沈牧野虽然纨绔,但是回看人颜色,何况他也知道自己砸坏了院长的花瓶,于是率先认错。

    祁世臻有些意外瞧了他一眼,心中快速闪过一些想法,随后道:“夫子打算如何处理这件事?”

    祁世臻将皮球踢回了詹睿博那。

    詹睿博眼神深了深,这虽然是件不大不小的事,但是二人均有错,那就都罚吧。这么一想,詹睿博道:“沈牧野,你出言不逊,仗着侍从为非作歹,欺负同窗,还失手损坏公物,本夫子就罚你向祁世臻道歉,并且将地上的残籍打扫干净,书童不准帮忙;”

    “至于祁世臻,念你初来乍到,惩罚就免了,但是今后要与同窗和睦相处。”

    “你二人,可还有异议?”

    詹睿博说完,看着二人,面上一副正义凛然的神色。

    这判决,倒也公平,没有颠倒是非。祁世臻暗忖。

    “学生无异议。”祁世臻沈牧野二人齐声道,随即还格外多看了彼此一眼。

    围观的人见事情解决,詹睿博也让人群散开,这才陆陆续续退去。

    祁世臻就瞧见方才还一脸恨恨的小屁孩扭捏着身子,走了过来,咬着压根,不情不愿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这下子他也知道眼前之人就是昨夜爷爷让自己不要与之起冲突的人,一时间,偏见没有了,方才的怒气也散去,只是面子问题让他有些放不开罢了。

    祁世臻见状,倏然笑开,瓷白到近乎发光的俏脸上倏然挂上一抹醉人的笑意,仿佛让这天地间黯然失色。

    她心想:这小屁孩,心思不坏,就是被宠坏了,当下也不与他计较,反而走上前。

    沈牧野见她靠近,还以为她要得寸进尺,于是咬牙切齿道:“小爷方才都道歉了,你可别得寸进尺。”

    殊不知,祁世臻突然爽朗一笑,一副哥俩好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行了,小爷原谅你了。”

    祁飞看着眼前这神奇发展的一幕,心下好笑,大概只会说:小公爷威武霸气!

    沈牧野看着身前白嫩嫩的小脸上恣意张扬的笑容,眼神闪了闪,瘪瘪嘴道:“别以为你这样,小爷被罚的事就不怪你了……”

    说着,还很傲娇地别过头,昂首挺胸的迈步离开,仿佛刚刚那一幕扑过来要打人的纨绔子弟行坏事的场景都不见了似的。

    呵呵~

    祁世臻失笑,唔,这书院,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

    说着,祁世臻背着书包,迈步进了丙三院。

    ……

    另一边,前脚刚进了上京书院的苏墨轩,后脚便得到了祁世臻跟沈家小公子起矛盾的事情,想到那个古灵精怪的祁二,连一向纨绔的沈牧野都在他手上吃了亏,顿时不厚道地笑了。

    心想:这上京书院,怕是要热闹了……

    而随后不久,祁世臻也不失所望,成功拐带了书院好些好学的学生,将整个作风严谨的上京书院变得是鸡飞狗跳的,连带着骆院长头发都快薅秃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另一边,镇国公祁耿刚下了朝,身着一袭绛紫色朝服,头戴乌沙帽,其间镶嵌着一块长方形的和田白玉,帽檐则是隐约可见一些泛着金光的如意纹路。

    有别于往日里穿着暗金色战甲的威风凛凛,一身煞气的他愣是收敛得一丝不剩,有的只是沉稳内敛,而又略带一丝儒雅的气息。

    如果不是他那充满威慑力的眼神,怕是都不知道这是一个驻守边疆,浴血沙场的将军。

    祁耿身形挺拔,在朝臣中极为显眼,下了朝也不与朝臣聊八卦,正准备迈步离开大殿回府。

    便听见后边传来恭亲王那独特的温润的嗓音。

http://www.qdsohu.cn/23_23165/102907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