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穿越小说 > 全世界都在等着我失宠 > 第48章 女儿是宝,儿子是草
    “噢?有趣!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美艳夫人挑眉,略带风情的眸子睨了一眼心腹芍药,嘴角尤其一抹诱人的笑意。

    “斗吧斗吧,斗得越狠本宫越满意!”良妃看歪着脑袋看着自己手指上的蔻丹,心情好极的她自然对着众人亲近。

    ……

    与此情景相似的场面在不少地方轮番上演,就连东侧的德妃娘娘也都收到了眼线传来的消息,欢喜地当即赏赐了不少月银给身边的奴才。

    另一边,在外面办事绕了一圈之后才褪去装扮的顾惊尘,也趁着夜色回了昊晨殿。

    只是相比较与与其他妃子的暗中庆幸,顾惊尘此时却是眉头紧锁。

    “殿下,那囚犯死前的表情诡异,瞧着像是遇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或人一般。”

    顾毅一袭玄色劲袍,一头墨发干脆利落地束起,冠着一个暗黑色古朴的发冠,三寸腰封紧紧束在腰部,双手上则分别带上了玄铁护腕,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落。

    他的身后被着一把宽两寸的长剑,剑鞘上刻着不知名的纹路。

    此时,他正拧着眉,站在顾惊尘侧前方,分析着方才在天牢的观察所得。

    是的,没错,在得知了眼线传来的消息后,主仆二人也悄悄潜进过天牢,亲眼看过那囚犯,代号“十三”的尸体。

    “嗯。”

    顾惊尘蹙眉,俊美绝伦的脸上,高挺的鼻梁下,薄唇轻抿。

    “殿下,会不会是祁二公子他……”顾毅蓦地提了一嘴。

    “不,绝无可能。”

    顾惊尘知他要说什么,可这明显解释不通。

    “祁世臻若想杀人灭口,多的是方法,何必大半夜的闯一遍天牢。”

    虽然没亲眼瞧见那小孩闯天牢的经过,但是顾惊尘心中就是莫名的直觉,今晚祁世臻定然进了天牢里,何况祁世子的动作虽然隐晦,但也并不是还无所觉。

    所以,顾惊尘很肯定,祁世臻,定然见过了那囚犯,说不定,还曾亲自审问过他。

    这一刻,顾惊尘不知,他的猜测真的是真相了,与事情无二。

    “也是,祁二公子完全没必要多此一举。”顾毅方才一开口自己内心便否定了这想法,眼下自家殿下的话,更是加深了他的否定。

    倏地,顾毅突然回忆起初次见面时,祁二公子可是一个照面就杀了不少死士的人,闯天牢,对他来说,估计就是小事一桩罢了。

    这么想着,顾毅也讪讪地摇了摇头,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愚蠢是怎么回事?

    顾惊尘瞥了一眼顾毅,接着开口道:“囚犯被灭口,那幕后黑手估计会因此沉寂一段时间,正好过些日子就是端午佳节了……”

    “殿下,端午那日,咱们真的要……”

    一提起端午佳节,顾毅就想起上次殿下所说的要给人制造麻烦的事,心中有些迟疑,毫不扭捏道:“可是殿下,如此一来,镇国公失责,岂不是要背锅?”

    “不不不!”

    顾惊尘睨了一眼顾毅,眼神又回到案桌上道:“镇国公下午的时候就推脱了父皇的任命。”

    “殿下,那可真是太好了,这下,可够大殿下吃一壶了……”

    这时,顾毅才恍然一觉,为何殿下早先要定下那样的计划,如果,端午佳节那天接到任命的是叶丞相,那么就一切都刚刚好了,简直是一箭双雕吧。

    “殿下英明!”

    恍然大悟的顾毅连忙说道。

    “行了,尽早下去安排吧。”说着,顾惊尘就一摆衣袖,秉退属下。

    “是,殿下。”

    昊晨殿,内殿,水墨山居丹青屏风后,矩形案桌前,顾惊尘正襟危坐。

    此时的他,换去了刚刚在宫外掩饰身份的衣袍,现下就着一身白衣,长发如墨散落在白衣上,只稍微用一条发带把前面的头发束在脑后,之前还留着的刘海此时也早已被束起,全身散发着桀骜不训的气质。

    如利刀雕刻而成的立体五官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薄薄的嘴唇好看的抿着,眸光深邃得看不到底。

    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微微飘拂,衬得他的身影,如梦如幻。他的肌肤瓷白细腻,眉目如画,俊美绝伦,犹如九天之神,孤傲不可一世。

    也就祁世臻当时,瞧着这么好看的小哥哥落了难,因而出手相救,也才有了后续的交集。

    但凡他当时毁容了或者是本身长得不咋滴,那估计祁世臻果断就转身走了,哪里还会借口银两而出手相救。

    所以说,颜值即正义,待日后,顾惊尘得知当时祁某人救他仅仅是这个看他走得好看,差点没咬碎一口牙。

    此时的顾惊尘眼底闪着细碎的光,脑海里闪过一幕幕画面。

    从一开始的深夜相救,再到凤临山“偶遇”等等,顾惊尘觉得,他越发看不透那个小孩了,他简直就像是一个迷一样,忽而闯入他的世界……

    宝华街上,祁世臻跟个窜天猴似的,一会挤到这边,一会窜到那边,兴奋程度,可见一斑。

    祁世卿跟着妹妹的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

    “嗯?那个是什么,感觉好好玩的样子。”

    突然,人群中一阵嘈杂,祁世臻顿时窜了过去,当然,还不忘回首拽上了自家哥哥。

    “这是猜谜?”

    祁世臻带着亲哥挤进人群当中,就瞧见眼前的摊子上挂了许许多多的“木坠子”,下方张贴着一张纸条,写了一些字。

    “这位小公子,就是在猜谜,但凡猜中了都有奖品。”

    那人许是听见了祁世臻的问话,仍然乐呵呵地看向她解释道。

    而这时,旁边的围观群众也开始你一言为一语地为她解释着。

    “噢噢!原来如此,看起来还挺好玩的。”

    闻言,祁世臻点点头道。

    “阿臻,你可要猜谜,哥哥抱你上来看谜面。”

    这时,身后的祁世卿也顺势开口道。

    殊不知,他的话,在祁世臻心里就是一万点暴击!

    天知道,她有多讨厌现在的五短身材!

    祁世臻幽怨地看了一眼亲大哥,见他一脸茫然的模样,这才撇了撇嘴,转即笑道:“哥哥,我要看。”

    说着,祁世臻还作势伸出双手。

    祁世卿也不含糊,直接将妹妹抱了起来,让她可以看得见小摊贩挂着的那些谜面。

    “两位公子可是要猜谜?”

    那摊贩乐呵呵地看着祁世臻兄弟二人道。

    “嗯。”

    祁世臻点点头,双手抱着哥哥的脖子,一点都不带客气的。

    “那个。”

    说着,祁世臻指了指挂在最左侧的那个谜面道。

    “小公子,那个可是二级难度的谜面了,现在还没有人猜得出来呢。”身旁有个衣着不菲的人突然开口道。

    只见他看了一眼祁世臻二人,随即又将目光放在那些挂着的谜面上。

    这小摊贩让人猜谜,其实挣不了钱,但是他的摊位被一个有钱公子包了下来,专门放上了一些难解的谜,叫人集思广益。

    那位公子正是卢建业,如果祁世臻知道的话,就会联想到早上救了一朵大白莲的那只肥羊了。

    卢建业是典型的富二代,俗称“家里有矿”,平日里就爱做些吟诗作对或者猜谜的事。

    而这小摊就是他自掏腰包让人支棱起来的。

    “有难度才有挑战性。”

    祁世臻笑眯眯地看了那人一眼,随即看向那个谜面。

    只见上面写着:“腾空”。

    “腾空,腾空……”

    周围人看着这两字陷入了僵局,纷纷耳语着。

    祁世卿也跟着思索了一番,接着就见兄妹二人对视一眼,异口同声道:“无立足之地。”

    “恭喜两位公子,猜对了”

    “腾空——无立足之地,无立足之地,原来是这样……”

    刚刚开口的那个衣着不菲的男子恍然大悟,嘴里不断念叨着:“对啊,本公子怎么没想到呢!”

    祁世臻深觉好笑,接着又猜中了几个谜面,顿时觉得本就热闹的摊位,顿时气氛又上了一个高度。

    到最后,架不住热闹的围观群众,兄妹二人弃了奖品,几乎逃一般地离开了猜谜摊子。

    等到离远了,两人才对视一眼,相继笑出了声。

    哈哈哈……

    “好了,阿臻,时辰不早了,咱们该回府了……”

    最终,祁世卿摸了摸妹妹的秀发,一边温和着开口道。

    “嗯嗯。”

    几乎逛完了整个夜市的她,这会也觉得有些疲惫了,遂点了点头,兄妹二人向着玄武街而去。一时之间,将今夜去天牢的事,彻底抛在了脑后,等到回府之后,就见他们爹已经等在前院之时,兄妹二人很是默契地打了个寒颤,看着亲爹那洞若观火的眼神,这才坦言相告。

    毫不意外,换来了镇国公祁耿的一顿怒斥!当然,更对的是对着祁世卿罢了。

    这让祁世卿又忍不住感慨了一句:女儿是宝,儿子是草的话,毫无疑问,又遭了亲爹一阵教训……

    翌日,风风火火的刺杀事件并未就此接过,反而是因为囚犯在天牢被杀,更是引得上京城的文臣武将纷纷讨论,更有不少大臣因此上奏天听,向皇帝请示彻底严查此事,绝不可叫黑手如此目中无人,视东陵律法于无物……

    可叫仁景帝脑门青筋突突地跳,心中再次痛恨起那动手的那伙人了。

    这边,祁世臻若无其事地奔赴上京书院念书,仿佛昨日的刺杀事件已然平息一般。

    “沈牧野,看招!”

    上京书院中,祁世臻追着沈牧野背后足足撵了他好长一段路。

    一边玩闹似地坠在他身后,一边喋喋不休地用言语刺激他。

    场面一度十分热闹!

http://www.qdsohu.cn/23_23165/1029076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