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江湖有你才有传奇 > 第三回、额角初露现峥嵘
    且不再说尚实饭店的那件小事。因为那件小事过后,尚实饭店乃至整条街,无非热议了一阵,便渐渐地又平静如常了!时间一久,除了陈莹姑娘还念念不忘,时常提起外,整个街坊邻居,也就只有王飞虎和李泰李达兄弟愿意就那件小事,不厌其烦地跟她多聊几句,再一起叹息一番而已,其他人早已失去了兴趣。所以,此事暂且到此为止,至于那位名叫“小叶子”的少年是否还会出现,现在也不得而知。

    却说,在距离长安千里之外的昆仑山的某处一雪谷中,有一个山洞。此时正值暑夏,但此处仍是漫天飞雪,雪虽不大,但天阴风寒,直教旷野空寂。

    不过,离洞口不远处,却有条灰色人影,迎着风雪,正沿着雪谷缓缓向山洞移动。待到近时,才发现那条灰色人影原来是一位青年男子。只见他身高八尺有余,肩宽腰圆,身材十分高大威猛。其额角高广,地阁方正,剑眉斜插入鬓,河目海口,鼻准高隆,耳大帖脑,脸色微紫,看起来相貌堂堂,颇俱威仪!在冰天雪地里,他虽衣裳单薄,却仍仰首挺胸,丝毫无畏寒之色。

    那青年男子在山洞前巍然挺立,气势慑人,仿佛一座大山,堵在洞口似的。他抖了抖身上的雪花,突然大声喝道:“昆仑七鬼,还不滚出来受死。”说着,从背后抽出一根粗大长棍来。由于他身材高大,后背别着一根粗大的长棍,不仅毫无违和感,反而更加显得威武自然。

    洞里传出几声嘈杂的呼喝和怒骂声,接着嗖嗖嗖地闯出七条人影来。其中一个恶狠狠地喝道:“他娘的,是谁活腻了?哪里借的胆,敢来这里……”话未完,却突然打住,也许是一时被眼前那位青年的气势镇住了。

    只见这七人虽高矮肥瘦不同,美丑黑白有别,且神情各异,但皆面目狰狞,眼露凶光,一看就知道都不是善良之辈。原来,这七人就是江湖上所谓的“昆仑七鬼”。

    昆仑七鬼以前都是中原地区的武功高手,但个个心狠手辣,烧杀奸掠,无恶不作,成了江湖败类。后来在武林盟主刘代天召集各大门派的联合围剿下,这七人无处躲藏,便陆续外逃。其中一人在昆仑山中站稳脚根后,其他人闻讯,也相继逃往昆仑山,汇合在一起。

    本来昆仑七鬼个人之间并无交往,因都受到围追,相继逃入昆仑山后,臭气相投,便互相勾结在一起,以防被个个击破。加之昆仑山山高路远,气候恶劣异常,很多中原武林人士也无法适应高原雪山的天气。再说,这七人藏在茫茫大雪山中,一时半会也难搜寻到踪迹。因此,众武林义士虽追到昆仑山来,但都坚持不了十天半个月,也就放弃了围剿。

    但这七人在沉寂了几年后,便时不时地突入中原地区,作了一些大案要案等。人们对这七人闻声色变,渐渐地便将这七人统称为“昆仑七鬼”。 江湖有志之士虽欲灭之而后快,但由于这七人来去无踪,防不胜防,因此也无可奈何。

    其中一人长得有些俊俏,象个书生,脸皮本十分白腻,但偏偏有一块黑色胎斑几乎占了半张脸,眼窝较深,眼神闪烁,江湖人称他为“黑白无常”。此人最为狡诈,武功最好,七人便以他为首。另外六人以相貌、武功及性格特征等,分别被江湖中人称为“赤毛鬼”、“啼哭鬼”、“矮脚鬼”、“勾魂鬼”、“无影鬼”、“大头鬼”。

    昆仑七鬼打量一下来人,虽然一时被作那青年男子的气势所镇慑,但他们十年前便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了,而且凶狠狡诈,江湖经验老到,因此很快便又提起气来。他们见那青年男子只是独自一人前来,年纪也就在二十五岁左右,他们想必那青年男子的武功就算已达到一流高手以上,但以一敌七,未必能斗得过他们,况且在这冰天雪地里,就是他们的天下,于是便又放下心来。

    为首的黑白无常的笑道:“是哪来无知的小子?是自己找上门来送死,还是自恃武功高强,想拿我们的头颅好去扬名立万?呵呵,我看是找死来的吧!”

    那青年男子冷笑道:“告诉你们,本人姓杨名远风,今天就是来拿你们的颈上人头去扬名立万的,好教以后没湖中将没人不识得‘杨远风’大名。你们就乖乖引颈受戮吧,免得多受皮肉之苦!”

    黑白无常阴森森地道:“我们兄弟七人,近来没出山,在这雪山上呆久了,正不知如何打发这时日。今天正好你自己送上门来,也好叫我们拿你解解闷,倒舍不得一刀就杀了你,呵呵!”

    那杨远风笑道:“我看你们昆仑七鬼恶贯满盈,今天也该到阎王爷那边报到了,这人世间已容不得你们了!”又道,“‘昆仑七鬼’这名号取得不错,你们七人,是注定要在这昆仑山中成为孤魂野鬼了。呵呵,今天杨某正好送你们一程!”

    黑白无常的声音突然变尖锐,说道:“我们兄弟几人,阎王爷也不敢收,要收早就收走了。今天我们正好可以把你送到阴曹地府那边先充个数,免得一直让阎王爷难堪,你也好早去投胎!”说罢,转头看了一下左右的另外六人。昆仑七鬼便同时大笑起来,仿若鬼哭狼嗷,难听至极!

    那杨远风虽然年轻,但也甚是机警。他见昆仑七鬼互相对视一眼,又同时大笑起来,便知那是他们一起围攻的信号,而且那笑声刺耳难闻,也有扰人心神的作用。于是,他趁昆仑七鬼笑声未落,突然向后跃出,似欲逃跑之状。

    昆仑七鬼见杨远风向后跃出,便纷纷从两边包抄上去,要对他形成包围圈。但就在他们刚围住杨远风,身形尚未站稳时,杨远风突然又快速回身,向前冲突,快如闪电直取面前的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使的武器是双钩,他见杨远风突然回身,棍棒直击而来,已来不及躲闪,急忙用左手中的钩勾开棍棒,右手中的钩在下斜划,便要勾杨远风的左腿。但他左手中的钩刚勾到杨远风的棍棒,刹那间他便知道错了、完了!杨远风手的掍棒仿佛有千军万马之势,他这一勾不仅丝毫未动,而且手臂被震麻了,并立即传及全身。他的身形就这样停滞了一下,就只能任由杨远风的棍棒穿胸而入。

    原来,杨远风不仅十分憎恨这昆仑七鬼, 早在天山练功时就听说过他们的恶名,而且还听说这七人都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所以他这一棍用上了十二分内力,不给黑白无常有任何侥幸的机会。况且,擒贼先擒王,昆仑七鬼以黑白无常为首,杀了他不仅可震慑全场,而且另外六鬼也就失去了轴心。

    剩下的六人见状,心中惊骇万分,方知这次遇见绝顶高手了!当然,这只能怪他们自己一时大意了。起初他们以为,眼前的这位青年男子敢只身一人前来叫阵,必然有过人之处,但就算他的武功胜过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又如何能抵挡得了他们七人的围攻?现在,他们见自己的老大被一招毙命,心里才开始恐慌,再也不敢冒然进攻了。他们想仗着人多,以守为主,慢慢耗着,最好等耗尽杨远风的力气再说,再不行就在这冰天雪地里与他慢慢周旋。

    但他们的算盘还是打错了,杨远风虽还年轻,但武功及机智,比他们想象的又高出了许多。几个回合下来,其中脚下功夫较慢的矮脚鬼,和武功较弱的大头鬼,便被他选为首要攻击对象。再过不了十几招,矮脚鬼和大头鬼便被他手中的棍棒击中,横躺在地上。矮脚鬼双腿被齐齐扫断,痛得在地上打滚;大头鬼脑袋开花,必死无疑。

    赤毛鬼、啼哭鬼、勾魂鬼和无影鬼见状,心胆俱裂,再也无心恋战。他们已雪谷中呆了多年,知道这山谷中,狭长谷口是唯一的出路,但从谷口逃跑很容易被杨远风追上。于是,他们突然分成两人一组,分别向两边的山坡飞奔而上,仗着他们在雪山中混迹多年练就的脚下功夫,在两边陡峭雪坡上竟然如履平地!特别是无影鬼,轻功最佳,一转眼便奔到了半山腰上。他们的想法很简单,愿望也很美好,这一带的雪山对他们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只要能遁入雪山中,保命就不成问题,而且,不和杨远风正面交锋,还可以找机会偷袭他。

    杨远风见状,只是轻蔑地笑了笑。眼见赤毛鬼等人已经跑到了半山腰,他突然深吸一口气,使出了“狮吼功”,山谷三面的山坡便为之抖动了起来,上面的积雪也在抖动中唰唰滚落下来。积雪渐渐越滚越多,形成了一个个小雪崩,好在山不高雪不多,形成的雪崩甚小。不过那四鬼被这么一吼,心胆俱颤,内力一时提不上来,脚下一软,自然随着积雪滚落下来。

    那四人滚落后,赤发鬼和勾魂鬼见生逃无望,便不顾性命直扑向杨远风,但他们那也只是上前送死而已。杨远风刚击毙赤发鬼和勾魂鬼,背后的啼哭鬼突然发出一阵鬼哭,声音甚是碜人,紧跟着飞身扑向杨远风,但也被杨远风回身一棒打落在地。

    谁知无影鬼如影随形地附在啼哭鬼身后,难怪啼哭鬼在背后袭击还发出哭声,根本不象偷袭,其实真正偷袭的人是无影鬼!杨远风刚一棒打落啼哭鬼,无影鬼双掌已至胸前,他立即仰身倒地躲过。无影鬼见偷袭不成,便仗着自己的轻功与杨远风周旋。

    几招过后,杨远风便明白无影鬼的想法,他冷笑一声,单手持棍,另一手缓缓拍出一掌。无影鬼见杨远风这一掌既慢又远,根本无法伤及自己,但他还是机警地退了两步。岂料当掌风及身,竟如一股热流,无影鬼长期呆在雪谷里习惯了寒冷的天气,被这股热流上身,如沐春风里,瞬间浑身肌肉一松。这一掌虽非杀招,却是杀招的前奏!就在无影鬼浑身一松的那么一瞬间,他知道不好,但为时已晚,杨远风的棍棒已到!

    就这样,昆仑七鬼死的死、伤的伤。杨远风干脆把受伤躺在地上的矮脚鬼、啼哭鬼和无影鬼三人的武功废了,在这冰天雪地里,任他们自生自灭,若不得人救,亦无须多时,就活不成了!

    杨远风走进山洞里查看一番,只见里面的陈设十分简陋,想必在这偏远的高山雪谷,运送物资艰难,只能将就生活。洞里除了昆仑七鬼休息睡觉的地方,就中央摆着一块用石头垫高的大石板当桌子用,桌上酒肉饭菜一片狼藉,应是昆仑七鬼刚才还在这里饮酒作乐。杨远风发现桌面略有倾斜,酒杯都向一边倒去,他就掀掉桌面,只见底下压着一本书,显然是昆仑七鬼情急之下掩藏的。

    杨远风一看,那书也没书名,封面上只有一个朱红的大手印,特别显眼。他随便翻一下,只见页面写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但毫无章法,文理不通,也未分章节。看了一会儿,也未能看出其中有什么玄机,杨远风暗付:“既然是昆仑七鬼藏的,而且看制式有点特别,一定不是本普通的书!”于是他就把书揣在怀里,走出洞来,径直沿着山谷渐渐走远。

    但杨远风并不知道,就在他离开那一刻,躺在地上尚未死去的矮脚鬼、啼哭鬼和无影鬼,用无比怨恨的眼光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等他的背影消失后,他们相顾一下,啼哭鬼叹道:“十五年的那件事,刚才一时间怎么没想起来,也难怪我们轻敌了!”无影鬼冷笑道:“他拿走了《无名红掌书》,等于惹祸上身,早晚会有他好看的!”矮脚鬼道:“正是‘怀璧其罪!’”说完,用手指蘸血在得自己的衣襟上写下“杨远风”三个字,嘴角露出一丝阴毒的笑容。

    杨远风走了半个时辰左右,回想起山洞前的那一幕,忽然隐隐觉得有些不妥。除了少负盛名,还有昆仑七鬼所藏的秘密,以后都可能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不过,他并不后悔自责,反而认为迎暴风骤雨而上,方更显英雄本色!

    想到此,他不由豪气万丈,不禁又仰天长啸一声,响彻云霄,仿佛众雪山为之颤抖!他分辨了一下长安城所在的方向,长安城是他要回中原路线的必经之地,他认清了方向后,便迈开大步向前走去。

    ……

    且说十多日后,长安城中,武林人士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是,武林盟主刘代天已从河南开封赶到长安,然而他此番前来的目的,就是要为除掉“昆仑七鬼”的青年侠士杨远风接风洗尘的。

    作为武林盟主,不辞劳远亲自迎接一位青年才俊,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由此可见杨远风的非同凡响!其中原由,不仅是杨远风的武功卓绝,除掉了昆仑七鬼,为武林除掉了一大害,功德无量,而且江湖上很多人听说过,那杨远风乃是武林巨宿天山老人唯一的关门弟子。

    天山老人不仅是江湖上人人敬重的老前辈,而且武功极高,仿佛是神话般的人物存在。只是由于年事渐高,三十年前就很少在江湖上走动,因此江湖上的年轻一辈,已几乎没机会一睹他的风范,如今也不知道他尚在人世与否?

    至于杨远风是如何能机缘巧合被天山老人收为关门弟子的,十五年前江湖上就开始传闻,现在则更让人津津乐道。

    原来,杨远风的父亲本乃岳州城中一位大富商,也是位尚武好义之士,而且早年商旅途中也偶尔要跟毛贼劫匪打交道,所以学了些武功。但他想自己年龄大了才开始练武,成为武林高手已无望,于是就花重金请了几位远近闻名的武师,前来教导杨远风从小开始习武。

    杨远风从小就身强体壮,加上天资聪颖,悟性极高,对于练功也不怕吃苦,所以练武异常勤奋,而且进步神速,每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他父亲请来的武师往往教个一两年就没什么好教的了,就得另择良师。最后,他父亲不得已,想把他送到少林或送上武当去,但却又心中不舍,就暂且拖了下来。

    然而,就在十五年前的一个晚上,杨远风的父亲和新请来的几位武师,正在自家院中指点杨远风练武,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叹道“可惜了,难得的好苗子呀!”

    众人大吃一惊,转头一看,只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站在墙角。在场的几位武师又惊又愧,以他们的眼力和耳力,竟然不知那位老者是何时悄无声息站在那里的,直到那位老者发声,他们才后知后觉。

    未等众人缓过神来,那老者人影一闪,已抓着杨远风的左手寸脉。众人心里刹时绷得紧紧的,这老者若是要害杨远风,那可就完了!但刚才来不及出手阻拦,事已至此,只能先观察着再说。

    杨远风刚被抓住手脉时,自然反应地甩了一下手臂,却没甩开,再翻转手腕和小臂,还是没能挣脱出来。这下他已察觉到眼前的这位老者的手并不用力,只是象轻轻粘在自己手脉上似的,再说,这位老者若是要加害自己,自己反抗是徒劳的,所以他干脆就全身放松让这位老者把脉。

    那老者沉吟了半响,方说道:“这孩子天生体内阳气极盛,犹如一股烈火在燃烧,若只练些阳刚的武功,虽内力进展神速,可大功速成,但恐日后物极必反,伤身折寿;若配合练阴柔的内功来调和,则可惜了,日后难成为绝世高手。嗯…还是跟我走吧,到冰山雪谷中去,那里气候阴冷至极,正好借此调和这孩子体内的阳热之气,日后定然神功可成!再说练武贵在精纯,众位大师一起教,怕是博而不精,反而误了好苗子!”

    这时,杨远风突然觉得那位老者的手指上一股内力正冲入自己的手脉,急忙运功相抵。那位老者看了杨远风一眼,点了点头,似在赞许他的内力。

    杨远风觉得那位老者的内力并不强劲,但却似一股温和的暖流,他运功相抗却仍难以阻挡。那位老者的内力源源不断从他的手太阴经脉侵入,他一下子明白过来,那位者正在成全自己,于是他又再次全身放松。就一会儿的功夫,杨风远的内力在那位老者内力的引导下,在体内循环了一大小周天,最后重归于丹田。

    那位老者放手后,说:“刚才我已帮你打通了任督等十二经脉,再假以时日,你便可自行打通奇经八脉。”

    杨远风觉得浑身舒畅,真气充盈,但肌肉无力,筋骨松懈,正是刚练完内功后的表现。他既惊喜又是感激,便向那位老者深深拜了下去。

    后来,那位老者不知用什么方法说服了杨远风的父亲,带走了杨远风,然后不知所踪,从此成为一段武林佳话!

    那位老者就是天山老人,之前他从未收过徒弟,但由于年事渐高,便有意收一个衣钵传人,以免自己的一身好武功失传。不过他也是寻寻觅觅多年,皆未遇见姿质奇佳的俊才,直到相中杨远风后,他暗中观察的许久,才最后决定带走杨远风。

    所以,江湖中人对杨远风是既熟知又陌生,熟知的是十五年前就听说过他非常幸运地被天山老人收为唯一的关门弟子,陌生的是本来在他幼年时江湖上就没几人认得他,十五年来也没有任何消息。如今,他却突然出现在江湖,而且一出现,就成了除掉武林一大害昆仑七鬼的大英雄!

    正因为此如,武林盟主刘代天才会亲自到长安为他接风洗尘,虽过于隆重了些,但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

    却说下午申酉时分,长安城中醉仙楼外,突然有一匹快马飞驰而到来。到了门前,来人翻身下马,通报一声,顾不上多喘口气,进门后就径直往楼上奔。此时楼上一客房中,有位长者端坐在大椅中,正吩咐身边的人做事。来人进房后,从腰间取出一支小竹管,双手拿着,弯腰低头呈到那位老者面前。

    那位长者伸手接过,从小竹管中抽出一张纸条,看罢,脸上露出欢畅的笑容,对旁边的人道:“杨少侠已到城外,林总管已在城外接到他了。刚才林总管传讯说,再过半个时辰,他们就到达醉仙楼,大家赶快做好准备,为杨少侠接风洗尘!”

    原来,那位长者就是当今的武林盟主刘代天,他口中的“林总管”就是武林盟总管林因明。十天前他收到下属探报,说昆仑七鬼全都被击毙在雪谷中,经察看,其中矮脚鬼的衣襟上写有“杨远风”三个字,疑为是一位叫杨远风的侠士所为。于是他就命林因明派出更多的人手,多路打探,终于几天前有人在途中遇见了杨远风,确定了事实,并且得知杨远风将一路向长安走来……

    醉仙楼大客厅中,聚集着一群武林人士,他们是各大名门正派受刘代天的邀请后派来参加盛宴的年轻代表,所以个个都是青年才俊。此番前来,他们不仅可以向杨远风看齐,也可一睹武林盟主刘代天的风采。毕竟江湖上的年轻一辈能有幸拜见过刘代天盟主的也不多,而且可以趁此见见世面,相互认识和结交其他名门正派的青年才俊。

    半个时辰很快就要到了,刘代天慢慢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大客厅中刚才还议论纷纷的武林后辈们,一看到刘代天盟主都快忙住了口,刹时一片肃静。他们到醉仙楼后,都已经先拜见过刘代天盟主了,所以一见到刘代天盟主从楼上下来,都纷纷站起来行注目礼。

    刘代天抱拳回礼后罢了罢手,示意众人不要太拘谨,然后说道:“时辰快到了,大家先稍整理一下仪容。等一下杨少侠到来后,大家要站在现在的位置上,不要一拥而上,乱了场面。”

    醉仙楼西面的街道两旁,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有三三两两的武林人士混在其中,他们也大多是来一睹杨远风风采的。

    终于,看到一群人骑着高头大马缓缓走来,走在前面的是骑着一匹赤枣马的青年,陪在他身旁的是骑着白马的武林盟总管林因明。

    众人一看这仗势,就知道那青年肯定就是杨远风了。待走近一看,只见他高大威猛,气宇轩昂,一表人才,果然是非同凡响的人物!

    然而就在街道两旁的一个摊子后面,有一双眼睛并不象其他人一样都只用羡慕的眼光盯着杨远风看,而是用无比热切的在眼光在人流中搜寻,她就是尚实饭店的陈莹姑娘。她早在城外就见过杨远风了,并且一路先于杨远风等人进城,但她并不是为了杨远风而来,她心中只希望能见到一个人,一个令她朝思暮想的人,那个人就是几个月前在尚实饭店和金公子等人比过武的,名叫“小叶子”的那位少年。

    原来,前几日在尚实饭店中,时常有过往客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地谈起杨远风消灭了昆仑七鬼之义举,他们的谈话自然也引起了陈莹的注意。虽姓名对不上,但刚开始她还希望人们所谈论的大英雄就是那位名叫“小叶子”少年,后来听多了便确定不是,虽有点失望,不过失望的是因此还不知道小叶子的行踪,倒不是因为他不是那个大英雄。后来,她又听说杨远风要到长安城中来,她便也要来看看,心想那小叶子也许也会在人群中出现,于是她便拜别了父亲,来到了长安城。她父亲知道女大不中留,况且他对那天小叶子的表现也十分赞许,千叮万嘱后,也只好放她到江湖上闯荡。

http://www.qdsohu.cn/23_23172/102915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