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失宠 > 第25章 愠怒
    “国公爷,这般急匆匆,是要去哪?”

    突然起来的招呼,倒是令祁耿一愣。

    他停住脚步,看向恭亲王,公司道:“王爷,臣今日无事,正欲回府。”

    祁耿正着脸,看着温润如玉的恭亲王,心底闪过一丝狐疑,不过片刻,便抛之脑后。

    “原来如此。”

    恭亲王顾云熠笑了笑,掩住眼底的神色,又道:“听说令郎今日去了上京书院?”

    顾云熠很是好奇祁世臻在上次的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尤其是,他一个九岁小儿,竟能令他那不苟言笑的侄儿感兴趣,这倒是有趣。

    “回王爷,正是如此。小儿之前在边关皮得很,如今回了京,送去书院正好,省得平日里闹腾,着实令臣头痛。”

    祁耿朗声一笑,略带些许斥责的语气,但是那面上却是漾着对儿子的宠溺之色。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祁耿满脸带笑,刚刚还正色的脸庞上已然挂上了笑意,思及还在与王爷谈话,祁耿这才微微收敛,随即道:“让王爷见笑了。”

    “无妨,本王也觉得令郎很是活泼,不错。”顾云熠轻轻摇头,笑了笑道,只是内心在想些什么,无人而知。

    镇国公闻言,笑着道:“王爷过奖了。”后边的大臣见恭亲王竟然破天荒地主动与人搭话,着实有些意外。

    不少人心中甚至阴暗的想着,莫非一向淡泊名利的恭亲王也想要拉陇人了?莫非是生了什么心思?

    若是顾云熠知道今天这么一出戏,竟意外让人对他起了疑心,恐怕他非得气吐血不可。

    ……

    昊晨殿门前,下了朝的四皇子顾惊尘,身穿一袭华丽的深紫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他直奔自己的宫殿而来,两旁士兵见到他,忙尊畏的让开。长腿跨门而入,身后跟着尽职尽责的暗卫首领顾毅。

    顾惊尘容貌俊美非凡,精美的五官仿若上天最杰出的作品,脸庞的笑邪肆中透着一分温暖,那一身暗紫色长袍,为他的气质更增添了一分邪魅。

    下了朝之后,并未与官员聊天搭话,而是径直转身离开,留给人一个孤傲清冷的背景。

    朝臣碍于他的威严气度,平日里虽能力卓著,但是他这捉摸不定的性子着实叫人害怕。也因此,不少暗中支持他的大臣更是对他又爱又恨,尤其是以他外祖容家为首的不少官员,看见他如此能力品性,喜忧参半。

    主仆二人一路穿过殿前的假山流水,亭台楼宇,这才进了前厅。

    顾惊尘随意落座,漆黑犀利的眸子盯着门口,不知在想些什么。顾毅见此,也并未开口,只是依旧如往日般垂首站于他身后,默不作声。

    管家在殿外,见殿下回来,适合上前请示,可否要命人传膳。

    “殿下,可要现在传膳?”

    “嗯。”

    顾惊尘敛下方才的神思,看着垂首立在身前的管家,随意地应和了一声。

    正当顾惊尘用完早膳,在书房看书之际,暗卫突然出现,跪在地上,道:“殿下,属下发现了不少人盯着上京书院,看样子,是冲着祁二公子去的。”

    暗卫掷地有声道,恭恭敬敬跪着头也不敢抬起。

    闻言,顾惊尘心中一凛,眼底闪过一丝阴鸷,握着玉骨扇的手不自觉加大了劲,白皙修长的手上,指节分明,青筋浮现,脸上蓦地闪过一丝愠怒之色。

    凉薄带着寒气的声音响起,“去几个人保护他,顺便查一查那些人都是谁派去的。”

    顾惊尘心中明白,不论这些都是谁派去的人,究其原因,不过是受了自己的牵连罢。心中快速划过几个可疑的人选,面上神色也恢复了平静,只是眸色愈发深了。

    “是,殿下。”黑衣人领命,随即快速消失在殿中。

    空寂清冷的房间里,只剩下主仆二人,相顾无言,只是暗中的风波已经起了……

    这边,下了朝的皇帝,刚到了御花园,便瞧见前方一抹绯色身影,手执罗扇,身姿袅娜,立于花圃前,一边指示着两个宫娥在花丛间做着什么。

    这一幕,与脑中某一幕场景不容而合,恍然间,仁景帝晃了一下神,眼底流淌着缕缕思念之色。

    仁景帝倏然摆手示意李德佺噤声,周围太监立刻匍匐在地,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此时,空旷辽阔的御花园里只剩下前方那道绯色身影时不时传出的清音,嗓音中带着几许清纯,宛若清骊鸣叫。

    “知意,那边,对,那朵花,那边那边也有一朵。”

    身前那道身影一首指着花丛中某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花道,袅娜清瘦的身影一直在花丛前方徘徊,时不时看着某些花儿满意地点了点头,随后便命令那宫娥采了去。

    一时间,仁景帝眼含思念,身影立在原地久久不动。

    像是突然注意到了皇帝来临的女子,见状立即行礼问安:“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两个宫娥一惊,忙放下盛花朵的竹篮,下跪行礼。

    “奴婢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二人头颅抵在地面久久不动,一直到皇帝道平身时,才赶忙谢了恩起身,随后立在自家娘娘身后,垂首不敢多言。

    “爱妃这是作何?”

    仁景帝掩住心中神思,看着面前的女子,那完全无一丝与薇儿相似的眉眼,此时竟然觉得她某些举止带了一丝薇儿的影子。

    说不出是何心思的仁景帝选择性的不去考虑这件事,而是略带微笑看着女子道。

    女子,也就是二皇子顾惊羽的生母婉妃,荆州人士,选秀入的宫。只听她道:“回皇上,臣妾在府中时,偶尔采了花瓣碾作泥制鲜花饼,眼下臣妾见这些花儿生的正好,便迫不及待采了。”

    仁景帝闻言,一愣,原是如此。“爱妃,正好朕许久未去梦华殿,待会可叫朕尝尝这鲜花饼?”

    婉妃一听,喜出望外,做梦都没想到,今日真的歪打正着了。天知道皇上若再不来她的梦华殿,宫中之人都要传出她失宠的言论了。

    婉妃面露喜意道:“臣妾欢迎之致,待会可要请皇上赏脸,尝尝臣妾家乡的特色了。”

    “如此正好,左右朕今日有口福了。”

    “皇上请。”

    说着,婉妃还朝身后的两个宫娥小声道:“还不快些跟上?”

    随后,仁景帝与婉妃二人相携往梦华殿而去。身后则跟着仪仗队,一行人浩浩荡荡往婉妃的住所而去。

    不消片刻,皇帝去了梦话殿的消息如同长了脚般,在这宫中快速传播开来,不少女子得知事情,更是嫉妒得咬碎一口银牙,纷纷感叹婉妃好深的心思,使出了这种手段。

    之后,更是还有不少选秀进宫的女子纷纷效仿,只是能如愿者,十之一二。

    即便如此,也依旧令得不少女子趋之若鹜。

    而这厢,芳宁宫,同样得知了消息的良妃,气得一下子砸碎了茶杯,美艳动人的脸上此时盛满愠怒。内心暗暗嫉妒,想到自己还未解禁的皇儿,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觉着还不解气的她又随手砸了旁边博古架上的花瓶。

    哐当!

    花瓶落地,发出清脆的碎裂声,地上瓷片四散,四周跪着的宫女,内心则是战战兢兢,暗自祈祷娘娘别拿自己撒气。

    “婉妃那个贱人!”

    叶雨菲胸膛剧烈欺负,片刻,才收敛起脾气,只是俏丽的脸上依旧带着怒意,平白增了几分狰狞,对于那个打荆州来的小官之女愈发鄙夷。

    这边宫中的动静,宫外少许人暗中得到了消息,持着观望的态度,不敢表态,不做任何举动,俨然一副保皇党的做派。

    ……

    上京书院,因着今日祁世臻来得早,即便一早与沈牧野那个小屁孩起了冲突,离授课也还有一些时间。

    祁世臻跟人寻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放下书袋,寻摸着时间还早,打算在这丙三院中走一走,四处瞧瞧。

    此时她也已经知道了为何是丙三院,这还是方才那人给她讲的,说来好笑,她还因为丙三院的缘由与人起了冲突,还真是。

    上京书院,学子不算多,但是比之其他书院,也算是不少了。毕竟是闻名天下的书院,书生才子的圣地。

    书院中划分三个年纪,分别是甲乙丙,而每个年纪人数又不少,所学知识进度不同,又划分了三个院,一院到三院。

    而祁世臻刚进书院,年龄又小,自是进了最低年级的丙院,至于为什么是三院,大概是院长未曾见识过他的才识,只得按照规定让他进三院。

    不过三院之中,多是上京城的大家子弟,这些人都是来书院镀金的,也有一些是被家长强制送进来的,也有一些是慕名而来。

    至于沈牧野,自是被他爷爷打点了关系送进去来的,说的打点关系,其实就是用上好的茶叶贿赂骆院长。是已,三院的存在并不怎么光彩,大家都明白,在这院落中,多是大家子弟进来消磨时间,省的他们整天作妖的。

    祁世臻明白之后,心中也是颇为好笑,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被归为这类人了。摇头甩去各种飘散的心思,祁世臻这才出了丙三院。

    “都怪祁世臻,害得小爷还得在这里打扫。”

    “小爷记住了。”

    “此仇不报非君子。”

    祁世臻出了丙三院,晃悠间走到了刚刚与沈牧野起冲突的地方。

http://www.qdsohu.cn/23_23165/102907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