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江湖有你才有传奇 > 第六回、金蝉脱壳见天尊
    杨远风见状,大吼一声,手中棍棒直取其中一名使刀的灰衣人。

    那名灰衣人正指挥下属在与少林寺的奋龙缠斗不休,以奋龙的武功,在各大名门正派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屈指可数的,若论单打独斗,对付那些青衣人纣纣有余,恐怕只有那名武功较高的灰衣人才可抵挡。但那名灰衣人和下属进退有度,配合得天衣无缝,奋龙一时也脱不开身救助其他门派的伙伴。

    那名灰衣人回刀应战。杨远风使了招“奔流东海”,手中的棍棒挥出几条棍影,如滔滔江水向那名灰衣人涌去,棒头带出的劲风吹得他毛发皆飞。

    那灰衣人刹时大惊,没想到今天遇到了绝顶高手,不敢轻易接招,急忙后退避锋芒。但杨远风脚下的速度也了得,“直奔东海”的招数尚未变招,追击那名灰衣人竟如影随形般,势要把那名灰衣人吞没。

    那名灰衣人顿冒冷汗,只好勉强接刀接招,手中的刀被杨远风的棍棒打中,刹时但觉虎口痛、手臂麻。杨远风紧接着又一招“指点江山”,棒头点点击向那名灰衣人。

    那名灰衣人本来苦战奋龙时久战不下,耗力甚多,勉强躲过杨远风的三个棒头,到了第四棒再也躲闪不过了。但此时他就算用尽全力,却再也无力将杨远风的棍棒抵挡开来,一下子就被杨远风的捧头点中左肩,左肩骨便被击碎。那名灰衣人身体一倾,紧接着又被杨远风一招“秋风扫落叶”扫断双腿,顿时倒在地上,疼痛得昏死过去。

    留下奋龙则趁机收拾了其他青衣人,杨远风转身手中的棍棒又直取较近的另一名缠住武当韩子明的灰衣人。

    另一名灰衣人眼见自己的同伴被杨远风只用三招便倒地不起,知道自己万万不是杨远风的对手,便急忙跳开,招呼几个青衣人一起围攻杨远风,自己便想溜之大吉。但韩子明一摆脱纠缠,立刻趁机对灰衣人发起反功。灰衣人受他们俩人的夹击,就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此时,从正面攻山的各大名门正派有些人也已抵达峰顶,正不断地涌入殿内。殿内的双方的势力已逆转,上天门的人乱了阵脚,而困守殿角各大名门正派的青年才俊见状,则信心徒增,也奋力发起了反击。

    终于,大殿内上天门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各大名门正派的人正在收拾残局,有些在救助受伤的同伴,有的则把受伤或投降的上天门的人押在一起。

    有人叫了起来“不好,他们咬舌自尽了!”等众人急忙上前察看时,原来自尽的是那两人受伤的灰衣人,已经断气了。

    杨远风仔细一察看,见到两名灰衣人的嘴角流下的是黑血,就用力掰开他们的嘴巴,才发现原来并不是咬舌自尽的,而是咬破毒牙自尽的。他叫人赶快点住其他青衣人的穴道,再察看他们的嘴里是否也藏着毒牙?众人察看了一番,都没有发现。

    杨远风看了看殿中的场面,只见横七竖八的大多是上天门人的尸体,他们之中穿青衣服的人服色统一,刚才三名灰衣人的服色也是一样的,而且这三名灰衣人都蒙着脸,他们之中就有刚才被他打伤的两名灰衣人,这俩人武功较好,其次是那些青衣人,而那些服色各异的则象是乌合之众。杨远风心中暗付道:“看来这上天门不仅是极其严密的组织,甚至还关连着其它的不为人知的重大秘密,而且只有灰衣人才知情,否则那两名灰衣人怎会咬毒自尽?就算是不甘被俘受辱,也不用如此急着自尽。如此看来,铲除上天门恐怕并非是一了百了的事!”

    但除了那两名灰衣人咬毒自尽这件事外,更让杨远风纳闷的是,本来他刚进殿时见到有三名灰衣人,其中两名是刚才在率众在围攻奋龙和韩子明的,第三名是率众在围攻王解石等人的,但在混乱中那第三名灰衣人却不知何时偷偷溜走了,溜得真快!

    ……

    正当杨远风等人在山上清除上天门残匪时,在大雾山山脚下的一家客店的一间上房中,林因明正独自踱着细碎的步子,不时抬头透过窗户看看大雾山的顶峰。

    突然门外传来下属的小声报告:“有位自称是朱先生求见林总管。”林因明急切地道:“快请他进来吧!”

    门外便闪进一个人来,只见他穿着与普通商贩无异,衣襟前沾着面粉油污,面孔蜡黄,表情僵硬,象是做油条包子的伙计。那人进门后,先是给林因明磕了个响头,林因明赶快把他拉起来,关心道:“快起来,没有碰到杨远风吧!”

    那人起身后说:“在山顶大殿中,我看到他进去后,就趁机先溜走,然后换了装束遁下山。再化妆易容后,就立即来见您了。”林因明叮嘱道:“以后千万要小心啊,而且不到万不得已两边都不要暴露身份,否则就会很危险,而且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做!”

    林因明又问:“那本《无名红掌书》拿到了吗?”那人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回道:“拿到了,就是这本。”林因明伸手接过,仔细看了看封皮上的红手印,然后说:“没错,就是这本。”揣进怀里同时又拿出一本封面一模一样的书来,又道:“用这本拿去给天乐宫主交差吧!”

    那人略有迟疑,但还是伸手接过书,他眼光扫了一下那本书的封面,见封面上的朱红手掌印,与自己得来的那本上面的掌相纹理都对应得上,脸上不由露出疑惑之色。林因明说:“不用担心,这本书我已研究透了,我不仅过目不忘,而且还几乎分毫不差地复制了一本留着,相信不会有遗漏和误差。给你的这本自然是真的,只有拿真的给天乐宫主,他才不会对你起疑。否则,万一他能辩别真伪,那岂不是害了你?此地人多眼尖,他们也快回来了,你不宜久留,还是赶快走吧!记住了,你一定要马不停蹄地直奔天乐宫,不要让天乐宫主有过多的想法。”

    那人一边答应着称是,一边抬头望了望林因明,林因明也正看着他。两人四目对视了一下,流露出一点温情,然后那人后退而出。原来,此人正是林因明的独子林立至,化名“朱羽”,潜入上天门三年了,而上天门就是天乐宫的分舵之一。

    林因明又等了一会儿,刘代天就先回来了,后来慧生大师等也率着群雄回来了,最后回来的是杨远风率着各大名门正派的青年弟子们。

    ……

    却说自从上天门被铲除后,林立至按照他父亲林因明的叮嘱,一路直奔天乐宫。三日后,他便到了天乐宫后殿偏房中,跪拜在天乐宫主面前。

    此时,偏房中就剩下天乐宫主和在他身边站着的太阳长老、太阴长老以及林立至四个人。林立至头也不敢抬一下,大气也不敢多喘,他刚把“上天门如何被武林盟率领武林各大名门正派消灭,自己是如何脱身而出,以及一路马不停蹄地直奔天乐宫等。”一一向宫主详细地报告。

    天乐宫主听完后,一时并未发话,只是在高大的椅子上端坐着,昂着头颅半闭着眼,似的在看着手中的《无名红掌书》,陷入了沉思。

    林立至虽没抬头,但他心里知道,此时天乐宫主不仅正在验证《无名红掌书》是不是真本,而且心中正在计算着他的行走的每一段路线里程与每一个时间节点是否相一一对应等,看他是否真如他自己所说的,上天门被铲除后就马不停蹄地直奔天乐宫。

    天乐宫主突然问道:“天鹰使,上天门的其他人都没一个得以脱身吗?怎么就你一人可以毫发无损地全身而退?”林立至立刻答道:“回宫主,那时属下见殿中形势突然急剧逆转,属下认为还是保护《无名红掌书》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敢恋战,就带着《无名红掌书》趁机先溜走。属下对走后殿中的情况如何,便不知道了,只是估计他们都难以脱身了。”

    天乐宫主道:“嗯,那本宫主八日前得到上天门的飞鸽传书,得知你们意外获得《无名红掌书》,便马上派出天机长老率领白云护法、青云护法和闪电护法火速前去取回。你为何不把《无名红掌书》交到他们手上,又为何不与中原其它分舵或分坛取得联系,却独自一人带书来见我?”林立至答道:“回宫主,天机长老及白云护法、青云护法和闪电护法四人那时应尚在路途中,属下一时难以和他们取得联系,属下也不敢留在上天门附近地区等他们的到来,怕日久会生变,有所闪失。再说,上天门行事一直都很隐秘,尚被武林盟获知,中原其它分舵或分坛恐怕也不是很安全了,属下更不敢和他们取得联系了。”

    天乐宫主突然怒道:“天鹰使,你是想独自一人来邀功吗?难道你就不怕其中也会有什么闪失?”林立至听了,连忙磕头道:“属下不敢,属于决无此心!属下只是想着尽快把《无名红掌书》带回来,望宫主明鉴!”天乐宫主说道:“也罢,既然书带回来了,也算是立了一件大功。其它的本宫主也就不苛责你了。”林立至听了,又连忙磕头称谢。

    过了一会儿,天乐宫主说道:“天鹰使,抬起头来看着本宫。”林立至听了,缓缓地抬起来看着天乐宫主。他以前虽来过天乐宫,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宫主。只见宫主坐在高高的殿台上,约五十多岁年纪,一袭白衣,白发束成高髻,五绺银须细长如索,面容方长,下巴突出。其眉中多长毫,凤眼碧波;其鼻梁挺直,山根饱满,额骨高悬,有冲天之势;其双唇稍薄,但唇齿整齐,法令森严。如此看来,天乐宫主颇俱仙风道骨,但此时脸色严肃,不怒自威!

    天乐宫主问道:“上天门的据点为何会被武林盟获知?这本《无名红掌书》你可曾翻看过,你可知这本书的真假?”说罢,直瞪着林立至。

    林立至表面紧张,其实他的心脏却也未多跳一下。他心里清楚,只要把《无名红掌书》带回来给天乐宫主,那就是奇功一件,再有什么错也可将功抵过足矣,最多是无赏无罚而已,况且《无名红掌书》中的秘密并非翻看其中一本就能破解的。所以,对于天乐宫主的问话,他有脸上并无过多的表情,更无过多的惊态,只是忙再磕头答道:“回宫主,上天门已在中原行事多年,即使再秘密,早晚也会被武林盟察觉,这并不足为奇,是我们麻痹大意了,疏于防范。属下也是第一次见到《无名红掌书》,无从辨别真假。属下曾草草翻一下,但不敢多看,属下不想知道书中的秘密,属下还想多活几年!”

    天乐宫主道:“谅你也看不懂!”又问,“你们刚从司马延平家获得《无名红掌书》,司马延平家藏有此书甚是秘密,江湖上应该没有人能知道,为何你们得手后不出三日就遭武林盟攻山,武林盟可是冲是此书而去的?”林立至缓缓答道:“回宫主,属下认为应该不是。武林盟若是冲着《无名红掌书》而去,就不会如此发动各大名门正派兴师动众了,应是派一些人暗中行事才对,否则武林盟岂不是等于把《无名红掌书》的事弄得人尽皆知?再说司马延平在江湖上籍籍无名,他们一家被灭门也未必能引起武林盟的注意。况且我们行事不留痕迹,就算武林盟去调查此案,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到我们身上来。”

    林立至分析得头头是道,天乐宫主一边听着,一边仔细地打量着这位加入上天门才三年便因办事得力被自己提升为天鹰使的下属。只见林立至眉高额广,眼大睛黑,鼻梁挺直,口角分明。其相貌冷俊,堪称美男子,但五官秀雅,又不亚于美女;其地位低下,但气质高昂,不输候府公子!此时林立至虽风尘仆仆,一脸疲惫之色,但双目仍炯炯有神,实乃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

    而此时林立至的答话,语气虽谦恭,但言辞中又带着几分傲气,似乎是天然的流露!若是平时,别的下属敢在天乐宫主面前用这种口气和姿态答话,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而林立至竟然不知收敛,就连身旁的其他天乐宫太阳长老和太阴长老等也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但天乐宫主听罢,似乎却没有动怒,过一会儿,只是说道:“此次本宫能得到《无名红掌书》,天鹰使功不可没,本宫日后定然按功论赏。天鹰使一路劳顿,先行下去歇息吧!”林立至回道:“谢宫主天恩,宫主圣明!”

    林立至拜见天乐宫主后,被安排到一间屋舍沐浴更衣,再吃过晚饭,和衣躺在床上。他把这几天的发生的事思前想后好几遍,觉得自己的表现毫无破绽,是祸躲不过,就干脆沉沉睡了一觉,直到半夜三更醒来,顿觉精力充沛,一时也无法再入眠。

    林立至听闻四周好寂静,就走出到庭院中呼吸几口清鲜空气。他觉得此时内心很安宁,很放松,但他又马上警告自己:“这里可是龙谭虎穴,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自己千万不能松懈,不要有异常的表现!”

    此时,他回想起下午拜见天乐宫主的一幕,不由有些后怕,怪自己也太傲气了,就算天乐宫主不放在心里,太阳太阴长老未必就没有成见!想到这里,他不由警觉地横扫了四周一眼,除了走廊过道的几盏灯闪着昏黄的弱光,和四周略可分辨的屋角树影,他也不再多看细看,回屋关门,就在床上打坐。

    ……

    第二天早上,林立至屋内吃过早饭后,正要出去走走,只见一位灰衣道人迎面走来,手执令牌,对他宣道:“宫主圣谕,天鹰使听令:‘天鹰使’即日起改赐封为‘天鹰护法’。暂移居临翠院,时刻听候宫主召唤。”林立至作辑接令谢道:“多谢宫主厚爱!”

    原来,临翠院是天乐宫闲置的一座小庭院,本是当地一位富商盖的避暑用的小院落。后来,那位富商要举家外迁,就半卖半送当作善举把临翠院卖给了天乐宫,成了天乐宫名下的产业,但天乐宫却一直把临翠院闲置着,只是偶尔有远道而来贵客被安排在这里小住。

    林立至在那名灰衣道人的引导下,绕过几个山坳,来到了处于山腰下所谓的临翠院。这是一座独立的院落,虽无碧瓦雕檐,但青砖白墙,甚是素净整洁,四周有青松翠竹。临翠院位于天乐宫右翼稍低处,离天乐宫约有两里的距离,再往下望去,隐约可见山下小村落的茅舍农家,此处远离尘嚣,甚是清幽怡人。

    出来迎接的是一位十八岁左右的姑娘,后面跟着两位老妈子,三人都是村姑朴素打扮。

    那名灰衣道人上前说道:“这位是许文清姑娘,叫她阿清就可以了,以后您老的生活起居主要由她负责。这俩位是张大妈和王大妈,她们是来做些洗衣做饭的事的,具体做什么事由阿清姑娘发派。您老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她们。”

    那名灰衣道人又对着那三名村姑说道:“这位便是之前对你们说起过的朱先生,日后你们要全凭他吩咐,不得偷赖贪嘴,之前交待过的要都记住了,否则结账时就扣你们的工钱。”

    林立至打量了她们一番,怎么看都像是附近村里来的,不像是会武功的。他不由有些摸不清头脑,心中纳闷着天乐宫怎么会这么安排呢?他也听说过宫主虽然一副仙风道骨,但有时喜怒不定,有时暴虐阴毒,有时性情古怪,行事常常让人无法揣测其心机。天乐宫主既然这么安排,他只能是既来之则安之。

    等那名灰衣道人走后,林立至顺口问起许文清和张王两位大妈的家事,果然是天乐宫从山下的村庄里雇佣来的。天乐宫雇佣她们时,已经事先交待一番了。

    林立至对许文清和张王两位大妈吩咐道:“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谁也不许走入我的房间,平时也离我远着点。还有,张王两位大妈每天做好了份内的事后,便可以回家干其它营生去,陈姑娘则早上卯辰时分过来,晚饭过后收拾一番,无事就可以回家去。”说完摆摆手示意她们退下。

    许文清和张王两位大妈早就先收了天乐宫给的部分佣金,刚开始心里还在打鼓不知要来做多少事,没想到听林立至分派要做的活儿如此轻松,皆满心欢喜连连称是。

    林立至摆手时,暗中手掌运气一挥。许文清等三人觉得似有一阵微风吹过,那风真是有些古怪,竟然象是透过自己的身体而去。林立至见许文清等三人果然没有任何反应,也不多说,走进院长中察看一番。

    谁知在临翠院住了几天,天乐宫主也未派来来召唤过他,宫中也没有其他人来看望过他。但林立至知道在他周围,或许就有天乐宫主的眼线在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所以他每天除了呆在自己的房内练内功,或在附近散散步,或到山上去活动一下外,便不敢随便乱闯。虽然也有几次借上山舒展筋骨、呼吸新鲜空气之机,在山上察看四周环境,只见天乐宫依山而建,前方地势比较平缓,山脚下有个小村庄依坡而筑,再远处依稀还有几个小村落,而山后方则连绵数十里的崇山峻岭,望不到尽头,也不见人烟。

    林立至估计天乐宫在后山必有秘密之处,但又认为时机未成熟,所以不敢轻易四处乱闯,以免让天乐宫主起疑。

http://www.qdsohu.cn/23_23172/10291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