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江湖有你才有传奇 > 第四回、灯火阑珊玉影空
    醉仙楼内,只听门外有人兴奋地连声喊道:“少侠杨远风到了!”倾刻,便见武林盟总管林因明引着杨远风,准时走进醉仙楼大厅。

    刘代天对林因明这位得力下属甚是满意,交代他的事总是能办得非常圆满周到,他先前飞鸽传书说半个时辰后到,果然刚好半个时辰,他就引着杨远风到了!原来,林因明早已命武林盟长安分坛规划好了进城后的行进路线,并计算好了路程,所以他和杨远风进城后,只要在路上稍稍控制好行进的速度,就可以使得半个时辰后刚好到达醉仙楼。

    杨远风走进大厅,大厅里两旁的人纷纷站起来,有的欢呼,有的赞叹,有的抱拳,有的鼓掌!

    杨远风环视左右,只见大多是和他自己年龄相仿的青少年,他早听林因明说起过,除了武林盟主刘代天,还有各大武林门派的青年代表,在醉仙楼为他接风洗尘,因此心想:“大厅里的这些年轻人,应该就是各大门派的青年才俊了!”于是,他便频频点头微笑,左右抱拳回礼。

    杨远风和林因明走到大厅中央,见上头坐着一位身形魁梧,肩宽腰粗,年约五十的长者。其脸色和蔼,神气宽厚,见他和林因明进得门来,便起身向前迎了两三步,满脸堆欢看着他们俩。杨远见心想:“想必此人就是刘盟主了!”果然,身旁的林因明拉了拉他的衣角,低声告诉他那人便是当今武林盟主刘代天。杨远风听了,赶忙快步走上前去行礼,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拜道:“晚辈杨远风拜见刘盟主!”

    刘代天哈哈大笑两声,上前抓住杨远风的双手,拉了起来,仔细打量一番,啧啧称奇道:“果然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青年才俊,更不愧是天山老人的弟子!不仅相貌堂堂,而且刚出江湖,就行侠仗义,为武林除了一大害。哈哈,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像刘某这等老朽,再过几年也差不多该退出江湖了!”杨远风赶忙说:“盟主过奖了,晚辈何德何能,只不过做了件区区小事,举手之劳罢了!”

    刘代天又道:“杨少侠…杨老弟不必太客气,都是江湖中人,也不要太拘礼了!说来天山老人也算是我的半个师父,我虽未拜师门,也曾有幸得到他老人家指点一二,你我也算是同门兄弟了。”杨远风急忙道:“刘盟主折杀晚辈了!”刘代天打断杨远风的话,说道:“得了得了,你也不要太拘礼,人人都知道我是个大老粗,不太讲究礼节。以后我心里就认你杨老弟,称呼上无所谓,就看老弟你心有没有我这位刘大哥了!”说着便拉着杨远风的手,把大厅里的众人一一介绍给他认识。

    礼仪过尽,林因明便命人开始上酒菜。江湖中人大多是豪爽之辈,习惯于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刘代天怕年轻人在他面前拘谨,便让杨远风、林因明及长安分坛正副坛主等人,跟他到楼上包厢边吃边聊,其他人自行乐趣。于是大厅里一时觥筹交错,你来我往,不曾消歇。直至掌灯时分,都已酒足饭饱了,众人方各自回房歇息,个别尚有兴致的,便结伴逛夜市去。

    杨远风到房中洗漱一番,想单独拜会刘代天,刚到走廊上,便只见林因明迎面走来,远远便抱拳道:“杨少侠,刘盟主正要请你到他房中畅谈一番!”杨远风还礼,道:“晚辈正想拜会刘盟主呢!”

    林因明便引着杨远风来到刘代天房中。杨远风刚进门,只见刘代天正坐着独自品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见是杨远风来了,刘代天略抬一下头,示意他不必多礼,让他在身旁坐下。

    刘代天等杨远风喝了一口茶,方道:“刚才席间不方便问,尊师还好吗?”杨远风答道:“恩师他老人家六个月前到山洞闭关了……”刘代天听后,仰天长叹了一声,便不再问,他知道以天山老人的武功和年纪,闭关修练早已没意义了!

    杨远风见刘代天一时沉默不语,似陷于哀思之中,他便转头看向林因明,只见林因明示意他先出去,于是他便起身告辞退出。林因明也跟了出来,轻轻关上房门后,对杨远风说道:“请杨少侠到我的房中小叙!”

    林因明与杨远风一同站在窗前,欣赏着长安城灯火辉煌的夜景。林因明问:“杨少侠自从十五年前去了天山,直到如今才回关内,其间没回来过?”杨远风答道:“是的。十五年来我随恩师隐居在天山,一直在勤学苦练恩师授予的奇功,丝毫不敢懈怠,故未有闲暇踏入关内一步。”

    林因明顿了顿,说道:“自从二十年前刘代天大侠被选为武林盟主后,又率领武林各派选后铲除了天星教、江沙堡等大大小小的武林邪恶帮派,但总有一些漏网之鱼,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再者,十多年来,又有些新的邪恶组织暗中不断兴起,特别是近几年来……唉!现在江湖上虽然还是一幅太平景象,但这种日子恐怕快到尽头了,其中奥妙,恐怕没几个人比我更清楚了。现在武林各大名门正派过十多年太平的日子,自顾忙着自家事,各自为政。若没各大名门正派的协力参与,刘盟主只带领武林盟的力量对付暗中兴起邪恶势力,已有点力不从心了!”

    林因明又道:“今天刘盟主在此隆重为杨少侠接风洗尘,一是因为杨少侠不仅是天山老人的弟子,还除去了昆仑七鬼;二是为了借此招呼武林各大名门正派,增加交流,提高凝聚力,共同对付邪恶组织,以免被各个击破。还有件事,我先向你透露一下,刘盟主的意思是,希望杨少侠日后能留在武林盟效力,为各大名门正派的青年才俊做表率!”杨远风不假思索,便答应道:“晚辈自当尽绵薄之力!” 林因明拍手道:“很好,这事就先定下了,具体等后面再说!”

    ……

    林因明和杨远风正在卷帘长谈。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穿着普通服饰的人便来到房中,向林因明低头行礼,说道:“林总管……”话犹未尽,便抬头看了一下杨远风。

    杨远风会意,正欲离开,林因明却抬手示意他别走,又略微点点头,对来人道:“没关系的,有事就直接说吧!”原来,来人隶属武林盟长安分坛,平时负责外出办事或打探消息的,此时急匆匆地赶来向林因明报告,是因为长安城里有江湖中人闹事了。

    对于江湖是非,若未涉及民事,官府也不爱管。而当地武林盟分坛为了给足官府面子,一般都会主动先把事包揽下来,免得官府那边多挂一条记录。包揽下来后,若事情不大,当地武林盟分坛可自行处理再上报,但现在因有武林盟总管林因明在这,来人便直接上报。

    原来,就在群英在醉仙楼酒足饭饱后,有些人早早回去休息,有些人则自寻乐子去了,于是便有不少年轻人趁着酒兴,三三两两结伴逛长安夜市。

    其中就有昆仑派的王解石、黄安泰两人。当他们行至东街口东阳门时,远见前面有群人围在一起,同时么喝起哄声阵阵,于是他们快步走向前去一看,只人群中围着三个形貌服饰奇特的西洋人,一个很是异常健壮,一个又高又胖仿佛一座肉山,这两人皆赤手空拳,另一人则持西洋长剑。人们正对这三个洋人指指点点。

    王解石问起旁边的人。原来这里本来有一群人在卖武艺,谁知刚才这三个西洋人一来,说卖武艺的人只会花拳绣腿哄骗人,要么跟他们比一比,要么收拾东西走人。那些卖武艺的人看这三个西洋人不是好惹的,跟他们理论,他们又蛮不讲理,加上洋口音重,说不大清楚,本也想收拾一下走人算了。只是其中一位年轻汉子不服气瞪了他们一眼,便被那位健壮的西洋人突然上前一拳打飞,倒地吐血。

    王解石听后,不由怒火中烧,跟黄安泰交待几句,便上前向那位健壮的西洋人下了个请字礼:“昆仑派王解石请教了!”那健壮的西洋人双手握拳,口里用西洋腔的汉话叫道:“比拳…比拳……”看来,这西洋人是个拳手。王解石双只手掌一摊,意思是手中没武器,当然是赤手空拳比胜负了。

    围观的众人见有人敢上前去挑战,不由先鼓掌喝彩起来!

    王解石之前虽没有和西洋人比过拳,也没见过,但他听说过西洋拳手的拳法练的都是体外硬功,出击时没有什么固定的招数,不仅速度非常快、准、狠,力大者可一拳打死蛮牛!而且脚步灵活轻快,前后左右闪烁不定,击中其要害不易。

    西洋拳手双手握紧拳头,手臂屈在胸前,一前一后,可攻可守,脚步不停地移动,双肩也跟着飘忽晃动,双眼紧紧地盯着王解石。王解石不敢大意,深吸一口气,也紧紧盯着对方。

    突然,西洋拳手右手一拳直前打出,王解石知道这一拳是虚,便想直接回他一个实拳,但那对方另一只未出拳的左手臂护在胸前。王解石知道这样对面出拳是很危险的,不仅可能没打到对方,而对方的第二拳会快出闪电般击出,防不胜防。转念间他便用侧身闪过,出拳击向对方露出空档的右腋下方。但对方右手收拳也快,补上空档,王解石的拳头被档了一下中,这一拳并未打到实处。

    王解石和西洋拳手就这样你来我往,打五十多回合,双方都挨了几拳。此时,渐渐地王解石感到压力越来越大,虽然双方都未打中对方要害,但那西洋拳手的劲力实在太大了,他的肩部和手臂等已隐隐酸痛,双臂越来越沉重,而那西洋拳手正在兴头上,速度与威力丝毫未减。

    王解石想:“再打下去一旦几拳没招架住,被对方击中要害,后果不堪设想!”他已经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了,在江湖上行走多年,遇见武功比他高的大有人在,对于他来说,胜负乃是家常便饭,拱手认输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只是这三位西洋人气焰太过嚣张,因此他才不愿就此认输,而一再咬牙硬扛。

    正当王解石暗暗叫苦之际,突然看到林因明与杨远风等走进人群中人来,他知道是该自己退场的时候了。

    王解石在场上游走,心中暗付道:“此时不退,更待何时?”一来他已经快支持不住了,万一有什么闪失,落个重伤残疾或性命不保那太值了;二来杨远风乃是名师高徒,曾一人独挑‘昆仑七鬼’,他一退场,也没人来敢争风头,这舞台就是杨远风的了,正好也可借此亲眼见识一下杨远风的武功。于是他瞅了个机会,向后跃出一丈开处,抱拳叫道:“石某技不如人,认输了!”说罢,也不顾洋人的嘲笑和众人的嘘唏声,回身向林因明行了个礼,便退到一旁去。

    林因明用期许的眼神看着杨远风。杨远风知道这时候应该当仁不让,便走上前去,向那使拳的西洋人行了个请字礼。那西洋拳手见仍有人敢上场,来人也长得也算人高马大,不由多打量了一眼,但眼神中仍是轻蔑之色,于是碰碰双拳,便又开打起来。

    众人只见场中的杨远风见招拆招,看似轻描淡写,任由西洋拳手的拳头虚虚实实,竟防守得密不透风,站在原地纹丝未动。

    十招过后,杨远风突然变守为攻,瞅准机会,一拳猛击向西洋拳手的胸口。那西洋人用手臂一挡,他只觉得杨远风这一拳并没有多大硬力,而且被他的手臂挡了一下,但他胸口却还是象被用力推了一下,于上就退了一步,谁知这一步还是没站住,又连退了三步,然后腿一软,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他觉得胸口热烘烘的,说不清是舒服还是难受,忍不住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

    众人见那西洋拳手就这样一下子被打倒了,都鼓掌欢呼叫好!

    原来杨远风用的这招是“隔山打牛”的功夫,这门功夫的利害之处主要在依靠强大内力打击,使这门武功的人不仅要练就极高强的内力,而且要练到可收发自如,内力能随拳而出,才算功成,内功越高,则威力越大,除非对方也是位内力高强的人,可分庭抗礼,才无惧挨打。

    所以,那西洋拳手虽然觉得杨远风的拳头打在他手臂上的力道并不大,但胸口却象是被用力推了一下,而且虽无皮肉之痛,肺脏却已受伤。杨远风也是怒于这西洋拳手胡乱伤人,所以才想给他一个严厉的教训,否则隔山打牛这一功法有暗中伤人之嫌,按江湖规矩是不可轻易使用的。

    在喝彩的人群中,有王飞虎和他的李达、李泰兄弟也在其中。原来,王飞虎听说了武林盟主刘代天在长安迎接杨远风的盛事,自然也要来看看热闹的。

    但是令王飞虎自己没想到的事,看了这次热闹,他的人生轨迹将因此而改变!他回去后,变卖小镖局,置了些稳妥的产业,让手下的弟兄去经营,谋个安身立命。而他本人则带着李氏兄弟又开始闯荡江湖了,虽然他的武功并不是很高,但有李氏兄弟护卫,也可保周全,重要的是,开一家大镖局已经不再是他的人生奋斗目标了!

    那西洋拳手被杨远风打倒后。这时,那位又高又胖的西洋人走了出来,也不去扶他的同伴,他脱掉上衣,露出一身肥肉,口齿不清用汉话对着杨远风叫道:“过来…来……比摔跤!”原来,这是个摔跤手。

    杨远风打量一下那位又高又胖的西洋摔跤手,便知道对方是天生身材肥大又兼力气大。杨远风想:“若用其它武功,三两招便可将他打趴下。若跟他比摔跤,虽然也有把握十招内制服他,但在场子上抱着互摔,形象实在不雅!”再说,西洋摔跤手一副肥得流油的样子,身上满是油脂汗渍,直叫人看着恶心。杨远风也是看得直皱眉头,心里不愿跟西洋摔跤手身体有过多接触,但若非要比摔跤,又不得不如此。

    杨远风正在犹豫不定。这时人群中正好有人声若天雷般大声喊道:“让老子来教训教训这洋蛮子!”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人群中走出一人来,长得虎背熊腰,骨粗肉坚,怒眼圆睁,眉头高竖,虬髯虎须,象尊怒目金刚。众人一看那人长相如此,不由先喝彩起来!那人也不与西洋摔跤手啰嗦,抱拳行个请字后,便摆了个架式。

    那人与西洋摔跤手互相紧盯着对方。对峙了一会儿,西洋摔跤手突然先一把扑了上去,那人低身迎战,俩人的手臂扭在一起,肩膀相互顶着,正在纠缠不放地角力。一时你来我往,谁也无法放倒谁。

    西洋摔跤,一身肥肉,手臂比普通人的腿还粗,且又圆又滑。好在那人手也大,他抓住西洋摔跤手的手臂,指上使出“大力金刚指”或“鹰爪功”之类的武功,按住西洋摔跤手上臂的“天府”、“侠白”、“五里”、“消濼”等穴位。

    西洋摔跤手渐渐觉得自己的双臂出现酸软征兆,就绞动手臂,欲挣脱纠缠。西洋摔跤手双手刚一松,那人立即抓住他的肩膀猛地一推,西洋摔跤手身体一晃,便自然而然地向前反推相抗。谁知那人这一推不过是虚招,中途推力突撤,变为反拉,借力打力,西洋摔跤手身体便向前直冲。那人身子一侧,脚下一绊,西洋摔跤手便被绊倒在地,这一招名为“绊山倒”是摔跤中常式,招数虽平常,但关键是要用得妙,用得恰到好处。

    西洋摔跤手趴倒在地,刚想起身,那人便单膝跪压在他的后背上,在他的脊椎两侧的穴道连按几下,他一时便四肢酸软。那人又把西洋摔跤手的手脚交叉盘扭,在后背绞在一起,最后只抓住一个脚指头,便使他的手脚动弹不得。西洋摔跤手虽四肢粗壮如柱,但却双手双脚被奇怪地绞在一起,竟始终无法挣脱,在地上趴了一会儿,只好用额头磕地认输。

    众人看那人这么轻易地就把西洋摔跤手制服了,又一片大声喝彩,只是未免看得不够过瘾!

    接下来,这回该轮到最后那名西洋人出来挑战了。只见他站在圈子里,手持长剑,也不知是怯了,还是语言不通,脸色冰冷,站在那里不言不语。看样子那西洋人是个剑客,他手中的剑又细又长,估计所练的剑法也奇特。

    众人的眼光正在四处扫视,看看人群中又有那位高人出场?

    这时,只见一位少女一跃而出,众人见是一位水灵灵的少女了来迎战,都惊奇纷纷。但这更让王飞虎惊奇,这位少女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街坊邻居尚实饭店的陈莹姑娘。

    这陈莹父女是三年前来到尚实饭店的,她的父亲一脸憨厚相,平时木讷得象个天聋地哑,陈莹却生得水灵灵的,又活泼大方,可爱可亲,王飞虎第一次看见陈莹时就有一种亲切感。也许是因为王飞虎从小就父母双亡,又无兄弟姐妹之故,加之每次碰面,陈莹就“飞虎大哥”叫得亲切,所以,王飞虎有时候心里想,要是陈莹是自己的亲妹子多好啊!

    只见陈莹此时一身劲装打扮,手持长剑,水灵灵中添了三分英气,再也不是尚实饭店中身着粗布麻衣端茶递水的小伙计了。王飞虎及李家兄弟看了不禁啧啧称奇!王飞虎心想:“这陈莹父女在我的地盘上呆了三年,自己竟不知陈莹妹子也是江湖中人,想必她的父亲陈百庸也是位退隐江湖的高手了!但不知这位陈莹妹子的武功如何,能否打得过那位西洋剑客,别轻易犯险才好!”

    那西洋剑客打量了陈莹一下,左手持剑,剑尖指着陈莹的脸部,左腿向前略屈弓,身体也稍微向倾。那西洋剑客突然一剑快如闪电般向前直刺出,陈莹挥剑急挡,接着,那西洋剑客又刺出第二剑…第三剑…第四剑……一口气竟然刺了二十多剑!

    陈莹听说过西洋剑法的特点,但没想到对方出剑的速度如此之快,击向的部位如此之精准,自己一旦露出空档对方便如闪电般一剑刺来,一时只好小心防守。

    还好陈莹的轻功及身段了得,竟然躲过了西洋剑客刺出的每一剑。围观的众人眼力差些的,只看得眼花缭乱,加上晚上街灯昏暗,根本看不清西洋剑客的剑,只看见一片剑光闪闪如飞梭,而陈莹就象是一只轻盈的燕子在寒光中自由飞舞,众人都看呆了。

    陈莹虽然打斗经验不足,但她也知道了若只是防守,不抓住机会反击,场上主动权将被对方牢牢掌握住。她在耐心等待发现对方的破绽,当她又躲过了西洋剑客的十多剑,渐渐地她发现西洋剑客的脚步都是前进与后退,脚步极快,但步法身法简单。于是,她刚挡开对方的一剑,脚下便使出轻功,转向对方的左侧出剑。果然,那西洋剑客也只好转身回防,但他转身的步法不如进退的步法快,手中的剑便无法连贯刺出,一下子就有点手脚不协调了。

    陈莹的剑法也十分轻快灵活,和西洋剑客两人你来我往,互有攻守,一时难分胜负。其实,此时陈莹心中已是胜券在握,但她似乎并不急于击败对方,而是故意装作和对方势均力敌。

    又过三十招,陈莹不和怎么就开始分神了,心不在焉似的,突然“哎呀”一声,右臂竟差点被西洋剑客挑中,身形一乱,西洋剑客又进一步趁机刺向她的左胸。

    陈莹急忙连退,但西洋剑客抓住机会,脚下甚快,一步一剑,快如闪电,全都刺向她的要害。陈莹一阵手忙脚乱,眼见就要丧命在西洋剑手的剑下,就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刻,那西洋剑客手臂突然不知被什么东西打中,长剑掉落在地。

    陈莹向人群中看去,只见灯火中人头攒攒。她好象发现了什么,突然飞身追寻而去,不再理会这场比武了。

    ——终于,围观的人群议论了一阵渐渐退去。

http://www.qdsohu.cn/23_23172/102915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