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失宠 > 第41章 交由大理寺
    祁世臻视线落在一丈外倒地痛苦嘶鸣的骏马,眼中闪过一丝不舍,这马儿倒是不错,就是可惜了……

    林哲英也跟着视线看过去,那马儿仍在地上抽搐着,只是左腹可以明显看到一个腕大的伤疤,伤口处是一个透骨三分的飞镖,其上泛着蓝幽的光芒,而那沁出的血也呈紫黑色,很明显是中了剧毒。

    “幸好这飞镖不是冲着祁世臻去的。”突然,林哲英心有余悸道。

    “是啊,方才真的是太惊险了。”江辛拍了拍胸口道。

    假的“马永霖”被制住不能动弹,只能看到眼珠子在不停转动。

    此时的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方才被制住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想咬破嘴里藏着的毒囊。

    可惜,祁世臻制住他的方法十分霸道,眼下别说咬毒囊自杀,他唯一能动的,大概就是心脏与眼珠子了。

    温启明靠近“马永霖”,他看着丝毫不能动弹的他,心中颇为好奇,顺嘴问了一句:“祁世臻,你这是什么手法,他完全不能动弹了。”

    “这点穴之法,很是高明。”戴奕潜也跟着感慨道。

    “唔,我爹教的,应敌之法。”

    祁世臻眉眼带笑,露出一口齐整的皓齿,一脸无辜道。

    “哇,不愧是东陵国的战神,镇国公真厉害。”

    “那可不!”

    此时在镇国公府中愁恼的祁耿丝毫不知情:“……”

    另一边,因为发现端倪而离开的祁飞,此时已经追出了上京书院的范围,就在他跟着那个黑衣人进入胡同口的同时,七八个黑衣人瞬间将他包围了起来。

    “遭了,中计了。”

    祁飞心中一个咯噔,瞳孔一缩,意识到自己中了敌人的声东击西之计了,怕是此时在书院的小公爷有危险了……

    心知不妙的祁飞此时并不想与黑衣人缠斗,只想尽快脱身赶回书院。

    然而,那群黑衣人收到的命令就是引开他,牵制住他。

    不用短短几息之间,祁飞便在黑衣人中间周旋着,过了好几十招。

    只见他背上系着剑鞘,右手持剑与黑衣人打斗着,几次想着突袭出去,却又被人包围了起来。

    心知不能着急的祁飞,稳住气息,果断持剑跃向其中一个黑衣人,一边游刃有余地躲着身后袭来的长剑。

    刀光剑影,你来我往。

    因着祁飞不想耽误时间,下了重手,不过几个回合之后,就有一个黑衣人命丧他剑下。

    其中一个黑衣人又迅速填补上那个人的空缺,死了一个兄弟,对于黑衣人来说,更是一个示警。

    他们几人包围祁飞竟然讨不了好,顿时心中一凛,下手愈发毫不留情起来。

    这种情况下,谁都不敢大意,一个不小心,就会命丧当场。

    祁飞一个旋身,长剑抵住向他劈来的两剑,剑身横着向那人持剑的右手而去,一边注意躲避身后的攻击,又伸出一脚,将一个人踹到墙上。

    喀!喀!

    那人猝不及防被攻击,整个人撞击在墙上,瞬间折断了两根肋骨,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面色顺时惨白无比。

    只是目标所在,务必要拖延时间,只得匆匆抬手擦去嘴角鲜血,忍住痛意迅速起身,又提剑向着祁飞发起攻击。

    这边,祁飞挑开两人的长剑,一个一字马,瞬间又踹飞两人,此时站着的黑衣人中只剩五个。

    五人依旧将他包围住,电光火石之间,祁飞一个狠手,长剑躲过剑网,划过其中一人的颈间大动脉,顿时鲜血喷溅而出……

    “老三!”

    领头的黑衣人惊呼,忙加重攻势朝着祁飞而去。

    铿锵!……

    不过片刻时间,又有两人成为祁飞的剑下亡魂。

    场面从一开始的被动,到主动。祁飞趁势而起,劈,刺,横挑,上脚踹。

    一刻钟之后,祁飞暗暗喘气,此时,九个黑衣人已经死了四个,重伤两个,而祁飞也被划破了右手臂,一身黑色劲装也染上了鲜血,发丝凌乱。

    他目光凶狠,盯着眼前还站着的黑衣人,还不待他们发起攻击,就提剑而上。

    呼!

    风声呼啸,剑光飞闪。

    几息之后,领头的黑衣人见状,急忙冲着同伴使了眼色,发出撤退的信号。

    “撤!”

    五个黑衣人放出烟雾弹,祁飞以为是毒烟,急忙回身躲避,屏住呼吸。

    待他转过身来时,现场只剩下地上四具尸体,以及染上的血迹残籍,受伤的右手也在提示着方才遭遇了一场战斗。

    祁飞咬牙,顾不上伤口,忙不迭运起内力,飞跃间,朝着上京书院而去。

    正在祁世臻担心祁飞遇了不测,想去找他时,就发现了从远而近的身影。

    “小公爷!”

    祁飞快速来到祁世臻身前,单膝跪地,长剑撑着地上,染血的剑身,此时血液早已接近干涸。

    而祁飞右手还在不断沁血,黑色的劲装,染了血湿了一块,祁世臻看得分明。

    “起来!”

    祁世臻的脸一下冷了下来,略带稚气的声音,在场众人却也明白了,她生气了。

    祁飞急忙起身,垂着脑袋,有些沮丧,内心却是庆幸还好小公爷没事,不然他万死难辞其咎。

    “痛吗?”

    “不痛!”祁飞下意识摇了摇头,低垂的目光触及到小公爷板着的脸,立马改摇头为点头,并道:“痛,痛极了!”

    深知小公爷脾性的他,心里一个咯噔,只是垂着脑袋,显得很是懊恼。

    “痛还不赶紧包扎?需要小爷帮你?”

    “不,不用了,属下自己便可!”

    祁飞连忙摇头,先是取了金疮药撒在伤口上,接着又随意撕了中衣的衣角,一边用左手与牙齿配合地缠在伤口上,最后打了一个结。

    祁世臻带着凉意的眼光落在祁飞身上,心中恨意在此时极速飙升,不管这次的人是谁,一个都别想逃!

    祁世臻这人,生性凉薄,前世的性子,导致她今生比较慢热,也亏得遇见了极宠她的镇国公一家,才慢慢捂热了她那颗心。

    她这人,极为护短,可以伤她,但若是谁害了她身边的人,她便会叫那人明白什么才是地狱!

    眼下,祁飞被人引开,还受了伤,可不就一下子点燃了她的脾气了么!

    本已经平静得以安抚的凉薄心性,在这一刻,已然复苏。

    祁飞包扎完,看着小公爷的脸色,心里默默地给这次动手的人记了一笔。

    索性那些人剑上并未淬毒,不过即便是毒他也不怕,有祁世臻给的解毒药,最多是多受会苦罢了。

    而这时,方才看戏的其他书院的学子也早已消失不见,应是走了吧,就是不知是哪个院的人,祁世臻心想,摇摇头不予理会。

    “祁世臻,你没事吧?”

    在这时,骆闻赋的声音响起,祁世臻才看向来人。

    原来方才沈奎去找骆院长来了。

    “院长好。”众位学子见到落闻赋,纷纷拱手作揖。

    “你放心,这事,老夫会给你,给镇国公一个满意的交代的。”

    事情的来龙去脉,路上沈奎已经粗略讲了一遍,对此,骆闻赋也大概知晓了。

    祁世臻看着骆闻赋道:“学生倒是没事,不过学生的属下应该是被那人的同伙伤到了。”

    祁世臻眼神瞥向祁飞,一边道:“这事,院长打算如何处置?”

    骆闻赋看着安然无恙的祁世臻,内心舒了一口气,谁知今日书院竟然会混进了杀手,这事不容小觑。

    “将此人交由大理寺审查,如何?老夫也会禀明圣上,定要揪出那幕后黑手。”

    祁世臻镇定自若询问自己,骆闻赋心中感慨。

    “既如此,学生就静候大理寺卿的佳音了。”

    大理寺卿展南舟那人,祁世臻回京有些日子了,倒也是有所耳闻,此事,交由大理寺查,才是最好的结果。

    遂,祁世臻点头同意,目光再次落在祁飞手上的右手,眼底闪过一道寒意。

    骆闻赋看着浑身矜贵,气息压抑的祁世臻,暗暗点头,这镇国公府当真教儿有方,如此稚龄,已然显现出国公府的血性与风骨了。

    随即,骆闻赋着人将那黑衣人五花大绑给押了下去,一摆衣袖,面色严肃地走了。

    事情到此,骑射课也上不了了,骆闻赋离去前交代了各位学生注意安全,今日全当休沐了。

    “祁世臻,你现在要回府吗?只怕路上还有人设伏……” 温启明面上带忧道。

    “无妨,上京有寻城守将,大白天的倒也无事。”祁世臻反而是摇了摇头道。

    “小公爷,若不然属下给府中传信来接?”祁飞却丝毫不敢放心,顿时建议道。

    “此事骆院长既然插手了,就无需担心。”祁世臻眼神凉薄,接着却话音一转道:“眼下,需要担心的事情,那人被灭口。”

    说着,祁世臻环视了一周,见在场之人无所异样后,才平静地转身,只落下一句:“既然院长都说休沐了,那我就回府了。”

    说着,祁世臻冲着众人挥了挥手,便迈着步子离开,祁飞则是即刻跟在她身后。

    至于在场的其他人,也没去介意祁世臻的冷漠,纷纷表示理解。

    壮丽宏伟的宫殿群中,某一处殿落。

    “你说什么?祁世臻在书院遇袭了?”大皇子听着手下人禀报的消息,面上一惊,随之而来的是不解,再之后则是一喜。

    “哈哈哈,干得好啊!就该如此!”

    大皇子顾惊澜突然放声大笑,狭长的丹凤眼中,闪过一丝暗芒。

    虽然不知道此番动手的是谁,但是此举,甚合本殿心意啊!

    哈哈哈……

    “殿下,这事,眼下连大理寺都搅和进来了。”

    大皇子的心腹垂着眸,接着又道。

    “水越浑,才越有意思啊……”

    顾惊澜狞着笑,悠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进而目光看向窗外,阳光明媚,平静的上京城下,却是波云诡谲。

http://www.qdsohu.cn/23_23165/1029075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