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网小说 > 修真小说 > 江湖有你才有传奇 > 第九回、鼠辈出没扰清梦
    早斋过后,杨远风和林因明便辞别少林寺,刚下得山来,却有武林盟的人来报,请林因明先回去。原来,由于武林盟事务繁多,时刻离不得林因明,刘代天便命人来唤。因此林因明就先回武林盟,由杨远风独自南下拜访武当。

    且不说杨远风南下拜访武当之事。

    却说也就是在上天门被武林盟消灭后,大雾山上下总有些武林人士在游荡,东一群西一簇,三三两两,也有些是独自一人的。他们都是些未能被邀请参与攻打上天门的江湖人士,他们有些是因为武功低下,有些是散诞惯了不爱听从别人号令的,有些是神龙不见首尾,有些是年轻人在江湖上尚名不见经传,所以这些人都未受到武林盟邀请。武林盟率众铲除上天门的壮举不出几日早已传遍江湖。因此,这些人大多是来追思和感受一下此壮举的雄风,或顺便来游山玩水的。

    大雾山下镇上街道里行人中,就有王飞虎和李家兄弟,还有陈莹姑娘,他们正巧在山脚下的小镇碰上了,都是在同一条街坊邻居的旧相识。于是便结伴同行,一路相谈甚欢。

    谈笑间陈莹又说起那日在尚实饭店的事,李家兄弟也来了兴趣,都称赞小叶子武功深不可测。但他们也不知道他用的是哪门派的剑法?更不知道他从何而来,又往何方去了?也不知道“叶子”是不是他的真姓名?

    陈莹又问了是否认得小叶子手中那把古剑的出处,王飞虎和李家兄弟也摇头称不知道。陈莹听了未免有些惆怅,其实这些话她以前已问过李家兄弟几遍了。

    陈莹又问了那晚好自己与西洋剑客比武是谁用暗器打偏西洋剑客的剑帮了她,是不是小叶子?那晚她追出去时,只看到一个背影,确象是小叶子无疑,但她使上了十分的轻功,却还是追也追不上。对于这一问,王飞虎和李家兄弟还是摇头不知,他们也说了,在长安城里及这一路走来,都未曾再遇见过小叶子。

    王飞虎喜欢结交好友,当时在尚实饭店也想和小叶子结识。只是小叶子刚和老金杆父子起争执比武,毕竟都是同一条街上的,多少得给老金杆留点颜面,所以他便默不作声,没有上前去与小叶子打招呼。

    至于两家镖局上的纠纷,老金杆见李家兄弟武功高而奇,自己和小叶子比武表面是赢了实际上却是输了,而且也见识了李家兄弟神出鬼没的武功,未免因此心中抑闷,当时便拂袖而去。从此,他严厉约束自己手下的人,和王飞虎的人井水不犯河水。

    王飞虎是个外表粗犷豪迈但又心思慎密的人,此时早已看出了陈莹的心事,对着陈莹说道:“陈莹妹子,你可是相中人家了!哈哈,我们兄弟平时多替你留意,要是看到他就跟他说一声。”陈莹一时满脸飞红,口中却狠狠地道:“跟他说什么?看他那副呆瓜木头样,跟他没什么好说的!”

    李泰抬头看了看大雾山,突然笑着说道:“说不定此时他正在山上呢,等一下就遇见他了,呵呵!”

    王飞虎一行人说着笑着往山上走,一边留意过往的行人,李泰突然说道:“看那小叶子!”众人听了,眼光急忙搜寻路上的行人,但什么都没发现。只见李泰伸手在路边扯了灌木丛的一片红色的芽叶,道:“啧啧,这片鲜嫩的小叶子真讨人喜欢!”王飞虎和李达听了都笑了起来,只有陈莹急得直跺脚。

    王飞虎一行人一路说说笑笑,约走了一个时辰方到达山顶,只见这边一撮那边一堆的人在谈天说地,或在看风景,只是没想到山上居然几名捕快在山上值守。

    原来,武林盟铲除上天门的事已惊动了当地官府,当地官府虽不爱管江湖是非,只要没有平民百姓来击鼓鸣冤,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大雾山附近的几个州县已传得沸沸扬扬,当地官府知道这次事大,于是就逐级上报,上头派来了一位小官差,带着几名当地的捕快到山上值守。

    其实,武林盟早已在撤走前做好了善后事宜,并且把上天门里外上下清理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所以这名官差和几名捕快衙役在此镇守,也无所事事,估计是来此做做样子罢了,免得当地百姓多嘴,说官府不管事。但即便如此,江湖中人也大多还是不愿去招惹上官府的,大多是来参观游玩一番就走了。

    突然陈莹眼睛一亮,王飞虎顺着她的眼光看去,只见山顶的一块大山石上坐着一个人,一边拿水袋喝着水,一边正眺望着远处。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两个多月前在尚实饭店和老金杆比武的小叶子。

    陈莹如痴如傻,双脚不由自主地迈着小步向小叶子走去,当走近些时,小叶子也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陈莹被他这么一看,心跳加快起来,象头小鹿在乱窜,脸红到了耳后脖子根,一时不知如何开口打招呼。

    小叶子也看到了陈莹身后的王飞虎和李家兄弟,对他们四人略点了一下头,木然的面容也露出了笑意,就象春天的叶子,饱饮雨露后,在阳光中缓缓舒展开来!

    王飞虎见陈莹痴立在那里,就赶紧上前去先和小叶子打个招呼,李家兄弟也跟上前来拉着陈莹一起打招呼。

    交谈中,陈莹终于知道了那位少年就是姓叶名子,当时并没用假姓名,众人都叫他小叶子。王飞虎便约小叶子一路同行,李家兄弟更是不避忌讳,热切地拉着他的手不放,生怕一放手他就飞走了。

    谈了一会儿,王飞虎突然笑着问小叶子道:“小叶子兄弟日后有何打算?是否愿意和我们四人一起闯荡江湖呢?我可觉得我们几个和你挺有缘哪!”

    小叶子也是初入江湖,此前他一直在山中练武,除偶尔下山外,在山中便以飞禽走兽为伴,山野樵夫为客,因此他自然也没有一个朋友。此番他下山来,打算在江湖上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他见王飞虎一杆人甚是好相处,也想和他们同行,但又一个人恬静贯了。所以当王飞虎问及日后的打算时,他笑着说道:“五日后我有要事要办,恐怕难一路同行了。只是办完事后,要到哪里找你们呢?”

    王飞虎答道:“呵呵,我们四人要在江湖上游历一番,具体要去何处,那也等五日后再说。不过,你办你的事,办完事后,又欲往何处,可怎么才能再见面?到时不如我们去找你得了。”小叶子也答道:“嗯,如果中途未有其它事故,一个月后我将到泰山主峰玉皇顶观日出,届时大家可到泰山玉皇顶找我。”王飞虎道:“好,一言为定,一个月后我们就在泰山玉皇顶见,谁先到谁就在那里等着,不见不散!嗯…除此之外,平时你若想知道我们的消息,也可到尚实饭店问讯。尚实饭店的厨子陈百庸可就是陈莹妹子的父亲,我们会经常写信告诉他关于我们的状况。”小叶子笑道:“哦,这样也好!不过如果是我先到了泰山,我一定会在那里等你们的,不见不散!”

    当说到尚实饭店,小叶子不由想起在里面吃的那碗牛肉面来。别家饭店的牛肉面他也吃过不少,都是三个铜板一碗,但对比起来,只有那碗面放的牛肉片特别多,想必是陈莹给他下的。

    王飞虎五人又进殿参观一番,只是殿中神坛上供奉的是三清公像,即玉清、上清、太清,是道教最高尊神,玉清之主为元始天尊,上清之主是灵宝天尊,太清之主乃道德天尊即道祖太上老君。这三清尊神乃是道教中最高神,开天辟地、历劫度人、传道授法的大神。神像两边站着金童玉女小道童像,两边殿壁上画着些仙人、灵兽等壁画。

    这里虽然是铲除上天门的地方,但供桌是还是有香烛、果盘等,看起来挺新鲜的,估计是附近村民供奉的。原来,上天门是以道教的形式建立殿宇,名为“上净观”,内部组织才称之为“上天门”,只因行事隐秘,所以平时殿门紧闭,只允许村民在山上采药、打猎等,不让进门参观。附近的村民也知上天门是个江湖组织,因此也是敬而远之,免得惹祸上身。上天门被铲除后,附近村民到殿里一看,见殿上摆着几尊神像,正所谓 “求神仙不嫌神仙多”“有神仙处便可拜”等,于是便把它们供奉起来。

    殿内左边摆着张桌子,横着几条椅子,一位官差正坐着手里拿一个苹果,大口大口地啃着、嗞嗞地咀嚼着。

    那位官差见王飞虎五人进来,也不抬头,只是眼睛不时盯着捐油箱。及见王飞虎等人只顾着在殿中边看边聊,没有半点象是信众,更别说有捐香油钱的意思了,那位官差就不耐烦了,大声发话道:“各位善男信女,这殿中供俸的神仙可灵着呢!求官得官,求财得财,求婚姻必美满,生个儿子状元郎!”过了一会儿,那位官差又接着叫道:“大家无事不要打扰仙家的清静,这可不是游玩的地方,要玩的大家到外面去。”说着,用大眼珠子恶狠狠瞪着王飞虎等人。

    众人一听,觉得这狗官真令人厌恶,但又只好忍着不理他。

    王飞虎听了却满脸堆笑,抱拳点头行礼道:“哎哟,这位官爷,你老辛苦了!我们几人听说这庙里的神仙特显灵,今日从大老远的赶来朝拜,愿日后财源广进,生意兴隆,万事大吉!”说完,赶紧从怀里掏出一把铜板,双手握着朝神像拜了拜,口中念念有词,然后又把捐油箱里塞得叮当响。那位官差看了,口中低哼了句:“还算识相!”

    王飞虎又笑脸迎上去,睁着大眼打量了那位官差一番,突然惊叫道:“哎呀,这位官爷好有福相,官爷您长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看这相貌,将来必是飞黄腾达的。”那位官差听了,脸上乐开了花,其实他头上戴着大大的官帽,把额头都遮住了,王飞虎又哪里能看得到他天庭饱满了?

    王飞虎见那位官差乐了,又拍手笑道:“这个官爷您能来此为各位神仙守殿,这是神仙看您祖上三代积善积德,官爷您又忠君爱民,所以冥冥中才按排了您老来此镇守,这可不是谁想来就能来的,等到您在此功德圆满后,日后必是青云直上,当个三品以上的大官不在话下。小的以后还全仰仗官爷您多提携提携,好让小的也光宗耀祖一番。”

    那位官差听了这话,连心里也乐开了花,连忙招呼王飞虎坐下来一起喝茶。那位官差的官阶虽低,但到底也算是个官,与几个不入品秩充当衙役的捕快比起来,身份与地位自然尊贵得多。因此,王飞虎左一句官爷右一句官爷,自然让他听得脸上乐开了花。

    殿中,李泰突然走去一手拉着李达,一手拉着陈莹,来到供桌前,又指了指神案上的金童玉女像对李达说:“你看这两尊塑像象谁了?”李达看了看玉女像,再看了看陈莹,又看了看金童像,再转过头去看小叶子,小声说道:“咦,真象!而且还真是天生一对!”李泰李达兄弟本来生性木讷,不善言辞,但和陈莹相处些时日,竟也变得会说笑起来。

    陈莹一听他们在打趣自己,跺脚说了句:“你们就会取笑我,我再也不理你们了!”说着,红着脸往殿后面跑,边跑边侧脸去偷看小叶子,只见他正在专心看着墙壁上的画,也不知听见了没有。其实就算小叶子听到了,也不一定知道李达说的是哪门子的事。

    王飞虎等众人游玩了大雾山后,都下山走了。

    ……

    到了夜半三更时分,在大雾山上就只剩下在上天门大殿内值守的那位官差和几名捕快,他们都早已睡去,殿外门口两个值班的捕快也似鸡啄米地打起了磕睡。

    这时,殿外俏无声息地飘来三条黑衣人影,点了门口那两个捕快的昏睡穴,又向殿中吹了迷香。随后,不远处又摸来的那几条黑衣人影,跟随先到的那三条黑衣人影开门进入殿中。

    为首的一人说道:“大家再仔细找一遍,发现有书本立刻来报,不管是什么的书。”另一人说道:“我们这是第二次来找了。上次来,殿里殿外,除了挖地三尺,能找地方都找了,每个角落都翻了好几遍了还没找到,上头要找的书怕是落入武林盟等人之手了吧!”为首的那人道:“废话少说,不管怎样,今晚再仔细找一遍,就连每一块地砖每一根梁柱及墙壁等也要再敲一遍,否则回去怎么交待?日后那本书要是在这里被找出来,你们身家性命都难保。”第三人嘀咕道:“昨晚长老亲自来,不也是什么都没发现。今晚他就不来了,要是还没找到,他好怪是我们办事不力!”为首的那人道:“亏上头这么器重你,你也入门好多年了,还有这种想法。小心被上头知道了,不知怎么个死法!”

    直到天灰蒙蒙亮时,那群黑衣人似乎也没找到他们所要的东西,殿里每个可能藏书的地方他们都没放过,估计那本书确实己不在这里了,恐怕回去他们只能这样复命了。他们奥恼了一阵子,只好悻悻离去。

    原来,那群黑衣人正是天乐宫主派出的天机长老所率领的白云护法、青云护法和闪电护法及他们手下的人马,林立至没有与他们接上头,因此他们并不知道林立至已在上天门被围剿中逃脱并将那本《无名红掌书》带给了天乐宫主,所以他们就来到上天门搜寻一番,看能不能有意外之喜,好立个大功。

    就在那群黑衣人刚走后,殿内的那位本来睡得死死的官差突然坐了起来,拿起身边的酒壶猛喝了两口,又拍了拍腰刀,骂道:“她奶奶娘的,又吵得老子一夜没睡好觉!若下次还敢来,就让你们尝尝本官的‘屠狗刀法’的厉害,把你们一个个砍翻,老子再回衙里报功得了。”

    那位官差说着,起身走到另一边的殿角洒了泡尿,又回来踢了踢躺在身边的捕快,吼道:“混帐的东西,挺尸了?该换班了,还不起来,灌点马尿就睡成这样子了,老子明天就先扣你们这帮没用的废物的月钱。”那位官差见那捕快睡得象一堆烂泥,也就不再理他们,伸伸腰,打了哈欠,自己也倒下死睡去了。

    ……

    之前小叶子跟王飞虎等人说五日后他有要事要办,五日很快就过去了。对于陈莹来说这五日更是过得特别快,终究还是要和小叶子分别了,虽然陈莹心中万分不舍,但也不能开口挽留,不知这一别在一个月后能否在泰山顶峰如期相见?而当想到那晚是小叶子出手相助时,心中又充满了甜蜜,而且这五日内,小叶子不仅与王飞虎及李泰李达兄弟交流切磋武功,小主叶子还教她一些剑法及轻功、暗器等武功的要领,使她的武功进步了不少。

    其实小叶子只是习惯了一个人自由自在,他本来就没有一个朋友,现在突然冒出四位朋友来,他一时还不习惯,所以才假以有要事要办为由与王飞虎等人分手,而王飞虎等人自然是一起热热闹闹四处游玩的。但小叶子自从和王飞虎等人分手后,一个人在漫无目的走了好些天,实在无聊,走着走着,他就渐渐有些后悔和王飞虎等人分开了。

    小叶子是面冷心热、天性明白、处事淡然的人。想到王飞虎的豪爽、李家兄弟的耿直,他们三人跟他一见如故,更是视如兄弟,好有天然的亲切感。而陈莹则不仅天真活泼,同时也是个情窦初开的痴姑娘,又长得水灵灵的甚是好看,平时又对他热情似火,他自己怎能不怦然心动呢?而王飞虎与李家兄弟有时还故意拿他们俩说事,害得陈莹又羞又窘,跟他们四人在一起,是多快乐,多有趣的啊!想到这些,虽怀念不已,但现在他也只能把思念之情藏在心底,待一个月后约定泰山相见再说。

    小叶子正在路上晃悠,突然身后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接着有人叫道:“快让开,不要挡了本官爷的路。本官爷有紧急公务,哪个不长眼的,让本官爷的马撞了也是白撞的。”这声音听起来好熟悉,小叶子心道:“这官爷不就是前几日在大雾山上天门值守的那位官差吗?如此嚣张跋扈,听了来气!”于是他就装作没听见,故意走在路中央,准备给那位官差来顿教训。

    等身后的马蹄声已近在咫尺,小叶子才突然转身,呆立当地,一副像是被吓傻了的样子。几乎已经感觉到气流扑面了,他才准备发动身形。谁知那位官差还是先了他一步,猛地一拉缰绳,马匹一声嘶鸣,前蹄高高扬起,后蹄牢牢钉在地上。这时马身几乎垂直于地面,那位官差坐不住,便从马背上坠了下来,“啪”的一声,重重地摔在地上。

    小叶子见状,心想:“这位官差虽然贪得无厌,且满口蛮横无礼之词,不过倒还不是那种草菅人命的狗官!他这一跤看样子摔得挺重的,不知道哪里摔坏了没有?”

    谁知那位官差一骨碌便从地上爬了起来,拍着身上的泥土,横眉竖眼地骂道:“小子,作死呀!要不是本官爷忠君爱民,你这小子就让本官爷的马撞飞了,横竖不是个死,那就是落个半死不活的,告诉你那也是白搭,没地方讨赔去。我看你小子是活得不耐烦了,皮痒痒了?”说着,一鞭子向小叶子抽来。

    小叶子闪到一边,笑道:“这位官爷好大的威风!刚才我就是被官爷您的威风吓傻了,所以才会一时忘了躲避。不知道官爷您摔坏了没有?哎呀,要是摔坏了,小的可赔不起呀!”那位官差又骂:“臭小子,这么说倒是本官爷的不是了?你小子刚才不知道躲,现在却会躲了?”说着又拿鞭子抽小叶子,小叶子又闪开,那官爷气得火冒三丈,狠狠地道:“刚才不会躲,现在却闪得象只猴儿似的了!”

    那位官差又连抽几下,还是被小叶子闪开了,他便紧追不舍,似乎非要发泄一下心中的怒火方肯消歇。小叶子跳到田梗上,田梗松软湿滑,又窄小不好站人,那位官差想必是怕弄脏了官靴,不愿下去,鞭子又够不着,只好站在路边喝骂。

    小叶子脑子一转,对那位官差道:“这位官爷别生气,小的刚才是故意在这里拦你的,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那位官差道:“呸,害老子摔了一大跤,怎么还能说是为我好?”小叶子道:“哎呀,官爷您是记不起我了吗?小的可还记得官爷您,就在前几天在大雾山上天门大殿中,当时您正在值守,小的去游览过。官爷您老可不知道,小的听说前面山中常有一股强悍的山匪出没,杀人越货,就因为小的和官爷您有过一面之缘,小的才有意在这里挡您的道,提醒官爷您老可得小心呀!”那位官差道:“呸呸呸!本官爷以前在战场上刀林枪雨中滚过,还怕这些个小毛贼?本官爷忠君爱民,撞见了正好为民除害!…嗯,我看是你小子自己胆小不敢走,所以才在这边等人结伴同行吧!”说着睁大眼睛打量一番,又道:“原来是你小子!”小叶子道:“哎呀,官爷您真是明察秋毫!小的虽然也练过武,但也一拳难敌八手,而且小的初出茅庐,也确实是胆小了点,才在这里走得慢吞吞的,就是盼着有人来结伴壮胆,没想到等来了您这位大官爷。呵呵,这下可就不怕什么山匪了!”

    那位官差道:“哈哈,是小子你走运!你上来吧,本官爷不打你了,你上来给本官爷牵马开路,本官爷就饶了你。”小叶子道:“是是是,官爷您说话可得算数,不能再打小的了,小的就给您牵马。”那位官差道:“哼,那得走着瞧了,要是骗了我,到时非打得你皮开肉绽不可。要是遇见山匪,也不得先跑了,就算帮不上忙,也得留下看好戏,看本官爷是怎么收拾他们的,日后好替本官爷宣扬宣扬。”

    小叶子走上小道,那位官差蹬鞍上马,小叶子就在前面牵着马绳一路往前走,两人就这样边走边聊了起来。那官差一会儿问小叶子:“叫什么名字?打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一会儿又问:“家在哪里,定亲了没有?那日同游大雾山的人是什么人?”等等,小叶子一一应着。

    小叶子一边走着,心中隐隐觉得:“这位官差虽然骄横贪财,且狂妄无礼,但这些似乎只是表面的。就他刚才突然停马的怪异方式,必是人和马都久经训练的。而且他飞过马头一跤摔在地上,看似摔得挺重的,但却一骨碌地就爬了起来,象是没事,也未哼一声疼,看来他也未必全是真摔。”

http://www.qdsohu.cn/23_23172/1029154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qdsohu.cn
香网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qdsohu.cn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